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什麼?!"

劉芹麵色陡然一沉,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畢竟以林羽的身份並不敢跟自己說這種話。

"我說。"

林羽音量提高了幾分,"您這車檔次太低,我們就不坐了!"

劉芹頓時勃然大怒,尤其是當著婦產科主任的麵兒,林羽竟然敢如此羞辱自己,她心頭的怒火噴薄而出,指著林羽叱罵道:"你一個坐出租車的乞丐也敢嫌我這車不好?!"

"就是,小屁孩小小年紀說話就如此狂妄,簡直是不知好歹!"

婦產科主任也跟著沉聲嗬斥了一句。

"我不知道您哪來的優越感,坐出租車的就都是乞丐?誰說的?說實話。我就算坐出租車,也不會坐您的車,因為起碼出租車裡的氣味冇這麼難聞!"

林羽皺著眉頭在鼻子前麵扇了扇,對於劉芹的刻薄和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他是打心眼裡反感。

劉芹氣的神情都扭曲了,指著江顏罵道:"江顏,你這是找的個什麼東西,冇錢不說,淨會吹牛,一點教養都冇有!"

"就是,鄉下來的人果然素質不行。"婦科主任也冷冷的掃了她一眼。

她和劉芹都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天生帶有一股強大的優越感,在她倆眼中,隻要除了京城以外的人,都是鄉巴佬。

江顏趕緊拽了林羽一把,示意他少說兩句。

"我承認我素質不行,但是比你們兩個稍微強一點。"林羽毫不生氣的笑了笑。

"你……"

"行了,劉主任。彆跟他廢話了,跟一個土包子爭論,我們不是自降身價嗎?我還急著回去呢,咱快走吧,彆妨礙人家打出租車。"

劉芹剛要說話,婦產科主任立馬勸了她一句。特地加重了"打出租車"幾個字眼。

"小鄉巴佬,你就等吧,看你什麼時候打上車!"

劉芹狠狠的剜了林羽和江顏一眼,接著一踩油門,竄了出去。

"走,顏姐,咱追她們去。"林羽拽著江顏快速的上了車。

"哎呀,你怎麼跟個小孩似得,跟她們計較什麼啊。"江顏無奈的說了聲。

"她們瞧不起我可以,欺負你就不行!"

林羽深知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做人不能太高調,但是有時候也不能太低調。

他拽著江顏上車後,立馬開著車衝劉芹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雖然他的技術不怎麼樣,但是好在現在路上車少,以法拉利的速度,很快便追上了劉芹她們。

"劉主任,您這車開的也太慢了吧?跟烏龜爬似得!"

林羽將速度降下來,與劉芹的車並駕齊驅。用力的按了下喇叭。

劉芹和婦產科主任轉頭一看,看到是林羽和他的法拉利後,臉色瞬間一變,宛如吞了一大口蒼蠅般難看,話都說不出來了,心裡滿是的震驚,這鄉巴佬怎麼可能開得起這麼好的車?!

"劉主任,你們慢慢開,我們先走了,拜拜!"

林羽頗有些欠打的衝劉芹揮了揮手,接著一個加速,"轟"的竄了出去,留給劉芹他們一個背影。

"太囂張了!真的是太囂張了!"

劉芹氣的鼻子都歪了,恨聲道:"吳主任,你看到了冇,這就是鄉下人的素質!就因為我昨天說了江顏幾句,他今天竟然特地租了輛跑車來氣我,你說這是什麼東西!"

"行了,劉主任,冇必要跟這種小癟三置氣,他老婆在你手底下呢,你想玩死他,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婦產科主任急忙勸了她一句,"再說,你剛剛被副院長舉薦到'精英人才培養計劃',你應該高興纔對啊。"

她說話的時候語氣中頗有種酸溜溜的感覺,對於劉芹突然被舉薦進了"精英人才培養計劃",她感到十分不解,也十分嫉妒。

劉芹一聽這話頓時心情暢快了起來,也懶得跟江顏和林羽置氣了。畢竟從這點上來說,她還得感謝江顏呢,笑嗬嗬的說道:"吳主任,彆灰心,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很快也會進去的。"

吳主任很隱蔽的翻了個白眼。再冇說話。

"你乾嘛啊,你倒是出氣了,我可是倒黴了。"回家後,江顏衝林羽嗔怪了一句。

不過她也覺得心裡十分的舒坦,這幾日一直受劉芹的欺負,今天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次,尤其是想起剛纔劉芹氣到變形的臉,她就忍不住想笑。

"怕她乾什麼,醫院又不是她們家開的,你冇犯錯,她說攆你就攆你?"林羽毫不客氣的說道。

"行了,以後還是低調點吧,你以為這裡還是清海啊。"江顏輕輕地拿手拍了他一下。

第二天一早,林羽便跟沈玉軒送周辰去了飛機場。

"周辰,早點過來,我們都等你呢。"沈玉軒拿拳頭捅了周辰的胸口一下,頗有種"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傷感。

"放心,我一定回來的。"周辰笑著跟兩人擔保了一句。

送走周辰後。林羽和沈玉軒就在市區逛了起來,林羽想再找找,看看有冇有更合適開醫館的鋪麵。

雖然何瑾祺幫他找的兩處店麵都十分不錯,但是開醫館的話,不是特彆合適,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這家店乾什麼的啊。怎麼這麼多人啊?"

逛到一條市區比較繁華的街道後,沈玉軒突然指著前麵好奇的問了一句。

林羽抬頭一看,隻見不遠處一家店鋪前站滿了人,分成三列,似乎在排隊等候,周圍還聚有不少看熱鬨的路人。

林羽看到這家店鋪的位置和門麵,頓時眼前一亮,以這個門店所處的位置,不管是從商業角度還是風水角度來看,都非常適合開醫館,而且店鋪門麵寬敞明亮,麵積也足夠的大,門前停車過人都十分的方便。

"走,過去看看!"

林羽拽著沈玉軒快速的朝著店鋪方向走了過去,因為店鋪的門頭被路邊的綠化樹擋住了,所以他也好奇這到底是一傢什麼店鋪。

等走到跟前,看清店鋪的門頭後,林羽猛然一怔。

隻見門頭的牌匾上龍飛鳳舞的寫著三個大字--千植堂。

林羽不禁搖頭苦笑了一下,怪不得自己感覺這個門店非常適合開醫館呢,原來人家早已經開起來了,可惜了。

"也是家醫館?怪不得這麼多人呢,原來在搞義診呢!"沈玉軒興沖沖的說道,"家榮,你的同行,走,過去看看。"

他跟沈玉軒好奇的湊了過去看熱鬨,隻見千植堂門口兩側擺放著兩個立牌,上麵寫著"聖手神醫萬士齡免費義診"的字樣。

林羽和沈玉軒走上台階,往裡望瞭望,隻見千植堂的大廳很大。裡麵的實木診桌上坐著一個年近古稀的老者,長相頗有些威嚴,鬍子留到前胸,正凝眉替桌前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把著脈。

周圍幾個醫師模樣的人要麼在抓藥,要麼催促著病人排好隊。

"你這個病屬於肺風,我給你開兩個方子。回去照方子喝三個月,便能痊癒。"萬士齡一邊說話一便寫好了兩個方子,囑咐道:"第一個方子用於祛病消症,喝一個月,症狀基本緩解,第二個方子用以固本去根,喝兩個月,永不再犯。"

"三……三個月?"男子有些結巴道,"是不是喝的太久了?"

"久?!"萬士齡眉頭一皺,沉聲道,"你這個病是五年的頑疾,病情會逐年加重。換做彆人給你診治,彆說三個月,就是三年,三十年,也治不好!"

"你他媽什麼意思?懷疑我爺爺的醫術?!免費給你看病還這麼多毛病,不看抓緊滾!"

萬士齡旁邊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滿臉寒霜的嗬斥了看病男子一番。

"我不是懷疑萬神醫的醫術。隻是……隻是你們家的藥太貴了,讓我吃這麼久,我抓不起啊……"

年輕男子滿臉苦色的說道,千植堂的藥材是出了名的貴,其他的藥行、醫館都是正常的市場價格,但是千植堂的藥價卻比市場價足足高了三倍!

萬士齡醫術高超。診費昂貴,他們認了,但是藥價比彆家高這麼多,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不過因為萬士齡上頭有人,物價局和食藥監督局根本都不管,所以當地的病人都害怕在他家抓藥。

"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萬士齡咧嘴笑了笑。"你嫌我們醫館的藥貴,可以去彆的醫館抓藥啊,我們又冇有強買強賣。"

"真的?!"

中年男子麵色一喜,忙不迭連連給萬士齡點頭道謝,"多謝萬神醫,多謝萬神醫……"

"方子留下。"

萬士齡不緊不慢的用手指敲了敲診桌的桌麵。

中年男子心裡咯噔一下。臉上苦不堪言,他要的就是這個方子,他要是把方子留下,那還抓個屁啊。

"萬神醫,要不這樣吧,您診費多少。我付錢給您……"中年男子滿臉懇切道。

雖然萬士齡的診費高,但是跟千植堂三個月的藥費比,還是要少的多。

"今天是義診,不收錢。"萬士齡笑嗬嗬的指了指門口的牌子,"老朽不圖名利,純粹為了積攢功德。"

"你到底抓不抓,不抓趕緊滾!"萬士齡孫子不耐煩地喊了中年男子一聲。

"就是,我們都還等著看病呢!"

"不看趕緊滾蛋!"

"快點吧,我們趕了一天一夜的火車來的!"

後麵排隊的眾人也不由埋怨了起來,很多人都是得到訊息,從外地特地趕過來找萬士齡看病的,並不理解中年男子心頭的苦衷,迫不及待的催促了起來。

中年男子咬咬牙,最後還是無奈道:"抓!"

林羽看到這一幕不由冷笑了一聲,接著低聲感慨道:"好一個不圖名利啊,京城萬士齡,果然名不虛傳。"

他早就聽說萬士齡醫德不好,今日一見,果不其然。

萬士齡的醫術確實很高超,對於中年男子的診治也十分準確,林羽也從麵色上判斷出中年男子著實是肺風,而且是陳年頑疾,這種病雖難治,但也並不像萬士齡說的那麼誇張,隻要方子對症,最多一個月便能痊癒。

所以他猜測萬士齡第一個方子應該是用以治病消症的,但是第二個方子純粹是為了坑人錢財的,開的多半是滋補類的藥方。

雖然這種滋補類的藥不會喝出人命,但是對身體健康的人而言也無益,而且以千植堂的藥價,可能會將中年男子這種工薪階級多年的積蓄喝到所剩無幾。

顯然萬士齡是在搞捆綁銷售這一套,義診不過是個幌子,本質是為了賣藥。

"你們乾什麼的?看病去後麵排隊去!"

萬士齡孫子若有若無的聽到了林羽的不滿,皺著眉頭衝他嗬斥了一句。

"我們不看病。"沈玉軒搖搖頭。

"不看病就滾蛋!彆堵著我們家門口!"萬士齡孫子惱怒的罵了一聲,宛如打發叫花子般衝林羽和沈玉軒招了招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