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眼圈雖然有些泛黑,但是一雙眼睛卻明亮純澈,毫無呆滯感。

眾人轉頭一望,看到這一幕,情緒宛如蹦進火星的油桶,陡然引爆!

“千珝!”

關曉珍因為情緒太過激動,聲音中帶著一股淒厲之音,猛地竄過去撲到了兒子的跟前,刹那間淚流滿麵,顫抖著手指碰都不敢碰自己兒子的臉,生怕一不小心會讓他再次昏迷過去。

李振北臉上也是老淚縱橫,彆過頭,極力隱忍著自己的情緒,臉上寫滿了這一年來的委屈和心酸,但是眼中卻陡然間光芒萬丈,重新閃爍起希望的亮光。

“媽……”

李千珝瞥眼望到關曉珍的那顆,兩顆豆大的淚水陡然間從眼中滑落。

他等這一刻又何嘗不是等的太久了。

近半個多月前,他就有了模糊意識,能清楚的聽到周圍人說話,能聽到母親對他的呼喚,但是卻始終睜不開眼,宛如困於夢魘之中,心神皆被束縛,掙脫不得。

現在,他終於醒了過來,終於能夠睜眼看看這個久彆重逢的世界了。

“哥!”

李千影脆生生的喊了一聲,雖然臉上掛著笑,但是白皙的麵龐早已劃過兩滴晶瑩剔透的淚珠。

“千影……”

李千珝看到李千影的刹那心都要化了,費儘氣力的衝李千影伸出了手,李千影趕緊伸手抓住他的手走了過來,哽咽道:“哥……我好想你啊……”

“哥這不是在這嘛。”李千珝掛著淚水的臉上強行擠出一個笑容,滿是疼愛的望著自己的妹妹。

林羽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幕,內心也不由有些動容。

曾經他也聯想過重塑肉身活過來的場景,到那時,母親和學姐一定會高興壞了吧?

可是顏姐和老丈人老丈母孃呢?他們一定又會很失落吧?

此時的他已然冇有了當初那種奢望,他覺得現在能以這個身份跟家人待在一起便是一種莫大的幸福。

李振北見自己兒子神誌清晰,記憶力和意識都冇有太明顯的欠缺,內心感歎連連,李家祖上庇佑,李家祖上庇佑啊!

他一轉頭,瞥見一旁的林羽,陡然間收攏情緒,側頭隱蔽的用衣袖擦了擦眼中的淚水,隨後衝李千珝正色道,“千珝,這位就是將你醫治醒的何家榮何醫生!何醫生是你的再生父母,還不快謝過何醫生!”

李千珝急忙轉過頭望向林羽,見到林羽如此年輕後,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詫,不過還是笑了笑,衝林羽道:“多謝何醫生救命之恩,千珝無以為報!”

說話間他便試著想要撐起身子下床給林羽施禮,但是他躺的太久,肌肉萎縮,身子根本支撐不住,林羽趕緊走過去將他按了回去,笑道:“李少爺不必如此多禮,治病救人,醫生的天職而已。”

“何醫生何止是救了你的命,還救了你妹妹的命呢!”關曉珍說著眼淚再次撲簌簌的落了下來,回身滿是感激的看了林羽一眼,接著聲情並茂的跟李千珝講了講林羽救治李千影的事情。

得知林羽為了妹妹竟然累到吐血,李千珝疲憊的臉上寫滿了感激,從小到大,他最疼愛的可就是這個妹妹了,他不由激動地衝林羽說道:“何先生,從今以後,我李千珝願為先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客氣了,我與李小姐是朋友,這是我該做的!”

林羽笑笑,轉頭衝李振北說道:“伯父,我們出去吧,讓他們好好說說話。”

“好,好,何先生請!”

李振北趕緊帶著林羽去了客廳,同時他衝剛纔一起來的助理使了個眼色,助理立馬心領神會的快步走了出去。

“伯父,雖然李大哥已經醒了過來,但是身子太弱,還需要多進補,多鍛鍊,我在給他開個方子,能讓他的體質快速恢複。”

說著林羽便拿過桌上的紙筆,低頭寫了個方子遞給李振北。

“好,謝謝,多謝何醫生!”

李振北趕緊將方子接了過來。

此時助理已經拿著一疊檔案從書房走了出來,俯身遞給了李振北。

“何先生,您看看,這是百分之十的李氏集團股份,我願意全部無條件轉讓給您!”

李振北立馬將手中的檔案遞給了林羽。

林羽微微一驚,委實冇想到李振北會這麼做,急忙推脫道:“伯父,使不得,使不得!李大哥的診費可是提前給過的呢,十個億對我而言已經很多了!”

“何先生,你就彆推脫了,我們李家欠你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李振北低下頭長歎一聲,“如果不是你,我女兒可能現在已經不在人世,千珝也無法醒過來,我這偌大一個李家,家業再大,又有何用呢?”

“李伯父,我說過了,我與李小姐是朋友,我救她,不過是出於朋友之間的情誼而已,絕無他求!”林羽麵色認真道。

“何醫生,我懇請您,還是簽了吧……”

李振北臉上閃過一絲難為情,支吾道:“其實我不隻是想謝您,我還想高攀您這根高枝!”

“高枝?!”

林羽聞言一怔,隨後不由搖頭苦笑,“李伯父,您這話從何而來啊,我不過是清海過來的一個外地毛頭小子而已,何來高枝一說?”

“何先生,人活在世,不管他權勢多高,財富多盛,都會生病,隻要生病,就需要找醫生看病,何先生年紀輕輕便懷揣一身絕世醫術,不是高枝是什麼?在我看來,偌大個京城,再也冇有比您這個枝頭還高的了!”

李振北笑著衝林羽半捧半認真道,他這一兒一女這一病一命,才讓他體會到了生命的真諦,就算他有萬貫家財,不照樣得乖乖的求到林羽頭上嗎?

林羽一時間無言以對,彆說,李振北這邏輯確實很對。

“所以我希望何先生能給我李家這個榮幸,讓我李家攀附上您!”李振北說這話的時候分外恭敬,滿臉的討好,將手中的合同再次往林羽跟前推了推。

他身旁的助理滿臉驚詫,向來都是彆人跑到門上低聲懇求他們李董,他們李董什麼時候對人這麼說過話,而且更令他無語的是,他們李總是在給這個年輕人送白花花的銀子,這個年輕人竟然還不要?是不是傻?

“不瞞您說,我也想跟您和李大哥結交,但是這股份就免了!”

林羽笑著把股份推了回去。

“何醫生,你還是簽了吧,就當我求你了,你總不能讓我這個老頭子給你下跪吧?”李振北笑嗬嗬的說道。

他是一個生意人,自然深諳“隻有永遠的利益,冇有永遠的朋友”這一說,所以他這百分之十的股份看起來是吃虧,其實是他綁緊林羽跟李家的手段。

正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隻有這樣,林羽才能儘心儘力的幫助李家。

雖然表麵上看起來他們李家吃虧,但是如果從長遠來看,李家可是賺大發了。

林羽見他都這麼說了,不由搖頭苦笑了一番,索性再無推脫,點頭答應了下來,急忙拿過筆,在股份轉讓合同上簽上字。

李振北瞪大了眼睛盯著林羽簽字的手,等他簽完,這長出一口氣,哈哈大笑了起來,起身衝林羽伸出手,緊緊的握住林羽的手,激動道:“以後李家就多仰仗何先生了。”

把自己家的股份白送出去還這麼開心的,李振北估計是京城第一人!

本來李振北執意邀請林羽留下來吃晚飯的,但是林羽推脫醫館還有事,拒絕了。

“我讓司機送您!”李振北也冇再堅持。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就行。”

“千影,快,快下來送送何先生,何先生要走了!”李振北趕緊昂頭衝樓上喊了一聲。

雖然他也想去送林羽,但是他知道,女兒更想親自送送何先生。

“哎!”

樓上的李千影聽到後急忙披上黑紫色大衣走了下來,換上一雙肩頭黑皮靴,送林羽往外走去。

此時陰沉沉的天空已經飄起了雪花。

林羽見李千影大衣下麵隻穿了一件高領毛衣和牛仔褲,衝她笑道:“就送到這裡吧,外麵濕冷,我自己往外走就行!”

“沒關係,我不冷。”李千影心頭一暖,輕輕的搖了搖頭,隻要跟林羽在一起,她的心永遠都是暖融融的。

“何先生,你醫館那邊還缺人嗎?”李千影開口詢問道,“我雖然不懂中醫,但是可以幫你打掃打掃衛生,整理整理儀器什麼的,閒在家裡太無聊了……”

她爸把她強行拉回來之後,就再冇讓她出去工作,逼著她在家裡學一些商務知識之類的東西,現在她哥醒來了,李家有了未來的支柱,她也算是徹底擺脫了束縛,所以她又有些想出去工作了,但是除了林羽身邊,她又有些哪都不想去。

“醫館暫時不需要招人了……”林羽苦笑著搖搖頭騙她道,一個大家族的千金小姐竟然要給他打掃醫館,這不是無稽之談嗎。

“那你不是還有珠寶公司嗎?或者其他公司,哪裡缺人的話,我都可以去,如果你怕我不會的話,我可以從頭學。”李千影認真的說道。

“你們家那麼多公司呢,你何必去我這呢?”林羽有些無奈的笑笑。

“我已經是你的人了,當然就應該去你那啊。”李千影輕輕踢了下落到腳麵的雪花,理所應當的回答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