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他媽……"

沈玉軒剛要開罵,林羽一把拽住了他,衝萬士齡的孫子淡淡道:"我們就是想看病,也看不起啊,藥價高了兩倍不說,藥的劑量也故意加了兩倍,賺錢也冇有這麼賺的吧?簡直就是敲骨吸髓!"

"你說什麼?誰故意把藥的劑量加倍了?!"萬士齡孫子立馬指著林羽怒喝道,"再他媽瞎說,老子割了你的舌頭!"

他叫萬曉川,是萬士齡的親孫子,自小隨爺爺學習醫術,他爺爺的醫術冇學到多少。狂傲囂張的氣焰倒是學的分毫不少。

"真的假的?劑量多加了兩倍?!吃死人怎麼辦?"

"是啊,是藥三分毒,加這麼多,肯定出問題啊!"

"這是什麼醫館啊,名醫也不能這麼糊弄人吧?"

"不能吧,這可是京城有名的神醫啊。"

排隊的病人在聽到林羽這番話之後,頓時心驚,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我草你媽,你詆譭我們千植堂,我弄死你!"

萬曉川被周圍人的議論聲激怒了,立馬抄起了板凳,要打林羽。

"曉川!"

萬士齡立馬喊住了他,兩隻滿是精光的眼睛望向林羽,問道:"小夥子,你是什麼人,憑什麼說我的藥量加了兩倍?"

"不瞞您說,我也是箇中醫醫生。"林羽麵無坦然的望向了萬士齡。

其實萬士齡加藥量的事他著實憤怒,不過並冇有打算出麵管。但是萬曉川剛纔的態度實在太囂張了,所以他毫不客氣點明瞭萬士齡的欺詐手段。

中醫本來就式微,結果萬士齡這種身懷一身高超醫術的"禦醫",也利用醫術搜刮民脂民膏,簡直就是在敗壞中醫的名聲,難怪現在信服中醫的人越來越少。

"你也是個醫生?"萬士齡有些嗤笑的打量了他一眼。"還是中醫?孩子毛都冇退掉的人也敢自稱為中醫?!"

他話音一落排隊的一眾病人頓時哈哈的笑了起來,他們雖然不懂醫道,但是可都知道要想在中醫界學有所成,起碼得五六十歲,哪怕是神醫萬士齡,也是四十有八纔出的名。

"醫術跟年齡無關。"麵對眾人的嗤笑,林羽麵色坦然,"我如果不懂醫術,怎麼可能會指出你劑量加了兩倍?像剛纔那位大哥,明明隻吃一個月就好的病,你卻偏偏讓他吃三個月……"

"放肆!什麼叫我讓他吃三個月,我是對症下藥!"萬士齡冷聲打斷他,沉聲道,"你可知道他得的是什麼病,就敢在這裡信口雌黃?!"

"他得的是肺風……"

"廢話,我剛纔已經說過了!"

"我冇猜錯的話,這位大哥的症狀應該是胸悶氣短,喘息頭暈。項背惡風吧?"林羽轉頭望向中年男子問道。

中年男子立馬用力的衝林羽點了點頭,驚訝道:"對對,小兄弟說的一點不差!"

"看來你確實懂點中醫,竟然能將肺風的症狀背出來。"萬士齡沉著臉說道,心頭暗暗吃驚,冇想到林羽竟然對這種疑難雜症頗有研究。

"背出來的?不瞞你說,您第一個方子開的是什麼我都知道。"林羽淡淡一笑,接著說道:"麻黃5g,生薑10g,半夏10g,生石膏15g,大棗7g,炙甘草6g,服三劑後,加石膏25g,再服三劑而愈,至於另一張藥方,多半是些巴旦杏仁、白豆蔻之類的補藥。"

"神了!神了!這位小兄弟說的正是萬神醫給我開的方子,絲毫不差啊!"

中年男子對照了眼手中的方子,滿臉驚詫的望著林羽,甚為激動。

千植堂內外排隊的病人也頓時騷動了起來,滿臉驚詫的望著林羽。

"這有有什麼可稀奇的,你既然已經知道是肺風病,自然知道對症的藥方!"

萬士齡麵色沉的似乎能擰出水來,冷聲道。

"哦?知道是肺風病就能知道對症的藥方?您剛纔不還說除了您之外,彆人都治不好這個病嗎?"林羽昂著頭,饒有興致的質問道。

他話音一落,整個千植堂裡的眾人頓時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對啊,萬神醫不剛纔還說找彆人三十年都治不好嗎?"

"就是。這話變得也太快了吧?"

"這人到底靠不靠譜啊,我們可是大老遠來的啊。"

"萬神醫確實是京城有名的中醫醫生,可是為什麼開的方子人家一個年輕人都能倒背如流呢……"

萬士齡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沉著臉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實在冇想到,自己今天本來想藉著"義診"的名頭好好撈一筆的。結果冇想到半路竟然殺出個程咬金。

"滾出去!我看你們是誠心來搗亂的是吧?!"

萬曉川聽到眾人的議論聲,頓時神情慌亂,再次抄起了椅子,其他醫師見狀也立馬圍了上來,作勢要對林羽和沈玉軒動手。

"怎麼,堂堂的千植堂論醫術論不過人家,就想動手?"林羽冷冷的掃了萬曉川一眼。

"給我住手!"

萬士齡立馬嗬斥住了萬曉川等人,沉臉衝林羽說道,"小夥子,你告訴我,是誰指使你來搗亂的?"

"萬老,冇人指使我來搗亂。"林羽正色道:"不瞞您說,我之所以站出來跟您說這麼多,是不希望您把這一身過人的醫術用在歪路上。"

"歪路?!老夫還輪不到你來說教!"萬士齡冷聲道,"你知道我給多少高層政要看過病嗎?老夫要是心懷叵測,他們會請我去嗎?我萬士齡醫者仁心,從冇愧對過任何人!"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看來這個萬士齡已經利慾薰心。病入膏肓,實在是無可救藥了。

"既然你不是來搗亂的,那就請你離開,不要妨礙我看病!"萬士齡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林羽出去。

"萬神醫,我覺得這小夥子說的挺對的啊。您是不是真的給我多開了兩個月的劑量啊?"

這時剛纔看病的中年男子有些急了,迫不及待的衝萬士齡問道。

要知道,這多出來的兩個月的藥,可是要多花掉他好幾萬呢。

"你要不是相信我,大可以現在就把方子放下,讓他給你看!"

萬士齡沉著臉掃了眼眾人,冷聲道:"你們也一樣,要是信不過我萬士齡的,大可以現在就走,也可以找這個自稱中醫的小夥子給你們看病,但是,我要強調的一點是,如果你們找他看出個好歹來,與我萬某人毫無關係,而且我萬某人也絕不會再接你們的診,有想走的,就抓緊吧,彆耽誤我看病!"

萬士齡這幾句話擲地有聲,滿是威脅之意。

原本騷亂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看了林羽一眼,冇再吭聲,乖乖的繼續排起了隊。

畢竟相比較麵容青澀,不知道來頭的林羽,他們更願意相信資曆深厚,名望更高的萬神醫。

"走吧。"林羽輕輕地歎了口氣,見勸說不動萬士齡,便叫著沈玉軒要走。

"醫生,求求你先看看我父親吧,我們剛纔排著排著隊,他突然就暈倒了!"

這時門外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揹著一個老人快步跑了進來。急聲衝萬士齡求救。

年輕男子穿著比較簡陋,一看家庭條件應該比較差,背上的老人穿著也十分簡單,趴在男子的背上緊閉著眼,顯然已經暈了過去。

緊接著後麵又跑進來一個麵色發黃,滿身土氣的中年婦女。手裡拎著一個簡易輪椅,應該是男子的媳婦。

"出去出去!不是說了嗎,排隊!一個個來!"萬曉川立馬招著手跟趕蒼蠅似得把他們往外趕。

"慢著!"萬士齡沉聲喊住了他,接著起身作揖,衝後麵排隊的眾人說道:"諸位,對不起,這位老人情況比較嚴重,容我先給他看看。"

說完他快步走到男子跟旁,示意他把老人放到輪椅上。

眾人點頭表示諒解,不少人還出聲稱讚萬士齡妙手仁心。

"不礙事,是氣血不通引起的昏厥。"

萬士齡給老人把了把脈,接著在他人中上掐了掐。老人立馬便醒了過來。

"神醫啊,萬醫生,真謝謝您了!"男子見父親醒了過來,立馬麵色大喜。

"如果我診治冇錯的話,你父親的病症應該是四肢感覺遲鈍,屈伸不利。雙腿發麻,頭重腳輕,無法行走是吧?"萬士齡擼著鬍鬚自得道。

"不錯不錯,萬神醫,您說的絲毫不差啊!"男子滿是驚訝道,"請問我父親這個病您能醫治嗎?"

"當然能。我開個方子,吃上兩個月,便能痊癒。"

萬士齡站起身,悠然說道。

林羽此時已經走到了門口,但是聽到他這話,頓時停了下來。有些於心不忍道:"萬老,這家人一看經濟狀況就不好,您冇必要再把事情做得這麼絕吧?"

"你什麼意思!"萬士齡冷聲道。

"我什麼意思您應該清楚,明明可以紮幾針就能好的病,您為什麼非要讓他們吃上兩個月的藥呢?"林羽輕聲歎道。

"放屁!"萬士齡終於再也隱忍不住了,怒聲道:"他這個病要是鍼灸一番就能下地行走。我立馬當著你和大家的麵把千植堂的招牌砸了!"

"您不用跟我說這個,我就是給您提個意見而已,希望您對人對事,起碼留三分惻隱之心。"林羽說完就要繼續往外走。

"慢著!"萬士齡立馬喊住了林羽,冷聲道:"你汙衊了我,就想這麼走?冇那麼容易。要麼你今天就用鍼灸讓這位老人立馬下地行走,要麼就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響頭道歉!"

"趕緊的,磕頭!"

萬曉川立馬帶著一幫醫師圍上來擋在林羽跟前,氣勢洶洶的逼迫道。

林羽不由搖頭歎了口氣,自己想放這個萬士齡一馬,冇想到他自己卻不放過自己。

他掃了眼千植堂,突然眼前一亮,立馬轉過身,衝萬士齡說道:"萬老,那咱就打個賭吧,如果半個小時之內我不能讓這位老人站起來,那我就給您磕三個,不,三十個響頭賠罪,如果我要是做到了,我也不要您摔牌匾,畢竟這是您立足的根本,我隻問您要一樣東西就成。"

"儘管說,我都答應!"萬士齡揹著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似乎認為自己贏定了。

這個老人確實不用吃兩個月的藥,也確實鍼灸幾次就能好,但是絕不可能像林羽說的那樣,鍼灸一番立馬就能下地,簡直是在癡人說夢!

"我要您這家醫館。"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