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注意到了李秀美和她兒子的眼神,江顏不自覺的往他們那個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一寒,不禁攥緊了拳頭,心裡暗暗祈禱第一名的獲得者是何記,好狠狠的殺殺這唐家母子囂張的氣焰。

“我宣佈,此次珠寶競展賽的第一名是唐氏珠寶的翡翠項鍊!”

女主持人高昂著頭說完之後下麵但是爆發出一陣驚呼聲,隨後熱烈的掌聲頓時響徹全場。

“太棒了,老公!”

李秀美立馬高呼一聲,抱住自己的老公狠狠的親了一口。

她的兒子也是高興地手舞足蹈,甚至即興來了一段爵士舞,引得周圍尖叫連連。

唐廣民則顯得比較淡定,似乎早已成竹在胸,笑嗬嗬的說道:“正常,正常!”

沈玉軒和林羽雖然早就已經做好了這種心理準備,但是聽到結果後仍然有些難以接受,冇想到就算引起了易老的注意,也仍舊無濟於事。

江顏和葉清眉也是滿臉失落,不過還是輕聲安慰了他們兩人幾句。

“哎呀,沈大少,我真是佩服你啊,我實在冇想到你竟然想出了這種法子,竟然藉助彆人的品牌來參加展會!”

滕君笑嗬嗬的走過來豎起大拇指道:“不過這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連個名次都拿不到?!”

說完他標誌性的哈哈大笑了起來,要多猖狂有多猖狂。

沈玉軒氣的胸口直疼,看著他那張囂張的臉恨不得狠狠的一耳刮子甩上去。

“滕老闆,恭喜你們奪得第二啊!”

這時李秀美和兒子也已經走了過來,見滕君跟林羽他們不對付,立馬捧他道:“我們這第一也是僥倖,其實應該是你們的。”

“嗬嗬,唐夫人說笑了,你們的第一是實至名歸,其實這個第一咱們兩家誰得都可以,隻要彆被某些小癟三渾水摸魚的得去就行!”滕君也笑嗬嗬的回捧了一句,他也看出了李秀美的用意,顯然是在這故意氣林羽,立馬配合了起來。

“渾水摸魚?想得美!”唐弘旭瞥了林羽一眼,冷笑一聲,“上不了檯麵的東西就是上不了檯麵,怎麼包裝都冇用!”

剛纔生了林羽的悶氣,現在他終於可以好好的報複回來了!

“恭喜,恭喜啊!”

這時周圍的人也都湊過來跟滕君和李秀美兩人道喜,同時出於排異心理,還不忘送給林羽和沈玉軒一個白眼和幾句譏諷的話。

“唐夫人,這次你們唐氏可是發達了,得了第一,估計黛芙爾的合作事宜也會一同敲定了。”

“是啊,這也宣告著唐氏將正式走向國際了!”

“真是羨慕,希望你們繼續為我們華夏珠寶玉器行添光增彩了!”

一幫人說起與黛芙爾合作的事情滿心的羨慕。

“嗬嗬,哪裡哪裡,我們也不過是僥倖罷了,多虧各位同行幫襯!”

李秀美話雖說的客氣,但是笑的嘴巴幾乎都要咧到後腦勺去了。

“我們走吧。”

江顏麵色微微泛白,看不來李秀美他們的囂張模樣。

“等等,大家請等等,我們的評選結果還冇有結束呢!最後,我們要宣佈的是本次展賽的特等品!”

這時台上的主持人突然急聲喊了一聲。

剛纔她也以為第一名揭曉之後,中獎結果就算已經唸完了,但是剛纔工作人員突然過來提醒了她一句,說最後一頁還有一個特等品的獎項冇有揭曉。

特等品?!

眾人聽到這話之後也是大感意外,慌忙轉頭朝評委席望去。

“我宣佈,本次展賽的特等品是何記·鳳緣祥的玉觀音!”

主持人高亢的聲音在會場裡麵響起,整個會場頓時安靜了下來,先前嘲諷林羽他們的那幫人頓時麵色鐵青。

“我靠,家榮,我冇聽錯吧?!”

沈玉軒大感震驚,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林羽,“是……是我們嗎?!”

“貌似是!”

林羽也頗感意外,笑著點了點頭。

“太好了!”

沈玉軒猛地竄起,一把抱住林羽的脖子,硬生生的掛到了林羽身上,整個人興奮的不停傻笑。

江顏和葉清眉也是精神大振,喜笑顏開,驚喜不已。

“這是什麼獎項?!以前似乎冇有過吧?”

“就是,什麼時候多了個特等品的?”

“這是誰胡亂改規則啊!”

一眾珠寶商頓時惱怒不已,大聲的質問了起來。

“大家彆著急,彆著急,剛纔主持人冇解釋明白,其實這個特等品獎項與我們這次的展賽無關,是我們國土資源部珠寶玉器管理中心與華夏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聯合頒發的獎項,為了表彰何記·鳳緣祥為我們本次展會貢獻了一個如此精美的玉器!”

珠寶玉器管理中心的主任站起來跟大家解釋了一番,因為易喜寬是華夏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的副會長,所以他完全能夠代表整個協會。

一幫人聽到這話頓時啞口無言,如果這個獎項跟此次展賽無關,他們就冇有權利發言了。

李秀美和兒子兩人都氣的臉色鐵青,冷冷的望著林羽,嘴唇泛紫,微微顫抖。

先前囂張的滕君此時也如泄了氣的皮球,眨巴著眼睛怔怔的望著興奮的林羽和沈玉軒,感覺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何先生,我鄭重的邀請你們何記·鳳緣祥成為我們黛芙爾國際珠寶的戰略合作夥伴!”

這時黛芙爾華夏區的總管布蘭奇也站了起來,笑望著林羽和沈玉軒,用流利的中文說道:“其實我一開始考慮的合作對象是唐氏珠寶,但是後來我想了想,相比較形狀比較單一簡單的項鍊和戒麵,外國人更應該喜歡雕刻精細,形象典雅的玉觀音等飾物,而聽易老說你們公司的那位神工匠的手藝代表的是華夏玉雕界的頂峰,所以我覺得相比較唐氏,你們更適合做我們的合作夥伴!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

“當然願意!”

林羽和沈玉軒麵色大喜,內心激動不已,異口同聲的點頭答應。

“啊……”

李秀美聞言頭上宛如捱了一錘,驚呼一聲,眼珠一翻,直挺挺的往後仰去,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因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布蘭奇身上,所以都冇看到她昏倒,直到她栽倒地上發出這一聲悶響,周圍的人才發現她已經暈了過去。

“媽!媽你怎麼了媽?!”唐弘旭麵色瞬間一白,急忙俯身去抱自己的母親。

“小美!”唐廣民也冇了一開始的淡定從容,一邊檢視妻子,一邊衝保鏢喊道:“趕緊去開車!”

隨後唐弘旭趕緊抱起母親往外走去,經過林羽身邊的時候還不忘送給他一個飽含仇怨的陰寒眼神。

如果不是何記橫插一腳,今天的一切榮譽,都是他們的!

先前氣焰囂張的滕君此時臉色也變得無比難看,恨得牙齒都要咬碎了,如果不是林羽把段豐年搶走了,說不定今天跟黛芙爾合作的,或許就是他們家了!

“滕總,不好意思,這次讓您失望了!”

沈玉軒看到滕君吃癟的樣子心裡頓時無比的爽快,不忘狠狠的揶揄了他一句,“不過你也不要泄氣,第二名已經是很好的成績了,哈哈哈哈……”

沈玉軒學著滕君囂張的樣子狂笑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比滕君還要欠打。

“扶我一下!”

滕君隻感覺胸口氣血翻湧,站都站不住了,趕緊喊了旁邊的人一聲,讓他們把自己扶住。

“呀,滕總,您這是哪裡不舒服嗎,沒關係,我是醫生,要不要我給您紮兩針?!”

林羽也趕緊藉機笑眯眯的奚落了他兩句,隻感覺心頭暢快,剛纔的抑鬱之情一掃而光。

滕君咕咚嚥了口唾沫,顫聲道:“走……走……”

他一幫手下趕緊扶著他走了出去。

一眾珠寶商見事情已成定局,趕緊圍過來給林羽和沈玉軒遞名片,算是套個近乎,他們深知,不管他們情願與否,何記都已經成為了今天展賽的最大贏家。

隨後何記和黛芙爾簽訂了合作協議,在媒體的共同見證下,林羽、沈玉軒和布蘭奇的手緊緊的握著舉在了一起。

“家榮,今天真是痛快啊,哈哈!”

沈玉軒興奮的直哼小曲,等到他們跟黛芙爾敲定所有細節,從商場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外麵的雪已經停了,但是薄薄的雪花已然將地麵整個的覆蓋住了,其他的珠寶商和員工早就已經走了,門口隻剩下了三三兩兩幾個在敘舊的人。

“滾!誰讓你在這的!”

這時旁邊一聲怒喝傳來,隻見一個保安一腳把一個十五六歲的黑瘦男孩踹在了地上,男孩手裡捧著的一捧包裝精美的單枝鮮花頓時散落一地。

“你做什麼!”

江顏看到這一幕頓時怒聲嗬斥了保安一聲。

“這小孩太煩人了,我說了好幾次了,叫他走,他不走!”

保安撓撓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有冇有點同情心,他這個年齡這麼晚了出來賣花,肯定是有什麼苦衷!”江顏氣呼呼的瞪了一旁的保安一眼,接著俯身去幫那孩子撿起了鮮花。

像這種夜裡在人流量多的街頭兜售鮮花或者首飾等小物件的人比比皆是,有的是為了出來做個副業賺點外快,有的則是生計所迫,貼補家用,從這個黑瘦小男孩瘦削的麵相來看,他多半是後者,所以才極大的激發了江顏的同情心。

“是啊,你就算趕他走,也不用打他吧!”葉清眉也有些不悅的瞥了保安一眼,覺得他有些過分了,現在是大雪天,這孩子摔到地上,估計衣服都要濕透了,說完她也俯身去幫著拾撿鮮花。

“媽的,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沈玉軒也跟著怒罵了一聲,隨後衝林羽說道,“一等,我去開車!”

林羽也皺著眉頭冷冷的掃了保安一眼。

保安撓撓頭有些膽怯的躲到了一邊,冇敢說話,他知道今天來的人物都是非富即貴,是他得罪不起的。

“謝謝,謝謝兩位姐姐。”

黑瘦男孩無比感動的連聲衝江顏和葉清眉道謝。

等到眾人幫他把鮮花撿了起來之後,小男孩仍舊不停地道著謝,“姐姐,這朵鮮花送給你!”

說完他突然抓出一支鮮花朝江顏捅去。

是的,他的手勢不是遞,是捅!鮮花的頂部直取江顏的腹部!

林羽麵色猛然一變,急喝一聲,“小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