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聞言麵色一變,慌忙起身去關門。

但是為時已晚,門外的男子已經走到了門口,輕輕地一敲門,詢問道:“千影,你在屋裡嗎?”

話音一落,男子未等李千影說話,便迫不及待的伸手擰開了房門,推門要往裡走,他心癢難耐,很顯然期待著能夠目睹李千影換衣服之類的美景。

就算冇有這種美景,但是能夠一窺美人的閨房,對他而言,也是一種極大的滿足。

但是他剛把房門推了個縫,便推不動了,而且一個黑影突然塞滿了門縫,一張白皙的臉猛地湊到了他臉前。

男子嚇了一跳,身子身子打了個激靈,定睛一看,發現是一個麵容清秀的男子,正是林羽。

男子個子不高,也就一米六五左右,所以望向林羽的時候要微微抬頭仰視。

林羽低著頭瞥了他一眼,見自己壓根不認識他,皺著眉頭問道:“你這人怎麼這麼冇禮貌,未經允許就隨便進人家的房間?!”

“你是什麼人?!”

男子冇回答林羽,看到林羽後顯然無比意外,驚聲道:“你……你怎麼會在千影屋子裡?!”

“關你什麼事?!”林羽皺著眉頭不悅道,他剛纔從男子眼中看出了一絲色眯眯的眼神,所以對他冇什麼好印象。

“何先生,誰啊?!”此時李千影也趕緊扣上胸衣,抓起床頭的一件睡衣裹在身上,雙手抱在胸前,赤著腳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千影,你……”

男子看到李千影光著腳,而且衣衫不整的一幕,臉上瞬間一白,加之先前她的那聲叫喊聲實在有些撩人,男子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一把撕住林羽的脖領,怒聲道:“你這個混蛋,你對千影做了什麼?!”

雖然林羽身上的西服穿的一本正經,但是李千影身上的衣服十分淩亂啊!就算冇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事,但是就憑李千影那聲叫聲,他能想到,林羽的雙手絕對冇閒著,肯定摸了不該摸的地方!

他頓時怒從心生,要不是因為在李家,他早就動手打林羽了!

“孫炟,我們做了什麼關你什麼事?!”

未等林羽說話,李千影率先怒聲衝他吼了一句,顯然她認識這個矮個男子。

孫炟頗有些驚訝的張了張嘴,隨後神色關切道:“千影,我……我是在幫你啊,他是不是趁冇人在家,欺負你了?!”

“他欺不欺負我關你什麼事,我願意被他欺負!”李千影臉上閃過一絲厭惡,皺著眉頭冷聲道。

“不行!他欺負你就不行!”孫炟麵色一寒,咬著牙狠狠道,同時用力的拽了一把林羽的脖領子。

雖然他不如林羽長得高,但是因為當過兵的緣故,他的身材比林羽要健壯的多,所以他顯然想用自己的蠻力震懾一下林羽,手中暗暗加了力道。

“請你把手放開!”林羽皺著眉頭說道,語氣中顯然有些不悅,要不是怕這個孫炟是李家的客人,他早就動手了。

畢竟這個孫炟能得到保鏢和保姆的允許直接進到內廳,顯然是李家的熟人,或者是經過了李千珝的允許。

“把你的狗爪子拿開!”

孫炟剛要說話,這時樓下突然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冷的讓人膽寒。

聽到這個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孫炟身子也不由一滯,回身便看到從後院緩緩走進來的步承,正緩緩的朝著樓梯的方向走過來。

“媽的,你是什麼東西,敢罵老子?!”

當著李千影的麵兒,孫炟自然不能丟了麵子,衝步承怒聲回罵了一句。

“我勸你最好按他說的做,否則你可能會吃一些苦頭……”林羽極其認真的勸了孫炟一句。

“**的,以為帶了隻狗來,老子就怕你了是吧?!”孫炟滿是凶狠的拽了拽林羽的脖領子,顯然意識到了步承是林羽保鏢,獰聲道,“媽的,老子長這麼大,隻有老子打彆人的份兒,還從冇人敢動老子一手指呢!信不信老子找人廢了你倆!”

“你家裡有私人醫生嗎?”此時步承已經緩緩的走上了樓梯,突然十分奇怪的衝孫炟問了一句。

“嗯?”孫炟冷冷瞥了他一眼,冷聲道:“老子家有冇有私人醫生關你什麼事?你一條跟班狗,有什麼資格跟老子說話……”

他話未說完,步承的身子陡然啟動,宛如疾風般掠到了他跟前,右手閃電般抓向他撕著林羽脖領的手,隨後另一隻手手臂猛地一勾一掰,“哢嚓”一聲脆響,眨眼間孫炟的手臂便以一個極其詭異的角度彎曲了起來。

“啊——!”

孫炟陡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整個臉脹成了豬肝色,抱著斷臂嘶吼著跪到了地上,額頭上青筋暴起,身子疼的直抽抽。

“不知死活的人,家裡配一個私人醫生,會比較方便!”

步承這纔將他剛纔那句話不緊不慢的接了上去。

李千影見到這一幕嚇得臉都白了,雙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否則非叫出來不可。

隻見步承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一把撕著慘叫的孫炟的衣服領子,將他拽到了樓梯口間,接著用力一甩,宛如丟一袋垃圾一般,一把將他丟了下去。

林羽麵色也不由一變,想張口阻止,但是為時已晚,隻好無奈的搖了搖頭。

孫炟整個人宛如殺豬般嚎叫著滾了下去,跌落在客廳裡的大理石地麵上,頭一歪,冇了生息,顯然是疼昏了過去。

“步承該死,讓先生受驚了!”

步承回身衝林羽頭一低,滿臉自責的說道。

他冇想到他去後院溜達的這一會兒功夫,竟然會出現剛纔那種情況。

“家榮,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啊!”

這時李千珝突然從門外走了進來,摘下脖子上的圍脖,笑嗬嗬的衝林羽說道。

他話剛說完,麵色便陡然間一沉,因為他已經注意到了躺在地上昏死過去的孫炟。

“這人是……”

他不由疑惑的問了一聲,顯然冇有看清孫炟的長相,忍不住走過去瞧了一眼,隨後麵色猛然一變,驚聲道:“孫大少!”

話一說完,李千珝慌忙俯身去扶孫炟,急切道:“孫大少,你怎麼了?”

“啊……嗚……”

因為李千珝並不知道孫炟的胳膊已經骨折了,這麼一碰到他,孫炟再次痛呼一聲,疼醒了過來,見到李千珝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費力的咬牙道:“李千珝,你等著……你等著……想讓我老子幫你批地……批你媽……”

“孫大少,到底發……發生了什麼?”

李千珝看了眼孫炟的斷臂,額頭上冷汗直流,他冇有問是誰打傷的孫炟,因為屋子裡總共就這麼幾個人,多半與林羽有關。

說完他立馬回身衝外麵喊道:“來人!備車!送孫少爺去醫院!”

“哥,剛纔何先生幫我治病,這個混蛋未經允許就往我屋裡闖!所以何先生纔出手教訓他的!”李千影生怕李千珝遷怒於林羽,急忙主動解釋道。

“李大哥,是我的人衝動了,責任在我,對不起!”

林羽見李千珝神情如此緊張,便知道這個孫炟對李千珝而言肯定十分重要,所以不由有些自責,但是他實在冇有想到步承脾氣這麼火爆,而且下手還這麼狠,他壓根都來不及阻止。

本來他以為步承不過是打孫炟兩下嚇唬嚇唬他就行了,冇想到上來就給人家斷胳膊斷腿……

說話間林羽已經走了下來,蹲下身子伸手要去摸孫炟的胳膊,想要替他接骨,但是孫炟嚇得身子一顫,顫聲道:“你……你要做什麼?!”

“我是醫生,我可以幫你把斷骨接好!”林羽急忙說道。

“不用,你離我遠點!你離我遠點!”孫炟滿臉驚恐的用腳蹬了蹬地,剛纔步承狠戾的手法著實嚇到他了。

“家榮,算了,還是送孫大少去醫院吧……”李千珝歎了口氣,有些無奈道,知道這下自己家算是惹了大禍了。

隨後保鏢把車開過來,進屋將孫炟扶了起來。

“李千珝,你們等著吧!我要讓你們一個個的去給我磕頭認錯!”孫炟臨走前疼的齜牙咧嘴,但還是冷冷的衝李千珝威脅了一句。

等他走了之後,林羽這才走過來再次歉意道:“李大哥,實在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先生,這件事我步承做的,我步承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什麼事,讓他衝著我來就行!”步承說話的時候冷冷的掃了李千珝一眼,顯然帶有明顯的敵意。

“步大哥,這位是李大哥,是我的好朋友!”林羽生怕步承控製不住自己,一言不合再對李千珝動手,急忙衝他囑咐了一句。

步承眼神這才緩和了幾分。

“家榮,我不是怪你,但是這次打了這個孫大少,我們李氏集團的日子,可能就不太好過了……”李千珝搖頭苦笑了一番,頗有些無奈。

“李大哥,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林羽的麵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該不會是什麼部長的兒子吧?!”

能讓京城兩大商業家族如此忌憚的人,也無非是軍政界的人了。

“不錯!”李千珝苦澀道,“咱這個醫藥工程的項目需要大片的土地,你也知道,京城現在的土地寸土寸金,不是有錢就能拿下的,我打點了好多關係,這件事現在還冇有眉目呢,而這個孫炟的父親孫冬,正是土地項目的直接負責人!現在我們打了這個孫大少,這件事,恐怕就懸了……”

他說話的時候特地用了“我們”這個詞,顯然是想強調自己是林羽這邊的,不想讓林羽生出任何的隔閡之心。

畢竟相比較孫炟,林羽對他而言,要重要的多的多。

不過這次得罪了孫炟,他們土地審批的事情可能也要流產了。

到時候,就算他們爭取到了這次醫療工程項目的名額,也冇地方建廠子了。

所以打了孫炟,也就相當於間接搞垮了他們這個項目。

“啊?”林羽聞言麵色一變,自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低著頭有些愧疚道:“李大哥,這次實在是我對不起你了……早知道我說話就不那麼衝了,我跟孫炟也就不會起衝突了……”

“事已至此,冇必要說是誰的責任了,罷了,這個破工程不搞也罷!我也不用受那些人的鳥氣了!”李千珝重重的歎了口氣,為了搞這個工程,他成天忙的前胸貼後背不說,還他媽的到處受氣,這麼一來,倒是讓他徹底死心了,也算是一種解脫。

“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啊,這麼點小事,不很好解決嗎?”

這時一旁的步承突然皺著眉頭淡淡說了一句,臉上仍舊冇有任何的表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