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從裡麵已經走出來一眾身著病服的病人,全部都是歐美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出來後站成一排,背對著觀眾,每個人身上都貼著一個醒目的標號。

之所以讓他們在抽簽前出來,就是為了保證比賽的公正性,提前把他們的號碼展示給在場的眾人。

“大家不要害怕!他們所患的疾病都不是傳染病!”路易王子的助理立馬衝大家解釋了一聲,隨後示意林羽和樸尚俞抓緊時間開始抽簽。

“請吧!何醫生!”

樸尚俞眯了眯眼,示意林羽先抓。

林羽倒也冇有跟他推脫,直接走過去從箱子裡抓出了三個黃色的小球,因為號碼寫在裡麵,所以從小球外麵看不出任何的資訊。

樸尚俞皺了皺眉頭,接著走上前將自己的三個小球也抓了出來。

隨後兩個工作人員走過來將他們各自手中的小球取走,對著觀眾念出了標號。

“請唸到標號的病人留下,其他人請回!”路易王子的助理高聲說道。

冇唸到的幾個病人立馬走回了後台,而其他的六個病人則按照指示坐到了早就準備好的六把椅子上,麵向了自己的主治醫師。

林羽分到的三個病人一個是六七十歲的白人老頭、一個是六歲左右的黑人小孩、一個是二十出頭的金髮年輕女人,年輕女人不知什麼原因,嘴上戴著一個口罩,而且林羽掃了他們一眼,從氣色上來看,他們三個人得的病病情各異,而且差彆較大,這無疑中增加了醫治的難度。

相比較林羽,樸尚俞則要幸運的多,他的三個病人全是男病人,其中兩個病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小夥子,另一個也冇有超過四十,而且有兩人的病情看起來較為接近,都是頸椎或者腰膝之類的骨病。

雖然這種病除根較難,但是運用鍼灸之術能夠短時間內極大的緩解病人的痛苦,那麼自然也就容易獲得病人的認可。

“小子,這下我看你怎麼贏!”

身為一名資深的醫生,萬士齡也看出了林羽的三個病人比較難醫治,不由鬆了口氣,臉上浮起了一絲得色。

“哈哈,這下何家榮恐怕是要把華夏中醫的臉都輸光嘍!”旁邊的一箇中醫協會會員也無不諷刺的笑道,似乎“華夏中醫”這幾個字跟他毫無關係。

“這次要是輸了,我們中醫協會就狠狠的羞辱他一番,看他還怎麼在京城待下去!”另一邊一個老醫師也不由冷笑了一聲,滿臉的恬不知恥。

在場的一群華夏觀眾雖然看不出林羽三個病人的病情,但是看到他們的年齡和性彆具有如此大的差異,自然知道醫治起來很麻煩,尤其是從通常情況來看,小孩子不懂事,老人秉性苛刻,女人天性要求高,這些不確定性因素無形中再次降低了林羽獲勝的可能性。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英皇室在故意刁難林羽呢。

但是抓鬮的時候他們是親眼所見,確實是林羽自己抓的,所以他們隻能跟著感歎一聲倒黴。

“好了,兩位,你們的病人全部都已經確定了,記住,你們對於每個人的醫治時間,隻有四十五分鐘!而且時間不能累積!”

路易王子的助理解釋道,“如果你們中間有什麼需求的話,可以儘管提,我們會儘量滿足,但是時間不會因此而暫停!”

在他們皇室認為,既然是鍼灸比試,那就老老實實的用鍼灸進行醫治,如果還需要一些其他的藥物,他們也可以提供,但是這需要時間,如果因此輸掉比賽,那後果隻能自負。

說完後他立馬一招手,工作人員便趕緊抬了一個屏風過來,擋在了林羽與樸尚俞中間,以防止互相打擾,同時他們兩人身邊也立馬走過來兩個身著職業套裙的女翻譯,方便替他們和病人進行交流。

“兩位準備好了嗎?”

路易王子助理得到兩人的肯定後,立馬按下秒錶,同時喊道:“開始!”

隨後林羽和樸尚俞立馬開始坐起了診。

“老大爺,請把手放在這上麵!”

林羽指了指診桌上的枕墊,女翻譯翻譯完後那個老頭立馬把手放到了枕墊上。

林羽把手往上一探,便知道了他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直接說道:“老人家,你這屬於久年高血壓,時常伴有心慌胸悶,總是感覺體力不支,而且心虛血瘀,精神衰弱,對不對?”

一旁的女翻譯趕緊將林羽的話翻譯給了老頭兒,老頭兒陡然間睜大了眼睛,顯得極為震撼,用力的點了點頭,嘴裡不停地喊道:“yes!yes!……”

“他說什麼?”林羽除了幾聲“yes”之外,其他的話有些聽不太懂,因為這個老頭話說的太快,而且情緒太為激動。

女翻譯皺著眉頭稍一遲疑,說道:“他說如果您能治好他的話,他給您打一百分!”

“你告訴他,這種病隻需三次我就能治好他,這一次鍼灸,我就能讓他感覺到他的身體有了明顯改善!”林羽跟女翻譯說道。

其實他完全可以騙這老頭說一次性就能給他治好,好讓他給自己打一個一百分,但是林羽深知作為一個醫生要講誠信,所以對老頭如實相告。

“ok!ok!”

不過老頭倒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他這種情況的高血壓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藥,但都冇有太大的療效,如果林羽三次便能治好他,對他而言已經非常難得了。

林羽點點頭,隨後讓他伸出左手,在他手腕神門、內關、大陵三處穴位分彆紮了一針,以養心,緊接著又在其足三裡與豐隆穴各紮了一針,以通降陽明之滯。

緊接著又在其董氏奇穴中的三皇,即天、地、人皇三穴的位置各紮了一針,扶正固本,化瘀理血,同時以太沖理心氣,平肝陽,幾個穴位交替著鍼灸了十數次,這纔將針收回來,衝老頭兒笑道:“老人家,你用力呼吸呼吸,感覺如何?”

女翻譯翻譯完後,老頭趕緊大口大口的吸了兩口氣,麵色大喜,顯然十分震驚,他一直以來的胸悶淤積症狀竟然一掃而空!

而且整個人身心都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感,他起身用力的甩了甩胳膊和腿,隻感覺精力充沛,頗有種夢迴年少的感覺。

老頭兒立馬豎著大拇指衝林羽一遍遍的喊著不可思議、神醫等詞語。

林羽笑著衝他點了點頭,建議他在京城待幾天,再去回生堂治療兩次,自己就能完全將他治好。

緊接著林羽趕緊坐到了黑人小男孩身旁,開始替他診脈。

因為時間不能累計,所以林羽手一探到小男孩身上,一旁的計時員立馬重新開始計時,依舊是四十五分鐘。

林羽給小男孩把完脈後皺了皺眉頭,發現他竟然得過小兒麻痹,而且他的嘴明顯有些向右傾斜,左眼也無法閉合,顯然是上次小兒麻痹留下的後遺症。

林羽見他沉默不語,便衝他問道:“你在三四歲的時候是不是得過小兒麻痹?”

女翻譯翻譯完後黑人小男孩點了點頭,眼神中帶著一絲驚慌。

“你告訴他,讓他不用害怕,我會把他治好的!”林羽輕聲道,希望能緩和一下小男孩的緊張和不安。

女翻譯翻譯完後小男孩再次乖巧的點了點頭。

“你,不能說話?”林羽見他一直冇有開口,指了指自己的嘴。

小男孩這次冇等翻譯,便用力的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

林羽衝他報之一個溫暖的笑容,溫和道:“沒關係,馬上你就可以說話了!”

女翻譯說完後小男孩的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光亮。

林羽找出銀針,在他的頰車、上下關、四白、地倉、迎香、合穀等穴位兩側同取,施以銀針,先輕瀉右則,後重補左側穴位,同時輔以靈力,整個過程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

林羽這纔將銀針取回來,隻見此時的小男孩嘴已經恢複了正常,而且左眼也已經能夠閉合了。

因為小男孩這屬於金燥水虧,邪熱灼傷血脈,風木內動,上絡脈而致病,通過針刺這幾個穴位,可以很好地曲風活絡,所以隻鍼灸了一次,小男孩臉上的痿症便有了明顯的改善。

不過小男孩此時還不知道自己的變化,仍舊雙眼怔怔的望著林羽。

林羽衝他淡然一笑,接著問一旁的工作人員要了個鏡子,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自己臉上的變化後,頓時麵色一喜,滿臉童稚,顯然十分興奮。

“你可以開口說話試試!”林羽衝他笑道。

小男孩聽完翻譯後,張著嘴啊了一聲,見自己喊出聲音後,他興奮的啊啊的叫了叫,用模糊的發音說著“山克右”。

可能因為他長時間冇說話的原因,所以他的發音很不標準。

隨後他突然跳下椅子,走到坐著的林羽身邊,踮起腳,輕輕地在林羽臉上吻了一下。

林羽的內心猛然間被什麼東西猛地擊中了一般,頓時感覺無比的柔軟。

他知道,他這看似簡單的幾針下去,改變的,或許是小男孩一生的命運。

對於他而言,這纔是身為一個醫生最珍貴的東西!

“不客氣!”林羽輕輕的撫摸了撫摸小男孩的臉,接著開了個藥方,寫明白劑量,讓翻譯人員翻譯著抄了一遍,遞給工作人員,囑咐工作人員一定要把這藥方交到孩子的家長手裡。

隨後林羽走到金髮女郎跟前坐下,工作人員趕緊重新開始計時。

金髮女郎仍舊戴著口罩,深邃的眼睛望了林羽一眼,冇有說話。

林羽也冇多問,直接伸手在她白皙的手腕上試了試,眉頭突然一蹙,冷聲道:“你冇有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