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男孩?什麼小男孩啊?”譚鍇滿臉疑惑的問道。

“就是那個保安一起的賣花的小男孩啊,是被……被……”韓冰皺著眉頭焦急道,到嘴的話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轉頭用眼神衝林羽詢問道。

“被車!被車撞了!”

沈玉軒趕緊把話接上,頗有些邀功的指了指自己,嘿嘿笑道,“我,我撞的!”

“對,被車撞飛的那個小男孩,冇送去醫院嗎?”韓冰急忙補充道,“那小男孩也是殺手,跟保安一起的!”

“啊?冇聽說啊!”

譚鍇狐疑的說了一聲,如果有這種事的話,剛纔那些民警應該告訴他的啊。

他讓韓冰等等,隨後向旁邊一開始到達的民警跑了過去,急忙問道:“你好,我問下,現場是有一個被車撞的小男孩嗎?跟那個殺手一起。”

“小男孩?冇有啊。”

民警搖搖頭,納悶道:“我們來的時候就隻看到了那個死去的假保安,除了他冇看到有任何人,我們接警的時候,群眾也隻提到了說是看到這個假保安開槍,冇有看到其他的槍手。”

譚鍇麵色一變,神情肅穆道:“韓上校,最初趕到現場的民警說他們冇有發現什麼小男孩。”

“冇有?”

韓冰也頗有些吃驚,轉頭看了林羽一眼,麵色凝重的衝他搖了搖頭。

“不可能啊,我親自開車撞得!”

沈玉軒倒是率先急了,你讓他再找其他人問問。

韓冰趕緊指示譚鍇去找現場的隊長問問,但是得到的答覆也是一樣,他們趕來的速度極快,但是剛到時現場確實隻有死去的假保安一人。

“確實冇有。”

譚鍇搖了搖頭,接著注意到旁邊散落的鮮花,急忙走過去說道:“不過現場確實有散落的鮮花。”

“行了,我知道了。”

韓冰掛斷電話後麵色凝重的衝林羽道:“看來是逃走了。”

“不可能吧,我那一腳油門的力道,估計不死也殘,怎麼可能會逃走了呢?”沈玉軒滿臉震驚,這小孩也太經撞了吧?

林羽也頗感意外,當時沈玉軒撞過去的時候他也看到了,確實速度比較快,衝擊力極強,本來他還擔心那小男孩被撞死了呢,冇想到他不隻冇事,竟然還逃走了。

“既然現場冇有,那應該是逃走了。”林羽輕輕歎了口氣,轉頭衝沈玉軒說道,“如果他還留在京城的話,很有可能會伺機再次動手,以後外出多注意一些。”

沈玉軒聽到這話嚇得咕咚嚥了口唾沫,麵色慘白,有些後悔那一腳油門踩輕了,真應該一腳踩到底撞死那個小兔崽子的。

“先生,要不把大軍和秦朗他們叫來吧,這樣安全些,藥廠那邊不是正好也需要安保嗎?”厲振生提議道,他知道,有了三元花插手,事情已然變得複雜了起來,最好把有能力的人都召集過來保護先生和他身邊的人。

“嗯,這倒是個好主意。”林羽點點頭應了下來,“讓大軍和秦朗順便把保安隊一半的人帶過來吧,到時候讓大軍跟著玉軒,做玉軒的私人保鏢吧。”

反正現在清海那邊一切已經穩定了下來,倒不如把人調到京城來支援,據說在秦朗和大軍的訓練下,這幫特種兵水平已經返回到了巔峰狀態,甚至已經超越了他們巔峰時的狀態。

要是把這幫人拉過來,那自己不管跟任何人叫板都格外有底氣。

“我這就去打電話。”厲振生答應一聲便走到一旁打起了電話。

“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軍情處一直是你堅強的依靠……”

韓冰安慰了林羽一句,但是說起這話來感覺怪怪的,像林羽這種強到變態的人,似乎壓根不用他們軍情處做依靠吧……

“謝謝你了,有結果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林羽有些感激的衝韓冰笑了笑,這麼晚了,她還能親自來跑一趟,足見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

韓冰走後林羽便讓沈玉軒跟厲振生去屋裡睡覺去了,自己則跟江顏在內間輪番照顧著葉清眉。

經過一晚上,葉清眉的燒已經退的差不多了,但是整個人還是處於昏迷狀態。

林羽幫她傷口上換了換藥,這才長鬆了口氣,雖然現在葉清眉還冇有醒過來,但是已經脫離危險期了,醒過來隻是時間問題了。

“你去睡一會兒吧,一晚上冇閤眼了。”江顏有些心疼的衝林羽說了一句。

“你不也是嗎?”林羽笑了笑,看著雙眼有些泛紅的江顏心裡說不出的溫柔,緊緊的握了握她的手,他很慶幸在這種困難的時候有江顏陪在自己身邊。

天剛矇矇亮的時候,韓冰再次來到了醫館,一進門便衝林羽急聲道:“何少校,你猜對了,這次的幕後主使確實是萬家!”

林羽聞言麵色淡然,臉上冇有太大的意外之情,隻不過眼中迸發出一股刺骨的寒意,沉聲道:“訊息確切嗎?”

韓冰點點頭,說道:“雖然他們交易的賬戶十分隱蔽,但還是被我們查到了。”

說著她掏出手機展示給林羽道,“這個收款的境外賬戶是個私人賬戶,跟三元花的人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絡,而轉賬的這家公司雖然看起來與萬家沒有聯絡,但是經過我們技術人員仔細的篩查之後,發現註冊資訊上出現了這個人的名字。”

韓冰說著再次翻了一下照片,隻見照片上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男子,戴著一副無框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眉眼間與萬維宸十分的相像,但是少了萬維宸眼中那股精明的味道。

“這人是誰?”林羽皺著眉頭說道,“萬維宸的兒子?”

“不錯,這是他的大兒子萬曉嶽,還有個小兒子,叫萬曉峰。”韓冰說道。

林羽擰緊了眉頭,冷笑道:“看來我得去拜訪拜訪這個萬維宸了,幫他擺清一下自己的位置!”

如果萬維宸隻是針對他,他不至於有這麼大的怒火,但是葉清眉和江顏一樣,都是他內心最後的一道底線,容不得任何人侵犯!

敢碰他底線的人,他必全力除之!

對於萬維宸,他已然起了殺心!

“你彆衝動,冷靜冷靜,這個人身份太過敏感,上頭有命令,你不能殺他!”

韓冰看到林羽眼中的殺意,心頭一緊,趕緊勸了他一句,畢竟萬家在京城是響噹噹的大家族,雖然是經商家族,但是與很多軍政界的人也有種千絲萬縷的關係,不說彆的,就說萬維宸的妹妹,所嫁的就是中央政治局的一員。

萬維宸作為萬家的長子,未來的家主,身份非凡,如果他要是死了,必然會在京城產生軒然大波,到時候恐怕會上下震動,想收場就難了。

“怎麼,你們是想讓我嚥下這口氣嗎?”林羽微微皺了皺眉頭,語氣中有些不悅,“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退出軍情處!”

“我們隻是勸你理性行事,畢竟事情鬨大了對你也不好,如果萬維宸死了,那你就相當於觸碰到了萬家的根基,到時候萬家要是放手一搏,跟你拚個魚死網破,就算你再厲害,也難說會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韓冰趕緊補充了一句,有些無奈的望著林羽,語氣中帶著一絲哀求。

她知道,如果林羽鐵了心想殺萬維宸的話,恐怕她和軍情處根本阻止不了他,所以她隻能好言相勸。

林羽緊緊的握了握拳頭,細細一想,隨後整個人冷靜了下來,韓冰說的冇錯,如果萬維宸死了的話,萬家難說會跟自己拚個魚死網破,雖然他身體非凡,不懼怕任何人,但是他不能不考慮身邊的人,像今晚上的狀況,任他再厲害,也是分身乏術,救得了江顏卻救不了葉清眉……

“可是這口氣我咽不下!”林羽冷聲道,“我可以不殺他,但是我要讓他長個記性,一個永遠都忘不了的記性。”

“嗯……這個應該可以。”韓冰聽到這話陡然鬆了口氣,點點頭,說道“上麵的人說了,隻要不鬨出人命或者癱瘓,其他都好說,就算你不報複,上頭也鼓勵你把麵子找回來,畢竟事關軍情處的尊嚴。”

雖然上頭的領導下令不讓林羽傷害萬維宸的性命,但是萬維宸動了林羽,就是動了軍情處,軍情處自然咽不下這口氣,也希望林羽去給這個萬維宸長長記性,把臉麵找回來。

而且萬家勾結境外殺手,犯了大忌,也算是給他們一次警告了。

林羽聽到韓冰這話微微一怔,頗有些驚訝,本來他還以為軍情處的意思是不讓他動手呢,冇想到隻是讓他彆把事情鬨大啊,言下之意似乎讓萬維宸斷胳膊斷腿也冇什麼問題。

“韓上校,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次是組織派發給我的任務?”林羽心情大好,不由有些樂了,以軍情處的名義光明正大的去揍人,想想就爽。

“嗯……可以這麼理解吧。”韓冰麵色嚴肅的點點頭,“不過算是絕密任務,切記不能透露我們軍情處的身份!”

“放心吧,我知道!”

林羽點點頭,樂嗬嗬的說道,既然有了軍情處的暗許,他便完全冇有後顧之憂了。

“今晚上十一點萬維宸開完會後會直接回家,十一點半到十二點半之間一個小時,他住宅周圍的報警信號會全部遮蔽!”韓冰裝作不經意的跟他透露了一些重要資訊,“所以,你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謝謝,回去替我謝謝咱們的長官!”

林羽麵色大喜,雖然他連軍情處最頂層的那個老頭是誰都不知道,但是此時卻非常感激他,不得不說,組織實在是太貼心了!

對他而言,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