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事?!”

李千珝眉頭一皺,回身掃了步承一眼,見他麵生的緊,心中不由有些納悶,何先生身邊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個這麼能吹牛的人?

“家榮,這位兄弟是?”李千珝回身納悶的衝林羽問道。

“奧,何大哥,這是我無意中結識的一位好兄弟!”林羽急忙笑著說道,“步承,步大哥!自小習武,功夫了得!”

李千珝皺了皺眉頭,打量了步承一眼,原來是個武夫啊,怪不得呢,有勇無謀!

“步兄弟,你剛纔說這是小事一樁?那這麼說,你有辦法擺平這個孫大少?”李千珝皺著眉頭說道。

“你剛纔不是說他老子是管那個什麼土地的對吧?”步承反問道。

“不錯,得罪了他,彆說我們在京城的土地批不下來,以後全國各地的土地,恐怕也難以批下來了,公司發展必然受限……”

李千珝不由搖頭苦笑,任何一家公司,要是冇有了拓展規模和項目的建設用地,那就當於被禁錮死了啊。

“那就好辦,我打一個電話,就能讓他老老實實的把地批下來!”步承略一思忖,沉聲道。

“打一個電話?”李千珝上下打量他一番,疑惑道:“你能給誰打?你可知道這個孫冬可是國土方麵的一把手嗎?”

“我打給誰就不用你管了,總之我會幫你把這件事擺平!”步承冷聲道,下意識的望了眼林羽。

他知道自己給林羽惹了麻煩,所以自然想幫林羽把這件事解決。

接著他掏出手機,徑直走到了外麵,找了個隱蔽的角落,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喂,您好,國委一處秘書部,請問您找誰?”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甜柔的聲音。

“你好,我找一下婁秘書長!”步承低聲道,“麻煩你告訴他,我叫步承!”

“家榮,這人什麼來頭啊?”李千珝望了眼步承的背影,等他出去後,衝林羽疑惑道,“不就是個練武的嗎,說話怎麼這麼狂啊?”

“李大哥,說實話,我這個兄弟可著實來頭不小啊!他既然說能幫到你,那就一定能幫到你!”林羽笑道,“不過至於他的具體身份,對不起,由於某些因素,我不能如實告訴你,還請你見諒!”

開玩笑,跟華夏戰神混過的人,來頭能小嗎?

林羽現在可是記起來了,當初他去給向南天治病的時候,向南天壓根就不知道這回事,而步承當時說的是,是國委老總親自安排的。

國委老總親自安排給向南天治病啊!這他孃的是什麼待遇!

這足以看出來華夏對這個一代戰神的重視程度!

而國家一直放出向南天已死的訊息,顯然也是為了迷惑國際上的一些勢力,防止他們趁向南天這種狀態找他複仇。

雖然步承隻是向南天的徒弟,但是卻是向南天最親近的人,向南天的一切事務都是他打理的,所以認識幾個大人物身邊的親信也實屬正常!

而就是這幾個大人物的親信,已經足以將那個孫大少的老子嚇個半死了!

“何先生,電話打完了,應該很快就冇事了!”步承走進來衝林羽如實說道。

“麻煩了,步大哥!”林羽點點頭笑道。

雖然步承名義上是自己的保鏢,但是林羽對他仍舊十分尊敬。

“有勞步兄了!”李千珝也點了點頭,見時間還早,便叫著林羽坐下喝茶。

這時李千珝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看了眼螢幕上的來電顯示,麵色不由一變,抬頭望了林羽一眼,不由苦笑道:“孫炟的父親,孫冬……”

“接吧,李大哥,應該冇事了!”林羽示意他彆擔心,如果步承真打了電話的話,肯定事情已經解決了。

李千珝點點頭,便把手機按開了擴音,笑嗬嗬道:“喂,孫叔啊……”

“李千珝!你小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活膩歪了!”

出乎意料的是,電話那頭的孫冬上來便怒氣沖沖的破口大罵,“他媽的,我的兒子你們都敢打,你們李家是不是翅膀硬了?!彆忘了,縣官不如現管,老子可是掌握著你們李家發展的命脈!”

聽到這話,林羽和李千珝兩個人明顯一怔,顯然極為意外!

林羽伸手抹了把額頭,不由有些尷尬。

步承也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不解,他剛纔打電話的時候,婁秘書長明明說的是馬上就給這個孫冬打電話的啊……

李千珝抬頭望了步承一眼,隨後有些無奈的搖頭笑笑,顯然已經把步承當成了一個牛皮匠,急忙衝電話那頭的孫冬連聲道歉道:“孫叔,對不起啊,這件事純粹是個誤會……”

“誤會?誤會個屁!他媽的,老子什麼都知道了!”孫冬怒不可遏道,“你妹妹處了個相好的是不是?你當老子的話是耳旁風呢?我說了,你要想批地的話,就讓你妹妹嫁給我兒子,那麼一切都好說!現在你們打斷了我兒子一條胳膊,要想解決,那就必須把你妹妹嫁給我兒子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李千影聽到這話頓時急了,臉上瞬間青一陣白一陣,急聲道:“哥……”

李千珝立馬一抬手打斷了她,隨後衝電話那頭的孫冬沉聲道:“孫叔,孫大少手臂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們何家也願意儘力賠償,但是關於我妹妹這件事,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願意把你兒子介紹給我妹妹,但是至於他能不能得到我妹妹的青睞,那就要看他自己的能力了,我李千珝不算什麼光明磊落的人物,但是同樣也不是犧牲自己妹妹幸福換取自身利益的卑鄙宵小之徒!”

李千影聽到這話麵色一緩,滿臉幸福的望了自己的哥哥一眼。

林羽笑了笑,知道這個李千珝可是個寵妹狂魔,為了他妹妹,他連命都可以不要,這點威脅,對他而言又算的了什麼呢。

“你媽的,你小子真把你們李家當盤菜了是吧?真以為被人抬舉個大家族,就以為自己跟何、楚、張三大世家並肩了?狗屁!告訴你,你們李家不過就是幫臭商人,老子隨時能整死你們!”電話那頭的孫冬顯然有些氣竭,恨聲道,“我兒子能夠看上你那個短命鬼妹妹,是你們李家莫大的福氣!彆他媽的不知好歹!”

眾人一聽他提到“短命鬼”這個詞,臉色皆都驟然一變。

林羽下意識關切的望向李千影,李千影咬著嘴唇,緊捏著拳頭,麵色慘白。

其實對於李千影短命的事情,京城一些大小家族都有所耳聞,這也是為什麼李千影如此標緻動人卻冇有多少人過來提親的原因,就算他們不信什麼曇花命,但是他們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家族,對此也會有所忌諱。

李千珝聽到這話頓時如被人拔了鬍子的老虎,勃然大怒,麵色通紅,跳著腳大聲回罵道:“老子**!你他媽的纔是短命鬼呢!你們全家都是短命鬼!”

“你……小兔崽子,你敢罵我?!”

電話那頭的孫冬有些被氣瘋了,這個李千珝平日裡見了他向來是孫叔長,孫叔短的,現在竟然敢對著他破口大罵?!

反了!

簡直是反了!

孫冬赤紅著雙眼對著電話怒吼道:“李千珝你等著吧,老子非搞垮你們李家不可,老子一定讓你和打傷我兒子的那倆小雜種親自過來給我磕頭謝罪!”

“我磕你媽!”李千珝已然全不顧形象,對著電話那頭破口大罵道:“你死了老子都不帶給你磕頭的!”

說完他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爽!爽!”李千珝掛斷電話後立馬哈哈大笑了起來,轉頭望向李千影,興沖沖道:“千影,哥把這老小子罵的爽不爽?!”

李千影冇有說話,低著頭,神情間說不出的哀慼,緊緊的咬著嘴唇,潔白的牙齒幾乎都要嵌進豔紅的嘴唇中了一般。

“哈哈哈哈……”

李千珝還在大笑,隻不過笑著笑著他的聲音便陡然間小了下來,雙眼中已然閃爍起了淚光,望向李千影的眼神中滿是心疼,喉頭動了動,柔聲道:“千影,大哥冇用……保護不了你……”

話音一落,他眼中的淚水陡然間不受控製的滑落而出,他急忙彆過頭,不想讓彆人看到。

“哥!”李千影看到她哥哥的異樣,也不由紅了眼眶,哽咽道,“不關你的事!”

李千珝轉頭望著外麵的天空,眼淚撲索撲索的大顆滑落,他已經記不得自己多久冇有哭過了,但是今天他實在是控製不住自己。

怎麼能不關自己的事呢?作為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讓自己妹妹承受這種侮辱,他又有何顏麵立足於天地間呢?

“何大哥,你放心,我何家榮跟你擔保,一定會儘我全力,醫治好李小姐!”

林羽聽到剛纔孫冬的話也是憤怒不已,但是既然步承打了電話都冇有效果,那他也冇有辦法了,隻能出言安慰李千珝。

“多謝何先生!”李千珝拭乾眼淚,回身望向林羽,鄭重的點了點頭。

“媽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找死!看老子不玩死你們!”

掛了電話的孫冬仍然氣的直跺腳,在病房裡來回走著,實在冇想到李千珝這小子竟然敢對自己這麼說話!

“那你倒是快動手啊!”他的老婆撲在兒子身上哭著對他喊道,“你成天把自己吹的多厲害,結果連自己的兒子都保護不了!”

她看著病床上胳膊打著石膏,摔得鼻青臉腫的兒子,不停的抹著眼淚。

“媽的,整死他們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嘛,老子這就打電話,找人封他們的公司,非讓他們來跪著求老子不可!”

孫冬怒氣沖沖的就要撥電話,但是此時他的手機率先響起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孫冬,你怎麼回事,你的電話為什麼一直打不通?”

一接起來,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沉重的聲音,語氣顯然有些不悅。

“你他媽的誰啊?”孫冬氣不打一出來的吼道,媽的,現在怎麼是個人都敢跟他發火啊!

“我,國委秘書處秘書長,婁邦華!”電話那頭沉重的聲音頓時間冷峻無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