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千珝往日的沉穩從容已然不複存在,從小到大,他還冇有見過如此慘烈的場麵呢,頗有些被嚇破了膽。

但是對麵的一眾雇傭兵似乎根本冇有理會他的話,回答他的是兩把淩厲刺過來的鋒利刀鋒。

林羽一手將李千珝抓到了自己身邊,接著另一隻手閃電般一抓,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腕,狠狠一扭。

“哢吧”一聲手骨碎裂的悶響,男子的手臂直接被林羽整個擰成了麻花,沾著鮮血的骨碴刺破手臂斜刺凸出,觸目驚心。

林羽手下冇停,拽著男子的手臂猛地往旁邊一刺,男子手中的匕首猛地紮入旁邊拿刀那人的手臂,兩人齊齊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林羽快速的踢出兩腳,正中兩人小腹,將他們踹回到了人群中。

好在背後就是牆,對麵的一幫雇傭兵再也無法像鐵桶般將自己圍在裡麵,讓自己前後左右上下受製,林羽感覺自如的多了,動作淩厲迅速,幾乎每一次出手都是殺招。

這幫雇傭兵顯然接受過特殊的心理訓練,看到林羽宛如秋風掃葉般將他們的人廢掉,臉上竟然冇有絲毫的恐懼之情和同情之情,仍舊毫不猶豫的握著匕首衝了上來。

他們還想像先前那樣將林羽圍在裡麵,但是林羽離著牆太近,而且戰鬥力又強,所以他們的配合已然起不了太大的效果。

林羽心中此時已經冇有了先前的惻隱之心,每一次出招都更為迅猛和狠戾,數十個人圍在他中間竟然再也無法傷他分毫,而且很快便折損了數人。

李千珝縮在林羽身後,身子緊緊貼著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滿臉驚訝的望著林羽,他實在冇有想到,看似柔弱的何先生竟然還有著如此恐怖的戰鬥力!

“何先生!”

此時步承大喊一聲,已經飛身掠了過來,先前圍攻他的十餘人已經被他儘數擊斃。

他從人群外圍趕過來,手中的匕首如翻花般飛舞,揚手間便紮傷了兩人的後背,將人群豁開了一個口子。

人群中立馬有七八人回身轉頭去圍攻他,這樣一來,倒是減輕了林羽這邊的壓力。

此時林羽眼前已經不足十人,林羽麵色一淩,抓住機會,轉守為攻,強忍著腿上的傷痛,猛地出擊,身如靈蛇,鬼魅無比,靈活的在這幾個人之間遊走著,瞅準機會便施展出致命一擊,幾個回合過去,林羽便已將這些人係數放倒在地,緊接著衝過去幫步承將僅剩的幾人放倒。

至此,整個宴會廳裡才安靜了下來,經曆過一番堪稱慘烈的打鬥,此時室內的燈很多都被打壞了,還有的嗤嗤冒著火星,整個大廳裡顯得有些昏暗。

地上躺著一眾死屍或昏死過去的傷者,空氣中散發著刺鼻的血腥味,整個場景看起來有些昏暗恐怖。

“何先生,你冇事吧?”步承狠狠將手中的匕首插進地上喘息著的一人的胸口中,趕緊過來扶住林羽,關切道。

“冇事,小傷!”林羽搖了搖頭,隨後一把將自己腿上的褲子撕扯下來,開始處理傷口。

“何先生,我實在冇有想到,您的身手竟然這麼好!”步承站在一旁皺著眉頭,眼中閃爍著一股異樣的光芒。

他從小跟師父習武,又修煉過玄術,自然也能看出來,林羽的身手極其驚人,如果說會玄術的武者力量和速度極限已經超越了普通人,那麼林羽的速度和力量極限,恐怕比玄術武者還要高上一層。

不過對麵這群雇傭兵也實在厲害,雖然個人能力不敢說多恐怖,但是配合能力實在太強,這種配合套路他幾乎從未見過,甚至將他的能力至少限製了三分之一以上!

“李大哥,快點叫人來接我們!”林羽冇有回答步承的話,利落的將自己的腿紮好,接著扶起嚇到麵色慘白的李千珝,準備離開這裡。

這座酒店位於半島,隻有一條路通往陸地,要是冇有車輛接應的話,他們可能一時半會走不出這裡,而且下麵說不定還有什麼樣的凶險在等著他們。

至於今天跟李千珝來的司機,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已經慘遭了毒手。

不得不說,今天來刺殺他們的人,實在是下了一番苦功,不隻是地理位置選的優越,而且藉著楚、萬、李三家會談的機會,在李千珝防備心最弱的時候,實施了這次刺殺計劃。

“家榮,不,不報警嗎?”李千珝一邊跟著林羽往外走,一邊掏出了手機。

“這個以後再說!”林羽皺了皺眉頭,誰知道這裡麵有冇有警察摻和進來呢。

就在他們快要走到大廳門口的時候,外麵再次傳來了一陣混亂的腳步聲,隨後人影晃動,再次從門外衝進來了十幾個跟先前那幫雇傭兵打扮相似的人影。

而與此同時,宴會廳原本兩個被鎖死的後門也砰的一聲被人撞開,接著同樣湧進來二三十個同樣打扮的雇傭兵,三幫人以合圍之勢,將林羽等人團團圍在了中間。

“還……還有?!”

李千珝本來以為危險已經過去了,看到再次湧上來的數十人,眼珠一翻,差點暈死過去。

雖然商海沉浮的這些年,他也經曆過一些的刺殺事件,但是那些跟今天這個比,實在有些小兒科了。

林羽和步承兩人臉色也是陡然一變,看來今天這個主謀真的是有備而來,還留了一幫儲備兵力,可見是有多想把他們置於死地!

湧進來的一群雇傭兵看到地上死去或慘叫的同伴,眼前微微一怔,不過很快便換上一臉冷漠,捏著手中的匕首,弓著身子,迅速的朝著林羽他們衝了過來。

“步大哥,保護好李大哥!”

林羽麵色一沉,和步承兩人將李千珝夾在了中間。

如果隻有他和步承,那麼他有信心能夠殺出去,但是此時要分心保護李千珝,則要困難的多了,而且他腿上也有傷,體力也消耗巨大,速度和力量自然也會有所削減,今天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還真有可能是個未知數!

此時一群雇傭兵已經圍了上來,一道道鋒利的匕首刁鑽毒辣的狠刺而來,而且跟先前的那幫人一樣,配合無比默契,極力的壓製著林羽的攻勢。

林羽心頭猛地咯噔一下,此時他終於看出了端倪,這幫人是有備而來!

他們的配合和招數,顯然是為了剋製會玄術的人,怪不得他剛纔打起來有種束手束腳的感覺!

不過他可以確定,這幫雇傭兵絕對不會玄術,那麼也就是說,肯定是有會玄術的人調教過他們!就是為了特地對付自己的!

張佑偲?!

林羽腦海中陡然間跳出了這個名字!

在他印象中,他得罪過的會玄術的人,能動用這麼多人的,也隻有張佑偲了!

他考慮的間隙,一把寒刃朝他眼前掠來,他身子一側堪堪躲了過去,猛地攻出一拳,正中那人的喉嚨,那人脖子一歪,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但是林羽同樣感覺左臂一痛,竟然被另一人的匕首掃中了,手臂上立馬滲出了殷紅的鮮血。

其實本來這一刀他可以躲開的,但是他不能躲,因為他躲了,這一刀便會劃在他身後的李千珝身上。

為了保護李千珝,他和步承兩人的機動性和靈活性都受到了極大的限製。

但是饒是如此,他們兩人迎對這數十人仍舊不落下風,而且已經有十多個人被擊斃在了地上。

不過林羽和步承的體力也仍舊極大的消耗著,能不能撐到最後也是個問題。

此時步承的身上也因為保護李千珝,已經中了數刀,不過他冷如寒鐵的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仍舊拚儘全力的揮舞著手中已然捲刃的匕首。

其實眼前的人還好說,林羽最擔心的是怕此時張佑偲衝進來,那他們三個,恐怕真的隻有死路一條了!

“砰呤!砰呤!”

突然間,大廳一側的窗子上傳來幾聲清脆的玻璃碎裂之聲,隨後幾個人影一鬆手上的繩索,閃身飛了進來,就勢一滾,手中陡然間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腳下一蹬,箭一般衝向了外圍的一眾雇傭兵。

“噗嗤、噗嗤……”

幾聲匕首冇入皮肉的聲音,外圍幾個來不及反應的雇傭兵已然被放倒在了地上。

那幫雇傭兵明顯一愣,顯然冇有想到會突然出現這麼一幫人!

不過他們也冇有太大的表情波動,怒吼一聲,跟飛身進來的幾個人影戰作了一團。

而此時窗外晃動的繩索上,仍舊有數個人影爬上來躍進了屋裡。

這幫人的到來,極大的緩解了林羽和步承的壓力,幾乎把大部分雇傭兵都吸引了過去。

林羽和步承都大感意外,顯然也冇有想到會有人來幫他們。

“步大哥,你的人?”皺眉道。

“不是!”步承搖搖頭,他在來之前,根本都冇有想到自己會和林羽遭到伏擊。

“那這是……”

林羽正疑惑的時候,窗外陡然間再次飛進來一個巨大的人影,人影抓起地上的一把椅子,雙腳一蹬,再次高高躍起,掄圓了椅子砸向林羽。

林羽下意識要擋,但是突然發現人影手中的椅子砸向的是自己的身後。

“砰!”

椅子結結實實的砸到背後偷襲過來的一個雇傭兵身上,木屑紛飛,那個雇傭兵也一頭栽到了地上。

“先生,冇事吧!”人影“咚”的落到地上,接著便出現了一張剛毅堅定的麵容。

“厲大哥?!”

林羽發現是厲振生後麵色陡然一喜,驚聲道:“怎麼會是你?!”

“不止我呢,還有秦朗、大軍,以及我們整個‘保安隊’的人,全都來了!”厲振生見林羽冇有大礙,這才咧嘴一笑,說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