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說話呢?!”

江顏見自己這個所謂的表哥竟然罵林羽,忍不住出聲維護起了自己的老公。

“我就罵他了,怎麼了?土包子一個!”

白燕尾服男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滿臉的厭惡。

他對於江顏的這個窩囊廢老公早就有所耳聞,知道他先前就是個吃軟飯的主兒,這一兩年倒騰了一點小生意,改頭換麵了,但是具體的情況他不瞭解,在他認為,林羽再怎麼折騰,一兩年也折騰不出什麼來,所以說到底也不過是個小生意人而已,在他眼裡,這種人根本就上不了檯麵,更不配出席這種高階珠寶展覽會。

“江顏,我告訴你,土雞永遠是成不了鳳凰的,彆看你們現在穿的像模像樣,其實你們骨子就是個窮種!”

李秀美也幫著兒子罵了一句。

“總比某些連自己的出身都否認,連自己的根都忘了的白眼狼好的多吧,這種人有種名稱叫什麼來著,野什麼來著?”

林羽不緊不慢的認真的轉頭衝江顏問道。

“你纔是野種呢!一個連自己生身父母都冇有的東西,也配說我?!”李秀美氣的臉都歪了,她最忌諱彆人提起她的出身了。

“我是孤兒,但是爸媽如果找到我還能認我,不像你,家裡人都不認你了,你說你怎麼好意思還姓李呢?我建議你改姓野!”

林羽倒也不惱,毫不客氣的回擊了回去。

“你……”

李秀美氣的都要吐血了,臉色泛白,顫抖著手指指了林羽半天但是話都說不出來。

“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李秀美兒子挽起袖子作勢要打林羽。

“算了,弘旭,跟些土包子爭論什麼。”

李秀美一撇頭,正好看到一幫外麵從入口進來,眼前瞬間一亮,顧不上給林羽計較,急忙拽了兒子一把,急切道:“國際大牌黛芙爾華夏區總管布蘭奇小姐來了,走,快叫上你爸過去打個招呼!”

說完李秀美再冇搭理林羽和江顏,立馬拉著兒子朝著遠處的布蘭奇小姐等人走了過去。

“果真什麼人養什麼兒子!”

江顏望著他們的背影冷聲道。

“行了,顏兒,彆生氣了。”葉清眉趕緊過來挽住了她的手。

林羽順著李秀美離去的方向看了眼,隻見一個身著藍色西裝的中年男子與他們娘倆彙合後,立馬走過去,滿臉恭敬的跟那個布蘭奇小姐打了個招呼。

“顏姐,那穿藍西服的就是你三姨夫吧?”林羽好奇的問道。

“什麼三姨夫?他們也配嗎?!”江顏冷冷道,“那男的叫唐廣民,是唐氏珠寶的老闆,比我三姨……比李秀美大了整整十六歲。”

其實江顏的美貌基因主要是來源於她媽,而她媽一家相貌都十分出眾,這個三姨李秀美年輕的時候也算是個大美女,所以才釣到了唐廣民這個富豪老公。

唐氏珠寶?

林羽暗暗一驚,這個唐氏珠寶可是全國珠寶界的前三甲啊,市值近七百億,怪不得這個李秀美和兒子唐弘旭如此眼高於頂、目中無人呢。

“家榮,黛芙爾珠寶的大華夏總管來了,她今天是特邀評委呢,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

這時沈玉軒急匆匆的走了過來,跟他一起的還有樂享珠寶的尚總。

尚總之所以跟過來,是因為注意到了葉清眉和江顏,走到近前後,看到江顏和葉清眉出眾的顏值和氣質,不由心跳加速,臉色微紅,顯得有些激動。

作為一個閱儘美女的胖子,他見到江顏和葉清眉能表露出這麼激動的表情,可見江顏和葉清眉的麵容有多驚豔。

“不用了吧,我們今天隻是過來混個參展的,又不是來參賽的,冇必要。”林羽笑著搖了搖頭。

他不是生意人,對於這種阿諛討好的事他向來有些不齒。

“何總說的對,你們一個連參賽資格都冇有的小公司,就冇必要上去打招呼了吧,否則倒是自取其辱了!”

尚總揹著手挺著肚子有些傲然道,為了在江顏和葉清眉跟前凸顯自己,他特意加重了“小公司”幾個字。

他此前並冇有瞭解過何記,隻是覺得名字陌生,多半是新興的雜牌子,而且連參賽資格都冇有,肯定大不到哪裡去,所以就自然而然的將它歸類到了比自己家還小的小公司的行列。

沈玉軒聽到這話皺了皺眉頭,頗有些惱怒,不過怎麼說還得依靠這個胖子,所以隻好敢怒不敢言。

“這兩位小姐是……”

尚總頗有些貪婪的在江顏和葉清眉白皙的鎖骨和肩頭掃了一眼,迫切的問道。

“奧,這位是我妻子,這位是我乾姐姐。”林羽笑著介紹了一番,“這位樂享珠寶的尚總,這次多虧了他,我們才能進來參展。”

“尚總好。”江顏和葉清眉跟尚總打了個招呼,絲毫冇有跟他握手的意思,甚至連眼神都望向了彆處,因為她們也從這個尚總眼裡看出來了不懷好意的光芒。

“兩位美女好,兩位美女好。”尚總咕咚嚥了口唾沫,得知江顏是林羽的妻子後,臉上閃過一絲失落,眼光著重在葉清眉身上掃了掃。

“沈總,沈總,標簽拿來了,拿來了!”

這時一個何記的門店經理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揚了揚手裡印著“何記·鳳緣祥”字樣的珠寶標簽。

“我們的展櫃在那邊,掛到珠寶上去!”沈玉軒趕緊伸手衝旁邊的櫃檯指了指。

“是。”那名經理立馬跑了過去。

“沈總,你也彆嫌我事多,你們櫃檯上雖然有著何記·鳳緣祥的字樣,但是每一件玉飾上都冇有標簽,讓彆人誤以為是我們樂享珠寶的怎麼辦?到時候萬一你們的玉飾被人看到了,反響不好,再帶壞了我們樂享珠寶的口碑,那我們多吃虧,對不對?”

尚總昂著頭十分帶有優越感的瞥了沈玉軒一眼。

沈玉軒拿來的玉飾他倒是看過,他雖然是老闆,但是卻是個草包,對珠寶瞭解有限,並冇有看出沈玉軒拿來的那座觀音好在那裡,畢竟在他潛意識裡認為,這種小公司也拿不出什麼太好的東西。

為了將自己家的玉飾跟何記的玉飾明確區分開來,他特地讓沈玉軒叫人回去拿了何記的標簽。

“是,是。”沈玉軒苦笑著連連點頭,冇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要是這個尚胖子現在給他們撤櫃,那一切就前功儘棄了。

“還有,你們記住,到時候如果有人問起來,你們一定要說我們是戰略合作關係,知道吧?千萬彆讓人誤以為你們家跟我們家是一家!”尚總有些不放心的囑咐道。

“這個你放心,我們到時候一定會區分的明明白白。”林羽笑眯眯的接話道,這個胖子不想讓自己跟他們家有聯絡,自己更不想。

他還想通過這一次展賽讓何記在京城取得一些名聲呢。

很快,整個展覽廳一層人便變的多了起來,凡是買到票的人基本都到齊了。

這次展覽賽的環節首先是讓觀眾先自由參觀,然後再由評委進行參觀評選,實行打分製,綜合材料、工藝等方麵,選出最具價值的前五名。

所以幾個評委雖然早就到了,但是一直坐在一旁討論交流,其中有幾個還是洋人,那個黛芙爾華夏區的總管布蘭奇也在。

“那幾個評委你認識嗎?都什麼來頭。”林羽跟沈玉軒一起參觀的時候,好奇的瞥了眼評委席問道。

“我正要跟你說呢,這屆展賽的評委可是非同凡響,看到那個白鬍子的老頭冇,那是被稱為玉老人的易喜寬易大師,今天都八十七了,是中國玉飾界開疆拓土式的人物!以前他隻參加第一屆展賽,此後再也冇露過麵,冇想到這次主辦方能把他也請過來。”

沈玉軒說這句話的時候頗有些崇拜,畢竟對於任何一個從事玉器行業的人而言,易喜寬都是他們崇拜的偶像,相當於他們行業中的比爾蓋茨。

整個人不隻玉雕技藝精湛,而且玉器生意做得很成功,上港最大的珠寶商就是他家的,不過對於這些內地的展賽,他們家並冇有興趣參加。

“奧,原來是易大師啊。”林羽滿是敬意的點點頭,其實他對玉器界屁都不懂,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易喜寬這個人呢。

但是沈玉軒說的這麼激動人心,他自然得配合著點。

“再一個就是那個國際頂級珠寶黛芙爾的華夏區總管布蘭奇了,聽說她這一次想從華夏尋求一個戰略合作夥伴,估計非奪得頭魁的珠寶公司莫屬了。”

沈玉軒說到這裡長長的歎了口氣,惋惜不已,要知道這可是一次珍貴的與國際珠寶界接軌的機會,但是可惜的是他們冇有參賽資格,這種好事自然也就與他們無關了。

“那其他幾位呢?”林羽拍拍他的肩趕緊岔開了話題。

“奧,其他幾位除了兩家小一些的國際珠寶商,就都是領導了,有國土資源部珠寶玉石首飾管理中心的主任,也有國家珠寶玉石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的主任,本來像他們這種級彆的官員是很難請的,但是玉老人都來了,他們自然也到場了。”沈玉軒說道。

“看來這次比賽政府還是很看重的。”林羽麵色不由凝重了起來,冇想到這次比賽的分量這麼重。

“所以說我才感到可惜啊。”沈玉軒輕輕地歎了口氣,心裡說不出的失落。

“呦嗬,這不是沈總和何總嗎?”

這時林羽和沈玉軒身後突然響起一個陰冷的笑聲,兩人回頭望去,隻見一個年近六十,身著亮粉色花紋西裝的男子帶著幾個保鏢出現在了他們身後。

“滕君?”

沈玉軒看到老男人後不由緊皺起了眉頭。

這個滕君正是上次跟他競爭過段老的君福珠寶的老闆,自從上次被林羽教訓完之後,他就灰溜溜的跑了。

林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見他鮮豔的西服和錚亮的皮靴,不由笑了笑,這個老男人還是那麼風騷啊。

“據我所知,你們好像冇有參賽資格吧?”滕君悠悠的笑道。

“誰告訴你我們冇參賽資格的?!”沈玉軒冷笑一聲,嘴硬的說道。

“行了,你彆裝了,掌管報名的那個主管早就被我買通了!”滕君攤手聳了聳肩,隨後張狂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