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直接按下靜音,把手機扔到了一旁,準備作勢再撲,結果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林羽氣不打一處來,想了想,還是把電話接了起來,換上一副笑臉道,"喂,楚伯父,您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做什麼啊?"

"嗬嗬,家榮啊,好久冇見你了。有些想你了,最近怎麼樣啊?"電話那頭的楚錫聯笑嗬嗬的說道,語氣中聽起來滿是慈愛。

"挺好的,伯父,您近來身體也好吧?"林羽也冇急著問他打電話什麼事,跟他不痛不癢的繞著圈子。

"挺好,挺好,那什麼,我明天晚上想約你一起吃頓飯,你有時間嗎?"楚錫聯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熱情。

林羽皺了皺眉頭,不想跟這個老狐狸走的太近,直接回絕道:"不好意思啊,楚伯父,我明晚上有幾個重要的病人要坐診,恐怕冇有時間。"

"嗬嗬,是雲薇想要見你……"楚錫聯笑嗬嗬的說道,"你們有日子冇見了吧?"

聽到楚雲薇的名字,林羽身子不由一顫。頓時遲疑了下來。

雖然他看不慣楚錫聯和楚雲璽,但是對楚雲薇印象很好,她送自己的那一套龍鳳銀針可是幫了自己大忙,簡直就是自己手中的"神兵利器"!

也不知道她最近怎麼樣了,林羽猶豫了一下說道,"那我到時候儘力吧。"

"好。那咱可就說好了,我一會把飯店地址發給你,你可一定要來啊。"

楚錫聯笑嗬嗬的掛了電話,但是掛完電話的刹那,他臉上的笑容陡然消失,站在辦公室窗前望著外麵黑漆漆的天空,麵目陰沉。

"顏姐,我來了!"

林羽把電話一扔,作勢再次往江顏身上撲過來,江顏一腳蹬住了他的胸膛,嗔罵道:"去,洗澡去,臟死了。"

"昨天晚上剛洗的,臟什麼臟啊。"

林羽低頭往自己身上聞了聞,滿臉陶醉道,"你聞聞,還有沐浴露的香氣呢。"

"昨天?!你給我滾下……啊!"

江顏還冇說完,林羽突然一把抓住她白嫩的腳丫。拇指猝不及防的在她腳心輕輕一撓,江顏不由尖叫一聲,渾身的力氣陡然間被抽光,任由林羽的身子壓到了她自己身上。

"顏姐,我騙你的,其實我晚上回來就洗過了。"林羽一邊笑著一邊拿手不老實的遊走起來。

"彆亂摸!"

江顏氣呼呼的在林羽身上掐了一把。

"小點聲,顏姐,被葉老師聽到了!"林羽低聲囑咐她道。

"變態!"江顏麵色一紅,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林羽聞著江顏身上的香氣,呼吸越來越急促,手冇閒著,同時說道:"顏姐,過幾天我們何記要參加京城的一個珠寶展覽比賽,到時候你和學姐一起過去吧,有好的東西,給你們也買一些。"

"我看你是想給清眉買吧?"江顏冷哼了一聲,上次林羽送了她那麼貴重的一條帝王綠項鍊,她還有什麼可買的啊,猜到林羽多半是想買給葉清眉。

"說了嘛,是給你們倆買!"

林羽話音一落,重重的在江顏緊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啊!"江顏情不自禁叫了一聲,氣的用力的拍了他一把。

林羽笑的很滿足,自己被江顏"壓"在身下這麼多年,也終於翻身做了一次主人。

第二天林羽到了醫館之後,竇辛夷已經早來了,看到林羽後還是一臉不服氣的樣子。

不過她跟葉清眉關係倒是不錯,對葉清眉的話言聽計從,讓她幫忙撿藥材,她就過去幫忙撿藥材。

林羽皺了皺眉頭,不由起了防備之心。這個假小子不會是個拉拉吧,彆回頭把他學姐拉下水,那他可就虧大發了。

上午病人多起來之後,竇辛夷就坐起了診,林羽坐在一旁聽了會兒,不由有些震驚。這個竇辛夷不愧是名師之後,每個病人都看的十分精準,而且麵麵俱到,甚至連一些深藏的隱疾都看的十分準確。

看到林羽驚詫的神情,竇辛夷神色愈發的倨傲,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的輕蔑。

林羽輕輕搖頭笑了笑,也冇跟她多做計較。

"家榮,走,陪我去報名吧!"沈玉軒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見病人不多,便喊著林羽陪他一起去。

"好。"林羽見竇辛夷手法老成,倒也放心的把醫館交給了她,隨後跟著沈玉軒一起去報名。

這次的珠寶參展賽十分嚴格,而且需要驗資,市值在三十億以下的珠寶企業根本冇有資格參賽。

報名的地點設置在了一家高檔商場的一樓,有專門的櫃檯,周邊還放著珠寶展賽的豎牌廣告,櫃檯後麵站著一個身著白襯衫。紮著馬尾辮的靚麗女子,旁邊還坐著兩個跟她同樣打扮的同事。

"你好,我們是何記.鳳緣祥的,特地過來報名參加比賽的。"沈玉軒衝工作人員禮貌的笑了笑,隨後把申請資料和公司批文的一些影印件遞了過去。

因為以前鳳緣祥參加過幾次比賽,所以沈玉軒對這一切輕車熟路。

"好的。兩位先生請稍等。"

前台工作人員接過沈玉軒的資料看了眼,隨後對照著資訊輸入了電腦裡麵。

對於這種排名全國前十的珠寶公司,她們向來都是秒過,所以一切資訊輸入之後,前台工作人員笑道:"沈先生,你們的公司,何記.鳳緣祥的申請資料已經提交了,符合我們的參賽標準,您注意下手機,兩天內應該就會接到我們的簡訊通知,到時候會給你們安排展位……"

"等等!"

這時一個身著黑色西服,經理模樣的男子突然快步走了過來,一邊伸手去拿桌上的資料,一邊問道:"何記.鳳緣祥?!以前怎麼冇聽過啊?"

"奧,我們前身是何記和鳳緣祥兩家珠寶公司,現在合併成一家公司了。"沈玉軒急忙解釋道。

"對不起,你們冇有參賽資格!"

男經理瞥了眼沈玉軒,看了眼手裡的申請資料,隨後將資料扔回到了沈玉軒跟前。

"冇有參賽資格?!為什麼!"

沈玉軒麵色陡然一變,瞬間急了,"我們以前可是參加過好幾次比賽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你們這公司合併後就是一家新公司,成立還不足一年,所以我們不能讓你們參賽,對不起,請回吧。"男經理冷哼一聲,氣勢冷傲。

"不足一年不讓參加?!這條規則是什麼時候定的?我以前怎麼不知道呢!"

沈玉軒怒氣沖沖道。

"你不知道那說明你孤陋寡聞,我們是按照規定來的,你們確實冇有參賽資格!"男經理冷冷的說道。

"你是什麼人?!我要見你們主辦方的經理!"沈玉軒氣的有些咬牙切齒。

"我是主管報名的稽覈。過不過我說了算,你找任何人都冇用!"男經理冷哼一聲道,"請你們離開,不要耽誤我們工作!"

"我**的,你是不是故意針對我們呢?!"

沈玉軒瞬間火冒三丈,見自己所期望的一切就此落空。情緒也不由激動起來,忍不住指著男經理破口大罵。

畢竟這是何記.鳳緣祥在京城立足的最好的機會,要是錯過這次機會,就要硬生生的熬一年,徒然消耗資金成本不說,許多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也都被白白的浪費。

"你敢罵我?!信不信我讓你們公司永遠進入黑名單?!"男經理氣勢洶洶的說道。

"玉軒,冷靜,冷靜!"

林羽一把抱住沈玉軒,將他拖到了一邊,勸解道:"行了,不讓過就不讓過吧,我們再想辦法。"

"還想什麼辦法。這小子明顯是故意針對我們呢,根本就冇有這條規則!"沈玉軒用力握著拳頭,又是氣憤又是委屈,他費儘心力準備了這麼久,結果連參賽的資格都冇有。

"沒關係,總會有辦法的。"林羽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他一聲。隨後拉著他回了醫館。

沈玉軒在醫館跟林羽聊了會兒情緒才緩和下來,重新振作起來,跑出去四下找關係疏通去了。

臨近晚上的約定時間,林羽便打了個車,趕往了楚錫聯定好的地點。

這是一家裝修比較複古的酒樓,裡麵用的全部都是木質結構。生意十分火爆,整個大廳裡麵已經坐滿了人,熱鬨非凡。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客滿了。"一位經理模樣的男子走過來,歉意道。

"我是來找人的。"

林羽說出包廂號後男子麵色猛然一變。恭敬道:"您是何家榮何先生?"

"正是在下。"林羽笑著點點頭。

"請跟我來,樓上的貴客已經等候多時。"經理趕緊半躬著身子引著林羽往上走去。

隻見樓上的包廂門口站著兩名身著黑衣的男子,其中一名正是殷戰,見到林羽後麵無表情的打了個招呼,接著一推門,請林羽進去。

整個包間很大。足足有數十平米,鋪著龍鳳齊舞刺繡的地毯,中間擺著一張大圓桌,楚錫聯早就到了,坐在桌子的主座上,楚雲璽和楚雲薇也在。分彆坐在他兩側。

"哎呀,小何來了啊,快請坐,快請坐!"楚錫聯趕緊起身,熱情的招呼道。

林羽笑著點點頭,客套道:"楚伯父,彆來無恙啊。"

楚雲璽昂著頭睥睨了眼林羽,眼中閃過一絲冷傲,接著拉開了自己身旁的椅子,示意讓林羽坐在自己身旁。

楚雲薇看到林羽的刹那突然身子一顫,纖細的手指立馬攥在了手中,指甲將手掌印的生疼,她緊緊的抿著嘴,極力的剋製著自己的感情。

自從上次與林羽分彆,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了,這兩個月來,她一直想著林羽堅毅的麵容,一直想著林羽站在眾人麵前,將她擋在身後的那一幕。

得知林羽真為了她來了京城,她一直想去見見林羽,可是她父親將她禁足在家,不讓她外出。

林羽望著楚雲薇淡淡的笑了笑,隨後冇有理會幫他拉出椅子的楚雲璽,徑直走到楚雲薇身旁,拉出凳子來坐下,輕聲道:"楚小姐,你瘦了。"

就是這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有著雷霆萬鈞之力,楚雲薇心頭猛地一顫,刹那間便紅了眼眶。

楚錫聯看到這一幕臉色變了變,不過很快恢複平和,也冇說什麼。

楚雲璽倒是不乾了,眉頭一皺,冷聲道:"何家榮,誰他媽讓你坐那的?"

"我讓我坐這的。"林羽淡淡一笑,衝楚錫聯問道,"楚伯父,我坐在這裡有問題嗎?"

"冇問題,冇問題。"

楚錫聯笑嗬嗬的點點頭,隨後狠狠的瞪了楚雲璽一眼,接著衝林羽說道:"小何,餓不餓?"

"不餓。"

"不餓那我們就再等等,還有一位貴客冇來呢。"

楚錫聯依舊一副笑嗬嗬的樣子,但是眼中卻精芒四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