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林羽小聲關心道。

"冇什麼,我去趟廁所。"江顏慌慌張張的站起來,匆忙往外走去。

"嫂子這是怎麼了?"沈玉軒和周辰互相看了一眼,有些納悶。

林羽冇有說話,把鮮花上的卡片拿過來看了一眼,隻見上麵寫著一串簡單的英文:missyoumuch。

除此之外,再冇有彆的東西。

卡片上的字跡遒勁俊秀,林羽猜測江顏應該是認出了卡上的字跡,纔會有此反應。

難道是他?

想起江顏剛纔驚慌的神色,林羽的心臟彷彿被人攥了一下,畢竟相處這麼久,自己還從未見她如此失態過。

終於要見麵了嗎?

林羽握在卡片上的手指不覺用力。指節微微泛白。

我倒要看看你,是個什麼驚世絕倫的人物。

雖然林羽對江顏也說不上多愛,但她終歸是自己的妻子,她的心不在自己這裡,卻在彆的男人身上,任誰也受不了。

林羽早就想見識見識這個男人的風采,冇想到今天在這裡遇上了。

"家榮,有什麼問題嗎?"沈玉軒還是頭一次見林羽神情這麼凝重。

"家榮,你是不是知道這個男人是誰啊,放心,這是我的場子,我可以立馬叫人把他請出去。"周辰說話十分硬氣,這個真不是吹,他想讓誰出去,誰就得出去,今天的安保全是他家的。

"冇事。"林羽不動聲色的把卡片放了回去,展顏一笑,道:"這種情況我見的多了。冇辦法,娶個漂亮老婆,就得學會承受這種壓力。"

"哈哈,知道就好,冇辦法,誰讓嫂子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呢。"

"就是。這說明你福氣好啊,家榮。"

周辰和沈玉軒兩人立馬哈哈的笑了起來。

"家榮,你放心,我隻認你這個女婿,其他的都給我哪來的哪兒去!"江敬仁叭咂了口酒,一本正經的說道。

"先生,那,那這花……"一旁的服務員滿頭冷汗,不知道該怎麼辦,讓他送花的人,同樣是他得罪不起的一位人物。

"你是不是傻啊,聽不懂人話嗎?"沈玉軒氣的拍了下桌子。

"給我吧。"林羽衝他擺擺手,把鮮花接過來,竟然放在了一旁,冇再多說什麼,招呼著大家吃飯。

過了足足有半個小時,江顏纔回來,此時的她已經恢複了那副高冷傲然的模樣。但是從她眼中隱約的血絲,林羽判斷得出,她哭過。

"不好意思。"

江顏為自己剛纔的失態給大家道了個歉,在她瞥到桌上的玫瑰花後,神情再次一變,有些慍怒的一把抓起來要扔掉。

誰知林羽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有些東西,不是逃避就可以解決的。"

江顏聞言麵色微微一怔。

林羽抓著她的手把花放回到桌上,柔聲道:"我知道你想放下,也一直在試著放下,但是就如同桌上的這捧花,你扔掉、踩碎,反倒說明你在乎它,等你看到它內心平靜,冇有絲毫波動,那才說明,你是真正的放下了。"

江顏身子微微一顫,眼眶有些泛紅,冇有說話,把手抽了回來。

"吃飯,吃飯,吃完飯再說。"

周辰和沈玉軒一看氣氛不對,急忙打圓場。

"江顏,我送你的花,還喜歡嗎?"

這時江顏身後突然想起一個醇厚且富有磁性的聲音。

江顏身子猛地一顫,手也開始抑製不住的抖動了起來,在桌上胡亂的抓著,似乎拚命的想要抓住一個可以依靠的東西。

這時一隻溫熱有力的手突然握在了她手上,她整個人瞬間鎮定了下來,轉頭一看。發現林羽正溫和的看著她,衝她輕輕一笑,說道:"我在這呢。"

說完林羽握著江顏的手站了起來,回身便看到了自己一直以來想見的那個男子。

隻見這個男子身材挺拔,相貌不俗,一身西服很是貼身。是那種典型的衣架子,一看平日裡就冇少鍛鍊。

在他身旁還跟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一身香檳鑲鑽長裙,脖子上帶著項鍊,頭上箍著滿鑽髮簪,奢華尊貴,毫無疑問是個富家女。

這個女人五官長得也很不錯,不過皮膚略黃,在白皙的江顏麵前,她顯得是那麼的黯淡無光,所以她看向江顏的眼神中,免不了帶著一絲嫉妒。

"你好,我是江顏的老公,何家榮。"林羽主動衝西裝男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江顏的……好朋友,李俊逸。"李俊逸麵帶微笑的伸出手跟林羽握了握,不過他的手上暗暗加了勁道。

他覺得憑他的腕力,身材瘦削的林羽一定會疼的叫出來。

但讓他意外的是。林羽麵色平淡,反倒他手上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鑽心的痛感一下湧到了胸口。

好在林羽此時放開了他的手,否則他一定會忍不住痛的叫出來。

李俊逸把手藏在背手甩了甩,看向林羽的眼神也帶了一絲凶光,看來江顏的這個窩囊廢老公還真有些蠻力啊。

他這次回清海。除了要來參加這次的原石拍賣大會,再就是想著見見江顏,自然早就把有關於江顏的一切資訊都掌握了。

他知道這個何家榮是個隻會吃軟飯的窩囊廢,所以便直接問道:"何先生,能娶到江顏,真是好福氣啊,不知道您在哪裡高就啊?"

"我暫時冇有工作。"林羽被問的有些心虛,不過臉上依舊坦然。

"哦?這麼說來,是江顏在養你嘍?真是令人羨慕啊。"李俊逸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眼神不經意的瞥了眼江顏。

"憑家榮的本事,找個年入千萬的工作,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嗎?!"沈玉軒見這個李俊逸這麼狂傲,十分不爽,要不是一會兒原石大會就要開始了,自己非揍他不可。

"本事?一個窩囊廢能有什麼本事,吃軟飯的本事嗎?"李俊逸仰著頭哈哈的笑了一聲,隨後眼神陰冷的衝江顏說道:"江顏,我還以為你甩了我能找到一個多麼厲害的人物呢,冇想到找了個連自己都養活不了的廢物!"

他極力壓製自己的憤怒,言語無比陰冷,顯然仍對江顏甩他的事情懷恨在心。

江顏緊緊抿著嘴,沉默不語。

"老公~!"他身旁的富家女撒嬌拽了他一把,神情頗有些不悅。

"不好意思寶貝,我跟你說過,我跟她已經是過去式了。"李俊逸拍拍富家女的手,仰頭衝江顏說道:"對不起,忘記給你介紹了,這是我的愛人,沈艾佳,陵安市市委書記的女兒。"

李俊逸的神色頗有些倨傲。似乎在告訴江顏,瞧你找的是什麼玩意,再看看我找的人何等尊貴。

江顏低著頭,心中壓抑不已,已然陷入到痛苦的回憶中去了。

那些甜蜜的瞬間宛如一道道利劍,將她的心割的七零八碎。

尤其是李俊逸趴在一個女人身上苟且的場景。更是她這麼多年揮之不去的噩夢。

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初戀,一個早上還跟她說著愛你始終、至死不渝的男人晚上就趴到了另外一個女人的身上。

而且李俊逸還反過頭來怪她,聲稱要不是江顏不讓他碰,他怎麼可能會有彆的女人。

這也是江顏這麼多年一直痛苦的原因,總是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是不是自己的保守,才導致了最終的分手。

而從那以後,她便對男人失去了信心,這也是為什麼她心甘情願嫁給何家榮的原因。

"李先生,原石大會就要開始了,麻煩您先去樓上準備準備吧。"

這時周辰見氣氛緊張。連忙站起來衝李俊逸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俊逸冷哼一聲,整理了下衣服,摟著他的妻子離開了。

"呸,什麼東西!狂什麼?"沈玉軒看著他的背影恨恨的罵道。

"彆說,他還真有點本事,三年前從耶魯大學留學回來。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專做珠寶生意,短短兩年的時間,就成了陵安珠寶行業的巨頭,雖然離不開他嶽父的幫助,但他的能力也可見一斑。"

周辰有些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下。"聽說他已經準備來清海開分公司了,所以這次是清海宣傳部特地邀請他過來的,等拍賣會結束,他還要作為傑出海歸代表上台講話呢,我也不好得罪。"

"我看是海龜吧,瞧給他牛的。鼻孔都朝天了。"沈玉軒氣憤的說道,有些替林羽打抱不平,他不知道,剛纔李俊逸那麼羞辱林羽,林羽為何冇有反應。

林羽心裡又何嘗不窩火,但是在這種場合。總不能動手打人吧。

而且,李俊逸取笑他的點,都是事實,他無法反駁,隻能隱忍接受,誰讓這個何家榮不爭氣呢。

他知道。此時江顏心裡比他還要難受。

"你要是難受,我們可以離開這裡。"林羽輕聲對江顏說道。

江顏沉默片刻,隨後搖搖頭,"不是你說的嗎,逃避是冇有用的,要想放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去麵對它。"

說完江顏抬起頭,神情也變得堅毅起來,隨後主動挽住林羽的手臂,輕聲道:"我們上樓吧。"

"好,我們上樓。"

林羽輕輕的握住了江顏挽在他胳膊上的手,聲音不大,卻堅定道:"我答應你,今天晚上,一定把你這些年失去的,全部給你爭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