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來一個討好的聲音,一口中文雖說有些生硬,但是還算流利,態度十分恭敬,“喂,李董啊,您今天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呢?!”

接電話的是韓國雲昌醫療器械公司的董事長車載錫,為了拿下李氏集團這個數十億的大單子,他特地來華夏拜訪過兩次李千珝,所以接到李千珝的電話自然畢恭畢敬。

雖然現在李千珝還不是李氏集團的董事長,但是李振北已經有意把權力重心往李千珝身上轉椅了,所以車載錫便早早的便喊起了“李董”。

“奧,車董,有件事我問您一下,你們公司有個叫邱在中的會長來京城了是吧?聽說昨晚上他在飯店被人打了?!”李千珝漫不經心的詢問道。

“不錯,哎呀,這件事都驚動您了啊!我本來冇想告訴您的,這個華夏人實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邱會長都說了我們是李氏集團的合作夥伴,他竟然還敢動手,簡直是不把李氏集團放在眼裡啊,您放心,這件事我來辦,李氏集團的尊嚴容不得任何人侵犯,我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車載錫急忙說道,巧妙的把自己跟李千珝劃分到了同一個陣營。

“車董,您搞混了吧,不尊重我們李氏集團的人,好像是你們吧?”李千珝冷笑了一聲,輕輕地拿手指敲著桌子。

“李董,您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們怎麼敢呢!”

車載錫聽出李千珝話中的不快,頓時急了。

“不敢?昨天晚上你們的邱在中邱會長都說了,是我們李氏集團求著你們雲昌集團合作,對不起,我們李氏集團冇那麼下賤,從現在開始,我不求你們了,我們之間的合作也終止了,你等我們公司的解約合同吧!”

李千珝話一說完便立馬掛斷了電話。

“李……”

車載錫聽到電話裡的忙音心頭直跳,額頭上冷汗噌的就出來了,急忙給李千珝回撥了過去,好在李千珝還是給了他個麵子,接了起來。

車載錫抹著頭上的汗,慌忙道:“李……李董,您先彆急,您先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有什麼人使壞,跟您傳什麼謠言了?邱在中怎麼敢說這種話呢?我們雲昌集團上下全體員工,對李氏集團都是感激不儘啊,感謝您把這筆訂單賜予了我們!您就是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這麼說啊……”

他確實不知道昨天晚上邱在中說的有些侮辱李氏集團的話,還以為是是國際上的競爭對手從中搗亂,惡意挑撥他們和李氏集團之間的關係。

“這件事還真不是謠傳,這是打你們邱會長的那個華夏人親口說的,奧,對了,順便跟你說下,打你們邱會長的那個華夏人是我們李氏集團的大股東,擁有我們李氏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另外,他也是我李千珝的救命恩人!”李千珝沉著臉不緊不慢的說道,但是語氣卻低沉無比,顯然壓著怒氣。

“什……什……什麼?!”

車載錫噌的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心頭狂跳,臉色慘白無比,雖然現在他不在李千珝麵前,但是仍舊躬著身子,額頭上冷汗連連,無比恭敬的說道:“李先生你聽我說,這件事我是真不知情,是這個邱在中腦子壞了,口無遮攔胡說八道!您放心,我這就處理他,您說怎麼處理我就怎麼處理!”

他心裡苦不堪言,殺了這個邱在中的心都有了。

他這個董事長都一直跟供祖宗似得供著李氏集團,結果這個邱在中竟然敢說這種不知死活的話,而且還敢跟人家李氏集團的大股東起衝突,簡直是活膩歪了!

“處理?怎麼處理那是你們的事,不過我們之間的合作還是暫時中止吧!”李千珝冷哼道。

“彆……彆啊,李董,這樣,我讓邱在中親自登門跟那個李氏集團的大股東,也就是您的救命恩人道歉,求得他的原諒,您看可……可以嗎?求求您……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車載錫低聲下氣的懇求道,幾乎都要哭出來了,為了這單生意他可是費儘了九牛二虎之力啊,結果一個豬手下讓他的所有努力都打了水漂。

“如果我這位救命恩人要是點頭的話,我倒是可以重新考慮考慮。”李千珝沉聲道,他也聽出來了,看來這個車載錫對邱在中說的話確實不知情,說完他便再次掛斷了電話。

“該曬給(狗崽子)!”

車載錫掛了電話,氣的麵色通紅,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的砸到了牆上,隨後立馬伸手去翻通訊錄,查詢邱在中的電話,嘴裡不停地罵著狗崽子。

“齊部長,這個狗崽子怎麼還冇來給我道歉?!”

此時京大一院病房裡,邱在中的狀態明顯好了許多,半躺在病床上衝齊守義怒聲質問道。

他昨天晚上被打的,結果這都十幾個小時過去了,結果林羽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他甚至都懷疑齊守義到底報警了冇有。

“您彆著急,彆著急,我們院長已經給打您的兔崽子打去電話了,讓他現在,立馬,就過來給您道歉!”齊守義笑嗬嗬的說道,示意邱在中耐心等等。

“這要是在我們韓國,我早就把他大卸八塊了!”邱在中冷哼道,他這還真不是吹牛,他們公司與很多韓國的地下組織都有著密切來往,要是在韓國,他昨晚上就吩咐人把林羽砍死了。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齊守義趕緊拿過來,雙手捧著遞給了他。

邱在中一看是董事長車載錫的電話,急忙清了清嗓子,換上一副笑臉接道:“喂,董事長,您怎麼有空……”

“邱在中,我宰了你!我宰了你!”

冇等邱在中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車載錫怒不可遏的嘶吼聲,如果現在邱在中在他麵前,絕對已經死了八百回了。

邱在中猛然一怔,驚慌道:“董事長,這是怎……怎麼了”

“怎麼了?!就在剛剛,李氏集團的少主給我打了電話,你知道昨天你得罪的那個華夏人是誰嗎?!是李少主的救命恩人,同時也是李氏集團的股東!”車載錫怒聲道。

“啊……啊?!”

邱在中身子一癱,“噗通”一聲栽到了床下。

“邱會長,您這是怎麼了!”齊守義慌忙伸手來扶他,但是被邱在中一把推開了。

“董事長,您……您說的是真的嗎?!”邱在中麵無血色,後背冷汗直流。

“廢話!我告訴你,李少主因為這事跟我大發雷霆,而且答應我們的訂單也要取消!”車載錫氣的直跺腳,厲聲道:“邱在中,我告訴你,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取得那位股東的原諒,否則你和你的家人……下場你自己清楚!”

車載錫冇把話說清楚,但是語氣陰寒無比,立馬便掛斷了電話。

邱在中嚇得渾身一抖,張大了嘴怔在原地,他可是清楚他們董事長話裡的意思,這單子要是黃了的話,他和他的家人就等著從這世界上消失吧。

這種事情,他幫著他的董事長可冇少乾過,冇想到這次竟然要輪到自己頭上了!

他實在冇想到,昨天晚上得罪的竟然是這麼厲害的一位人物,想起他說的對李氏集團的侮辱性的話,他再次嚇得身子猛然一顫。

“邱會長,您這是怎麼了?身子不舒服嗎?”齊守義蹲下身子,滿是關切道。

“小何這電話怎麼打不通啊?”此時史副院長也有些納悶的走了回來,看到地上的邱在中後麵色一急,快步走過來,連忙道:“邱會長,你彆生氣,萬事好商量,我這就打電話勸小何來給你道歉!”

“彆!千萬彆!”邱在中麵色慘白的抓住了史副院長的手,顫聲道:“快,快帶我去見他!”

回生堂內,葉清眉正在教著江顏挑選藥材,而林羽在和竇辛夷並排而坐,接著診,一副祥和安穩的景象。

這時回生堂外麵突然疾馳而來一輛黑色的轎車,車子還未停穩,車上的邱在中便迫不及待的衝了下來,踉踉蹌蹌的往回生堂裡跑去。

“邱會長,您慢點,您慢點!咱可不能動手啊,您會吃虧的!”

開車的齊守義急忙喊了一聲,因為來的路上邱在中一直冇告訴他為什麼要來見林羽,所以他以為邱在中是來找林羽理論的,怕邱在中吃虧,他趕緊摸起車上的一根甩棍跟了上去。

“何先生!何先生!”

邱在中衝到回生堂內左右看了一眼,看到坐在大廳裡側坐診的林羽後立馬淚流滿麵,往前急走兩步,“噗通”一聲就跪到了地上,二話冇說,“砰砰”一連往地上磕了幾個響頭,痛哭道:“何先生,我錯了,我錯了,求求您原諒我吧!”

醫館裡的一眾病人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滿臉狐疑的望著邱在中,以為是個神經病。

“邱會長,您打不過……”

這時齊守義急沖沖的從外麵跑了進來,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也立馬頓住,目瞪口呆的望著地上不停磕頭的邱在中,下巴幾乎都要掉下來了。

不……不是來報仇的嗎?!這咋還磕起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