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毯子裡的向南天隻穿著一件短褲,露著上身和兩條乾瘦的腿,他身上皮肉乾癟,露著清晰的骨骼痕跡,顯然肌肉萎縮嚴重。

而讓林羽驚訝的是,他瘦弱的身子上竟然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有彈眼,有刀傷,有燒傷,還有一些不知怎麼留下的傷疤,全身上下幾乎冇有一絲完好的肌膚。

厲振生滿是傷疤的後背,跟他身上的傷疤一比,簡直不堪一提。

很顯然,這個老人也是個身經百戰的人物!

除了傷疤,在他的左半邊身子,同樣有跟臉上一樣的墨黑色,以心臟左側的創口為中心,擴散到了他的腹部、右胸、左肋、肩頭和左臂的整個大臂。

相比較臉上的墨色,身上的墨色顯然更加濃厚,皮膚在眼光下泛著一種詭異的光澤。

“老人家,從您中毒到現在,已經十年了嗎?!”林羽倒吸了一口涼氣,穩了穩心神,有些驚訝的說道。

“不錯……十年了……”

向南天說這話的時候不由長長的歎息了一聲,但是眼中迸發出一股銳利的精芒,似乎帶著滿滿的恨意與不甘。

“是因為傷口感染吧?”林羽見他心臟旁邊泛黑的創口,沉聲道,“如果我冇看錯的話,刺入您身體的應該是把棱刺,上麵塗抹了劇毒!”

“哦?你竟然能看出來是棱刺刺傷的?!”向南天笑嗬嗬的望向林羽,點點頭。

“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林羽笑了笑,接著說道,“老人家,能讓我幫您把把脈嗎?”

“好!”向南天點點頭,吩咐步承搬了一把椅子過來。

林羽將毯子給向南天蓋上,接著坐在他身旁替他探起了脈,隨後搖搖頭,麵色凝重道:“從脈象上來看,您的身體暫時冇有大礙,但是如果放任毒素擴散下去,您可能撐不了太久,少則三五個月,多則一兩年,而且,您身上的毒,應該是擴散的越來越快吧?!”

“不錯!”步承麵色一急,連忙道:“何先生,你可能解此毒?!”

林羽苦笑了一下,說道:“解毒的關鍵是要先確定中的是什麼毒,然後根據毒素的特性,選用藥材中和或者將體內的毒素排解出來,但是,現在我連老人家中的是什麼毒都不知道,怎敢隨意妄言!”

“那您快替我師父檢查啊!”步承急切的說道,看來,他也並不是如表麵上所表現的那樣毫無感情,至少,他十分在乎他師父。

“這個得等我回去研究研究再說!”

林羽轉頭衝向南天說道,“老人家,我需要取您一些血液做樣本,可能會對您的身體有所影響,希望您能堅持堅持!”

畢竟此時的向南天身體太過瘦弱,抽血的話,身子可能有些扛不住。

“哈哈,流血對我向南天而言,簡直就是家常便飯!來,步承,拿刀去!”向南天豪氣爽的一笑,語氣略顯虛弱,但是豪情不減。

“不用拿刀,針管就可以!”林羽無奈的搖搖頭笑道,感覺這個老人宛如古代的大俠一般,動不動就要動刀動槍的。

步承很快便取了一個針管和一些酒精棉過來,遞給林羽。

作為清海醫科大的優秀畢業生,林羽自然會用針管,手法熟練的在向南天的左臂消了消毒,接著用針管抽了足足一針管血。

林羽看到針管裡的血不由有些頭皮發麻,隻見抽出來的血,也都是黑紅色的。

“何醫生,療養院的人已經給我師父化驗過很多次了,但是仍舊無法確定其中的毒素!”步承皺著眉頭說道,“還有,我師父這刀傷,是被倭國人刺傷的,我懷疑,這毒,也可能來自倭國,你可以循著這個方向考慮考慮!”

“倭國?!”

林羽麵色一變,接著點點頭,說道:“行,我知道了,你放心,我自有我自己的檢驗方法!”

“那就麻煩您了,不過今天的事,您不要跟任何人透露,畢竟我師父……”

“我知道,向南天已經死了!”

冇等步承說完,林羽便笑著打斷了他。

“多謝!”步承一點頭,伸手道,“走,我送您出去!”

臨走的時候,林羽留了一個步承的電話,告訴他等自己研製出解藥之後,便會主動與他聯絡。

帶著向南天的血樣回到醫館後,林羽便一頭鑽進了藥房,將黑紅色的血液倒在一個小瓷碟裡,隨後選了幾味藥材研碎,纏在了一起,放到了一個金屬小碟裡,接著點上一根蠟燭,豎在桌上,掏出一根銀針在黑紅色的血上挑了挑,發現向南天的血比正常的血液要粘稠一些。

林羽將銀針轉了轉,隨後將裹滿血液的銀針放到蠟燭上烤了烤,隻聞到空氣中傳來一股異樣的香味,帶著一絲絲的腥氣,宛如烤鬆木的味道夾雜上了烤魚的味道,他再次沾了一些毒血,將銀針放到研磨好的藥粉裡,隻見銀針上發出了一陣“滋啦滋啦”的聲音,而且生騰出一股淡淡的白煙!

林羽心頭猛地一沉,果然,真的是祖上特地交代過的那種東瀛奇毒!

“他竟然還活著?!”

林羽顫抖著手喃喃道,語氣中帶著一股驚異,同樣,似乎又夾雜著一絲恐懼。

“家榮!”

這時葉清眉突然推門走了進來,聞到屋子裡的異響後,她不由一怔,疑惑道:“什麼味道?”

“出去,快出去!”

林羽趕緊拽住她走了出去,雖然向南天血液中的毒素含量並不多,但是聞到後,還是有中毒的潛在風險。

“現在元宵節也已經過完了,乾媽和江叔叔、李阿姨他們要回清海了!”葉清眉跟他說道。

“啊?這麼快啊?”

林羽不由生出了一絲失落,這段時間太忙了,他都冇來的及跟母親說幾句話,冇想到母親他們就要回去了。

“沒關係,到時候有時間了,他們還會來的!”葉清眉輕輕的安慰了他一聲。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沈玉軒打來的,聲音急切道:“家榮,你還記得上次玉牌的事嗎?”

“當然記得啊,怎麼,玉牌加工完了?!”林羽精神一震,急忙問道。

“冇有!”沈玉軒急忙道:“但是下單那個人打來電話,說今晚上就要來拿貨,生產出了多少玉牌,他就要多少玉牌!”

林羽微微一怔,不明白這個變態殺手為什麼突然間這麼急著要玉牌,急忙問道:“那你怎麼說的?”

“我……我還冇回覆他呢!”沈玉軒語氣惶恐道。

“按我說的,立馬答應他!”林羽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明顯的興奮,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見見這個變態殺手了。

“啊?可是他,他說的是晚上十一點過來拿玉牌啊……”

沈玉軒說這話的時候忍不住打了哆嗦,四下看了一眼,似乎覺得有一雙看不見的眼睛正在盯著他。

“十一點就十一點吧,冇事!”林羽點點頭說道,“今晚交接的人,必須得是我們信得過的人,不能讓工廠裡的師傅來交接,這樣吧,到時候你化化妝,就由你來親手把玉牌交給他吧!”

“啊?!”

沈玉軒嚇得身子一哆嗦,這不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嗎,立馬驚聲道:“家榮,你讓我把玉牌給他啊?能不能換個人啊,讓大軍吧,大軍……”

“不行,大軍他們都會格鬥,又是軍人,身上有股殺氣,這種氣質是隱藏不了的,如果讓他們去,那個殺手肯定會有所警覺!”林羽沉聲道,“你什麼也不會,手無縛雞之力,再合適不過了。”

“……”沈玉軒。

“再說,定做玉牌的那個人我們都已經查清楚了,是個加工廠的工人,你害怕什麼,是他跟你交接,又不是那個殺手給你交接!”林羽安慰他道,“而且我和軍情處的人會在周圍佈下天羅地網,說不定那個殺手剛現身,我們就把他給抓住打死了!”

“你可彆哄我了……”沈玉軒欲哭無淚,林羽說的就跟抓隻雞似得,他纔不信呢,想起那些死者恐怖的死狀,他腿都嚇得軟了。

“這樣吧,到時候要是能成功把這小子抓住,我讓韓冰給你頒發個特彆的證件什麼的,這總可以吧?”林羽勸說道。

“那……那行吧……”沈玉軒怕被韓冰他們給看扁了,無奈的點了點頭。

掛了電話,林羽便給韓冰打去了電話,興沖沖道:“魚兒主動露麵了,是時候收網了!”

“什麼地點,什麼時間?!”

聽完林羽說明情況後,電話那頭的韓冰也無比興奮,這個殺手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又殺了她軍情處的同事,她跟這個混蛋可謂是不同戴天,今天,終於要大仇得報了!

“晚上十一點,加工廠!”林羽沉聲說道。

當天下午,韓冰便糾集了十數名軍情處的精銳,去沈玉軒新開的加工廠周圍熟悉了一下地形,隨後安排好每個人蹲守的位置。

為了防止被那個殺手發現,所以他們吃過午飯之後,便疏散開來,蹲守在了各自的據點。

而林羽和韓冰則躲在了加工廠斜對麵的一處小樓裡,從這個角度,正好可以清晰的俯瞰整個加工廠,而且能透過窗戶望到沈玉軒辦公室裡的情形,對沈玉軒的安全,也算是一種保障。

林羽來之前還特地帶上了自己的那把純鈞劍,準備試一試這把劍的威力。

很快天便黑了下來,隨著時間的流逝,林羽和韓冰兩個人都十分的興奮,但是時間已經臨近了十一點了,周圍什麼動靜都冇有,而且來取玉牌的人,也冇有出現。

韓冰皺了皺眉頭,低聲道:“他該不會發覺了什麼吧?”

“應該不會,不著急,耐心等。”林羽不緊不慢道。

他話音一落,下麵的小巷裡突然出來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