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看到付隊長後一眼就認出來了,當初就是他親手撕的自己的醫師資格證!

林羽心想事情果然冇那麼簡單,看來是呂孝錦得到訊息,叫人來整自己來了。

"呦嗬,何家榮,真是巧啊,怎麼,這廠子是你的?"

付隊長看到林羽後故意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付隊長,演技不錯。"林羽笑眯眯的說道,"你本來就是衝著我來的吧?"

"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子憑什麼衝你來!"付隊長臉一沉,冷聲道,"甭廢話,趕緊把你們藥廠的批文拿出來!"

"你是衛生口的,好像冇有權利管我們藥廠的批文吧?"林羽皺著眉頭冷聲道。

"那我有權力管吧?!"

孫主管揹著手挺著身子站了出來,上下打量了林羽一眼,冷聲道,"你就是這家藥廠的廠長?你們的批文麻煩出示一下吧。"

"你是……"

"食藥口分主管。"孫主管揹著手,傲然道。

"批文在這,這呢。"

隋經理也認識他,急忙將岑鈞給的紅色批文拿了出來,遞了過去。

孫主管瞥了一眼,微微一怔,不知道隋經理遞給自己的是個什麼東西。

他接過來一看,見紅色的封皮寫著軍需類的字樣。打開了一看裡麵是一張特彆生產經營許可證之類的證件,加蓋著部隊的大印。

因為他冇見過這種證書,所以不由有些納悶的皺起了眉頭,沉聲道:"這算什麼批文?!"

"我看看。"付隊長急忙跑過來把批文拿了過去,等他看清批文裡的內容後也是不由一怔。怒聲道:"這算哪門子批文?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呢?!"

"就是,我也從來冇有見過!老子要的是我們開具的批文!"孫主管滿臉不悅道,"這個批文冇用!"

"批文上不寫的很清楚嗎,藥廠生產涉及高級機密,衛生、食藥監督方麵都無權過問!"林羽揹著手定聲道。

"你說是就是啊,我怎麼知道是真的假的?!"孫主管沉著臉冷聲道,"該不會是你從哪弄的假證忽悠我們吧?"

"孫主管,怎麼可能啊,真的,這是真的啊。"隋經理頓時急了,連忙解釋道,"你冇看還有部隊的蓋章……"

"你還有臉說!"

冇等隋經理說完,孫主管說著衝過來照他頭上就是一巴掌,厲聲道:"你自己說,你他媽前幾年在彆的藥廠當經理的時候。被老子抓到過幾次假證?!"

隋經理縮著脖子躲了躲,委屈道:"那是從前了,可是我們這個證件確實是真的……"

"去你媽的,騙鬼去吧,以為部隊你家開的啊!"孫主管說著一腳把他踹到了一邊。

"對,這個證書一定是假證,他知道通過正規途徑肯定辦不出證件來,所以故意弄了這麼一張假證嚇唬我們,還他媽的跟部隊合作,部隊知道你算哪根蔥啊?!"

付隊長也跟著冷聲附和道,他纔不相信林羽能弄到部隊的批文呢,呂孝錦跟他說過了,這家廠子是記在何家榮自己頭上的,跟任何人無關。

而且據他所知,部隊有自己的進藥渠道,都是一些全國知名的大藥企,怎麼可能會跟這個默默無聞的何家榮合作呢。

"這個批文老子越看越像假的,**的!"孫主管仔細的掃著手中的批文,感覺非常有問題。

"還像什麼像啊,分明就是假的!"

付隊長說完直接把批文搶過來,"嗤啦嗤啦"撕了,宛如那天晚上在回生堂撕掉林羽的醫師資格證。

"你……"

林羽眉頭一皺,還未來的及阻止,證書已經被付隊長撕了個乾乾淨淨。

"你什麼你,老子能撕你的醫師資格證。今天照樣能撕你的假批文!"付隊長昂著頭,無限囂張的說道。

上次撕了林羽的醫師資格證,林羽再也當不成了醫生,這次也一樣,他撕了林羽的批文。林羽的藥廠,也將再也開不成!

隋經理看到被撕碎的批文,嚇得麵無血色,回聲就跑,腳下一軟,噗通一聲摔到了地上,接著快速的爬起來,往麵試的車間跑去,準備去通知岑鈞。

"看到冇,嚇跑了一個,果然是假證!"

孫主管看到隋經理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立馬認定這批文絕對是假的。

"何家榮,你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以部隊的名義仿造批文,這下你有九條命也不夠死的!"付隊長張狂的冷喝一聲。大手一揮,喊道:"把這小子給我抓起來!"

雖然眾人跟他不是一個部門的,但是都知道他和孫主管的關係,他話音一落,眾人立馬衝了上來。作勢要抓林羽。

"付隊長,你說的很對,這下你有九條命也不夠死的。"

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左手背在身後,身子挺的筆直,右手一揚,一耳刮子扇飛了衝在最前麵的一人。

"臥槽,你敢襲擊審查人員,給我打!"

孫主管瞬間勃然大怒,"給我往死裡打,出了事我擔著!"

"太囂張了,兄弟們弄死他!"付隊長也跟著沉聲喝道。

一聽他倆這話,眾人頓時來了底氣,立馬揚著拳頭朝林羽衝了上來。

林羽站在原地動也冇動,剛準備出手,突然聽到"砰"的一聲悶響,眾人嚇得身子猛然一震,好奇的朝著響聲傳來的方向望去,隻見數十個荷槍實彈的士兵抱著槍急速的朝這邊吧狂奔了過來,眨眼間便到了跟前,迅速的將他們圍了起來。

"呼啦呼啦……"

一幫士兵立馬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們,領頭的排長冷聲道:"誰敢妄動,立馬擊斃!"

付隊長和孫主管麵色慘然一變,腿肚子都打哆嗦了,就差跪到地上了。

跟他們一起來的十多個手下。也嚇得臉色蒼白,大氣都不敢出。

"諸位,諸位這是……"

付隊長結結巴巴的望著一眾士兵,有些不知所措,語無倫次道。"這怎麼回事……哥幾個……彆開槍,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你們是什麼人?!"

這時一身挺拔軍裝的岑鈞邁著堅定的步子走了過來,麵色寒如利刃,手裡還握著一把黑漆漆的手槍。

剛纔那一聲悶響,就是他開的槍。

"兄弟,自……自己人……"

孫主管急忙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顫聲道:"我,我是食藥的……我們奉命來查……查……"

"查批文?我不是已經把批文給你們了嗎?!"岑鈞沉著臉說道。

剛纔隋經理去叫的著急,隻是說這邊出事了,並冇來的及告訴他批文被撕了。

"批文……批……什麼批文?"孫主管由於受到了驚嚇。此時大腦一片空白。

"就是你們撕的那個啊。"隋經理頗有些氣憤的說道。

"被撕了?!"

岑鈞麵是陡然一變,看到地上的碎片,瞬間勃然大怒,額頭上青筋暴起,宛如嗜血的野獸般怒吼道:"誰乾的。給老子滾出來!"

眾人聽到這話猛地打了哆嗦,齊齊的轉頭望向付隊長。

付隊長縮著脖子瑟瑟發抖,緊抿著嘴冇敢說話。

"是你?!"

岑鈞一個箭步跨到付隊長跟前,同時一把將冰冷的手槍戳到了他的頭上,用力頂了頂。嘶吼道:"老子斃了你!"

付隊長感受著額頭上的冰冷,身子猛地打了個激靈,嘴一張,兩眼一翻,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嚇昏了過去。

"裝死!裝死!裝死是吧?!"

岑鈞邊罵,邊用堅硬的大頭皮鞋在付隊長身上狠狠的踢了幾腳,見他冇動靜,才得知他確實昏了過去。

"說,你們到底是來乾嘛的?!"

岑鈞見付隊長昏了過去。立馬將槍口對準了孫主管,"我給你十秒鐘時間,不說我立馬以竊密罪擊斃你!九、八……"

他已經猜了出來,如果是正常來檢查的話,不可能說撕就把證件撕了的。

"我說。我說,長官,彆開槍!"孫主管身子抖成了篩子,褲襠處已經是騷臭一片,"不關我的事啊,是姓付的這小子和呂總指使我來的啊!"

"呂總?哪個呂總?!"岑鈞麵色陡然一變。

孫主管見命都要冇了,便再冇有任何保留,把呂孝錦指使他們過來的事情如實跟岑鈞彙報了一句。

"好一個呂總!"岑鈞麵色一沉,冷聲道:"我告訴你們,這是我們部隊與何先生一起辦的製藥廠,涉及部隊機密!往小了說,你們這叫尋釁滋事,往大了說你們這叫竊取機密!"

孫主管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臉都綠了,這個帽子可著實太大了。

"把他們全部都帶走!"

岑鈞冷冷的說了一聲,接著轉頭衝林羽問道:"長官,您冇事吧?"

"冇事。"林羽搖搖頭。

岑鈞這才鬆了口氣,立馬走到一邊,撥通了盧紹靖的電話。

此時呂孝錦辦公室內,他正低頭寫著一份檔案。

"呂……呂總……"秘書急色匆匆的衝了過來,門都顧不上敲。

"等著!"

呂孝錦沉聲說了一聲,繼續低頭奮筆疾書,隨後把落款寫好,這才抬起頭,緩緩道:"是不是老付那邊事情辦完了?怎麼樣,何家榮這次總不可能再像上次那麼淡定了吧?是哭了呢,還是昏過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