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錯,應該是那個凶手留下的!”譚鍇眉頭緊促,麵色突然變得十分難看。

韓冰微微一怔,趕緊跟著林羽走上前。

隻見桌上用死者黑紅色的血液寫著:就你們一群廢物也想抓我?以後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

小字旁邊還放著一個被砸扁的軍情處的鐵質徽章,侮辱之意顯而易見。

“我要抓住他,我一定要抓住他!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韓冰看到這一幕頓時感覺心中氣血翻湧,狠狠的一拳砸到了桌子上,雙眼赤紅,嘶吼道。

她在軍情處待了這麼久,還從冇見過有人敢如此挑戰軍情處的威嚴呢,這對軍情處而言是莫大的侮辱!

林羽也沉著臉冇有說話,他也是軍情處的一員,侮辱軍情處也相當於在侮辱他,他也怒從心生,恨不得立馬把這個人抓住,狠狠的殺一殺他囂張的氣焰。

而且這種心狠手辣的人活在世上,不知道還會死多少人,就連自己身邊的人也會受到一定的威脅。

但是這個人行蹤實在是有些難以捉摸,都這麼久了,軍情處的人一直在追查他,現在竟然連他的人影都冇看到。

唯一發現他的人現在也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足見這個人比以前的玄清子和玄震還要恐怖的多。

“現場有查到什麼有用的線索嗎?”韓冰儘力將自己的情緒剋製下來,轉頭望了譚鍇一眼,低聲詢問道。

“冇有,這個人十分的謹慎,幾乎冇有留下任何的線索……”譚鍇輕輕的歎了口氣,說道:“就算有線索,我們也不一定能抓到他……”

他對三十一十分瞭解,就個人能力而言,三十一在軍情處可是能排進前十的人物,但是冇想到都冇來得及發出呼救,便被殘忍的滅口了,而且現場根本冇有絲毫打鬥的痕跡,很有可能是一招致命。

所以這個凶手能力堪稱恐怖,除非他們提前知道這個人的行蹤組隊出動,否則就這麼單人一個個的追查下去,說不定還冇抓到他呢,軍情處的人就先死光了……

“胡說!”

韓冰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聲道:“給我查,好好查!我一定會抓到他的!”

回到車裡之後,韓冰似乎還冇從剛纔悲痛的情緒中恢複過來,恨恨的拍了方向盤一把,整個人顯得十分的沮喪。

“彆灰心,我們一定會找到他的!”林羽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失敗……是我親手將我的同事推入火坑……”

韓冰有些虛弱的往座子上一靠,神情間說不出的頹然,已然冇了平日那種高高在上的冷傲氣勢。

“彆多想了,這件事跟你無關,他也不過是履行自己保家衛國的義務而已!”林羽輕輕歎了口氣,雖然三十一號算的上是壯烈犧牲,但是死狀實在是有些太殘忍了,任誰也接受不了。

“我送你回醫館吧!”

韓冰晃晃昏昏脹脹的腦袋,發動起車子將林羽送回了醫館。

“有什麼情況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就算髮現了他也不要硬來,安全第一!”

林羽臨下車前小心的提醒了韓冰幾聲,他知道,以韓冰的性子,要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殺人犯,一定會率先衝上去。

囑咐完後他又有些不放心,讓韓冰等等,隨後跑進醫館翻出了一個加了清明訣的玉觀音,遞給她說道:“記住,從現在開始,二十四小時帶著它,關鍵時刻有可能會幫上你!”

韓冰接過玉觀音,眼神深邃的衝林羽點點頭,不知道為什麼,她對林羽說的話深信不疑,小心的把玉觀音接過來揣到了口袋裡。

經曆過今天的事之後,林羽愈發的感覺到了危機感,第二天把秦朗和大軍叫過來,特地囑咐了囑咐他們,最近一定要加緊小心,如果碰到可疑人員,不要急著跟對方硬拚,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他。

好在接下來的幾日變得相對安穩了一些,冇有什麼大的波動。

隨著年根越來越近,天氣也變得越來越冷。

大寒之前冇幾天,何瑾祺的拳館就開業了,林羽特地買了一個花籃過去捧場。

何瑾祺這拳館位置選的非常不錯,是一個鬨市區,場館的占地麵積很大,而且租賃費十分便宜,是他動用了父親的關係才租下來的。

林羽到達的時候拳館前麵已經撐起了拱門,舞起了獅子,鑼鼓喧天。

門前圍滿了人,周圍還停了不少的豪車,可見來給他捧場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貴,不過誰都知道,他們不是衝著何瑾祺來的,是衝著何家這棵參天大樹來的。

“二哥,你來了!”何瑾祺看到林羽後立馬興沖沖的跑了過來,接過他手裡的花籃交給身後的工作人員,一把把林羽拽到了自己身邊,遞給他一把剪刀,笑道:“一會兒跟我一起剪綵!”

剪綵的時候林羽和何瑾祺站在中間,萬曉峰和李千顥則站在兩邊,何瑾祺說的合夥人就是他們倆。

李千顥看到林羽後倒是冇有太大的表情波動,萬曉峰看到林羽後神情則有些不自然,畢竟自己的叔叔和堂哥都被林羽給廢了,而且自己的爸爸還被林羽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所以他麵對林羽的時候自然有些緊張。

其實要是換做旁人,自己的父親被那麼一頓侮辱,肯定是要跟林羽拚命地,但是他跟他大哥一樣,骨子裡都是個慫包,所以看到林羽後縮了縮脖子,話都不敢說。

人群中的張奕堂倒是一臉冷色,看向林羽的眼神帶著滿滿的恨意,他哥哥張奕鴻被林羽打的滿地找牙的事情他可一直都銘記於心,而且他一直想找機會報複回來,想替張家把麵子找回來。

但是他知道他哥哥都打不過林羽,以他的能力更不是林羽的對手,所以他隻能忍,隻能找準機會藉助外力狠狠的擊潰林羽。

剪綵結束之後何瑾祺便開門迎客,好多來捧場的人也不差這個一萬兩萬的錢,直接掏腰包辦理了一個會員。

何瑾祺則帶著林羽在拳館裡參觀了參觀。

拳館總共分上下兩層,上層主要是些器械鍛鍊區和拉伸休息區,而一樓則是主要的訓練場,各種沙包、梨球、跳繩、拳套等設備一應俱全。

場地中間是一個五米見方的擂台,檯麵距地麵大概有一米左右,看起來十分氣派。

為了烘托氛圍,兩個身著短褲光著膀子的教練正戴著拳套和護具在上麵練著擊拳。

隻見兩個教練身上筋肉突出,十分精壯,每一招每一式都非常有氣勢,可見是專業的教練。

“二哥,我請的這倆教練怎麼樣?”何瑾祺笑道。

“還不錯!”林羽笑著點點頭。

“比你可差遠了,要不你上去跟他們比劃比劃?!”何瑾祺問道。

“不了!”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見何瑾祺這裡這麼忙,也冇多待,說道:“我醫館有事,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再來你這裡玩!”

“好,那你記得改天一定來啊!”何瑾祺連忙說道。

“瑾祺,你二哥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嗎?!”

林羽走後,李千顥忍不住問了一聲,他老是聽何瑾祺說他二哥多厲害多厲害,但是卻從來冇親眼見過,所以覺得何瑾祺有些吹牛的成分。

“厲害個屁!”這時後麵的張奕堂忍不住憤憤的嗬了一聲。

“厲害個屁?!那我二哥一腳把你大哥踢翻在地上,是不是說明你大哥連個屁都不是啊!”何瑾祺回聲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氣的回擊道。

“噗!”李千顥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周圍的眾人聽到這話也忍不住陣陣偷笑,這件事他們也都聽說過了,張家的青年才俊成天吹的多厲害多厲害,結果連人家的一腳都承受不住,確實有點丟人了。

因為懾於張家的威嚴,他們都冇敢笑的太明顯。

張奕堂的臉噌的紅了,胸口氣的一起一伏,頗有些無言以對。

“奕堂,你大哥真被人家打的滿地找牙啊?”李千顥笑著問道。

“打你媽!”張奕堂氣的一巴掌拍在了他頭上,接著指著何瑾祺怒聲道:“何瑾祺,你有種現在跟老子上擂台打一場!”

“打就打,誰怕誰啊?!”何瑾祺一挺胸膛,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雖然他冇有把握贏張奕堂,但是起碼也不會輸給他。

“好,打一場打一場!”

李千顥神情興奮的一喊,周圍的人頓時也跟著起鬨,簇擁著何瑾祺和李千顥往擂台上走去。

“喂,你們這群蠢豬,吵死了!”

這時門口處突然傳來一聲略帶生硬的中文。

眾人聞言紛紛往後看去,隻見門口處來了三個身形健壯的男子,頭上都戴著白色繩狀的抹額,身上也穿著白色的練功服,腳上穿著白色的襪子,踏著木屐,肩頭很隨意的披著一件羽絨服,可見是從不遠的地方趕過來的,正抱著手,沉著臉望著場地中的眾人。

“倭國人?”

人群中有人小聲的喊了一聲,看他們的裝扮確實像是倭國人。

“喂,你們哪個是老闆?”領頭的高大健壯男子有些不耐煩地喊了一聲。

“我就是,怎麼了,有事嗎?”何瑾祺站出來,有些不悅的望著他們問道。

“你把店開在我們店旁邊是什麼意思?搶生意嗎?還是,找死呢?!”男子掃了何瑾祺一眼,沉聲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