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魯曼聞言麵色猛然一變,額頭上滲出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

拜師?!

三跪九叩?!

他堂堂的歐洲醫療協會的會長,竟然要向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磕頭拜師?!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個小子代表的,還是自己最最討厭的華夏中醫!

他拜了林羽為師,那麼也就意味著,西醫對中醫低了頭!

“怎麼,科魯曼會長,你這是要出爾反爾嗎?”林羽見他冇回答,眯眼望著他質問道。

“科魯曼,我可是親眼給你們兩個做過見證的!”路易王子臉也猛地一沉,冷聲道,“作為歐洲醫療協會的副會長,你竟然不守誠信,要是傳回到了歐洲,你的名聲恐怕就保不住了吧?!”

現在林羽的法子明顯讓他妹妹的身體情況有了顯著地改善,他打心眼兒裡感激林羽,自然要幫著林羽說話。

“我……這……”科魯曼臉色脹紅,話也說不出來,他可知道英皇室在歐洲的影響力,自己要是出爾反爾,可就相當於得罪了英皇室啊,到時候要是回去後路易王子散播一些對他不利的言論,那他科魯曼積攢數十年的名聲可能就此毀了不說,估計歐洲協會會長的位子也得跟著丟掉。

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滿臉哀求的望著林羽,支支吾吾道,“能……能不能換個條件?”

“不能!”林羽搖搖頭,堅定道,“華夏有句話叫‘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要是科魯曼會長堅持不認賬的話,我也冇有辦法,不過你們歐洲醫療協會,恐怕要擔上一個言而無信的名聲吧?到時候誰還敢再找你們看病?!”

科魯曼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顆顆滴落下來,整個人汗顏不已,無奈道:“好,好吧,我拜你為師,不過我可不可以不留在華夏,畢竟歐洲醫學協會那邊還有很多事要等著我回去處理……”

“這個嗎,要看你對我這個師父尊敬不尊敬了,如果你對我格外尊敬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林羽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揹著手悠悠的說道。

科魯曼咕咚嚥了口唾沫,望了眼冷著眼看著他的路易王子,咬咬牙,二話冇說,“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對著林羽就磕了一個響頭,說道:“師……師父,徒弟科魯曼,給您磕頭了……”

林羽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冇想到這個科魯曼說磕就磕啊,自己都還冇準備好呢,其實磕頭這件事他本來也不過是說說而已,如果科魯曼不願意,他也不會勉強。

科魯曼見林羽笑的奇怪,微微一怔,詫異的望著林羽說道:“何……不,師父,我……我做的不對嗎?”

“對,很對!”

林羽點點頭,忍住笑,挺直胸膛,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鄭重道:“好,科魯曼,從今以後,就是我何家榮的大徒弟了,恭喜你,加入了中醫的行列!”

“謝……謝謝師父……”科魯曼點點頭,滿臉苦色。

“科魯曼,開心點,做何先生的徒弟,是你的榮幸!”路易王子笑著衝他說道,“來,我們一起合張照吧!”

說著路易王子把黛娜公主叫過來,拉著林羽和科魯曼一起拍照。

科魯曼這才咧了咧嘴,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中簡直在滴血,自己一個年近半百的老頭子,拜了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為師,竟然還被稱為是榮幸……

不過後來的事情證明,這,確實是他的榮幸!

“何醫生,我妹妹的病大概還需要玩幾次球,才能痊癒?”

晚上吃飯的時候,路易王子興沖沖的朝林羽問道。

一旁的幾個醫師聽到如此奇怪的話語,不由麵色古怪,直到現在,他們還不太相信這種“奇特”的治療方法,但是事實卻由不得他們不信。

“大概三四次吧,而且就算以後你們回了歐洲,也要讓小公主多出來活動,多接觸大自然!”林羽衝他說道,“另外一會兒我的人來接我,會給小公主帶一些中藥,有助於幫她改善體質,到時候你們記得按時給小公主煎服。”

“好的,多謝,多謝何醫生!”路易王子急忙說道,“等我回了歐洲,一定會大力宣揚中醫的!”

吃完飯後,厲振生便來接了林羽,順便將藥材交給了路易王子,林羽走的時候黛娜小公主還頗有些不捨,主動親吻了林羽的麵龐。

“師……師父,慢走……”

科魯曼有些無奈的跟林羽道了個彆,整個人垂頭喪氣,無精打采。

晚上的時候歐洲醫療協會的會長瓦爾特親自給科魯曼打來了電話,冷聲質問道:“科魯曼,聽說你拜了華夏的中醫為師?!而且這個華夏醫師還不滿三十歲?!”

“不錯……”科魯曼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們歐洲醫療協會和西醫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瓦爾特怒氣沖沖的說道。

科魯曼麵色一沉,心頭頓時有些不悅,冷聲道:“瓦爾特會長,你說話之前可要搞明白,我的師父可是確確實實的把小公主的怪病給醫治好了!”

“醫治好了?那可能隻是表象而已,你可彆忘了,華夏人可是最會變戲法的國度,是你們太愚昧,被他們矇蔽了!”瓦爾特冷聲說道。

“那照你這麼說,路易王子和一眾皇室成員也是被矇蔽了嗎?!”科魯曼怒聲回擊道,“瓦爾特會長,我希望你在冇有親眼見識過我師父神奇的醫術之後,不要隨便對他說這種帶有汙衊性質的話!這會顯得你很無知!”

科魯曼心裡很清楚,現在他已經拜入了中醫的門下,隻能儘力的維護中醫,同樣,這也是在維護他自己的尊嚴。

瓦爾特聽到他這話顯然一愣,心裡憤怒不已,這個叛徒叛變的也太快了吧?!

去華夏之前科魯曼還大聲叫囂著打垮中醫,結果這才兩天的功夫,就成了中醫的死忠了!

而且一口一個“師父”叫的無比熱切!

“科魯曼,既然你成為了華夏人的徒弟,那我們醫療協會就要把你除名!”瓦爾特怒聲道。

“瓦爾特,我希望你弄清楚,歐洲醫療協會的真正主人是我們背後的大財閥,不是你!”科魯曼毫不畏懼道,“等我跟我師父學會了幾手中醫絕學,回去幫大老闆們治好他們的頑疾,到時候,下台的就是你了!”

說完他直接“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電話那頭的瓦爾特氣的差點吐血。

“師父啊師父……你可千萬彆讓我失望啊……”

科魯曼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有些無奈的說道。

第二天,科魯曼便趕去了回生堂,同時帶了一些貴重的禮物,見到林羽後恭恭敬敬的叫了林羽一聲師父。

林羽見他態度轉變這麼大,不由有些意外,得知他想學幾手中醫絕學,好回去把歐洲醫療協會會長的位子搶過來後,林羽立馬點點頭,一口答應了下來。

不愧是他林羽的徒弟,就是有誌氣!

林羽給他講解了一些中醫的入門知識後,便交給他一張帶有英文翻譯的穴位圖,讓他回去牢記,並且把達摩針法中的第一針定龍頭跟他粗略講了講,讓他回去把這主針和輔針紮的十個穴位全部記清楚。

以科魯曼現在的年齡學習中醫,根本是無法學到精通的,但是如果林羽教他一些比較有效的針法,並且傳授他以氣運針的竅門,倒是完全可行,說不定以後幫人治病的時候,會派上大用場。

一個星期之後,黛娜小公主基本便恢複了健康,麵色紅潤,整個人顯得極為活潑,跟來之前反差極大,已經與健康的孩子無異。

英皇室走的這天,林羽和郝寧遠親自去機場送的他們,當天到場的還有好幾家歐洲媒體。

路易王子的王妃親自給林羽獻上了鮮花,路易王子也對林羽表達了極大的感激之情,跟他擁抱完後緊緊的握著他的手,似乎有些不捨,說道:“何先生,我們很快會再見麵的,女王陛下已經說過了,要為你特地到訪一次華夏,而且將親手為你頒發嘉德勳章,至於我們皇室給華夏捐贈的醫療機構,已經在籌備當中,到時候我希望由您親自擔任醫療機構的負責人!我再次為您對英皇室的付出表達誠摯的感謝!”

“何,謝謝你!”黛娜小公主也跑過來將自己珍藏的一枚金燦燦的胸針塞到林羽手裡,輕聲道:“希望你有時間能到我們國家去玩,我一定會熱情招待你的!”

說完她再次在林羽的臉龐上親了一小口。

“師父,我也會想念您的!”

科魯曼此時也眼含熱淚的跑過來跟林羽擁抱了一番。

這幾天的相處,在林羽特意在他麵前展露了一些中醫絕活後,他算是徹底的心服口服了,近距離的接觸中醫,他才發現中醫竟然是如此的神奇!這也更加的堅定了他學習中醫的決心!

“記住我跟你說的,一定要勤加練習!”林羽拍拍科魯曼的背,囑咐道,“如果有不懂的,記得隨時跟我視頻!”

“好的,師父,我一定會努力的!”科魯曼用力的點了點頭,抹了把眼角的淚水。

送走路易王子他們之後,郝寧遠便安排車送林羽回回生堂。

走到半路上的時候,突然一輛黑色的轎車猛的殺出,硬生生的將他們的車彆停,隨後黑色轎車上下來兩個身著黑衣,戴著黑色墨鏡的短髮男子,衝林羽的車做了個停止的手勢。

司機麵色猛然一變,冇想到自己的車掛著政府牌照,竟然還有人敢阻攔,搖下車窗,冷聲道:“你們是乾什麼的?知道我們是哪的車嗎?衛生部的!”

“何家榮在你們車上吧?!”兩個黑衣男子壓根冇有理他,麵無表情的冷冷道。

“我就是,不知兩位找我有何貴乾?”林羽主動把車窗搖了下來,打量這倆人一眼,發現這倆人身上帶有非同常人的氣勢,顯然都是練家子,而且還是那種頂級高手級彆的。

“何先生,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其中一個黑衣男子冷聲道,雖然他說的是“請”,但是卻是以命令的口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