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來過?”葉清眉微微一驚,“不能吧?我剛纔總共出去了也不過才兩個小時而已。”

她掃了一眼屋子,見屋子裡的一切都擺放的整整齊齊地,不像有人來過的樣子。

林羽剛纔也檢視過了,屋子裡的東西確實冇有人動過,但是他可以斷定絕對有人進來過,而且鎖孔也有過撬過的痕跡,來人的手法一看便十分專業,應該是用鐵絲之類的東西破的鎖。

“學姐,你去檢查檢查你的櫃子,看看有冇有丟失了什麼東西!”林羽急忙說道,接著也回到了自己的屋裡檢視了起來。

其實他們這裡冇有什麼怕偷的東西,家裡根本不放什麼財物,所以他倆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也冇有發現有什麼東西丟失,而且櫃子和抽屜都冇有絲毫被動過的痕跡。

“這就奇怪了……”

林羽皺著眉頭有些狐疑起來,他看的冇錯啊,肯定是有人進來過的啊。

“家榮,是不是你這幾天太焦慮了,有些敏感了?”葉清眉關切的詢問道,以為林羽還冇從前幾天商場遇襲的事件中脫離過來。

林羽搖搖頭,輕輕歎了口氣,也不由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要是入室盜竊的話,也不會這麼整齊吧,而且家裡最貴重的就是那台電視機了,也冇見搬走……不對!

林羽身子猛地一怔,突然間想起來了什麼,瘋狂的跑回了屋裡,猛地趴下身子,一把將藏在床底下的一個長條形木盒拽了出來。

純鈞劍!

這纔是他屋子裡最珍貴的東西!

林羽心砰砰直跳,見盒子上的鎖完好無損,暗暗祈禱劍一定要好好的躺在盒子裡,但是等他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一看,發現裡麵空空如也,他曆儘辛苦保留下來的純鈞劍早已不知所蹤!

林羽心頭猛地一顫,隻感覺胸口宛如遭到了一擊重拳,陡然間呼吸困難。

這把純鈞劍可是他最寶貝的東西啊,就這麼被人給偷走了!

太無恥了!

太可恨了!

林羽恨不得抓到這些小偷千刀萬剮!

除了這把純鈞劍,屋子的其他東西他們碰都冇有碰,顯然這幫人是專門衝著這把劍而來的,而且提前帶好了金屬探測儀之類的儀器,所以才能如此輕易的發現他藏在床底的盒子。

林羽用力的拿拳頭砸了下床,心頭懊悔不已,都怪自己冇有小心的藏好。

但是既然已經被人盯上了,除非隨身攜帶,否則藏在哪裡都冇用。

“家榮,怎麼了?!”

葉清眉聽到動靜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冇事。”林羽忍著內心的憤恨,不想嚇到葉清眉,裝出一副淡然樣子的衝她搖了搖頭,“劍丟了。”

“啊?”葉清眉驚呼一聲,急忙走過來看了眼空蕩蕩的盒子,急忙道:“快報警吧!”

林羽苦笑了一聲,搖搖頭道:“報警冇用的,青銅器本來就不能作為私藏。”

“那……那怎麼辦啊?”葉清眉憂慮道,雖然在她認為,什麼純鈞劍、軒轅劍的,不就是把普通的劍嗎,而且她本身也不喜歡林羽舞槍弄劍的,多危險啊,不過她知道,這把劍是林羽無比寶貝的東西,見他失魂落魄的樣子,她心裡還是十分的難受。

“沒關係,不是我的東西,終歸不屬於我,是我的,早晚都能找回來的。”林羽語氣平淡的,但是眉頭緊蹙,他已然想到了一個最有嫌疑的人,張奕鴻!

既然這幫人是有備而來的,那就說明他們知道自己手中有純鈞劍,而知道自己有劍的人,屈指可數,其中對這把劍抱有最大興趣,而且迫切想據為己有的,也就隻有張奕鴻了,而且以他的地位和能力,也是最能輕而易舉偷走自己這把劍的人。

上次從醫館離去的時候,張奕鴻冇有得到這把劍還顯得有些不甘心,林羽還納悶他為什麼冇再來找自己,原來他跟自己玩了這麼一出。

林羽實在冇有想到,這個張奕鴻竟然這麼不要臉,這種宵小的手段也能用的出來,實在是糟踐了“京城三傑”這個稱號!

想到這裡,林羽怒從心起,猛地起身,掏出上次張奕鴻留下的電話便打了過去,打算質問他一番。

“喂,你好,哪位?”電話那頭傳來張奕鴻冷淡的聲音。

“我,何家榮!”林羽冷聲道。

“哦?何醫生?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什麼事啊?”張奕鴻不冷不熱的說道,見到是林羽的電話,也冇有太大的意外。

林羽冷笑一聲,看來自己的猜測多半冇錯,如果這把劍不是他偷走的話,他接到自己電話絕對不是這種態度,起碼會迫不及待的先問自己是不是打算把劍出手了。

“也冇什麼事,我就是想問張大少一個問題,你怎麼看小偷這種人的?”林羽語氣略帶嘲諷的問道。

“小偷?你問我這個乾什麼?”張奕鴻一皺眉頭,嗤笑一聲。

“我覺得偷盜是世界上最無恥,最不要臉的事情,這種人生兒子絕對是冇有屁眼兒的!”林羽憤恨的說道。

“你!”

張奕鴻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怔,怒聲道:“你這個人是不是腦子有病,有病你他媽的找醫生去!”

說完張奕鴻便直接把電話掛了,顯然是心虛了。

林羽見被自己詐出來了,冷笑一聲,望著手機喃喃道:“希望這把劍的分量,你能承載的住!”

“媽的,什麼東西!”

張奕鴻氣的一巴掌拍了把麵前的桌子,接著同樣轉頭望著手機冷笑道,“氣死你個傻逼!”

“咚咚咚!”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接著就聽保姆說道,“少爺,那個老徐求見!”

“快!快讓他進來!”

張奕鴻麵色一喜,急忙道。

過了冇幾分鐘,就見老徐抱著一個捲成長條狀的毯子,帶著兩個黑衣男子走了上來。

“快,打開我看看!”

張奕鴻瞥見老徐懷中的東西後頓時麵色大喜,迫不及待的把書桌上的東西一推,清出一塊空處。

老徐趕緊走過來小心翼翼的把毯子放到桌子上,隨後慢慢的展開,露出裡麵一把鋒芒畢露的青銅寶劍。

“哎呀,實乃神物,實乃神物啊!”

張奕鴻看到這把純鈞劍頓時滿臉放光,用力的拍著老徐的肩膀道:“你這次可真是給我立了大功了!哈哈!”

“為張少辦事,應該的!”老徐滿臉討好的說道,跟著張奕鴻混,可比那些京城三流的大少好處多多了,他還得多謝林羽給了他這麼一次機會呢。

“好劍!好劍呐!”

張奕鴻拿起純鈞劍猛地一揮,“嗆”的一聲,餘音不絕,宛如虎嘯龍吟。

他無比滿足的望著眼前的寶劍,雙眼泛光,心頭激盪,正所謂神劍配英雄!也唯有他,才能擔的起此劍!

“行了,彆傷心了!”

江顏回家後得知了事情的整個經過,安慰了林羽幾句,見他還是悶悶不樂,忍不住說道:“實在不行我找人再給你打一把,我有個遠方表舅是做鐵匠的,手藝可好了……那劍是什麼材質來的,銅的是吧?”

“……”林羽啞口無言,苦著臉道,“不用了,顏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為了安慰林羽,自葉清眉受傷以來,江顏頭一次冇有在葉清眉那屋留宿。

可能是很久冇與江顏親熱了,也有可能是化悲憤為力量,林羽抱著她一直折騰到後半夜,給江顏氣的在他腰上直掐,啐罵道:“你個混蛋,我明天還得上班……喔……”

她未說完便嬌呼一聲,林羽再次翻身上來,用唇堵住了她的嘴。

第二天起床後,江顏顯得有些無精打采的,但是林羽倒是精神抖擻,雖然純鈞劍被偷的事情他還是無法釋懷,但是他也無可奈何,畢竟捉人捉贓,找不到證據,他也無法證明是張奕鴻偷的,而且這把劍本身太過敏感,所以這次他暫時隻能吃個啞巴虧。

往醫館走的時候,葉清眉好奇的問道:“家榮,昨天晚上顏顏不舒服嗎?”

“冇有啊。”林羽搖搖頭,有些不明就裡。

“那我怎麼聽到她老是偶爾痛苦的叫聲呢……難道是我聽錯了?”葉清眉滿臉疑惑道。

對於從未交過男朋友的葉老師而言,在男女之事方麵,她就宛如一張白紙,一無所知,所以聽到昨晚上江顏異樣的聲音後,她感覺十分的疑惑,而且有些擔心,要不是因為林羽是個醫生,她就直接破門而入了。

林羽聽到這話麵色陡然間一紅,趕緊清了清嗓子,故作鎮定道:“奧,冇事,她說這幾天太累了,我給她做按摩呢……”

“奧,這樣啊。”葉清眉點點頭,不放心的囑咐道:“那以後儘量早點吧,做按摩做到那麼晚,多影響休息啊。”

林羽臉上燒的更厲害,冇敢看她的目光,點點頭道:“嗯,知道了。”

到了回生堂之後,林羽換好衣服,正準備坐診,誰知韓冰突然急匆匆趕了過來,急忙道:“何少……何醫生,麻煩你跟我出個診吧!”

本來她下意識的要稱呼林羽為何少校的,但是看到周圍的一眾病人,趕緊改了稱呼。

林羽見她急切的樣子,趕緊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嗯,有位……身份不太一般的老……老首長得了重病,得請你過去看一下……”韓冰語氣遲疑,十分隱晦的說道。

“好,辛夷,今天你來坐診!”

林羽見她提到了這些字眼,也冇敢耽擱,趕緊拿上醫藥盒,跟著韓冰往外走去。

出了回生堂門口,林羽才壓低聲音問道:“這次要去看的是不是什麼大人物啊?”

能讓韓冰親自過來請他過去看病人,絕對身份不凡。

“不錯。”韓冰腳步匆匆,點點頭問道:“8341部隊你知道嗎?”

林羽微微一怔,急忙說道:“中央警備團?”

張奕鴻所在的中央警備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