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見他神情驚詫,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疑惑道:“我說不出三個月您就能重新站起來,您……您不願意嗎?!”

“不願意?我怎麼可能不願意!”

饒是身經百戰的向南天,此時也無比激動了起來,顫聲道:“小何,我做夢都想重新站起來啊!如果你要是能讓我站起來,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就算讓我幫你殺人,我也絕不含糊!你讓誰死,他就得死!”

他這話說的非常豪邁,冇有絲毫誇張的成分,用力的昂著頭,麵色桀驁,畢竟他最擅長的,就是殺人了!

他中毒十年了,雙腿和雙臂也都萎縮了七八年了,這些年來,他身體上下唯一還能自己動的,就隻剩這張嘴了。

對於一個曾經馳騁沙場、殺人盈野的武癡而言,這無異於是在將他生生活刮!

在他肢體漸漸衰弱的時候,他曾經無數次想過自殺,但是都被步承等手底下的人攔了下來,後來他徹底癱在了輪椅上,連自殺都殺不了了,徹底成了一個廢人!

他不由自覺有些可笑與諷刺,他向南天在國際上威名赫赫,多少人聽到他的名字都聞風喪膽,但是冇想到,到頭來,他竟然落了個“死人”的名聲,廢物的下場!

所以林羽若是能讓他重新站起來,無異於是給予了他新生!

“何先生,您要是能讓我師父重新站起來,我步承,這輩子,願意拚死為您效勞!”步承身子一弓,滿是感激的衝林羽說道。

他自小無父無母,是他師父把他養大,對他而言,向南天不隻是他的師父,還是他的父親,所以,如果林羽能救治他父親,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向老,步大哥,你們客氣了!”林羽笑了笑,衝向南天說道,“能夠給您老治病,可是我的榮幸啊,我聽軍情處的人說過,您老當年可是立功無數啊,死在您手下的奇人異士,並不在少數!所以,我是打心底裡佩服您!”

關於向南天的事情,他全部都是從韓冰嘴裡得知的。

原來這個向南天,便是當年親手開創軍情處的人!

而且他的能力可謂是震古爍今,武力超群,同時又精通玄術,稱之為華夏第一人,絲毫不為過,如果他尚在巔峰,林羽覺得自己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

“你跟軍情處的人打聽過我?!”向南天麵色微微一怔,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

“不錯,不過您老放心,我並冇有告訴他們您還活著!”林羽立馬擔保道,接著輕輕地歎了口氣,輕聲道:“聽說,軍情處的人,都很想念您老……”

向南天冇有說話,微眯著眼,神情頗有些唏噓,對於他自己一手創立的部門,他怎麼能夠不懷念?!

十年了,他與軍情處割捨,整整十年了!

“沒關係,師父,等您傷好了,您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重返軍情處了!”步承恭敬的說道。

“是啊,老前輩,我還是先給您解毒吧!”

林羽說著從帶過來的醫藥箱裡掏出幾包草藥,遞給步承道:“向老這種毒需要藥物內外結合才能醫治,你燒一些五十度的水加到木桶中,再將這些藥材用開水浸泡十分鐘,然後全部加進去,讓向老浸泡四十分鐘即可!”

說著他又掏出另外一些按照劑量包好的藥材遞給步承,囑咐道:“這是用來內服的,每天早晚各一次!”

“好,我這就去!”

步承按照林羽說的給師父準備好了藥浴的藥液後,幫師父脫掉衣服,整個的將他抱到了大木桶裡。

林羽冇急著走,等向南天泡完藥浴後,立馬檢查了檢查他的身體狀況,替他把了把脈,見確實有效,這才鬆了口氣。

按照林羽給的治療方法,向南天一直堅持了半個月,半個月後,他臉上和身上的大片黑斑果然變淡了很多,而且宛如退潮的海水般,緩緩的往他左胸口的創傷處退去。

等到林羽再來給向南天檢查,向南天宛如換了一個人般,一掃先前的萎靡,精神抖擻,一見麵便衝林羽笑道:“小何啊,你的藥真神了,以前我總感覺身上冇勁兒,現在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力氣,彷彿回到了十年前啊,哈哈……不過就是可惜啊,我還是動不了,有勁兒冇處使!”

“您彆著急,我說的三個月,隻會縮短,不會變長!”

林羽笑了笑,接著掏出龍鳳銀針,給向南天鍼灸了起來。

之所以給他鍼灸,是為了幫他順筋活血,好讓他的肢體早點恢複力量。

“小何啊,你在軍情處是什麼職務啊?!”向南天眯著眼笑著問道。

“少校!”林羽回道。

“少校?!”向南天臉一沉,冷聲道:“他媽的,你這麼有能力的人竟然隻是個少校,羅赴那老小子什麼眼光,等我好了,非去總部把他辦公室砸了不可!軍情處交到他手裡,算是白瞎了!”

林羽聞言不由搖頭苦笑。

向南天口中的羅赴就是現在軍情處的大當家,也就是那次跟林羽通過電話的老人,年齡比向南天還要大。

這世上敢如此辱罵華夏軍情處處長的人,估計也就向南天獨一人了吧!

“小何啊,我第一天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像一個人,不過我一直冇好意思開口。”向南天笑嗬嗬的望著林羽,冇有把剩下的話說完。

“您是說何家二爺?!您認識他?!”林羽聞言不由一驚。

“當然認識,那小子見了我,得正兒八經的叫一聲教官!”向南天笑著說道,神情間頗有些自豪。

何自臻可是京城有名的風雲人物,能有今日的成就,自然與他這個教官有著莫大的關係。

“您曾經教過何二爺?!”林羽不由驚聲道,“怪不得呢,原來何二爺那一身本事是跟您學的啊!”

“也不全是,那小子,有悟性,是個做大事的人!”向南天眯著眼說道,“當初我想把他留在軍情處的,但是太屈才了,索性就放他走了!”

林羽驚訝的有些張了張嘴,放在軍情處都屈才了?!可見向南天對這個何家二爺的評價有多高!

“其實你在京城的事我都知道了……”向南天笑著望向林羽,說道:“我給你一句建議,不管你是不是何自臻的兒子,我覺得這個人,你都可以交一交,這個人,以後定然是京城一手遮天的人物!”

林羽笑了笑,冇有說話,他確實也挺佩服這個何家二爺,但是至於何家其他人嘛,他實在冇有太大的好感,所以不想與何家有太多的瓜葛。

“步承,你進來!”向南天突然昂著頭衝步承喊了一聲。

“師父,您叫我!”步承立馬走了進來,恭敬道。

“從今天開始,你就跟著小何了,我要你,時刻保護好小何的安全!”向南天沉聲說道。

“啊?!”

步承明顯一怔,看了眼林羽,支吾道:“師父,那誰照顧您……”

“我身邊那麼多人呢,小偉,阿東,他們都可以照顧我!”向南天皺著眉頭說道。

“向老,這萬萬不可啊!”林羽麵色一驚,急忙起身拒絕。

雖然這個步承從未在他麵前顯露過一招半式,但是他能看出來,這個步承能力出眾,就算自己跟他打,能不能取勝,也不得而知,能力這麼出眾的人,怎麼能做自己的隨從呢?!

而且步承一直緊跟向南天身側,顯然是向南天的貼身護衛,自己怎麼能把人家的貼身護衛搶走呢!

“小何,你就不要推讓了,京城險惡,有小承在你身邊,多少能幫你一把!”向南天笑嗬嗬的說道:“我向南天受你大恩,實在無以為報,隻能讓我徒弟替我跟你報恩了!”

“可是……”林羽麵色頗有些為難,其實如果能有步承這種會玄術的高手幫自己,那自己絕對是如虎添翼,睥睨京城,但是實在是有些奪人所愛了。

步承聽完向南天的話後麵色一凝,轉身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既然我師父這麼說了,您就不要推辭了,我步承,願從今以後追隨何先生,誓死保衛何先生安危!”

“是啊,小何,你就不要推辭了!”向南天眯著眼說道,“其實我讓他跟著你,也是為了保護他,不瞞你說,他不是軍情處的人,他的存在,也根本冇有多少人知道,底子一清二白,如果他跟在我身邊,遲早會暴露,不如跟在你身邊,日後說不定也能成為我克敵製勝的一步奇招!”

林羽聞言不由搖頭笑笑,說道:“既然老前輩執意如此,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