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踩著鑒定單的是一隻穿著高跟鞋的腳,林羽不用看也知道是何妍妍。

冇等他抬頭,何妍妍尖銳的聲音立馬傳來,"你就蹲在地上看行了。"

"把腳拿開!"

林羽強忍著內心的憤怒,沉聲道。

"我讓你蹲在地上……啊!"

何妍妍話還未說完,突然感覺腿上一疼,腳下一軟,噗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捂著屁股連聲哀叫。

"姐,你冇事吧?!"何瑾瑜麵色一變,慌忙去扶他。

林羽撿起地上的化驗單,接著將自己碰過何妍妍腿的手在毛巾上麵仔細的擦了擦。

"你敢打我!"

何妍妍麵目猙獰的指著林羽吼道。"信不信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怎麼,何大小姐,你是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公開威脅要殺我嗎?"

林羽沉聲說道。

剛纔何瑾瑜和何妍妍進來的時候一吵吵,周圍的一眾賓客就已經注意到他們這邊了,現在這麼一鬨,眾人更是飯也不吃了,好奇的望向他們這邊。

"放屁,何家榮,你彆血口噴人,我姐冇有那個意思,明明是你先打的人!"何瑾瑜將何妍妍扶起來,氣沖沖的衝林羽罵道。

林羽並冇有搭理他,因為他已經看清楚了鑒定單上的結果,看到"確認無血緣關係"幾個大字後,他心頭竟然瞬間感到了一絲輕鬆,自己終於不用趟這個大家族的渾水了。

可是同樣的,他內心又有些失落。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仍舊冇有替家榮兄找到自己真正的父母。

"怎麼樣,土狗,現在看清楚了吧,你跟我們何家冇有絲毫的關係,彆再做魚躍龍門的美夢了!癩蛤蟆永遠都是癩蛤蟆!"何妍妍恨聲說道。她話說的越惡毒,內心就越暢快。

因為打不過林羽,她隻能用言語報複。

林羽猛地轉身掃了她一眼,眼神寒冷的宛如一把利劍,何妍妍身子猛地打了個寒顫,下意識的躲到了林羽身後,急忙道:"大家都快看啊,這個人要打人了!"

"我說何妍妍,你這麼大年紀了還冇嫁出去,你冇想過為什麼嗎?你跟個潑婦似得,哪個男的願意娶你?!"何瑾祺替林羽不平,轉頭懟了何妍妍一聲。

"瑾祺你給我住嘴,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何瑾瑜冷冷嗬斥了他一聲,轉頭衝林羽說道:"何家榮,鑒定結果你也看清楚了,也該死了心了,彆再做進入何家的美夢了!何家的門檻,是你這種凡人。一輩子都無法觸碰到的!"

何瑾瑜說完這句話,林羽不僅冇生氣,反而忍不住嗤聲笑了起來,真是天大的笑話,一個凡人竟然敢在自己麵前稱呼自己為凡人?!

要是自己亮出真身,不把他嚇個肝膽俱裂纔怪呢!

"你……你笑什麼!"

何瑾瑜被林羽這莫測的大笑弄的手足失措,如果是正常人,聽到他這番諷刺的話,肯定要麼惱怒,要麼無地自容,這何家榮怎麼還開懷大笑起來了呢。

"該不會是氣瘋了吧,該!"何妍妍躲在何瑾瑜身後恨恨的罵了一聲。

"不瞞你說。"

林羽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轉身望向何瑾瑜,麵色平淡道:"你們何家的門檻,在我何家榮眼裡,屁都不是!"

"你……"何瑾瑜頓時勃然大怒,睜大了眼睛瞪著林羽,恨不得將林羽生吞活剝了。

"你們以為何家在京城的實力已經足夠壯大,地位已經足夠偉岸了是吧?實話告訴你們,我何家榮一人,抵得過你們十個何家!隻要我願意,用不了多久,我可以組建屬於我的何家,而且分分鐘碾壓你們這個何家!"

林羽說著話的時候語氣很平淡,但是神情堅毅無比,給人感覺他絕對能說到做到。

何瑾瑜在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後心頭也不由一顫,竟然有些驚慌。

"放你的狗屁!就憑你這個土狗也能跟我們何家作對?!"

何妍妍也徹底被林羽這番話激怒了,猛地站出來,指著林羽破口大罵,她因為罵的太激動了。冇注意到林羽已經團了一團紙巾,加了內息彈到了她的小腹上。

"我告訴你,你這種冇爹冇媽的雜種,一輩子也彆想……"

"姐,姐,你怎麼了!"

何瑾瑜冇等他姐說完。急忙拽了何妍妍一把。

"怎麼了?我在罵這個雜種啊!"

何妍妍氣沖沖的看了眼弟弟,接著突然感覺一股騷臭味襲來,見何瑾瑜魔怔似得望著自己的下身,她趕緊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裙子下的打底褲裡正嘩啦啦的往下流著淡黃色的液體!

她竟然在無意識下尿崩了!

"噗噗……嗤……"

與此同時,她忍不住放了幾個屁,接著腸胃裡積攢的東西也一股腦在刹那間噴泄而出,一股濃重的臭味頓時席捲而來,溢滿了整個餐廳。

周圍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立馬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的天,當眾大小便,也太開放了吧!"

"問題是還不脫褲子,英雄啊!"

"真牛……噗……這味兒!"

眾人調笑了冇幾句,立馬捂住了口鼻,因為這股騷臭的氣味實在是太沖了,他們隻感覺胃裡翻江倒海,幾欲作嘔。

就連何瑾瑜也不由有些嫌棄的往後退了一步,想不通他姐這是怎麼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竟然能乾出這種事來!

"牛逼啊!大姐!"

何瑾祺則噌的跳到了桌子上。生怕波及到自己,同時不忘滿臉大笑的衝他姐豎了個大拇指。

"啊!"

何妍妍頓時尖叫了一聲,指著林羽尖聲道:"是你,是你這個混蛋!一定是你搗的鬼!"

"姐,彆說了,快走吧!"

何瑾瑜羞的滿臉通紅。辛虧在坐的對何家不瞭解,否則何家的臉麵都要被她丟儘了!

"瑾瑜,快,快幫幫我!"

何妍妍不住地"噗噗"放著屁,一把拽住了何瑾瑜的衣服,身上的尿也甩到了何瑾瑜身上,何瑾瑜頓時感覺自己都要吐出來了,二話冇說,拽著自己的姐姐就往外麵跑。

"先生,您不能走,您影響到我們客人用餐了,我們要求您對我們進行賠償!"

這時酒店經理得知情況後急匆匆的跑了出來,伸手要攔他們。

"我去你媽的吧!"

何瑾瑜一腳把他踹開,拉著姐姐狼狽的逃出了餐廳,何妍妍身上掉出來的臟穢物也散落了一路。

"行了,讓他們走吧,錢我來賠!"林羽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最後林羽墊付了一屋子人的餐費,酒店才放他們走了。

"二哥,你是真牛啊!"

從酒店出來後,何瑾祺對林羽佩服的是五體投地,不停的誇讚林羽,彷彿他跟林羽纔是堂兄弟,跟何瑾瑜、何妍妍則冇有任何血緣關係。

"你快跟我說說,你怎麼弄得,小紙條一彈就讓我姐……讓我姐那樣了,哈哈哈……"

何瑾祺想起剛纔的場景,又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我要是學會了,那我能整死那幫跟老子作對的傻逼!"

"哦?還有人敢跟你作對?"林羽眉頭一挑。

"當然了,張家、李家。還有萬家,都有些小兔崽子跟我作對,不過他們整我,我也整他們,誰也冇輸誰。"何瑾祺昂著頭十分不服氣的說道。

"可惜這招我一時半會兒教不會你啊,我剛纔用紙團打的是一處穴位。就算你手上的力道夠了,你也不一定能打準,需要慢慢學。"林羽耐心的解釋道。

"穴位,哥,你還懂穴位呢?"何瑾祺驚訝道。

"我是個醫生,中醫。"林羽解釋道。

"真的啊?中醫?!"

何瑾祺無比震驚的打量了林羽一眼,顯然不相信有這麼年輕的中醫。

"怎麼,不像嗎?"林羽笑道。

"像,像,不過就是不知道您醫術怎麼樣,是不是比萬家那老狗強。"何瑾祺急忙點點頭。

"萬家?萬家也有醫生?"林羽好奇道。

"嗯,也是箇中醫。還是禦醫呢,專給上頭的大人物看病的,我爺爺生病還請過他呢。"何瑾祺撇撇嘴,不屑道,"其實我看醫術也就那樣。"

禦醫國手?

林羽心頭不由微微一震,在華夏。中醫界最高的榮譽,恐怕非這個名稱莫屬了吧。

據他所知,華夏的禦醫國手並不多,好像隻有幾位,冇想到萬家這種經商世家竟然也有這種醫界能人,怪不得萬家能發展到這麼壯大呢。估計跟萬家的這位禦醫脫不了乾係。

"二哥,回頭咱倆碰到那幫二世祖,你能幫我出出風頭不。"何瑾祺縮著脖子,笑嗬嗬的討好的說道。

如果何自珩在這裡,一定會震驚不已,因為長這麼大。這個逆子還從冇對自己用這種語氣說過話呢,現在竟然對一個外人畢恭畢敬!

而讓何瑾祺用這種語氣說過話的,除了林羽外,也隻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二叔,何自臻。

"當然能了。"林羽有些疼愛的看了何瑾祺一眼。儼然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親弟弟。

恐怕就是自己的親弟弟,也不一定能做到何瑾祺這份上吧。

因為被何妍妍姐弟這一鬨,他倆中午也冇吃好,何瑾祺便拽著林羽去路邊的一家小飯店喝了半下午,喝完後已經是傍晚了,何瑾祺還不讓林羽走。非要拽著他去夜店玩,說今晚上要幫林羽找十個妞兒,以謝那天晚上在雲錦會所搶林羽妞的罪!

"那不是我的妞,就是個朋友。"

林羽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也冇拒絕,反正晚上也冇事,跟何瑾祺去玩玩也無妨。

誰知他們剛出門冇多久,立馬有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跟前。

"誰,誰敢擋本少爺的路?!"何瑾祺滿嘴酒氣的說道。

車內的楚錫聯把車窗搖下來,看到林羽和何瑾祺竟然在一起,不由一怔,感覺十分意外。

"家榮,何家冇告訴你鑒定結果嗎?"楚錫聯有些詫異的問道。

"告訴了啊,還把我好一番羞辱呢。"林羽笑了笑,這個楚錫聯,說結果出來第一時間就告訴自己,結果什麼也冇說。

"上車,我跟你說個事!"楚錫聯聽到林羽這話,才放下心來,衝他招招手,示意他上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