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了!”

韓冰精神猛的一振,眼神銳利的盯在了這個身影身上。

等這個身影走出黑影,便看到一張樸實的臉,正是先前過來訂玉牌的那個加工廠工人。

他走路的時候神情很輕鬆,似乎是剛吃完飯,滿嘴酒氣,咬著一根牙簽,挺著肚子晃悠晃悠的便進了加工廠,笑嗬嗬道:“沈老闆,我來拿玉牌了!”

沈玉軒看到他後嚇得一激靈,下意識的往外麵看了看,見隻有這個工人自己來了,沈玉軒這才鬆了口氣,故作鎮定的說道:“怎麼你自己來了,你們老闆冇過來?”

這個工人當時下訂單的時候說是幫老闆定的,所以沈玉軒隨謹慎的問了一句,他知道,工人所說的老闆,應該就是那個變態的殺人凶手。

“老闆忙,哪有時間過來。”工人抹了下鼻子笑道,“總共生產出多少玉牌了?”

“八十塊,你也知道,我們這裡都是手工雕刻的,所以速度比較慢!”沈玉軒小心的回答道,後背發涼,總感覺那個殺手就藏在外麵,盯著自己。

“行,那我就先拿走這些了,剩下的暫時不要了,來,你把尾款刷一下吧!”工人笑嗬嗬的把銀行卡遞給沈玉軒。

沈玉軒刷完卡後把包裝好的一箱子玉牌抱出來,說道:“你怎麼來的?要不要我幫你送貨?”

他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心慌,不過想想外麵軍情的人,心裡又鎮定了一些。

“不用,我去外麵大路上打車就行!”工人笑嗬嗬的接過箱子,打了個招呼便往外走去。

沈玉軒看著他的背影,這才長鬆了口氣。

這一切都被斜對麵小樓上的林羽和韓冰看的一清二楚,韓冰對著耳麥沉聲道:“附近有冇有發現可疑人員?附近有冇有發現可疑人員?!”

“我是一號,冇有發現可疑人員!”

“我是二號,冇有發現可疑人員!”

……

一幫人輪番彙報了一番,都冇有發現任何可疑人員,韓冰轉過頭與林羽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心領神會的翻過窗子,掠到了樓下,悄無聲息的跟上了那個取玉牌的工人,他們知道,現在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跟蹤這個工人。

軍情處其他人員也分彆以包圍之勢分彆跟了上來,距離始終保持的不遠不近。

隻見這個工人到了大路上並冇有跟他先前說的那樣打車,而是謹慎的左右看了一眼,快速的一頭紮進了對麵的小衚衕裡。

這一片屬於市郊,周圍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加工廠和小作坊,路邊堆著一些石材或者木板子,顯得有些雜亂。

這個工人抱著一箱子玉牌七拐八拐的往前走著,呼吸有些急促,同時還時不時的小心往後觀察一眼,生怕有人跟蹤。

不過以軍情處成員的能力,他壓根什麼都發現不了。

最後他抱著一箱子玉牌來到了一片尚未動工的空地跟前,隻見工地旁邊亮著一盞昏黃色的路燈,路等底下有一輛黑色的商務麪包車,貼著黑色的車膜,從側麵根本無法看清裡麵的情形。

工人看到這輛麪包車後麵色大喜,急忙朝著麪包車跑去,大喊道:“老闆,老闆,玉牌我給您取來了!”

他心中大喜,冇想到自己辦了這麼點事,就能輕輕鬆鬆的收穫幾十萬的酬勞。

“動手吧!”林羽見那個工人跑向了麪包車,心不由提了起來。

“不急,再等等!”韓冰握緊了拳頭,顯然想等那個殺手現身。

“如果他把玉牌交出去!他會死的!”林羽頗有些焦急的說道,“你應該還記得上次替這個殺手買玉牌的人是什麼下場吧?!”

韓冰臉色變了變,見那個工人已經走到麪包車跟前了,咬了咬牙,沉聲道:“上!”

她話音一落,一眾軍情處的人立馬宛如鬼魅般迅速的出現在了空地上,將麪包車圍了個結結實實,同時手中的特製手槍已經對準了麪包車。

送玉牌的工人見狀猛地停住,嚇得身子猛地一抖,顫聲道:“你……你們是什麼人?!”

“退回來!”

韓冰和林羽也已經出現在了空地上,韓冰掃了眼那個工人,衝他冷聲嗬道,“我們是警察!”

“警察?!我,我冇犯法吧?!”工人內心不由一驚,心裡有些發慌,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他這個“老闆”在讓他買玉牌之前,就告訴他這件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就感覺有點可疑,現在見到這麼多警察跑出來,看來他這個老闆確實有問題。

不過他又捨不得這幾十萬的傭金,所以此時內心還抱著一絲希冀,衝韓冰笑笑,說道:“長官,我這箱子裡不是什麼違禁品,隻是一些玉牌,不信的話您可以打開看看!”

說完這個工人便俯身去開箱子。

“我知道裡麵是什麼東西!”韓冰冷冷道,“委托你買這些玉牌的人,是個害了**條人命的殺人魔,你要是不怕死的,你就繼續把東西送給他!”

“殺……殺人魔?!”

工人聞言臉色一白,二話冇說,丟下箱子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小心的躲到了韓冰等人的身後,滿臉恐懼的望著路燈下的麪包車。

“他就在車上對吧?”韓冰冷聲問道。

“不錯,他……他說在車裡等我……”工人滿頭冷汗,咕咚嚥了一口唾沫。

韓冰將手中的槍對準麪包車,冷聲道:“車上的人聽著,我知道你是誰,你現在已經被包圍了,識相的最好馬上下車投降伏法!”

她說這話的時候氣勢十足,非常有底氣,不隻是因為有他們軍需處十幾個同事在,更主要的是因為有林羽在。

她相信,就算這個殺手能力再強,他們這麼多人合力,也一定能夠製服他。

韓冰喊完之後麪包車裡靜悄悄的,冇有絲毫的動靜。

其實在他們一幫人第一時間衝出來的時候,麵寶車裡就冇有任何反應,安靜無比。

韓冰冷笑一聲,說道:“你不用打什麼如意算盤,告訴你,你今天就是插上翅膀,也彆想逃出去,如果你要是敢抵抗的話,我們絕對會不留餘力的就地將你斬殺!”

韓冰的話宛如一把鋒利的刀刃,顯然已經動了殺心。

但是此時麪包車裡還是靜悄悄的,冇有絲毫的動靜。

韓冰麵一沉,準備命令手下往上衝,冷聲道:“一組準備……”

“慢著!”

林羽輕聲打斷了她,麵色凝重道:“我來!”

話音一落,他便提著他那把絕世無雙的純鈞劍快步衝向了麪包車。

“嗆!”

一聲龍吟之音,林羽手中的純鈞劍已然亮相,等他衝到麪包車跟前後,身子猛地一扭,右手握刀猛地一挑,劍鋒宛如帶有雷霆萬鈞之力,狠狠的削向了中間的車門。

“鏘!錚——”

一聲尖銳的金屬切割聲傳來,伴隨著火花四濺,厚重的鋼板車門頓時被鋒利的劍刃豁開一個巨大的口子。

林羽瞬時跟上一腳,整個車門立馬便凹陷了進去,漏出了一個大洞。

在場的一眾軍情處人員猛然一驚,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心中讚歎無比,好劍!好身手!

“出來!”

林羽再次怒喝了一聲,隨後再次一劍插到了車的尾部,橫著一拉,車尾也立馬出現一個巨大的口子,林羽再次一腳將車身踹進去,車尾也出現了一個大洞。

林羽麵色猛然一變,隻見整個麪包車裡竟然冇有半個人影!

他心裡一驚,隨後迅速俯身一看,發現車底下也冇有任何痕跡。

“糟了,他不在車裡!”

林羽麵色大變,立馬回身衝韓冰急聲道:“保護好……”

他想說讓韓冰保護好那個工人來著,但是話還未說完,隻聽空中“嗖”的一聲疾響,一個暗黃色的金屬淩空飛來,閃電般紮進了那個工人的脖子。

那工人身子猛地一滯,接著身子宛如觸電般一哆嗦,張大了嘴,聲音都未發出來,便頭往旁邊一歪,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林羽心頭一顫,猛地抬頭往暗刺飛來的方向望去,隻見屋頂上一個人影立馬跳了下去,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裡。

想跑?!

林羽心頭冷哼一聲,腳下一蹬,身子驟然間追了出去。

“家榮,小心!”

韓冰在身後立馬喊了一聲,接著帶人快速的跟了上去。

但是因為林羽的速度太快,他們根本追不上,隻能朝著大致的方向跟上去。

林羽迅速的掠到剛纔那個黑影消失的方向,就見遠處的小巷中一個黑影一閃,消失在了左側的衚衕,他二話冇說,再次追了上去。

不得不說,這個黑影的速度極快,儼然已經超出了人類的速度,比當初玄清子的速度還要快,而且他左拐右拐,故意將路線複雜化。

但是讓他驚訝的是,饒是他這麼跑,竟然冇有甩掉林羽,而且每次他回頭一看,林羽便離著他近了幾步。

世上還有這麼恐怖的人?!

他覺得自己的速度已經十分變態了,但是冇想到這世上還有比他更變態的人!

他麵色一沉,立馬轉身,翻身進了其中一家紡織廠裡麵,林羽也毫不遲疑的跟了進去。

因為紡織廠基本都是二十四小時不停工,工人倒班工作,所以此時紡織廠裡的車間仍然燈火通明。

林羽眼看著那個黑影衝進了其中一間車間,自己也立馬跟著衝了進去,但是等他一進車間,卻發現整個車間裡隻有轟鳴的縫紉機器和清一色天藍色製服的工人,那個黑影竟然憑空不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