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這個陣法太過殘忍,而且會有反噬,李世民雖然逆天改命成功,但是生涯最後幾年卻飽受病痛的折磨,以至於他迷戀占卜丹藥,崇尚長生,最後也死於了丹藥中毒,而且武則天繼位後,屠殺三十四名李家後人,亦是上天對李世民的譴罰……"林羽皺著眉頭歎了口氣說道,"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伯母忘記玄清子所說的那番話。"

以命易命可以說是破解曇花命的唯一法子,但是救一條命。搭上十數條命,這條命救的不知還有何意義。

這也是他一直冇提這種破解之法的原因。

關曉珍緊緊的握著手,指甲都要掐到肉裡去了,麵色慘白,顫聲道:"何先生,我一時糊塗,竟然想要用十一個孩子的命來救千影,我……我罪該萬死……死後是要下地獄的……"

說著她眼中已經泛起了淚花,正是因為對李千影太過寵愛,她才頭腦一熱,答應了玄清子的提議。

說著她猛地一怔,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聲道:"何先生,你懂風水玄學,那你有冇有法子用我的命,救我女兒的命?!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配合!"

"媽!"

李千影聞言頓時心頭一顫,眼中淚如雨下,望著母親哽咽道:"我不用您救……"

林羽望著關曉珍滿是期盼的神情,頗有些被她的母愛所震動。麵色一淒,輕輕地搖了搖頭,歎息道:"對不起伯母,我做不到……"

關曉珍身子猛地一顫,腳下一軟,差點摔坐到地上。

"媽!媽!"李千影趕緊撲過來抱住了母親。

"伯母!"

林羽急忙幫手將她扶進了屋裡,特意安慰她道:"您彆著急。看李小姐的麵相,近期應該無恙,等我將李大哥醫治好之後,我再想想法子。"

關曉珍聽到這話神情一振,緊緊的攥住林羽的雙手,說道:"何先生,你要是能救我這一雙兒女,我下半輩子願意給您當牛做馬!"

"伯母,您言重了,我跟李小姐是朋友,這是我應該做的。"林羽拍拍她的手,隨後從包裡取出自己帶的幾味藥材和太歲,根據劑量配成了幾味藥,交給李千影囑咐道:"早晚給李大哥熬一副,如果他喝不下,就算灌也要給他灌進去,對他的腦損傷有很大的修複作用,我過兩天再來給他施針。"

李千影滿臉感激的望著林羽點點頭。

從李家大院出來後,林羽滿是感慨,盛世繁華的李家,照樣有自己不為外人道的哀傷。

所以有時候幸福真的不能簡單的用金錢來衡量。

接下來的幾日。林羽在幫李千珝鍼灸之餘,還去了藥廠幾次,研製了幾款日常常見的平咳去喘、消炎止痛的中成藥,投入到了生產當中,藥廠的名字也沿用了回生堂的"回生"二字。

至於幫部隊研製的那款止血生肌藥膏,早就已經批量生產了,好多已經運到了部隊裡去,據岑鈞說,士兵們反饋非常好。

為了與林羽藥廠的其他藥物區分開來,又為了不張揚,這款藥膏的藥盒上雖然同樣印著"回生製藥廠"之類的字眼,但是包裝頂端卻多印製了一個紅色的五角星。

轉眼已是立冬,半個月的時間裡,林羽已經是第五次來給李千珝施針了,經過前幾次的鍼灸,加之太歲等中藥材的滋補,李千珝情況已經有所好轉,具護理醫師說,他的手指和眼皮會時不時的眨動。

"何先生,辛苦了,辛苦了。"

等林羽給李千珝施針完後,李振北趕緊邀請著林羽去客廳喝茶。

林羽坐下後,關曉珍趕緊取了一些水果過來,熱情道:"何醫生,這是泰國那邊朋友寄過來的山竹和釋迦,您嚐嚐,一會兒走的時候帶上一些。"

"對,千影,快,你去給何醫生裝一些,一會兒走的時候好帶走。"李振北急忙吩咐道。

"伯父,不用客氣了。"

林羽推辭了一句,但是李千影卻冇管他,起身跑去了儲物間。

"記得,挑一些好的!"

李振北昂著頭喊了聲。等女兒走了之後,麵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壓低聲音道:"何先生……我……我以前有得罪您的地方,您多擔待,彆跟我一般見識。"

他指的是第一次林羽來的時候,提到曇花命無解時,他對林羽發火的事情。

他這人與他老婆相反。向來不相信牛鬼蛇神和迷信一說,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認準實乾興家,所以纔會對這種東西那麼排斥。

"李伯父,您這話是從何而來啊?我怎麼會生您的氣呢。"林羽笑了笑,頗有些納悶。

李振北抿了抿嘴唇,沉聲道:"我上次質疑您說的那個曇花命,是我的不是,我現在有些相……相信了……千影,最近狀態好像不太好……"

他說這話的時候隻感覺心如刀割,神情淒愴無比,如果生意場上的人見到一向雷厲風行、鐵腕手段的李振北也有如此柔弱的一麵,一定會大吃一驚。

關曉珍聽到這話,臉上的神采也立馬黯淡了下來。

"伯父,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林羽心中一緊,急忙問道。

"最近千影身子有些虛弱,精神狀態也不太好,似乎有些恍惚,我找醫生來給她看過幾次,醫生說她身子冇什麼問題,所以會不會是曇花命……曇花命使然……"李振北眼睛泛紅。麵色卻有些蒼白。

無論他再怎麼不信命,但是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林羽眉頭不由緊蹙,他剛纔也確實冇有從李千影臉上看出來有什麼病,要真如李振北說的那樣,李千影最近神情恍惚,看來極有可能是曇花命的命格要應驗了。

這種命格一旦應驗。李千影的精氣神會慢慢的被抽離,直至死亡,宛如曇花謝幕一般,緩緩垂首凋謝。

"何先生,求求您,救救小女啊!"

李振北見林羽沉默不語,頓時慌了,語氣哀求道。

上次玄清子被林羽製服的事情他可是聽妻子說過,既然他能製服玄清子,說明他的能力一定在玄清子之上,所以他自然把全部的期望都放在了林羽身上。

"李伯父,您彆激動,我回去翻翻古書,儘力想想辦法。"林羽隻能扯了個謊話安慰他,他祖上可是閱儘奇書古典的聖人,既然連他祖上都不知道如何解,那他就是看再多的書,也無濟於事。

"好,好……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李振北千恩萬謝的感激道。

"好了,裝好了!"這時李千影已經將水果裝好拎了過來,衝林羽甜甜一笑:"這釋迦拌酸奶可好吃了。"

林羽望著她燦爛的笑容,心裡說不出的壓抑。

雖然他明知不可能從書上查到什麼,但回到醫館後,還是讓厲振生去買了一些玄術方麵的古書,跑到裡屋自己研究了起來。

剛好今天病人少,他也有時間。

"請問何家榮何醫生在嗎?!"

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你好,是看病嗎?"葉清眉從藥櫃前轉過身來問道。

隻見門外來了三個男子,站在最前頭的是一個身著黑藍色大衣的年輕男子,手上還戴著一副黑色的真皮手套,後麵的兩個人看起來像是他的隨從,其中一個戴著口罩的男子手裡還捧著一個黑木匣子。

"是你?!"大衣男子看到葉清眉後雙眼一亮,滿是驚喜之情。

"你認識我?"葉清眉皺了皺眉頭,頗有些意外,印象中她冇記得自己見過大衣男子。

"上次我們在機場見過的。我當時還給了你名片。"大衣男子笑了笑。

"奧,是你啊,不好意思,時間太久了,我冇認出來。"葉清眉似乎也有看一些印象,歉意的笑了笑。

"沒關係,晚上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大衣男子熱情的邀請道。

"介意我一起去嗎?"

這時林羽揹著手笑眯眯的走了出來,衝大衣男子說道,"能跟京城三傑之一的張奕鴻一起吃飯,可是莫大的榮幸啊。"

"你認識我?"張奕鴻眯了眯眼,在林羽身上掃了掃,因為葉清眉的緣故,眼中頗有些敵意。

"聽說過,畢竟是京城年輕一代的風雲人物,自然如雷貫耳。"林羽笑著恭維道。

"過獎了,不過你剛纔的話說錯了,京城三傑已經是過去式了。"張奕鴻昂著頭笑道,"李千珝已經是廢人一個。"

"那可不一定。"林羽悠悠的說了一句,岔開話題道,"不知道張大少突然到訪是所為何事啊?"

"能坐下談嗎?"張奕鴻笑笑。

"當然可以。"林羽點點頭。邀請他在會客區坐下。

張奕鴻把手套摘下來,掃了醫館一眼,直接開門見山道:"我聽說你得了一把寶劍?越王勾踐的純鈞劍?!"

林羽心頭一沉,眉頭微微一蹙,旋即笑嗬嗬道:"張大少這話是聽誰說的?我自己怎麼不知道呢?"

他用力的握了握拳頭,內心驚詫不已,自己得了寶劍這件事。根本冇幾個人知道啊,怎麼就傳到了張奕鴻的耳朵裡,莫非是劉夢輝告訴的他?

"何先生,你不用瞞我了,你看看這是誰?"張奕鴻笑了笑,接著衝戴口罩的男子使了個眼色。

口罩男子趕緊摘下口罩,笑嗬嗬的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您還記得我嗎?我可是記得您啊,您那兩腳踹的我是真疼啊!"

林羽看到這個小鼻子小眼,滿臉精明的男子,立馬來了印象,就是自己發現純鈞劍後報警抓自己的那個老徐!

原來這老小子一直對這把劍冇死心呢!

"何先生,現在你可以跟我說實話了吧?"張奕鴻笑道。

"不錯,這劍確實在我手裡。不知你問這個做什麼?"林羽沉著臉冷冷道,知道已經冇有隱瞞的必要了。

"不瞞你說,我對古刀古劍十分感興趣,更不用說這種稀世名劍了,所以我希望何先生能忍痛割愛,將這把劍讓給我。"

張奕鴻笑嗬嗬道:"不過我也不是讓你白讓,我是帶了東西來跟你交換的。"

他話音一落。老徐趕緊將黑木匣子放到了桌上打開,隻見裡麵裝著幾塊玄黃色的石頭,周身圓潤。

"何先生,你看看,這是什麼?"張奕鴻笑道。

"泗濱砭石?"林羽微微一怔。

"不錯,這可不是普通的砭石,是藥王孫思邈用過的泗濱砭石。"張奕鴻神采奕奕道。"您要是有了這套砭石,那以後治病便宛如多了一把趁手的利劍,我用'利劍'換利劍,這筆買賣合適吧?"

林羽不由嗤笑一聲,說道:"張大少,你天真的以為你這幾塊破石頭就能抵的上我一把純鈞劍?你這什麼頭腦?看來你這京城三傑的名頭也是浪得虛名啊!"

這哪是交換啊,這分明是搶劫!

張奕鴻聽到這話麵色不由一變,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知道林羽是在罵他蠢呢,但他還是把怒氣壓製了下來,耐心道:"這幾塊石頭的價值自然比不上純鈞劍,但是,對你而言,你交上了我這個朋友,與京城張家攀上關係,便是你最大的收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