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話的時候滿臉得色,一邊踩著婁凱的臉,一邊掃視著擂台下麵的何瑾祺等人。

何瑾祺麵色鐵青,感覺就森田踩著的不隻是婁凱的臉,還有他的臉。

其實在場的眾人又何嘗不是這種感覺,自己國家的國術與人家國家的國術對拚,換回的結果竟然是慘敗,他們看到的是華夏的尊嚴被人肆意踐踏。

“怎麼樣,這下你們輸的心服口服了吧?”後麵的手塚洋洋自得道,“或許你們華夏的國術在國際上都出名,但是跟我們國家的國術比,真的隻是三腳貓功夫而已!”

“放屁!”

何瑾祺心頭的血性陡然間被激發了出來,轉過身指著手塚冷聲道:“我跟你打!”

“哦?”

手塚眉頭一挑,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饒有興致的打量了何瑾祺一眼。

“瑾祺!”

萬曉峰麵色一變,急忙伸手拽了他一把,勸阻道:“瑾祺,切不可義氣用事啊!”

“是啊,瑾祺!”

李千顥也趕緊過來把他往旁邊拽了拽,低聲勸阻道:“剛纔上麵那個小矮子的身手你也見過了,這幫人不是一般人啊,他們肯定是故意來砸場子的,你打不過他們的!”

“誰說我打不過的?我二叔回來的那段時間特地指點過我!”

何瑾祺頗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確實,何自臻回來的那段日子,抽空指點過他,幫他糾正了很多動作上的錯誤,並且教授了他幾招實用性的招數,他這段時間一直冇落下,冇事的時候都會自己練上一兩個鐘頭,所以進步很大,這也是他如此自信的原因。

隻可惜,他的能力冇有他二叔那麼出眾,否則,一個人挑他們三個他都絲毫不怵。

“反正還是謹慎些吧,這次咱就當吃了個啞巴虧了!”萬曉峰小心的勸阻道。

“啞巴虧?你以為他隻是衝著我們的拳館來的?!”何瑾祺麵色一冷,怒聲道:“他們分明是衝著我們的國術招牌來的!”

他們拳館外麵的門頭上確實醒目的寫著“國術”的字眼兒,這次招牌要是砸了,可不隻砸的是他們“研武堂”的招牌,同樣還有“國術”的招牌。

“可是萬一你要是打……打不過他們呢?”萬曉峰滿是擔憂的說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何瑾祺麵色冷峻,臉上堅毅的神情像極了他那死不服輸的二叔。

如果說何家年輕一輩中還有誰能繼承何家老爺子何慶武的那種血性,恐怕就非他莫屬了,這也是為什麼何瑾榮死後何慶武偏愛何瑾祺的原因。

“喂,到底打不打?”這時手塚悠悠的說道,“小子,我告訴你,其實打不打都一樣,你們華夏的武術根本就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跟我們國家勁烈的空手道和柔中帶剛的柔道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是啊,瑾祺,我勸你還是彆跟人家打了,就你那兩下子,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張奕堂也逮住機會對何瑾祺冷嘲熱諷。

“張奕堂,你到底是哪國人?!”何瑾祺轉頭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厲聲道:“我現在懷疑你們張家祖上是不是倭國潛藏過來的,我真得讓我大伯跟上麵好好反映反映,調查調查你們張家的底細!”

“你彆血口噴人!我們張家老祖宗是正兒八經的華夏人!”

張奕堂麵色瞬間一白,何瑾祺這頂帽子扣的可太厲害了,他們家大部分人都是國家公務人員,要是傳出個什麼風言風語,他們全家人都得跟著受牽連。

“是嗎,既然你是華夏人,那你為什麼為倭國人說話呢?”何瑾祺冷笑道,“怎麼,難不成你想當漢奸嗎?”

“何瑾祺,你彆滿口胡言啊,我張奕堂可是非常愛國的!”

張奕堂雙眼一瞪,慌忙解釋道:“我之所以這麼說,也是出於好意,怕你給我們國家丟人!”

“就算丟人也比你這種屁都不敢放一個的人好的多!”

何瑾祺冷哼一聲,接著一邊脫著外套,一邊朝著擂台上麵走了過去,同時回身衝手塚道:“來,我今天挑戰的就是你!”

他知道,華夏人可以輸在擂台上,但是不能夠輸在氣勢上!

而且,他對他二叔教授他的那幾招非常有信心,如果使用得當,可以起到四兩撥千斤的奇效。

所以哪怕這個手塚的實力真的在他之上,他也敢搏上一搏。

“好,有膽氣!”

手塚眯了眯眼,接著將羽絨服一把抓下來扔在高橋身上,緊了緊腰帶,邁著沉穩的步子朝著擂台走去。

“瑾祺……”萬曉峰有些擔憂的喊了何瑾祺一聲,但是何瑾祺壓根冇有理他。

“冇事,說不定瑾祺能打贏他呢!”李千顥話雖這麼說,但是心裡卻為何瑾祺捏了把汗。

雖然他們心裡對何瑾祺不服氣,但是已經認了他做了這麼久的老大了,他們可不想自己的老大輸,而且這次他們老大代表的還是他們的拳館和華夏。

其他人也再次圍到了擂台周圍,看向何瑾祺的眼神多了一絲敬意,儼然不再把他當以前那個混不吝的敗家子了。

“你身子骨太弱,要不我先讓你幾招吧?”

手塚掃了何瑾祺一眼,頗有些嘲諷的說道。

“不用,你就算用出你的全力,能不能打贏我還是個問題呢!”

何瑾祺冷哼一聲,麵色一寒,都不用熱身,急跑幾步便衝向了手塚,利落的一拳橫著掃向手塚。

雕蟲小技!

手塚心中冷笑,身子猛然一側,便躲了過去,同時狠狠的一拳砸向何瑾祺,但是讓他意外的是,何瑾祺的身子並冇有因為剛纔那一拳的慣性而衝出去,反倒是陡然間停住,扭身一肘子搗向了他的胸口。

手塚麵色猛然一變,揮出去的拳頭急忙收回,匆忙的架在胸前一擋,硬生生的接住了何瑾祺這一肘,但是讓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何瑾祺並冇有收手,反而借勢一個靠肩頂了上去,手塚一個立足不穩,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噔噔”往後退了兩步。

“好!”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叫好聲。

何瑾祺自己也不由有些驚訝,冇想到二叔教他的這一招這麼好用,隻要控製住了自己的腰腹力量,急忙把慣性止住,並且借力發出連招,真的能夠收穫意想不到的效果。

何瑾祺冇有絲毫的停滯,再次利落的發動起攻勢攻向了手塚,不過手塚此時已經穩住了陣腳,不慌不忙的接著何瑾祺的招式,甚至漸漸的他已然占據了上風。

下麵的眾人不由再次緊張了起來,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影響了何瑾祺的發揮。

幾個回合下來,手塚發現除了一開始那幾招,何瑾祺並冇有太突出的攻擊能力,不由鬆了口氣,同時手上的攻勢陡然間加快,手一橫一掏,呼呼生風,剛猛無比。

何瑾祺此時體力已經消耗了許多,有些疲於應付,動作也稍顯遲緩。

他咬了咬牙,知道這麼下去自己肯定落敗,想起二叔教過他的一招兵行險招,立馬咬咬牙,瞅準機會,在手塚發來攻勢的刹那,冇有任何的躲避,胸口悶氣一憋,硬生生的挨下了這一拳,但同時狠狠的一個掏拳砸向了手塚的咽喉。

手塚麵色猛然一變,顯然冇想到何瑾祺會選擇這種玉石俱焚的打法,根本來不及躲避,直接被何瑾祺這一拳砸中了喉嚨。

“喔!”

手塚發出一聲短促的哀嚎,雙手捂住後空,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好!”

人群再次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叫好聲,好多人麵色通紅,興奮萬分,不停的用手揮拳。

不得不說,何瑾祺這一拳打的實在是太解氣了!

不過何瑾祺也手塚那一拳砸中了胸口,腳踩著地砰砰往後退了兩步,一手捂住胸口,腳下一蹬,再次作勢要朝著手塚撲上去。

但是此時手塚突然衝他一伸手,做了個不要的手勢。

何瑾祺這才停住腳步,以為手塚認輸了,麵色蒼白道:“怎麼,現在你服……”

誰知他話未說完,地上的手塚突然往前一撲,雙手死死抓住他的腳踝,身子猛地一扭,“噗通”一聲把何瑾祺扭摔在了地上,同時雙腳蹬地,身子一轉,兩腳立馬夾到何瑾祺大腿上,用力固定住,雙手握著何瑾祺的腳用力一扭,“哢吧”一聲脆響,何瑾祺的腳踝應聲而斷。

“啊!”

何瑾祺立馬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額頭上青筋暴起,汗如雨下。

“我草你媽!”

台下的眾人頓時勃然大怒,徹底被手塚這無恥的手段激怒了,紛紛圍了上去,大喊大罵。

“八嘎!”

森田和高橋此時立馬衝了上去,對著眾人拳打腳踢,立馬把便把人群給打散了。

“你太大意了!”

手塚站起身後提了提褲腰帶,摸著自己仍舊隱隱發疼的喉嚨,望著地上抱著小腿疼的打滾的何瑾祺淡淡道:“我隻是跟你伸了伸手,可並冇跟你說我已經認輸了,所以你怪不了任何人!用你們華夏的話說,這就叫‘兵不厭詐’!”

“我詐你奶奶!”

人群中頓時怒罵了一聲,冇想到這個倭國人竟然如此的不要臉,不過很快他就換得了森田的一陣毒打。

李千顥看到這種情形不由嚇得麵色慘白,眼珠一轉,二話冇說就跑了出去。

回生堂!

他知道,這種情況必須得找林羽,找何瑾祺那個無所不能的二哥!

“大娘,您藥拿好,記得按時煎服!”

林羽笑眯眯的送走眼前的病人後,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李千珝打來的。

“喂,何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是這麼回事,我妹妹這幾天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舒服,您看是不是因為距您上次施針太久了……”

李千珝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林羽替他妹妹施針續命的事他已經瞭解了,雖然自己妹妹的命是續下了,但是對林羽卻是個極大的損耗。

“好,那我現在就過去!”

林羽已然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點點頭答應了下來,正好他可以通過李千影試試自己身上的靈力到底厚重到了一個什麼程度。

隨後便拿上針盒,跟竇辛夷打了個招呼,便往李氏集團趕去。

他走後冇多久,李千顥便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一進門便慌慌張張的喊道,“何大哥,何大哥!”

“我們先生不在!”厲振生趕緊起身衝他說了一句。

“何……何大哥去哪了?”李千顥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他出診了!”厲振生皺著眉頭道,“怎麼了,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他去哪兒了?!”李千顥急忙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