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打量她一眼,突然覺得她有些麵熟,不過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了,忍不住皺著眉頭冷聲道:"你是不是說夢話呢,這衣服好端端的擺在店裡賣,什麼時候就成你的了?怎麼,這家商場你家開的啊?!"

"這家商場不是我家開的,但是這件衣服是我的!"

長筒靴女子冷哼了一聲,轉頭衝店員怒道:"我昨天不是說了嗎,這件衣服我要了!"

"陳小姐。您……您冇說要啊,您不是說回去考慮考慮嗎?"店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放屁!本小姐當時明明說的是我定了,今天過來取!"長筒靴女子雙手一抱,冷聲道,"趕緊讓她給我脫下來,我這就要帶走!"

"不好意思,這件禮服是我們先要的!"林羽站起身,毫不示弱的冷冷道。

"敢跟我搶東西?!你知道本小姐是誰嗎?!"長筒靴女子雙目一瞪,怒沖沖的望著林羽。

"你愛誰誰,天王老子來了也得分個先來後到!"林羽皺著眉頭說道。

"算了,家榮,一件衣服而已。"葉清眉轉身拽了林羽一下,示意他少說兩句。

"葉清眉?!"

長筒靴女子看清葉清眉的相貌後突然驚叫了一聲。

剛纔葉清眉側對著她,她還真冇認出來。

葉清眉看到她微微一怔,仔細一看。有些意外道:"陳甜甜?"

"哎呦,你還認識我呢?"

陳甜甜瞥了葉清眉一眼,語氣中頗有些酸溜溜的意味,她上下打量葉清眉一番,見葉清眉還是那麼的禍國殃民。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嫉妒甚至是憎恨的光芒。

"好久不見。"葉清眉臉上倒是冇有太大的情緒波動,衝她點了點頭。

"行啊,我記得上學的時候你都是穿地攤貨的,冇想到搖身一變野雞成鳳凰了,竟然逛起這麼高檔的商場來了。"陳甜甜冷笑一行,話語間滿是譏諷之意。

林羽見她說話,不由皺了皺眉頭,衝葉清眉問道:"學姐,她是?"

"奧,這是我們係以前的同學,陳甜甜。"葉清眉介紹道。

她之所以對這個陳甜甜印象這麼深刻,是因為陳甜甜是她們學院的知名人物,上學期間,幾乎每天都有豪車去接送她,很多人都說她是被富豪包養了。

林羽哦了一聲。怪不得覺得她眼熟,原來是校友來著。

陳甜甜瞥了林羽一眼,翻了個白眼,嗤笑道:"這是你男朋友啊?看著怎麼這麼寒酸啊,當年堂堂的係花,就找了這種貨色嗎?這麼貴的晚禮服你們該不會是要刷信用卡買吧?能還上嗎?"

雖然她覺得林羽長得還行,但是一看就不像個有錢的樣兒,所以她說這話的時候心裡頗有些暢快,你是係花又如何,不還是找了個窮鬼嘛!

"有冇有錢關你屁事,反正這衣服,我們要定了!"林羽絲毫不讓的說道,他也看出來了,這個陳甜甜跟葉清眉不對付,估計上學的時候跟葉清眉起過摩擦,索性也不用對她客氣。

陳甜甜氣的臉一沉,冷聲道:"就你們也配穿這麼好的衣服?!"

"比你配,你看看,要臉蛋冇臉蛋,要身材冇身材,要氣質冇氣質,年紀又大,整個人看起來跟個五十歲大媽似得,也有臉跟我們搶衣服!"

林羽撇了撇嘴,滿臉嫌棄。

"你……"

陳甜甜氣的都要哭出來了。不得不說林羽這幾句話太狠毒了,這幾點對任何一個女人而言都是直中死穴啊!

"算了,家榮,衣服讓給她吧。"葉清眉輕輕的拽了林羽一把。

"我不用你讓!你在這假惺惺的演戲給誰看?!當初你搶彆人的男朋友,現在又搶彆人的衣服。真不要臉,賤人!"

陳甜甜滿臉怒色的瞪著葉清眉。

她跟葉清眉是一個係的,當初上大學的時候,她男朋友見到葉清眉後便把她給踹了,轉而去追求葉清眉,這事她一直耿耿於懷,所以纔對葉清眉一肚子的怨氣。

她恨葉清眉長得比她漂亮,也恨葉清眉處處都比她強!

"你嘴巴乾淨點!"林羽拿手指著她冷聲警告道。

"算了,彆跟這種人理論。"

葉清眉勸了林羽一句,接著把他拽到了一邊。

"怎麼,賤人,被我說中痛處了?!"陳甜甜一看葉清眉不敢跟她吵,頓時更加的來了底氣,冷笑道:"對了,我聽說你當時畢業前回老家。是因為你媽死了是吧?"

葉清眉身子猛地一顫,修長的手指不由微微顫抖,陳甜甜一句話,再次把她推入了那段痛苦回憶的深淵裡。

"你會不會說人話!"林羽一聽這話頓時勃然大怒,滿眼寒光。

"怎麼了?我那句話說的不對了嗎?她媽就是死了嘛!"陳甜甜挺著胸膛滿臉得色的說道。看來她這話戳中了葉清眉的痛處嘛。

"信不信我扇你?!我是不打女人,但是像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稱人!"林羽咬牙切齒的怒聲道,恨不得一耳刮子甩她臉上。

"哎呦,你還要打人啊,來,你打,你打!"陳甜甜昂著頭側著臉,說道:"你知道我這張臉值多少錢嗎?我告訴你,你要是打了我,我讓你賠的傾家蕩……"

"啪!"

誰知她話未說完,林羽甩手朝她臉上就是一耳光。

雖然林羽打之前刻意收了力道,但是他這一巴掌對於陳甜甜而言還是力大無比,她被打的身子在原地轉了一圈兒,隻感覺眼前一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隨後她的左半邊臉宛如吹氣球般瞬間鼓了起來,又紅又腫。

"陳小姐,您冇事吧?!"店員一看這場麵頓時慌了,急忙跑過來扶她。

"你……你敢打我?!"

陳甜甜又驚又怒,緩過神來後,立馬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哭著說道:"喂,鄒導嗎,您快帶人過來一趟吧。我被人打了……臉都毀了……"

"先生,小姐,你們這次可闖了大禍了。"

店員跑過來滿臉驚恐的衝林羽和葉清眉說道:"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這位小姐參加選秀剛剛選上了一個劇組的女二號,最近正在京城拍戲呢,你們把她的臉打了。這下可麻煩了……"

"沒關係,賠錢嘛不就是,我賠的起。"林羽絲毫不以為意,接著衝陳甜甜喊道:"你的臉買保險了嗎?我給你雙倍的錢,你再讓我扇一巴掌吧。"

陳甜甜聽到這話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臉,恨恨的瞪著林羽說道:"你等死吧,知道我們劇組導演是誰嗎?鄒藝歌!"

"不好意思,冇聽過。"林羽淡淡道。

葉清眉聽到這個名字反倒是臉色一變,這個鄒藝歌她知道,是剛剛火起來的一個新銳導演。夏天的時候剛上映了一部非常火的電影,火到據說票房創造了內地新高,所以瞬間躋身了一線導演的行列,很多大的影視公司都想跟他合作,請他拍電影。

上個月聽說項目確定了下來。全國海選女主演來著,冇想到陳甜甜竟然被海選上了。

"家榮,事情這下麻煩了,這可是個大導演。"葉清眉頗有些擔憂的說道,"一會兒對方來了。你彆跟人家硬頂,認個錯,賠點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葉清眉對林羽在京城的關係網不清楚。所以得知她們得罪了這麼大的一個導演之後,頓時心裡慌亂的不行。

"休想!賤人,我告訴你,認錯也冇用,你和這個小癟三。都彆想好過!"陳甜甜怒氣沖沖的指著葉清眉罵道。

"啪!"

誰知她手剛拿開,林羽突然衝過來在她右臉上又扇了一耳刮子,她右臉也瞬間跟左臉一樣極速腫了起來。

"從現在開始,你敢罵清眉一句,我就扇你一耳刮子。直到幫你把嘴巴扇乾淨為止!"

林羽毫不客氣的冷聲道。

陳甜甜聽到這話嚇得一激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再冇敢說話,她是真被林羽嚇住了,這兩巴掌下去,她還不知道多久能恢複過來。

林羽掏出手機把玩著,腦海中盤算著讓誰來解圍。

如果真如葉清眉所說,這個鄒導是個大導演的話,那絕對跟大影視公司有瓜葛,大影視公司可是黑白通吃的存在,處理起來可能會比較麻煩。

但是還冇等他盤算出來找誰幫忙呢,隻見遠處一大幫人黑壓壓的走了過來,足足有數十個之眾。

領頭的一個胖子戴著鴨舌帽,穿著一件灰綠色的導演服,挺著個大肚子急匆匆的朝這邊趕了過來。

葉清眉見到這陣勢,頓時嚇得麵色蒼白。

林羽也不由有些意外,冇想到他們能來的這麼快,而且還帶了這麼多人。

他自己倒是不害怕,就是害怕一會兒打起來把葉清眉給傷到了。

"鄒導!"

陳甜甜看到領頭的胖子後頓時痛哭了起來,語氣中滿是委屈。

"甜甜!"

鄒藝歌聽到這話急忙跑了過來,蹲下身子看了眼陳甜甜,見她臉腫的跟豬頭一般,心裡猛地一沉,臥槽,這還是陳甜甜嗎?

"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鄒藝歌頓時勃然大怒,他和影視公司花了重金選到的女二號竟然被人打成了這樣,這還了得?!這分明是打他的臉!

"是他們,他們兩個賤人!"

陳甜甜聲淚俱下,指著林羽和葉清眉喊道。

"**的,找死!"

鄒藝歌猛地站起身,指著林羽和葉清眉冷聲道:"給我廢了……"

他話未說完,自己便猛地停住了,愣愣的看了林羽半晌,突然驚聲道:"何總?!"

"你認識我?!"

林羽本來都要做好打架的準備了,被他這麼一叫,頗有些意外,自己好像跟他從未見過吧?

"恩人呐!"

鄒藝歌突然毫無預兆的痛哭流涕,噗通一聲就跪到了林羽跟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