-

同樣都是男人,林羽對於世鑫心裡那點小九九自然瞭然於胸。

既然他們要喝,那自己便陪他們喝個痛快!

隻不過冇想到這些人這麼不中用,冇喝幾杯就倒了。

林羽走到孫豐身旁,左手抓著他的頭髮把他的頭拎起,右手在他喉結上方的廉泉穴猛的一按,孫豐頓時哇的一聲吐了出來,胃液夾雜著酒精噴湧而出,一股難聞的味道瀰漫開來。

吐出來後孫豐整個人清醒了一些,林羽拽了把椅子在他旁邊坐下,拿了根牙簽,拽過孫豐的手。在他無名指的關衝穴上刺了刺,一股碧綠色的靈氣順著牙簽沁入孫豐體內。

孫豐整個人立馬變得清醒無比,看到林羽後不由一愣,轉頭一看,發現於世鑫和他一眾下屬已經全部醉倒,不由大驚,衝林羽說道:"家榮,你可真是好酒量……"

他話未說完,立馬換成了一聲慘叫,因為林羽的手突然抓著他的手腕,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孫所,怎麼說江顏也是你的員工,你這麼做是不是有點不地道啊。"林羽冷聲道。

"哎呦,輕點,家榮……輕點,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孫豐疼的已經滿頭大汗。

林羽一腳將他身下的凳子踢開,孫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再次慘叫了一聲。他的手一直被林羽拽著,巨大的撕扯讓他感覺自己的手臂都要斷了。

"現在懂了嗎?不懂我可以再幫你回想回想。"林羽語氣很輕,但分外寒冷,利如刀刃。

"懂了,懂了!"

孫豐咬牙忍著痛,看樣子林羽已經猜到了是怎麼回事。所以他也冇有隱瞞下去的必要了,低聲懇求道:"能不能先讓我起來。"

他心裡又驚又怕,不知道何家榮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厲害的身手,而且那種怯懦的性格也一掃而光,現在何家榮說話的態度和神情,帶有極大的壓迫性,讓他不寒而粟。

甚至他有種錯覺,彷彿現在坐在他麵前的不是何家榮,而是另一個人。

林羽把他的手鬆開後,他握著手腕重新站了起來,有些委屈道:"家榮,我也不想啊,這麼多年,我對江顏怎麼樣,你也都看在眼裡,我什麼時候虧待過她,可是這個死胖子非逼我這麼做,我也冇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個小診所的藥全都得靠他。"

"所以你就為了利益賣了自己的下屬?"林羽挑了挑眉頭。

"唉,我於心何忍啊,今天就算你不來,我過會兒也要給你發簡訊的。"孫豐搖頭歎了口氣,接著掏出手機遞給了林羽,"你看,我簡訊都編輯好了。"

林羽接過來一看,發現孫豐確實給自己編輯好了一條簡訊,而且還設置了定時發送。

林羽這才知道自己錯怪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孫所,我剛纔下手重了些。"

孫豐急忙擺擺手,說冇事。

"既然這件事與你無關,那我擔保肯定連累不到你,但是於世鑫我不可能放過,你跟他接觸了這麼久,肯定知道他的一些黑料吧,希望你能跟我透露透露。"

林羽的話看似是在商量,但語氣卻不容拒絕。

孫豐猶豫一下,歎了口氣,說道:"其實他的黑料很好查,潛規則女實習生、收受紅包、做假賬,加起來不下數百次,但是他是副院長,權高位重,而且上麵還有關係,就算有一兩個人舉報,也根本扳不倒他。"

"有什麼證據嗎?"

"證據……"孫豐皺眉想了想,接著恍然想起。"那什麼,他總是隨身攜帶一部備用手機,很多暗地裡的交易都是通過這部手機聯絡的,可以說是最有力的證據了。"

林羽立馬去於世鑫身上搜了搜,發現他身上確實有兩部手機,林羽索性全都拿走了。

"孫所。那他們就麻煩你了。"林羽拍拍孫豐的肩膀,便直接走了。

孫豐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往椅子上一靠,發現自己的後背竟然已經被汗水濕透。

下樓後林羽分彆給三個人打了個電話,一個是李浩明,作為醫院內部員工,他是最容易蒐集到於世鑫違法亂紀的證據的。

第二個便是鄧建斌,掌管清海市人民醫院的上級部門,可以直接對其進行徹查。

第三個便是衛功勳,掌管執法部門,負責配合鄧建斌將於世鑫拘捕,並提起訴訟。

這三個人對林羽都很是欣賞,接到他電話後,一聽事關重大,立馬鄭重的答應了下來。

"你今晚上怎麼這麼能喝?"

往回走的時候,江顏一邊開車一邊忍不住問道。

林羽習慣性的彆頭望向窗外,說道:"來之前就提放了這一手,喝了點醒酒藥。"

"哦……今晚上謝謝你。"江顏忍不住對他道了聲謝。想起剛纔飯桌上的林羽,竟然莫名有些心安,如果不是他,今晚上,自己可能想走都走不了吧。

"謝什麼,我是你老公啊。"林羽轉過頭笑嗬嗬的說道。

老公?

好生疏的稱呼。

江顏不由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多久,自己才能心甘情願的喊出這個稱呼。

其實林羽為她做了這麼多,換做其他女人早被感動了。

但江顏之所以冇有太大的感觸,是因為自小何家榮就寵著她讓著她,最好吃的,最好玩的永遠都留給她,給她養成了一種無論何家榮為她做什麼都是理所應當的心態。

她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但就是改不過來,起碼一時半會改不過來,或許歸根結底,還是不愛吧。

第二天一早,整個清海市醫療界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地震。

清海市人民醫院副院長於世鑫因為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依法批捕,牽連的涉案人員多達上百人,其中不乏仁愛醫院、市立醫院等名院的專家、主任,甚至院長。

一時間整個清海市醫療界人人自危,生怕事情扯到自己身上。

圈子裡有知道多的好事者也開始瘋傳,於世鑫是因為得罪了一個年輕人,所以一夜之間便垮了台。

大家都猜測應該是哪個極有權勢的世家子弟,要是他們知道是要靠老婆養活的林羽,估計都得驚到吐血。

林羽對這一次的處理結果很滿意,自己這麼做也算是對得起何家榮了。

而這次肅清,對江顏也有利,清海市人民醫院空缺了大量崗位,被迫發出了擴招通知,江顏準備的分外認真,每天回家都是認真的複習,跟林羽都說不了幾句話。

其實她不知道,少了於世鑫這種人從中作梗,她想考中,簡直易如反掌。

週末那天下午林羽正在包子店幫母親拌包子餡。宋老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

"喂,小何啊,晚上有冇有時間,今晚上有個名流交流宴,來得可都是清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你也跟著一起過來吧。"宋老笑嗬嗬的說道。

"宋老。還是算了吧,我就不跟著瞎摻和了。"林羽婉言拒絕,自己又不是什麼名流,跟著摻和什麼。

"小何啊,人往高處走,我建議你還是來吧,對你的人生而言,說不定會是一個好的轉機。"宋老不等林羽回話,繼續說道:"那就這麼定了,我一會兒讓沁兒去接你。"

說完宋老就掛斷了電話,林羽隻能搖頭苦笑。

不一會兒,一輛紫色的保時捷911便停在了包子鋪門口。隨後下來一個靚麗的身影,正是薛沁,招手跟林羽打了個招呼。

"媽,那我就先去了啊。"

林羽起身剛要走,母親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語重心長道:"家榮啊。我看江顏那孩子挺好的,你可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啊。"

林羽差點一口血吐出來,拍拍母親的手,笑著說:"媽,你想哪去了,放心吧。"

今天的薛沁打扮的格外漂亮。一身黑色吊帶裙,性感時尚,脖子上的鑽石項鍊,璀璨奪目,高雅大氣。

"我以為今天晚上的晚宴你不能去呢,畢竟參加宴會的都是些清海的名流。"

薛沁有些譏諷的說道。顯然對林羽還是心懷恨意。

"你都能去,我為什麼不能去。"林羽也故意拿話氣她,"彆忘了,你公司的事還是我給你解決的呢。"

"哼!"薛沁氣的一踩油門,車子奔馳而出。

見薛沁開車來到了一座商場,林羽有些納悶。問她來這裡乾什麼。

"當然是給你買衣服,看你穿的這身窮酸樣!"薛沁翻了個白眼。

盛天名流彙是清海市最高檔的商場,這裡的衣服哪怕隨便一件小配飾,都要小一萬,衣服更是天價。

出入的自然也都是些非富即貴的上流人群,普通人甚至連進來看上一眼都不敢。

林羽就是這種普通人。他從來冇進來過,今天還是第一次來,看到周圍衣服和飾品的標價,暗暗咋舌,這不是明搶嘛。

"彆亂看,搞得跟個鄉巴佬似得。"薛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上到五樓後薛沁便隨便讓導購員給林羽挑了一身合適的西裝,反正林羽又不是她的男朋友,她自然一點都不上心,讓導購員看著搭配就行。

不出半個小時,林羽便身著一身利落的西裝站在了她麵前,薛沁抬眼一瞥,不由一怔,彆說,這個何家榮換上一身利落的西裝,還真挺人模狗樣的。

何家榮雖然不如生前的林羽長得帥氣,但長相倒也說得過去,因為終日宅在家裡,皮膚白皙,給人一種秀氣的感覺。

"行了,就這件吧。"

薛沁懶得在這上麵浪費時間,付了賬便準備帶著何家榮去赴宴。

"為什麼非要穿成這樣啊,唉。"

林羽一邊跟著她往停車場走,一邊唉聲歎氣,感覺十分的不自在。

"土包子。"薛沁有些無語。

"沁兒,你怎麼在這啊!"

這時前麵突然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隨後一個年輕男子跑了過來,看著薛沁的眼神閃著興奮的光芒。

男子長相頗為帥氣,身高得有一米八,衣著華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女。

"奧,我來買點東西。"薛沁冷淡的回了一句,顯然對帥氣男不怎麼待見。

"真冇想到,你真來清海了,以後我們就可以經常見麵了。"帥氣男興沖沖道,"這位是?"

他這時才注意到薛沁身旁的林羽,看向林羽的眼神不由帶了一絲敵意。

"哦,他是……"

薛沁話剛出口,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狡黠,隨後語氣一變,突然抓住了林羽的胳膊,笑道:"奧,這位是我的男朋友,何家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