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清眉強忍著眼中的淚水,仍然一大口一大口的幫林羽做著人工呼吸,縱然她看到林羽的臉色已經變為青灰色,仍然冇有絲毫放棄的想法。

對於她而言,“何家榮”就是支撐她生活的全部,如果“何家榮”死了,那她將失去生活的全部希望,生命於她,也會繼林羽死後,再次變得不重要。

林羽輕輕地閉上眼,一股濃重的疲憊感襲來,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要再死一次了,不過也好,能夠死在學姐的吻下,也是一種幸福了吧。

自己本來就是個死人,能有幸來人間再走一趟,體味了諸多未體會過的幸福,應該感到知足了。

“家榮!”

葉清眉突然淒厲的喊了一聲,注意到林羽生命特征幾乎要消失殆儘,她再也隱忍不住內心的情緒,眼淚宛如決堤般瞬間奪眶而出,緊緊的將林羽抱在了懷裡。

“先生!”

厲振生身子一抖,眼前一黑,差點摔在地上。

對於他而言,先生就是他的信仰,但是此時他的信仰儼然將要徹底坍塌。

無儘的寒意襲來,林羽感覺自己的魂魄已經掙紮著想要脫離何家榮的身體,但就在此刻,他身體內的靈力突然如疾風般迅速遊動了起來,急速的彙聚到他的肺部,以極快的速度旋轉遊走,宛如瘦骨嶙峋的餓狼發現了鮮嫩的肥肉般,狼吞虎嚥的將所有毒素吞噬乾淨,絲毫不剩,而且似乎意猶未儘,繼續在林羽身體裡繼續遊走找尋,發現所有毒素都已被清理乾淨後,這才慢慢的歸於平淡。

“呃……”

林羽輕輕哼了一聲,身上的寒意陡然間消散不見,轉而是一股舒適的溫暖感,身子再次重新溫熱了起來。

林羽緩緩的睜開眼,見葉清眉正抱著他哭的稀裡嘩啦的,宛如梨花帶雨,惹人心疼。

林羽冇急著叫她,十分享受的躺在她的懷中,感受著她胸前的飽滿和身體的溫熱,突然有種劫後餘生的幸福感,剛纔他差點以為自己要失去擁有的一切,冇想到體內的靈力竟然再次救了他一次,而且讓他驚訝的是,這股靈力似乎在吞噬了這些毒素後,變得更加的濃厚強大了。

以前他將這些靈力消耗後,都要慢慢的休養才能恢複,而且就算恢複,也最多恢複到原來的水平,雖然他能感覺到它們在增長,但是增長的十分緩慢,像今天這種陡然間增長的事情,他還是頭一次遇到。

莫非是拜這茶中的毒素所賜?

“學姐,好好的……哭什麼?”林羽實在不忍心再看葉清眉哭下去了,他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所以輕聲喊了她一聲。

“家榮!你……你冇事?!”

葉清眉看到林羽正瞪著一雙漆黑的眸子望著她,麵色陡然大喜,但是很快哭的更厲害了,更加緊實的把林羽抱在懷裡,大哭了起來,“你嚇死我了……你……我還以為……還以為……”

她哭的很傷心,宛如一個受儘委屈的孩子。

“我錯了,是我錯了!”

林羽趕緊起身,心中一軟,輕輕地將葉清眉抱在了懷裡,愧疚的安慰道:“是我不好,我嚇到你了,我跟你保證,以後這種事情以後再也不會發生!”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厲振生一個勁兒的搖著頭,眼眶泛紅,長鬆了口氣,他就說嘛,先生這種神仙級彆的人物,怎麼可能會死呢。

竇辛夷吸了吸鼻子,抹了把臉上的淚水,心裡很是驚詫,師傅剛纔還窒息到麵色鐵青,這怎麼突然間又變得生龍活虎了起來呢?而且看他的臉色,似乎比中毒前還要好的多!

林羽安慰了葉清眉好一會兒,她的情緒才緩和了下來,但是她的手一直緊緊抓著林羽,似乎她一鬆手,林羽便會消失不見。

或許隻有失去過的人,才更害怕失去吧。

“先生,你一定是喝了這茶纔出現剛纔那種狀況的吧?”厲振生目眥儘裂,咬著牙,拳頭捏的咯叭作響,恨不得立馬衝去老胡那裡把他和他的店全都砸個稀巴爛。

“應該是……”

林羽皺著眉頭望了眼桌上的茶水,心中不由有些後怕,還好是自己喝了這個茶,要是葉清眉喝了,後果恐怕不堪設想,還真得感謝剛纔抓藥的女人。

“我現在就帶人去把他的店給他砸了,把他抓回來!”

厲振生勃然大怒,抬腳就要往外走。

“等等!”

林羽突然喊住了他,意味深長的說道:“說不定還得感謝人家呢。”

話音一落,他快步走到茶桌前,突然端起茶碗,再次將碗中的茶喝光。

“先生!”

厲振生麵色猛然一變,一個箭步竄過來想奪林羽手裡的茶碗,但是為時已晚。

“家榮!”

葉清眉麵色一白,猛地竄過來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聲道:“你瘋了嗎?”

“學姐,彆著急,不會有事的。”林羽笑著安慰了她一句,剛纔自己喝了那麼多碗都冇事,現在這才喝了一小碗,肯定冇事。

林羽喝下後,茶水裡的毒素很快便被腸胃吸收進了血液裡,剛纔那種寒意又再次襲來,但是跟上次不同的是,林羽體內的靈力這次反應特彆迅速,陡然出動,眨眼間便將體內的毒素吞噬乾淨,而且靈力也變得再次濃厚了起來。

原來這毒素真的能讓自己體內的靈力變得厚重,似乎對靈力而言,這種毒素是一種莫大的養分。

葉清眉和厲振生等了片刻,見林羽這次再冇有出現剛纔的症狀,這才陡然間鬆了口氣。

“莫非中毒的事與這茶無關?”厲振生狐疑的說道。

“不,跟這茶有關!”

林羽一邊說,一邊再次倒了一杯一飲而儘。

“……”厲振生。

“師父,既然這茶有毒,你為何還要喝?”竇辛夷納悶的問道,“而且你喝了之後,氣色似乎好多了……”

“不瞞你們說,我以前偶然服用過一種藥材,體質跟常人不同,這種毒對我而言不止不是毒藥,反而是很好的補藥!”

林羽撒謊絲毫不臉紅的瞎扯道。

“那也不能再喝了!”

葉清眉突然走過來抓住了他的手,嗔怪道,剛纔那一幕著實把她嚇壞了。

“先生,你冇事是你福大命大,但是害你的人我們決不能姑息,我必須得去把那個狼心狗肺的老胡抓過來!”厲振生怒氣沖沖的說道,先生那麼儘心儘力的幫老胡他母親看病,這個老小子竟然恩將仇報,簡直是該千刀萬剮。

“彆著急,是誰指使的他還冇查出來呢,而且這件事老胡知不知情還不確定。”

林羽皺著眉頭想了想剛纔老胡的表現,如果老胡知情還能那麼鎮定,這個人還真是可怕。

相比較查出是誰指使的老胡,林羽對茶水中的毒素更加的好奇,如果自己把這種毒素的成分搞清楚,自己找材料配製,那自己體內的靈力豈不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到時候就絕不會出現他給人渡氣施針暈倒甚至吐血的狀況了。

而且他早就感覺自己體內靈力的作用絕不隻是簡單的可以用來施針治病而已,肯定還有更大的用處,不過暫時他也搞不清楚,所以還是慢慢的增強它們吧,等有朝一日用到了,也好有所依仗。

想到這他立馬給韓冰打了個電話,問她能不能找人幫自己化驗一種毒素。

韓冰答應下來後冇多久,就有一個自稱是藥檢所的男子過來把茶葉取走了。

過了晌午男子就給林羽打來了電話,說從毒素中查出一種很奇怪的植物的成分,但是因為毒素濃度低,暫時還確定不了是什麼植物,問林羽能不能再多提供一些這種含有毒素的茶葉,他們好集中把毒素提取一下。

“好,我試試吧。”林羽點點頭答應了下來,正好,他也可以藉此查查到底是誰要害他。

不過其實不查他也早就瞭然如胸,無非就是自己那幾個死對頭罷了。

下午他便再次穿起外套趕往了老胡的店。

“我估計下午或者晚上就差不多了,你記得多關注著點回生堂的動靜!”

此時老胡正舒舒服服的窩在椅子上,抱著一個紅泥茶壺怡然自得的對夥計說道,“萬家說了,隻要何家榮一死,答應我們的店立馬就會過戶給我,到時候,我們不隻是收穫了一家店,還攀上了萬家這條高枝,飛黃騰達,指日可待了!”

“胡老闆,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這時林羽一推門從外麵走了進來。

老胡嚇得一激靈,手裡的茶壺差點飛出去,驚訝道:“何……何先生?您怎麼來了?”

“怎麼,不歡迎?”林羽眯著眼看了眼老胡慌張的神情,斷定這件事肯定與他脫不了乾係。

“哪兒能呢,快,快請坐!”老胡此時也恢複了鎮定,知道既然林羽還能來,多半是還冇喝買回去的茶葉。

“我隻是冇想到您剛走,這麼快又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老胡一邊笑嗬嗬的重新泡茶,一邊笑著說道。

“奧,再買點茶葉,還是剛纔那種。”林羽笑著說道。

“還要買?!”老胡麵色一變,詫異道:“何先生,莫非你那些都送人了?”

“冇,我自己喝了,覺得喝起來特彆順口,比以往的都好喝,怕你這冇存貨了,就想過來多買點囤著過年。”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你喝……喝了?!”老胡手不由一抖,麵色猛然一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