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得到玉老人如此誇讚,實在太過難能可貴,所以尚胖子索性厚著臉皮答應了下來。

“不錯,不錯。”

易喜寬連連點頭,“這麼小的珠寶店竟然能有如此刀工的人,實在是令人驚喜啊!而且這塊帝王綠質地又實屬極品,與這刀工簡直是珠聯璧合!”

“易老過獎了,嗬嗬……我們不過是混口飯吃罷了。”

尚總一邊厚顏無恥的連連點頭,一邊小心翼翼的瞥了沈玉軒和林羽這個方向。

“媽的,真夠無恥的!”

沈玉軒見尚胖子這麼不要臉,頓時惱怒不已,剛要作勢揭穿他,誰知易喜寬突然注意到了玉觀音背後的標簽,納悶道:“咦,這上麵怎麼是何記·鳳緣祥呢?你們不是樂享珠寶嗎?”

易喜寬說完不確定的看了眼這玉觀音所在的展櫃,發現確實寫著“何記·鳳緣祥”的字樣,而樂享珠寶的展櫃則在旁邊。

尚總麵色微微一變,不過他早就想好了措辭,說道:“奧,是這樣的,易大師,這個何記是我們樂享珠寶旗下……”

“我們是樂享珠寶齊心共濟的戰略合作夥伴!”

這時林羽順著他的話接了下來,笑眯眯的從人群中站了出來,補充道:“不過樂享珠寶是樂享珠寶,我們何記·鳳緣祥是我們何記·鳳緣祥!兩家公司是十分獨立的!”

“何……何總,我們兩家不用分得這麼清楚吧……”尚總苦著臉說道。

“不是您一開始囑咐的讓我們分清楚點嗎?”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說道,對於他剛纔看江顏和葉清眉色眯眯的眼神林羽心中不爽,算是小小的懲罰了他一下。

尚總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裡悔的腸子都青了,他本來以為何記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所以纔不想跟他們發生牽扯,結果冇想到人家竟然拿出如此貴重的玉觀音出來。

“這位小友,你是何記的……”

易喜寬轉頭望著林羽問道。

“奧,易老您好,我是何記的老闆之一,何家榮,這位是我們何記的另一位老闆,沈玉軒!”林羽趕緊給自己和沈玉軒做了個自我介紹。

“易老,您好!”

沈玉軒急忙站出來跟易喜寬握了握手,神情間頗有些激動,宛如一個見了偶像的小孩子一般拘謹。

遠處的李秀美和兒子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一變,李秀美冷聲道:“這個小癟三也是做玉器的?!”

“小作坊而已!”

唐弘旭也是滿眼妒火,咬牙冷聲道,“也是走了狗屎運,能做出這種成色的玉觀音來,不過跟我們的翡翠項鍊比仍舊不值一提!”

一旁的滕君也是滿臉鐵青,他本以為阻止了何記的參賽資格就萬事大吉了,結果萬萬冇想到林羽和沈玉軒跟他玩了這出,竟然藉助彆人的展櫃來展示自己的東西。

“鳳緣祥我倒是聽說過,在江南一帶可是十分有名啊,不過這個何記,我倒是第一次聽說。”

易喜寬笑嗬嗬的說道,“不過從今以後,我就記住這個名字了。”

說著他舉了舉手裡的玉觀音,讚歎道:“不瞞你們說,這刀工簡直渾圓天成,就連老頭子我,也自愧不如啊!”

他此言一出,全場眾人頓時一片嘩然,能讓玉器界和玉雕界元老級彆的人物親口能說出“自愧不如”四個字,可見這玉觀音的雕琢工藝得有多精湛!

“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一人能雕刻出這種工藝的玉觀音,恐怕非內地的神工匠段豐年莫屬!”

易喜寬感慨一番,疑惑道,“不過我聽說他好像已經封刀了吧?”

“老前輩,您當真是火眼金睛啊,不瞞您說,這確實是出自段老之手!”林羽心頭一顫,冇想到易喜寬眼神竟然如此毒辣,“他雖然已經封刀,但是已經被我們何記請出山了,現在是我們何記的首席玉雕師!”

林羽說這話的時候特地暗暗加了內勁,為的就是讓在場的一眾珠寶商聽清楚。

也算是一種宣言,宣告著他們何記已經厲兵秣馬完畢,接下來就要大舉進攻京城的珠寶玉器市場了!讓他們做好暴雨將至的心理準備!

“哈哈,那就對了!”易喜寬麵色大喜,眼神灼灼的望著林羽說道:“這位神工匠我可是早有耳聞,一直想見見他,何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改天能否引薦我跟段老見見麵,交流交流?”

“當然冇問題!”

林羽一口答應了下來,要是有易喜寬過去給他們何記指點一二,估計會對將來的發展產生極大的推動作用。

易喜寬笑嗬嗬的點點頭,衝一旁的審計說道:“這件玉器也入圍了。”

沈玉軒麵色一喜,顫聲道:“多謝易大師,多謝……”

“慢著!”

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隻見滕君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冷聲道:“易大師,你不能讓他們的玉器入圍!”

“為什麼?!”

易喜寬皺了皺眉頭,不悅道:“貌似我纔是這次比賽的主評委吧?”

“您老彆誤會,我冇有冒犯您的意思,是這樣的,他們公司根本就冇有這次比賽的參賽資格,公司資訊根本冇有被登記在列!”

滕君說完麵帶陰冷的轉頭掃了眼林羽和沈玉軒,眼中滿是得意之情,“據我所知,按照大賽的規章製度,冇有取得參賽資格的公司是冇有入圍權的吧?”

“對!”

這時李秀美也急忙站出來附和了一句,衝易喜寬說道:“易老,萬事都得講個規矩吧,既然他們連參賽資格都冇有,自然不能讓他們入圍!您要是破例給他們入圍,那這規則不就如同虛設嗎?對我們這些辛辛苦苦蔘賽備戰的珠寶商而言,太不公平了!大家說對不對?!”

李秀美能夠釣到唐廣民這種富豪,靠的不僅僅是美貌,還有她的心計,她知道易老有可能破例讓何記的玉觀音入圍,所以她便直接將這條路堵死了,順便刺激了一下其他珠寶商的情緒。

“對,我們堅決反對!”

“就是,如果不按照規矩來,那這比賽還有什麼意義!”

“如果作為評委就可以這麼不尊重我們,那我們以後乾脆不要參展了!”

“要是他們入圍,我以後絕不會再參加!”

一眾珠寶商頓時激憤不已,不停的說著威脅的話。

他們都知道,從易老對何記這尊玉觀音的喜愛和讚歎程度來看,這尊玉觀音進前三的機率極大,那也就是意味著他們的作品自然而言的要下降一個名次,所以他們當然不乾了。

“你們不用說這種威脅的話,有本事現在就退出!”

國土資源部珠寶玉器首飾管理中心的主任見火力都集中了他們身上,頓時火冒三丈。

見他開口,一眾珠寶商氣勢頓時萎靡了下來,聲音也靜了下來,他們知道得罪了珠寶玉器管理中心的主任是什麼下場。

易喜寬麵色微微變了變,與幾個評委互相看了一眼,大家低聲商議了一番,也冇說到底讓不讓何記的玉觀音入圍,隻是一起返回了評委席。

“家榮,這怎麼個意思,到底讓冇讓我們入圍啊?!”

沈玉軒皺著眉頭問道,看向滕君的眼中火光直冒,恨不得衝上去宰了這老小子。

“估計夠嗆吧。”林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正所謂眾意難違,如果這次要是讓他們的作品破格入圍的話,估計大賽的公信力會大大的降低,這是主辦方和政府都不願意看到的。

“我倒是覺得有可能。”這時江顏和葉清眉走了過來,葉清眉挽著江顏的手,江顏挽住了林羽的手。

“我也覺得有可能,畢竟看樣子易老挺喜歡這尊觀音的,而且這個大賽本來的主旨就是發現好的作品,不是嗎?”

葉清眉眨巴眨巴眼睛說道。

“好了,現在入圍作品已經全部統計完畢,接下來就由八位裁判給入圍的作品進行打分,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取平均值,便是最終得分。”

女主持人拿著話筒甜美的解說道。

整個會場頓時一陣喧嚷,眾人翹首以待,迫切不已,尤其是很多有實力競爭前五的珠寶商。

如果此次得獎,他們在珠寶界的地位將進一步鞏固提高!

後麵的幾家京城主流媒體也在就已經架好了機器,等待著這激動人心的一刻。

等到分數統計完畢之後,女主持人便拿到了最終的名次,她上來直接公佈了此次大賽評出的第五名和第四名,分彆是先前的金絲種玉白菜和紅寶石項鍊。

獲獎的兩家珠寶商皆是一陣歡呼,能在數十家珠寶商裡奪得名次,著實不易。

“接下來,就是大家最期待的獲得前三名的珠寶玉器了!”

主持人俏皮的眨了眨眼,會場的眾人頓時伸直了脖子,翹首企足。

“獲得第三名的是明生珠寶的玉麒麟!”

她話音一落,明生珠寶那邊的老闆和員工頓時歡呼一片,激動的互相擁抱,喜極而泣。

沈玉軒的臉色則微微變了變,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三到五名都冇有他們,要麼說明他們的名次更高,要麼說明他們壓根就冇入圍。

“獲得第二名的是君福珠寶的上帝之眼!”

女主持人接著宣佈道。

“yeah!”

滕君聞聲用力的一揮拳,興奮不已,滿是挑釁的轉頭望了眼林羽和沈玉軒。

他身後的一眾員工也是高興地直跳腳。

“接下來,要宣佈的就是本場的頭魁了!”女主持人也不由有些激動,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

整個會場刹那間鴉雀無聲,眾人不由都屏住了呼吸,他們都知道,這頭魁之名肯定會在何記的玉觀音與唐氏的翡翠項鍊之中產生,但具體是誰,他們並不知道。

沈玉軒和林羽的臉色也不由有些凝重,耐心的等待著。

唐廣民和李秀美一家也是麵色嚴肅,李秀美看向林羽的眼神中佈滿了恨意,要不是這個臭小子橫空殺出來這麼一刀,這次頭魁就非他們家莫屬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