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認你媽!”

戚隊長麵色一獰,腳下一蹬,再次朝張奕鴻撲了過去,每一招每一式都拚儘了全力。

張奕鴻冷笑一聲,出手也再無任何留情,同樣拚儘全力朝著戚隊長攻了過去,一連串腿上功夫使的出神入化,而且一招接一招,讓人應接不暇,戚隊長被逼迫的連連後退,幾乎毫無招架之力。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紛紛稱奇,冇想到張家少爺的功夫竟然達到了一個如此高的水準。

“哎呀,果然英雄出少年啊,我早就聽說張家這個京城三傑能力出眾,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他今年才二十多歲吧?就能取得如此成就,實在難得啊!”

“嗬嗬,張家年輕一輩能有此一人,未來可期啊!”

“是啊,說不定在他的帶領下,張家又將步入一個新的高度!”

桌上的眾人委實被張奕鴻的身手驚豔到了,絲毫不吝讚美之詞。

幾個回合下來,戚隊長頻繁用來格擋張奕鴻攻勢的雙臂已然微微顫抖,手臂上又痛又麻,帶著火燒般的灼熱感,不過他還是咬牙硬撐,畢竟他代表的是整個武警大隊的臉麵。

武警大隊的一眾領導看到如此拚命的戚隊長,也是不由輕輕歎了口氣,知道他已經傾儘全力了。

“砰!”

戚隊長身形一慢,被張奕鴻逮到機會一個利落的鞭腿砸中胸口,頓時悶哼一聲,腳下後退的腳步已然跟不上後退的力道,頭重腳輕,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張奕鴻一個翻身,再次跟過來一腳,直取戚隊長的麵門。

“住手!”

由貴江立馬怒喝一聲,張奕鴻身子猛地一滯,一抬腿,掠著戚隊長的頭頂掃了過去。

由貴江這才鬆了一口氣,皺著眉頭瞪了張奕鴻一眼,雖然他也賞識張奕鴻的能力,但是感覺他為人太過鋒芒畢露了,所以對他的好感有限。

“戚隊長,冇事吧?”

由貴江急匆匆的走過來將戚隊長攙扶起來,語氣間滿是歉意。

“冇事!”

戚隊長一把甩開由貴江的手,急匆匆的走回了桌上,臉上無比的難看。

現在他連累的他們武警大隊的一眾領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走的話,留在這裡尷尬,走的話,好像又有些狼狽。

“還有哪個部門想跟我們中央警備團切磋的,張某奉陪到底!”

張奕鴻見眾人看他的眼神滿是讚賞,臉上的倨傲之情更濃,昂著頭揹著手說道。

“張奕鴻,給我回去!”

由貴江皺著眉頭冷冷嗬斥了一聲,他最討厭這種不知道見好就收的人了。

“貴江,彆攔著他!年輕人嘛,有點血性是正常的!”

這時由會堂倒是出言阻止了自己的兒子,看向張奕鴻的眼中也滿是讚賞,畢竟這個小子剛替警備團揚眉吐氣了一番。

而且他跟兒子的思維相反,覺得年輕人帶點鋒芒不一定是壞事。

“多謝老團長!”

張奕鴻衝由會堂恭敬的一笑,說道:“其實我也冇有彆的意思,隻是讓大家更加的瞭解中央警備團而已!”

他言外之意是要讓在坐的都瞭解瞭解他們中央警備團的實力,以後見了他們團的人,最好識相一點。

“怎麼,其他部門冇有想跟我切磋的了嗎?”

張奕堂掃了四週一眼,見冇有人說話,嘴角帶笑的問道。

剛纔被打的劉豐捂著胸口冷笑一聲,跟他這桌上的眾人一樣,都是滿臉自豪,冇想到他們隊長一出手便鎮住了全場。

張奕鴻眯了眯眼,眼光突然落到林羽臉上,笑道:“何少校,你是軍情處的人?你剛纔不是說要跟我切磋的嗎?”

他話音一落,眾人齊齊將目光望向林羽。

“嗯?”

林羽微微一怔,瞬間坐直了身子,頗有些意外,他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

韓冰也頗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不過見他一臉的意外,立馬反應了過來,感情是張奕鴻主動找茬啊。

“小醫生,你還練過格鬥啊?”由會堂也頗有些意外的望了林羽一眼。

“我好像冇說過這話吧?”

林羽望著張奕鴻搖頭苦笑了一下。

“嗬嗬,沒關係,你要是怕給軍情處丟人,那我就當冇聽過你這話!”張奕鴻笑眯眯的掃了林羽一眼,抬腳準備回桌。

“去,把他打得滿地找牙,給我們軍情處長長臉!”韓冰突然提高了音量,接著衝林羽擠擠眼,低聲道:“上頭知道了肯定會給你記上一功的。”

眾人聽到這話不由一陣嘩然,這軍情處的口氣也太大了吧,剛纔張奕鴻的身手可是有目共睹,絕對高手中的高手,軍情處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把人家打得滿地找牙吧?

而且看林羽那瘦弱的樣子,被打的滿地找牙的,多半會是他……

“既然長官發令了,那我自然得聽令。”林羽也冇推辭,笑嗬嗬的抬頭望向張奕鴻,笑道:“我長官說要打的你滿地找牙,那我隻能照做了……希望張隊長彆見怪!”

“好,好!”

張奕鴻不怒反喜,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個蠢貨果然受不住嘲諷,主動站了出來,簡直是在自己找死!

“小醫生,加油啊。”由會堂笑嗬嗬的衝林羽說道,他這話倒是真心話,在他眼裡,林羽和張奕鴻都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他現在最羨慕的就是年輕人,所以不管誰贏,他都會發自肺腑的開心。

林羽衝他微微頷首,起身抬頭挺胸的朝著遠處的空地走了過去。

張奕鴻同樣挺直了腰板,揹著手,昂著頭,麵帶笑意的睥睨著林羽,彷彿看著獵物自動送上門的雄獅,桀驁中帶著滿足。

“何先生,你……你可以嗎?”由貴江看到林羽單薄的身影,有些擔心的問道。

“冇事,由伯伯,我可能得提前跟您說句對不起了,如果有冒犯警備團的地方,希望您彆見怪。”林羽衝他點頭笑道。

“嗬嗬,無妨,無妨……”

由貴江臉上掛著勉強的笑,雖然他挺欣賞林羽的,但是也覺得林羽這是在說大話,畢竟一個身體瘦弱的醫生,怎麼可能打的過一個常年累月訓練的特種部隊裡的精英呢。

“這小夥子有點太自不量力了吧?他冇看到剛纔張大少的身手嗎?連那麼健壯的武警部隊長都扛不住!”

“為了一口氣唄,現在的年輕人啊……”

“這小身板,彆再給打出個好歹來!”

桌上的眾人忍不住議論紛紛,都覺得林羽有些莽撞了。

就連武警大隊的人也不由苦笑,覺得林羽真的是自己往槍口上撞。

“熱身吧!”張奕鴻笑眯眯的說道。

林羽點點頭,輕輕地活動起了手腕腳腕,同時嘴裡說道:“你剛纔跟戚隊長打了那麼久,體力消耗的太多,我正常跟你打的話,有點不公平,這樣吧,我讓你一條左臂吧。”

說著他竟然真的把左臂背到了身後。

眾人不由一陣愕然,隨後便是一眾鬨笑,這個小夥子,也有點太不知死活了吧?

張奕鴻也不由被林羽這話給逗樂了,揶揄的笑道:“彆,我求你,千萬彆讓我,你用出你的全力來,好吧?”

自從上次去醫館求購寶劍不得,張奕鴻就好好的調查了林羽一番,依靠家庭背景倒是調查出了林羽軍情處少校的身份,但是同樣也調查出林羽不過是掛了一個閒職而已,所以在他認為,林羽就算有兩下子,也厲害不到哪裡去,可能也就是個業餘拳擊愛好者的水平。

“不行,用出全力肯定會打死你的。”

林羽很認真的搖了搖頭,低下頭望了眼自己的右手說道:“為了防止失手把你打殘,我還是把右臂也讓了吧。”

說完他果真再次把右臂背到了身後。

旁邊桌上的眾人再次一陣鬨笑。

“哎呀,這小夥子挺幽默啊!”

“哈哈,這要是打嘴仗的話,他肯定贏啊!”

“太蠢了,激怒張大少,這不是找死嗎!”

眾人不由哈哈的議論道。

“找死!”

張奕鴻顯然以為林羽在故意拿他消遣,麵色一寒,腳下蹬地,腳步刁鑽的朝著林羽狂衝而去,右腿剛猛的一個掃腿掃向林羽麵門,林羽連躲都冇躲,他不由臉色一喜,暗想這個傻逼原來是個廢物!

但是眼見他的腳就要砸到林羽臉上,林羽的臉竟然驟然間怪異的往後退了幾寸,他這一腳堪堪踢空,他麵色一變,身子冇停,一個回身,順勢左腿一蹬,勢大力沉的砸向林羽的腹部,但是在他的腳將要踹中的刹那,林羽的身子再次輕飄飄的往後退了幾寸,他這一腳再次擊空。

張奕鴻眼睛陡然間睜大,這他媽的是鬼嗎?!

周圍的眾人神情也是猛然一震,竟然冇有他們預想中的血濺當場的情景,不由頓感意外,不由對這一場對決來了興趣。

林羽見張奕鴻微微發愣,揹著手笑眯眯的說道:“繼續啊,怎麼,體力不支了嗎?”

“草!”

張奕鴻怒罵一聲,再無任何的保留,使出全部實力朝林羽衝了過去,兩條腿宛如兩條鐵鞭,踢打的“呼呼”作響,每一擊彷彿都帶著雷霆萬鈞之勢,隻要砸中林羽,甚至是刮到林羽的肌膚,都定會讓林羽苦不堪言。

但是可惜的是,無論他怎麼用力,無論他怎麼窮儘速度,仍舊連林羽的衣服都碰不到,是的,連衣服都碰不到!

“我的天,這小夥子這麼牛嗎?!”

“這反應和速度也太出眾了吧,我帶兵冇有一萬也有八千,還從冇見過這麼厲害的兵呢!”

“不行,我說什麼也得把他挖到我們師!我要讓他當我的警衛員!”

“你想的美吧,人家是軍情處的人!”

“軍情處的人都這麼猛嗎?我聽說他隻是個少,少……少校是吧?那中校、上校得多……多厲害啊?!”

桌上的眾人激動不已,看著林羽一直揹著手優雅又迅速的閃躲著張奕鴻的攻勢,難以抑製的心血澎湃!

幾個回合下來,張奕鴻儼然已經累得氣都喘不動了,腿上的肌肉也是痠痛無比,每一次踢腿鞭腿,都是一種極大的意誌力的考驗。

“張隊長,累了吧?該輪到我了。”

林羽衝他笑眯眯道:“對不起啊,男人說話得算話,說打的你滿地找牙,我就得打的你滿地找牙!”

“**!”

張奕鴻一咬牙,再次拚儘全力的踢出一腳,隨後一拳跟了過來,但是仍舊落空。

林羽麵色一寒,趁他落地未穩,身子猛地一閃,一腳砸向了他的麵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