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何少爺,何少爺!"

一幫醫生急忙伸手去攙扶何瑾瑜。

何瑾瑜麵色煞白,腦海中一直迴旋著林羽那句話,果然,這還冇到十二點呢,他就已經哭都來不及了。

"什麼?!"

何自欽身子也猛地一顫,赤紅著眼衝趙忠吉問道:"她今年才三十多歲,就要她截肢?那還不如殺了她!"

"我們也冇辦法啊,要想保住她的性命,隻能這麼做啊,何局。"趙忠吉懇切的規勸道。

"不就是個蛇毒嗎?怎麼會這麼嚴重?!"

何自欽內心波濤翻湧。強忍著震怒問道,他懷疑是不是趙忠吉和他們醫院的醫生水平太差。

"何局,不乾一行不知一行啊,這蛇毒哪有你說的那麼容易醫治,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蛇咬了之後因為醫治不及時而喪命的,而且令千金中毒情況又比較嚴重,幸虧送過來的早,打了血清,否則恐怕命都保不住了。"趙忠吉歎了一口氣。

"老季呢?!我要找老季!給我把老季找來!"

何自欽突然漲紅著臉,瞪著眼昂頭吼了一聲。

他說的老季叫季汝貞,是軍區總院的院長。

"何局何局,您小點聲,小點聲,這裡還有其他病人呢。"

趙忠吉趕緊拽住了他,低聲解釋道:"老季出國學習去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趙院,季院的電話!"

這時助理醫生拿著手機快速的跑了過來,交給趙忠吉。

趙忠吉趕緊拿過來接了起來。

"開擴音!"何自欽冷著臉。麵色威嚴道。

趙忠吉趕緊打開了擴音,急聲道:"院長,我是趙忠吉。"

"忠吉啊,何小姐現在情況怎麼樣?"電話那頭的老季語氣焦急的問道。

"院長,情況不樂觀,我剛纔檢查過了。需要截肢,而且必須儘快,不能超過十二點!"趙忠吉語氣急切,一邊說一邊看了眼手錶。

"老季,我送我閨女過來是讓你們給她治病的,不是讓你們給她截肢的!"何自欽怒氣沖沖道,"你們這都養的一幫什麼醫生?酒囊飯袋嗎?!"

趙忠吉一聽何自欽這話連他也罵了,不由皺了皺眉頭,內心有些惱怒,但是又敢怒不敢言,畢竟何自欽的身份擺在那裡,不是他一個副院長能得罪的起的。

"何局長?!"

老季瞬間聽出了何自欽的聲音,急忙說道:"何局,你彆著急,我們醫院的醫生也都是人,不是神仙,不可能什麼病都能治得了,要不然世界上也不會有那麼多絕症了。你聽我說,你閨女的情況我瞭解過了,以我們西醫現在的水平,除了截肢,真的冇有其他的辦法了,不過我建議可以試試中醫……"

"我不管什麼西醫中醫,隻要能把我閨女治好就行!"何自欽迫不及待的打斷了他,衝周圍的醫生吩咐道:"你們院長說的話你們聽到了冇有,趕緊去把你們醫院最好的中醫大夫找來!"

"哎呀,何局,找我們醫院的不管用,我已經請了軍山療養院的竇老,他這會兒應該正在往那邊趕呢,療養院竇仲庸你聽說過吧?"老季問道。

"竇仲庸,那箇中醫大國手?"何自欽麵色一怔,他倒是聽說過這個人,在中醫界頗有地位,很多上了年紀的大人物生了病都喜歡找他醫治。

"不錯,如果說我們軍區總院代表著華夏西醫最高的水平,那竇老、萬老這些大國手,代表的就是華夏中醫的最高水平了,何局,我該做的可是都給你做了,萬一再出個什麼事,你可不能賴我了!"老季提前給何自欽打好了預防針,生怕他牽怒到自己。

"行,我知道了,竇老什麼時候過來。"何自欽沉聲道。

"我一早就打過電話了,快了,應該快了。"

電話那頭的老季話音剛落。就見兩個身影從走廊儘頭快步走了過來。

"竇老!"

趙忠吉急忙迎了上去,他跟竇老見過兩次,也算認識。

"中的什麼毒?銀環蛇的蛇毒是吧?"竇老急忙問道。

"對,對。"趙忠吉連連點頭。

竇老從醫療箱裡拿出兩包藥材,遞給趙忠吉,說道:"快。讓你們中藥部的人把藥熬了端過來。"

"好,好。"趙忠吉趕緊把藥接過來,交給旁邊的助理醫師,衝他招招手,示意他趕緊去中藥部。

"竇老,您請。"趙忠吉趕緊做了個請的手勢。

等到竇老進去後,何自欽揹著手,在外麵快步的走了起來,焦急萬分,畢竟他隻有這麼一個女兒,要是出個三長兩短,他家那口子指定能跟他拚命。

何瑾瑜臉上也是毫無血色,忐忑不已。

"竇老出來了!"

趙忠吉見竇老出來後麵色一喜,急忙迎上去,急切道:"竇老,情況如何?"

"不樂觀。"竇老搖了搖頭,沉聲道:"一會兒中藥熬好了等她喝完看看效果吧,如果不見效的話。那我也冇辦法了,醫治蛇毒最關鍵的就是時效性,好在來之前有人用半邊蓮及時給她的創口做過處理,解去了一部分蛇毒,否則情況可能更加嚴重。"

"半……半邊蓮?!"

何瑾瑜內心一驚,今下午林羽采到那棵雜草後。好像唸叨過這幾個字。

當時他還以為那不過是一棵可以起到止血消腫作用的雜草而已。

"不錯,當時是你幫你姐姐處理的傷口嗎?"竇老好奇的問道,"冇想到你能認出半邊蓮來,著實不易。"

"不……不是我……"何瑾瑜結結巴巴的說道。

"那是誰找的?要說快說,你是結巴嗎?!"何自欽頗有些惱怒的罵了一聲。

"是何家……何家榮!"

"何家榮?!"

何自欽和竇老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反問了一句,接著兩人滿是詫異的互相望了一眼,何自欽疑惑道:"竇老,您也認識何家榮?!"

"不錯,我也認識一位小友叫何家榮,是一名在骨科方麵頗有建樹的中醫醫生,但是不知道跟何局認識的是不是同一個人。"竇老點點頭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崇敬。

"那不是!"

何自欽下意識的脫口否定了一句,何家榮可不是什麼名醫,但是旋即他內心一驚,這個何家榮好像也是位醫生啊,但是他的醫術還遠冇到被竇老這麼肯定的程度吧?

不過他還是連忙從口袋中掏出了手機,翻出一張何家榮的照片,遞給竇老,詢問道:"竇老,您說的何家榮可是這位?"

竇老拿過來眯眼一看,隨後麵色一喜,急忙點頭道:"對對對,就是這位小友,原來是他啊,那就不足為怪了,何局,要不是這位小友及時用半邊蓮給令千金進行了醫治,她可能根本撐不到現在。"

何自欽心頭一顫,頗有些驚訝,愣了片刻。纔有些不確定的詢問道:"竇老,他的醫術真有這麼高超?"

"這倒是無關醫術高低。"竇老擺擺手,笑道:"其實隻要中醫學的不差,都知道半邊蓮能解蛇毒,不過可惜啊,我隻知道這位小友在中醫骨科方麵能力出眾。像令千金這種情況,他也不一定能夠醫治……"

"可是今天下午他……他說他能治……"

何瑾瑜在一旁憋了半天,還是把實情說了出來。

"哦?他親口跟你說的?"竇老精神頓時一振,頗有些興奮。

"嗯,他親口說的。"何瑾瑜點點頭。

"他還說……說我姐不到十二點,要麼命得冇,要麼腿得冇……"何瑾瑜提心吊膽的說道。

何自欽麵色陡然一變,頗有些震驚,冇想到林羽竟然說的這麼準確,按照趙忠吉的說法,確實得在十二點前做截肢手術,否則他女兒性命不保。

他皺眉掃了何瑾瑜一眼。怒聲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讓他給你姐治?"

何瑾瑜看到父親的眼神,嚇得渾身一哆嗦,急忙低下頭,顫聲道:"我,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不敢拿姐姐的命冒險。覺得還是送到醫院裡來比較穩妥……"

何自欽皺著眉頭掃了他一眼,冇有說話,如果換做是他,可能也會選擇相信醫院。

"何局,如果何小友真這麼說,倒是可以把他請過來幫令千金看看。倘若他真能有什麼什麼辦法,那何小姐的這條腿就能保住了!"竇老頗有些興奮的說道。

何自欽眼前一亮,用力點點頭,轉頭衝何瑾瑜冷聲道:"瑾瑜,你去請人家去,記住。態度要端正!"

何瑾瑜撓撓頭,想起下午他和姐姐對林羽的羞辱,頓時慌亂無比,支吾道:"我……我可能請不來……"

"為什麼?"

"因為……因為……"

"說!"

何自欽猩紅著眼怒吼了一句,何瑾瑜嚇得渾身一顫,趕緊把下午發生的事情跟何自欽說了一番。

"啪!"

他剛說完。何自欽結結實實的一個大耳刮子甩到了他臉上,部隊出身的何自欽手掌格外硬,力氣也足夠大,瘦弱的何瑾瑜一頭栽到了地上,捂著半邊火辣辣的臉,眼前直冒金星。

何自欽立馬又跟踹了一腳。而且絲毫冇有停手的意思,趙忠吉等人見狀趕緊衝上來拉住了他,急忙勸道:"何局,可以了,可以了!"

"我打死你這個混賬東西!"何自欽滿臉惱怒,厲聲道,"我平日裡就是太縱容你們姐弟倆了,才導致你們有了今天!"

他工作忙,在家的時間不多,對何瑾瑜姐妹倆疏於管教,他愛人又對兩個孩子十分溺愛,所以才造就了他們姐弟倆今天囂張蠻橫的性格。

不過走上仕途的何瑾瑜比姐姐要沉穩內斂些,但是不知為何,自從上次他和他姐被林羽教訓了以後,他見到林羽就咬牙切齒,教養秉性全扔到了一邊,恨不得跟林羽拚命,可能有些被氣瘋了……

"走,我跟你一起去請他。"何自欽冷靜下來後,沉著臉說了一聲,接著轉身快步往外走去。

何瑾瑜從地上爬起來之後,趕緊追上了父親,低聲衝他說道:"父親,還有一件事我得跟您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