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一落,她手腕微微一顫,頓時滑落而下,眼睛輕輕合上,嘴角的笑意也漸漸淡去。

宛如一個疲憊的人在見完自己最想見到人之後,終於可以踏實的閉上眼睡覺了。

"千影!"

門外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大驚失色,關曉珍不顧一切的撲了上來,哭喊道:"千影!千影!"

"不要碰她!"

林羽一把攔住了她,衝門外的人說道,"把夫人拉出去!"

說完林羽掏出一根隨身攜帶的銀針紮到了李千影頭頂的百會穴上,接著掏出手機給葉清眉打了個電話,急切道:"學姐。你現在馬上過來一趟,順便將我的龍鳳銀針帶過來!"

"好!"

電話那頭的葉清眉一聽,不敢有絲毫的耽擱,掛了電話便拿上林羽的龍鳳銀針急忙搭車趕往了李家。

"何先生,千影她……她這是……"

李振北強忍著哭腔顫聲問道,望著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兒,椎心泣血,痛不自已。

"大限已至。"

林羽麵露悲痛,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他本以為李千影熬得到明年春天的。

李振北身子猛地一顫,眼前陣陣發黑,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肩膀,這纔沒有摔倒,哽聲道:"何先生,求您想想法子……求求您……"

"我也不知道我這種法子能不能行,我隻能儘力一試……"林羽麵色泛白,如實答道。

李振北麵色閃過一絲亮光。眼中的淚水再也隱忍不住,汩汩而出,刹那間宛如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身子搖搖欲墜,"何先生,隻要您能救活我女兒。我李振北願意將自己旗下一切產業轉讓到您名下!"

眾人聽到李振北這話麵色頓時一變,李振北擁有李氏集團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這要是全都轉讓給林羽了,李氏集團不就成為了林氏集團了嗎?!

"不行!大哥,我不同意!"

"對,大伯,我也不同意!"

"千影是個女孩子,就算活過來,早晚也要嫁人的,為了她一條命,就要搭上整個李家?!值得嗎?!"

"就是,不管怎麼樣,李家的股份絕對不能讓給外人!"

一眾李家的親屬聽到這話頓時不乾了,冷著臉沉聲反對,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滿是敵意。

"都他媽給我住嘴!"

李振北赤紅著眼回頭掃了一眼,眼中寒光四射,鋒芒儘露,聲音無比冰冷道:"你們一幫酒囊飯袋還有臉說話?李家是我李振北的李家!是我李振北一手經營起來的!冇有我李振北。能有你們的今天?!你們算什麼東西,也敢左右我?!"

他這話如驚雷過地,懾人驚心,一幫李家的人頓時冇了聲息,陰沉著臉分外難看。

李振北這話說的不假,雖然李家老爺子給李家留下了一個不錯的家底,但是在整個京城也就勉強算的上是中產階級,正是身為長子的李振北這二十年來的打拚,才讓李家躋身了幾大家族的行列,他們也確實是托李振北的福纔有了今天的一切。

他們也正是擔心李振北撒手不管後,他們的資產會急速縮水,失去現在擁有的生活,所以才極力反對的。

"我救我的女兒,用的是我自己的資產,冇動你們一分錢,你們誰也管不著!"李振北沉著臉霸氣道,"何先生,我李振北說話算話,你若能救我女兒,我名下一切資產,全部轉讓給你!"

李家的眾人雖然麵色難看,但是再冇一人敢開口說話。

這一幕在林羽眼中看來頗為譏諷,這幫人一開始來的時候是為了探望李千影的,剛開始每個人還麵帶悲傷之色,現在一牽扯到他們的利益,甚至還冇觸及他們真正的利益呢,他們一個個的就原形畢露了,那一張張嘴臉實在是醜陋至極。

林羽搖搖頭,淡然道:"李伯父,我何家榮治病救人從來不為錢。我出手相助,也不過是出於與李小姐的情義而已,有些東西,不是可以用金錢去衡量的。"

李振北心頭一動,眼裡再次噙滿了淚水,鄭重的衝林羽點了點頭。內心感慨萬千,與自己家毫無血緣關係的何家榮都能不圖名利為自己的女兒治病,但是他身後一眾血脈相連的親人,卻不願犧牲絲毫自己的利益救自己的女兒,這是多大的反諷啊!

林羽焦急的看了眼時間,再看看床上僅僅殘留一絲氣息的李千影,內心驚慌不已。

他剛纔用一根銀針封住了李千影的百會穴,使她的精氣神儘量抽離的慢一些,但是也僅僅是慢一些而已,如果再這麼下去,不出半個小時,李千影將會徹底失去生命特征。

"來了!來了!"

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保鏢興奮的呼喊聲,隨後隻見渾身濕漉漉,氣喘籲籲的葉清眉抱著龍鳳銀針跑了上來。

因為下雨天不好打車,她便先跑了一會兒,邊跑邊打車,等她坐上車,渾身也基本上濕透了。

林羽看到葉清眉的樣子。心疼不已,急忙將毛巾遞給她說道:"擦擦頭,一會兒你要幫我認穴,冇問題吧?"

"冇問題!"葉清眉用力的點點頭,她上學的時候學的也是中醫方麵的知識,對鍼灸和穴位也頗有研究。認穴自然不在話下。

"關伯母,麻煩您也進來一下!"

林羽回身衝悲痛欲絕的關曉珍喊了一聲,"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李小姐還有一息尚存呢!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最後再拚上一拚!"

關曉珍一聽這話頓時精神一振,急忙站直身子抹去臉上的淚水,振作道:"何先生,你要讓我做什麼?請儘管吩咐!"

"諸位先出去吧!"林羽冇急著回答她,衝門口的眾人喊了一聲。

"一切全拜托何先生了!"

李振北雙眼淚涔涔的衝林羽一鞠躬,接著叫著眾人退了出去,將門帶上。

林羽把門鎖上,衝關曉珍說道:"伯母,我要給李小姐施針,需要您把她身上的全部衣衣物都脫下來!一點都不要剩!"

"啊?!"關曉珍微微一怔,隨後用力點點頭,現在女兒命懸一線,哪還顧得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啊。

她冇有任何質疑,趕緊把空調打開,隨後在葉清眉的幫助下開始脫李千影身上的衣物。

而林羽此時已經走到李千影的衣櫃跟前,找出了一條絲巾,輕輕一疊,將自己的眼睛矇住,係在腦後。

關曉珍看到這一幕不由身子一怔,心中動容不已,正人君子這個詞用在林羽身上,恐怕再合適不過了,她急忙勸道:"何先生,現在您是醫生,千影是病人,您不必這麼做的。"

林羽輕輕地搖搖頭。說道:"李小姐身份不一般,我自然要注意一些,有伯母您幫我作證,我便可以放心施針了。"

雖然他不知道李千影是不是處子之身,但是不管怎麼說李千影都冇嫁過人,若自己看過她的身子。要是傳出去,肯定整個京城都會傳開,畢竟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是李家堂堂的大小姐!

"可是您這樣不影響施針嗎?"關曉珍急切道。

"不影響,隻要學姐幫我把穴位指對就可以了。"林羽點點頭,"不過我難免與李小姐的肌膚有所接觸,希望伯母不要見怪。"

關曉珍眼睛一紅,急忙道:"先生這話不是折煞我嘛,您救了我女兒,就相當於我女兒的再生父母啊!"

林羽點點頭,接著沉聲衝葉清眉道:"學姐,將李小姐頭下的枕頭撤走。讓她躺平,我要施針了。"

葉清眉答應一聲趕緊走過去按林羽的吩咐將李千影的頭部放平,隨後她拿過針盒,遞給林羽。

"上星!"

林羽摸出一根銀針,沉聲喊了一聲,伸出自己的左手。

葉清眉趕緊拽著他的左手食指精準的按到了李千影額頭上的上星穴上。

林羽凝神靜氣。一根長針緩緩紮入,同時體內的靈力也順著銀針緩緩的渡如李千影的體內。

"印堂,天鼎,雲門,食竇,章門。歸來!左右皆需!"

林羽喊完葉清眉再次拿著他手在李千影上身左右兩側的這些穴位上按了下,林羽依次將銀針紮入。

"髀關,伏兔,學海……"

隨後是李千影下身的幾個穴位,林羽仍舊緩緩將針插入,每次紮針都要不停的撚弄針尾。沁如靈力。

林羽這一套針紮下來,總共七七四十九針,如果有精通周易玄學的人在此,一定會大吃一驚,如果仔細看的話,林羽這一套針紮下來。組成的竟然是一個個小型的八卦圖!

不過恐怕難以有人能認出他這八卦圖是出自何處,因為他這八卦圖既非先天八卦,亦非後天八卦,而是歸藏八卦!

所謂《歸藏》,是一本與《連山》、《周易》並稱為三易的古易書!

林羽紮的八卦圖正是出於此書,之所以一般人認不出來。是因為這本《歸藏》在魏晉以後,便已失傳,世間再無!

而林羽憑藉祖上的記憶,想以這歸藏八卦冒險一試,與天爭命!

因為這次鍼灸治的不是病,是命,所以耗時也長,林羽將針紮完後,不停的在每根銀針的針尾觸摸,將自己體內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渡如李千影的體內。

李千影蒼白的麵容漸漸的變得紅潤了起來,呼吸也從剛纔的氣若遊絲變的均勻了起來。

"千……千影……"

關曉珍看到這一幕激動的淚如雨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興奮不已。

葉清眉看到這一幕也是興奮萬分,激動地聲音都顫抖了起來,"家……家榮,李小姐的氣色已經越……越來越好了!"

很顯然,林羽這最後的儘力一搏,的確起到了效果。

她們兩人沉浸在興奮中,根本冇有注意到林羽此時已經麵色慘白,額頭上的冷汗大顆大顆的往下滑落,身子宛如寒風中枝頭的敗葉,瑟瑟發抖。

"噗!"

林羽隻感覺胸中一悶,再也隱忍不住,一大口鮮血刹那間奪口而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