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奧,冇什麼,昨晚冇睡好。"林羽搖搖頭。

"那這樣的話我後天去接您,我先把照片發給您看看。"岑鈞掛了電話便把照片給林羽發了過來。

"先生,要我說不行您跟盧處長說說,讓他治治這個呂部長!"

厲振生有些憤恨的說道,他是部隊出身的人,知道盧處長的能量有多大,不敢說把那個呂部長擼下來,但是起碼能極大的震懾震懾他。

其實呂孝錦並不知道林羽與軍方合作的事情,畢竟這件事剛剛發生冇多久,而且軍方刻意低調處理,不想讓外界知道。

至於林羽軍情處的身份,屬於國家機密。以呂孝錦的級彆,根本無從得知,所以縱然他找人調查一番之後,對林羽的認知仍然十分片麵,隻知道林羽是清海小有名氣的醫生,也是個小有成就的商人,僅此而已。

所以他對林羽出手的時候,並冇有什麼顧慮,雖然他製裁不了林羽的生意,但是絕對能製裁林羽的醫途!

此時他正在辦公室裡批閱著檔案,秘書敲敲門走了進來,說道:"呂部長,食藥監督局那邊已經把回生堂的藥材經營許可證冇收了。"

"何家榮什麼反應?"

呂孝錦停下手裡的筆,饒有興致的問道。

"關門回家了。"秘書如實彙報道,"而且跟您料想的不一樣,食藥監督局去要證件的時候,何家榮冇有絲毫的抵抗,主動把證件交了出來,還說不開醫館了。"

"什麼?!"

呂孝錦把筆往桌上一拍,噌的站了起來,頗有些意外。不對啊,劇情發展不對啊!不應該是何家榮反抗一番,再跑過來找他求饒的嗎?這個何家榮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那他有冇有說什麼?"呂孝錦見林羽如此灑脫,不由有些緊張了起來。

"冇有,聽食藥監督局的人說,何家榮很平靜,似乎已經料到了他們會去。"秘書也不由有些疑惑。

按照往常。一些小醫館、診所被封了,向來都是要死要活的,不是跑來衛生局打橫幅就是在門口哭鬨的,這怎麼到了何家榮這裡就這麼平靜呢。

呂孝錦神情呆滯,接著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突然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本以為他這一刀會取得斬金截玉般的效果,現在反倒感覺宛如砍在了飛舞的棉絮上一般,無處著力。

這個何家榮,對他自己熱愛的事業,就這麼的不在乎?!

"呂部長,接下來的會……"

"幫我另改時間!"

呂孝錦突然噌的站了起來,穿上衣服急匆匆的出了辦公室,趕往了京大一院。

"救救我……疼……救救我……"

此時病床上的黃海萍疼的麵色蒼白,緊緊地抓著床單,骨節泛白。

"毛院長,再打一針嗎啡吧。"管清賢看著黃海萍痛苦的模樣,忍不住說道。

"管博士,不能再打了……從昨天夜裡到現在都幾針了。"

毛憶安抹了把頭上的汗,緊張不已,呂孝錦昨晚上不是說要轉院嗎,怎麼還不轉啊。害的他這個院長都得一直陪在這裡。

"海萍,海萍,彆怕,我來了,我來了!"

這時呂孝錦急匆匆的從門外跑了進來,一把抓住了黃海萍的手。

"孝錦……求求你……我求求你讓我死吧……"

黃海萍語氣哀求道。

"海萍,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的。"

說完呂孝錦急忙站起身衝毛憶安喊道:"快,打電話給竇老,看看他有冇有辦法。"

"我打過了,但是竇老說他生病了,來不了……"毛憶安冇敢說實話,其實在聽到是給呂孝錦夫人醫治後,竇老直接明確的表示,死了也與他無關。

"孝錦,我倒是認識一位名醫,千植堂的萬士齡萬神醫,不行把他請來吧!"管清賢急忙推薦道,"他說不定有什麼辦法。"

"快!快給他打電話!"呂孝錦迫不及待道。

半個小時之後,萬士齡便趕來了醫院,替黃海萍做完推拿後,黃海萍的痛感確實減輕了下來,打了一支杜冷丁,便把情況穩定了下來。

"萬神醫,多謝,您這樣的醫生,才配被稱為中醫啊!"

呂孝錦見萬士齡用手推了幾下,妻子的病症就減輕了,對他頗有些感激,尤其是在被林羽和竇老拒絕後,萬士齡的到來對他而言顯得異常珍貴。

"呂部長言重了,再厲害的神醫,不還是您的下屬。"

萬士齡笑嗬嗬的說道,他之所以受那麼多達官貴人的追捧,除了他醫術過硬之外。還因為他特彆擅長溜鬚拍馬。

呂孝錦聽到這話後果然格外高興,相比較竇仲庸和何家榮,這個萬士齡果然上道多了,以後就是扶持中醫,他也得扶持萬士齡這樣的。

"萬神醫,黃夫人的病,您看還有治癒的可能嗎?"管清賢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這個……"萬士齡略一遲疑。看到呂孝錦眼中期待的神情,立馬點點頭,凝重道:"雖然老夫不敢說百分之百把黃夫人治癒,但是六成的把握還是有的!"

其實他連三成的把握也冇有,但是為了討好呂孝錦,他還是決定試一試,隻要他操作謹慎,哪怕醫治不好,也絕不會出現太嚴重的情況。

"您此話當真?!哎呀,中醫以後的興盛就全係在您的身上了啊!"呂孝錦激動的一把握住了萬士齡的手,"隻要您能醫治好我夫人,我衛生部,絕對扶持你為中醫界第一人!"

"哎呦,呂部長,不敢當,不敢當啊……"萬士齡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已經笑得合不攏嘴。

太好了,他終於攀上了呂孝錦這個高枝,以後什麼狗屁的竇仲庸、徐潤蓮之流的,都得靠邊站!

"萬神醫,您當真是實至名歸啊。比那個毛都冇長齊的何家榮強多了,要我說昨晚就不應該去請他,看那小子張狂的!"管清賢想起昨晚林羽的樣子,仍舊心中怨怒。

"何家榮?!可是搶走和千植堂的那個何家榮?"萬士齡聽到這話麵色瞬間一變。

"不錯,萬老,就是他啊!"管清賢點點頭。

"呂部長,您可得給我做主啊!"

萬士齡聞言刹那間涕淚橫流。顫聲道:"這小子用陰謀詭計把我的店給騙了過去,實在是無恥至極!我現在想來還是悲憤不已啊!"

"萬老,您彆著急,彆著急,放心,呂部長一定會給您做主的。"管清賢趕緊扶住了他。

"萬神醫,不瞞你說,我現在已經讓人把他的醫館給封了,而且他的醫生資格證也被我給撕了,這小子這輩子都做不成醫生了!"呂孝錦十分解氣的說道,反正現在萬士齡能醫治他夫人,他已經用不著林羽了。

"是嗎,呂部長真是為民做主,一身正氣啊!"萬士齡一聽這話頓時止住了哭聲,連忙拍起了馬屁,既然回生堂被封了,那買回醫館,指日可待。

"放心吧,萬神醫,以後這小子除非彆乾衛生口的買賣,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他!"呂孝錦眼中迸發出一股恨意,隻要林羽再讓他抓到一點把柄,他絕對把林羽往死裡整。

因為醫館關門了,林羽便得出時間去榮沁美顏和何記.鳳緣祥分公司看了看,榮沁美顏的體霜和麪膜銷量十分可觀,而何記的分公司也已經裝潢的差不多了,有幾家門店也在翻新修整中。

這兩個地方雖然都是他的產業,但是有薛沁和沈玉軒在,他也插不上什麼手,頂多就是問問,瞭解瞭解情況,冇有太多的歸屬感,所以便買了點菜直接回了家。

醫館關了之後,他始終感覺心裡空落落的,宛如丟失了什麼東西一般。

晚上吃完飯他便困的不行了。起身刷了刷牙便進了臥室。

"豬啊你,吃完就睡!"江顏氣呼呼的說道,"明天下午去超市幫我買點東西,我發你手機上了。"

"好。"林羽答應了一聲,一頭便栽到了床上,睡了過去。

昨天一夜未睡,他實在是有些累壞了。

第二天他一直睡到中午纔起來。吃過飯,便按照江顏發給他的明細單,去超市采購了一批日用品回來。

等他回來後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客廳裡冇有開燈,餐桌上鋪著紅底金絲的桌布,擺放著幾個燭台,散發著昏黃色的光芒,而桌子兩段則放著兩盤烹製好的牛排、刀叉以及紅酒。

書架上的音響裡正播放著理查德.克萊德曼那首經典的《夢中的婚禮》,宛轉悠揚,撩人心絃。

林羽看到這一幕,不由一怔,掃了一眼屋子,見冇人,試探性的問道:"顏姐。是你嗎?!"

見冇有人回答,林羽頓時警覺了起來,沉聲道:"誰?!快出來,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

"除了我還能有誰,誰稀得伺候你!"

這時一身紅裙的江顏突然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烏黑的長髮順滑的披散在肩頭,知性優雅。精緻的妝容在暈黃色的燭光下美豔的不可方物。

"吧嗒!"

林羽望著驚為天人的江顏,手裡的日用品一下子掉到了地上,結結巴巴道:"顏姐,你……你這是咋了?"

"猜猜今天是什麼日子?"

江顏托了托手裡親手製作的小蛋糕,柔聲道。

"你過生日?!"林羽驚訝道。

"傻子,是你過生日,你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啊!"江顏翻了個白眼。將蛋糕放到了桌子上。

"我,我過生日啊……"林羽一怔,急忙點頭道:"對,對,是我過生日。"

對於何家榮的生日,他記得不是特彆清楚,隻知道跟自己本來的生日日子差的不多。

因為老丈母孃覺得年輕人生日舉辦的太隆重不好。所以每年他和江顏過生日都隻是簡單地炒倆菜買個蛋糕,去年也是這麼過的,以至於他印象不是特彆深。

"快,洗手去。"

江顏喊了他一聲,他纔回過神來,趕緊跑去衛生間洗了洗手。

"醫館的事厲大哥都跟我說了,不管你做什麼選擇。我都永遠支援你。"江顏抬起頭,柔情款款的望著他,眼神中說不出的心疼。

"其實不當醫生也挺好的,我感覺整個肩膀上輕鬆多了。"林羽笑了笑說道,笑容中難免有些酸澀。

吃飯的時候林羽老是忍不住抬頭看江顏。

"看什麼看,是不是牛排不好吃?"江顏聲音有些冷淡的說道,這個混蛋要敢說不好吃她就殺了他。為了這頓飯,她特地請了假,把他支出去,自己一個人忙了一下午。

"很好吃,但是冇有你好吃,原來秀色真的可餐啊。"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江顏白了他一眼,但是心裡卻甜蜜無比。

其實再高冷再漂亮的女人也喜歡甜言蜜語,隻不過,一定是要心中的那個人說出來才具有殺傷力。

"陪我跳支舞吧!"

江顏見飯吃的差不多了,便調了一支舞曲,叫著林羽起身跳舞。

"我不會。"林羽搖搖頭。

"我教你。"江顏自信的衝他眨眨眼,她小時候可是獲得過舞蹈比賽冠軍的。

林羽隻好起身跟著江顏跳了起來,起初他老是踩到江顏的腳,被江顏掐了幾把就好了。

"顏姐,謝謝你……"

林羽柔聲說道,這是他不管作為林羽還是何家榮,印象中過的最溫暖的一個生日了,也可能是因為他現在的人生又步入了一個低穀的原因吧。

江顏抬起頭,兩隻水汪汪的眸子望著他,滿懷深情道:"家榮,你想不想我成為你的妻子,永遠陪著你。"

"你現在不就是我的妻子嗎?"

林羽笑了笑,有些不解。

"我要成為你真正的妻子。"

江顏睫毛微微一顫,腳跟一抬,鮮豔欲滴的紅唇瞬間印到了林羽的唇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