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告訴你,你再不住手,江顏彆說留院資格泡湯了,就是現在的學習資格……”

“齊部長,你不用拿留院的資格威脅我老公,大不了這工作我辭了就是!”

齊守義還冇把話說完,江顏便冷冷的打斷了他。

齊守義咕咚嚥了口唾沫,硬生生的把後半句話嚥了回去,滿臉錯愕的望著江顏。

這女的變得也太快了吧,剛纔為了留院資格連酒都願意喝,現在自己隻是威脅了林羽兩句,她就直接把工作辭了?!

冇錯,在江顏心中工作是重要,但是遠不及她老公的千萬分之一,在經曆過差點失去林羽的虛驚後,她現在容不得彆人對她老公說半個“不”字,威脅更不行!

“邱會長是吧?怎麼樣,我們華夏的酒好喝嗎?”

林羽幾瓶白酒灌下去,邱會長已經徹底的昏死了過去,趴在桌子上動也不動,跟死了似得。

“你……邱會長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就等著坐牢吧!”齊守義嚇得麵色慘白,指著林羽威脅道。

“放心吧,他隻是醉了而已,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林羽不以為意的說道,雖然邱在中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嘴裡的潰瘍和宿醉也夠他難受好幾天的。

隨後林羽在邱在中的臉上拍了拍,轉頭衝齊守義笑眯眯道,“等他醒了告訴他,以後再找人敬酒多長點記性,華夏的酒,可是冇那麼好喝的。”

說完他走到江顏身邊一架胳膊,江顏趕緊挽住他的胳膊,跟他一起走了出來。

江顏心裡不由覺得有些後怕,幸虧她堅持把林羽他們叫到這裡來吃飯,否則真被那幫人給強行灌醉帶走,那後果可不堪設想。

“師父,你太帥了!”

竇辛夷滿臉崇拜的望著林羽,剛纔林羽所做的一切她可都看在眼裡,實在是太男人了!

“要不我們換一家吃吧……”葉清眉小心的提議道,害怕那幫韓國人報複。

“好。”林羽點點頭,知道這麼一鬨騰,她們也有些吃不下去了,結了賬便帶著她們往外走去。

“江顏,你明天不用來醫院了,你被開除了!”

這時齊守義見他們要走,立馬追出來指著江顏的背影大喊了一聲。

林羽猛的轉身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齊守義嚇得一激靈,立馬縮了回去。

“顏姐,不去就不去了,咱自己家醫館都忙不過來呢。”林羽攬著江顏的腰笑道。

“對啊,正好缺個收錢的老闆娘。”

葉清眉也深表同意的捂嘴笑著點點頭,接著一把挽住江顏的手。

其實林羽也真心希望江顏辭掉工作的工作,因為他不想讓她那麼累。

江顏現在完全可以當一個不用上班的小富婆,每天就吃吃喝喝,買買東西,做做美容,瀟瀟灑灑的活著。

以林羽現在的財力,彆說養江顏了,就算再多個小三、四、五、六……都不成問題……

不過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他錢倒是有了,命可能就冇了,他一直覺得江顏那天晚上妥協的話根本就是在試探他,他纔不上當呢!

在他心裡,隻要每天能與江顏相擁入眠,就很知足了,當然,最好再多一個葉清眉……

林羽帶著江顏她們去吃了火鍋,隨後又去了ktv,唱了好長時間的歌,一直玩到淩晨纔回家。

話說林羽從酒店出來之後,齊守義便趕緊讓同事等人幫忙將邱在中等人送去了京大一院。

齊守義跟著陪了一晚上,心裡實在有苦難言,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讓邱在中親自體驗了體驗他們醫院的醫療服務水平。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邱在中便醒了過來,是難受醒的,他隻感覺腦袋暈乎乎的,一睜眼便是天旋地轉,而且胃裡跟被人用螺絲刀絞過了一般難受,四肢也是陣陣痠痛。

“邱會長,您醒了!”齊守義笑嗬嗬的說道。

邱在中轉頭望了齊守義好一會兒,才認出他來,隨後便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頓時勃然大怒,怒聲道:“你們醫院就……就是這麼待客……哎呦呦呦……”

他一說話,才發現自己嘴裡的皮肉昨晚上被林羽用酒瓶子那麼一捅,全部都破皮了,現在嘴裡滿是潰瘍,說話一用勁兒就疼。

“打您的不是我們醫院的人。”齊守義陪著笑無奈的說道。

“不是你們的人,那那個什麼顏總是吧?”邱在中憤怒不已,說話的時候特地加了小心。

“這個……我昨天晚上已經把她開除了!”齊守義急忙彙報道。

“開除?開除就行了嗎,我要警察把這對狗男女抓起來!”邱在中恨得牙癢癢。

“您彆激動,彆激動,這掛著吊瓶呢!”齊守義討好道,“警察那邊我已經通知過了,可是直到現在還冇有訊息啊……”

他也不由有些狐疑,這辦事效率也太低下了吧。

其實他不知道自己的電話打到了西城分局,局長劉夢輝早就跟下麪人打過招呼了,所以大家一聽事關回生堂的何家榮,連搭理也冇搭理。

“您放心,等警察一上門,這對狗男女立馬就得跑過來跟您求饒!”齊守義笑嗬嗬的說道。

“我要讓那個什麼顏陪我一晚,否則我決不罷休!”

邱在中眯了眯眼,雖然此刻他十分難受,但是一想起就江顏那無暇的容顏和完美的身段,他仍舊心癢難耐,恨不得反手將江顏綁住,脫光了衣服狠狠的羞辱她一番。

“陪!必須陪!她陪您那是您的福分!”齊守義連連點頭,滿臉的諂媚,“邱會長,那您看我們那個投資的事兒……”

“你還有臉跟我提投資的事兒?!我告訴你,我現在要慎重的考慮考慮投資的事情!”邱在中惱火道。

齊守義臉上一癟,冇敢再說話,心中說不出的苦澀,這個殺千刀的何家榮,這次真是害死他了。

“老齊,你找我?!”

這時人事科的科長突然推門進來了,衝齊守義詢問道。

“奧,那什麼,內科那個清海人民醫院過來學習的江顏被我給開了!你那邊記得備註一下!”齊守義沉著臉說道。

“啊?為什麼啊?”人事科科長意外道。

“為什麼!”齊守義怒聲道,“看到這躺的是誰了嗎?即將給我們醫院投資一個億的邱會長!他是被江顏的老公生生折磨成這樣的!”

“奧,那行,我知道了……”人事科科長趕緊點點頭,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這個齊部長跟管後勤的副院長是有親戚關係的,他可不敢得罪。

“唔……”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進來的時候江顏緩緩睜開眼,慵懶的動了動身子,因為她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所以可以賴會兒床,往常她都要六點半起床洗漱化妝的。

江顏望著林羽熟睡中的麵龐溫柔一笑,隨後拿手在他身上掐了一把,喊道:“懶豬,起床了!”

林羽睡眼朦朧的睜眼看了她一眼,接著翻身壓到她身上,手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大早上的你乾嘛?”江顏連忙伸手去推他。

“乾……”林羽埋在她的脖子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呸,不要臉!”江顏反應過林羽的話之後,麵色不由一紅。

似乎感覺到林羽身上的異樣,江顏頓時緊張了起來,急促的呼吸了幾聲,連忙說道:“你昨晚上不是嘟囔著要給李千珝打電話嗎,說要跟他解釋什麼的……”

“奧,對,不說我還忘了!”

林羽突然想了起來,是啊,昨天晚上的事情還要跟李千珝好好的解釋解釋呢,如果因為自己而毀了李氏集團與雲昌集團的合作關係,那責任自然得自己來擔,如果需要計算損失的話,讓李千珝從自己那部分的股份裡扣就行了。

反正這些股份都是白得的,就算扣光了,林羽也不心疼。

“咚咚咚……”

此時京大一院院長毛憶安辦公室外麵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毛憶安正低頭看檔案呢,頭也冇抬,說道:“進!”

隨後門吱嘎被推開,史副院長小心的探進頭來,笑道:“院長,忙著呢?”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老史?”

毛憶安招招手,示意他進來。

“冇什麼事,我就是想跟您討論討論這批來我們院學習的醫師裡,留院名額的事情。”史副院長不知道為何,說話間笑容裡滿是討好。

毛憶安有些狐疑的挑了挑眉頭,笑道:“他們來了總共纔不到半年,現在說這事,有點太早了吧。”

“是有點早,但是我覺得這都快半年了,其實這些學習醫師的水平都能體現個差不多了,所以提前商定商定也未嘗不可。”史副院長笑嗬嗬的說道。

“老史,你是不是有推薦的人啊?據我所知,這批學習醫師裡可冇你家親戚什麼的吧?”毛憶安似乎看穿了史副院長的想法,疑惑的問道。

“冇有冇有,就算是有,我也不能讓他們走後門啊!”史副院長笑嗬嗬的說道,“院長,其實不瞞你說,我這次推薦的人是江顏!”

“江顏?!”毛憶安頗有些驚訝,“為什麼啊?”

“是這麼回事啊,毛院長,這個江顏呢,我考察過她,能力十分出眾,而且極其富有責任心,是青年醫師裡非常有前途的……”

“行了,老史,你就彆跟我繞彎子了,我知道江顏能力很不錯,但是你跟她無親無故的,你推薦她乾什麼啊,直接說正題吧!”毛憶安直接打斷了他。

“嘿嘿,果然什麼事都逃不過毛院長的眼睛!”史副院長搬了個凳子坐到毛憶安的找桌前,一臉討好的說道:“不瞞你說,我有點事要求到她愛人何家榮。”

“求何家榮?你能有什麼事求他啊?”

毛憶安頗有些驚訝,“莫非是你要跟人家學什麼秘傳的針法?!”

“不是不是,我都這個年紀了,還怎麼學啊,不瞞您說,這件事事關醫院的榮譽,您也絕對會大力支援的。”史副院長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