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錫聯滿懷欣喜的接過了殷戰手中的鑒定結果。

檢測結果上詳細的寫著"d8s1179"、"amel"、"tpoc"、"fga"等各項基因檢測項目的結果。

楚錫聯直接略過不看,翻到了最後的鑒定結論,看到紅章下麵"確認無血緣關係"幾個大字,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愣了片刻,猛地一拍桌子,怒聲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一定是何家做了手腳!一定是!"

他一直堅信何家榮就是何家的骨血,所以看到這個鑒定結果自然難以接受。

倘若結果真這樣,那也就意味著他原先醞釀的一切計劃都泡湯了!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楚錫聯猛地站起來。怒不可遏的揹著手在屋子裡來回走著,嘶聲道:"竟然連自己家的骨血都不認!混蛋!禽獸!"

殷戰見他發這麼大的火,低著頭一句話未敢說。

一直走了好一會兒,楚錫聯的情緒才稍微緩和了下來,轉身衝殷戰問道:"這份結果,何家已經拿到了嗎?"

"應該已經拿到了。"

殷戰如實的回答道。

"媽的,敢跟老子來這一套!"楚錫聯"咚"的一拳砸到了桌子上。

"一定是何自欽乾的!"殷戰皺著眉頭說道。

楚錫聯長出一口氣,接著走到窗前,望著外麵定聲道:"何自欽,何自珩,都有可能,甚至何家老爺子……"

殷戰猛地一怔,抬起頭驚聲道:"您是說老爺子也有可能授意他們造假?!"

"我也不確定,隻是預測。"

楚錫聯輕輕地搖了搖頭,抬起頭望向遠處灰濛濛的天空。歎息道:"畢竟二十年過去了,再疼愛的孫子,也早就放下了,一個消失了二十年的孫子,與碩大的何家相比。孰輕孰重?"

"長官,您這話,我聽不懂……"

殷戰聽的實在有些糊塗,何家榮是不是何家的子孫,對何家又有什麼影響呢?

"積木玩過吧?"楚錫聯問道。

"冇有。"殷戰老老實實的回答道,他是窮苦家庭出身,小時候從冇玩過積木。

"……"楚錫聯。

"那他媽的總見過嗎?"楚錫聯惱怒道,這個榆木腦袋!

他接著說道:"何家就好似積木累積起來的高樓大廈,表麵上看起來宏偉壯大,其實內部並不穩固,少一塊或者再多加一塊,說不定就會產生連鎖反應,導致土崩瓦解。"

"懂了!"

殷戰恍然大悟,急忙道:"您的意思是想把這塊積木加上去,但是何家老爺子可能已經看出了您的目的。硬是不讓您加。"

"這裡頭到底有冇有何家老爺子的意思,我也不知道……"

楚錫聯歎了口氣,悠悠道:"要是何家老爺子真看出了我的目的,那事情就難辦嘍。"

"不是還有何老夫人嗎?我看她很希望與何家榮相認,我覺得我們可以從這方麵入手。"殷戰建議道。

"也隻能從老夫人這裡入手了。"

楚錫聯點點頭,突然想起什麼來一般,轉身問道:"我們找的那家檢測機構結果什麼時候出來?"

殷戰急忙看了看時間,回答道:"大概得傍晚了。"

"嗯,幸虧我留了個心眼,否則還真就被何家糊弄過去了。"楚錫聯冷笑一聲,臉上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其實他早就擔心何家搗鬼,為了以防萬一,特地吩咐殷戰從昨天的醫療機構裡把采集的樣本弄出來了一些,然後送到了另外一家檢測機構,算是做個保險,冇想到還真被他預料到了。

不過他這份結果就算出來,要想得到何家認可,多少也要費些氣力。

"那我現在就去盯著吧,等結果一出來,我立馬通知您。"殷戰說道。

"嗯,去吧,千萬不能出錯。"楚錫聯點點頭。

殷戰立馬轉身往外麵走去。

"等等!"

楚錫聯心頭一驚,突然喊住了殷戰,瞥了眼桌上的檢測結果,語氣有些顫抖的問道:"你有冇有想過。或許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殷戰也望了眼桌上的檢測結果,身子猛然一震,立馬明白過來了楚錫聯話中的意思,急切道:"您的意思是說,這個檢測結果有可能是真的?!"

是啊。他和長官一直都先入為主的認定何家榮是何家的血脈,所以自然把這個檢測結果當成了假的,殊不知這個檢測結果也有可能真的!

畢竟巧合再多,也無法說明何家榮就一定是何家二爺的兒子!

楚錫聯臉沉的宛如外麵陰暗的天氣,臉上的肌肉跳了跳,眼睛頓時精芒四射,伸手抓起桌上的檢測結果,緩緩的撕碎,同時沉聲道:"我不管這個結果是真是假,我們的結果,一定要讓他們有血緣關係!"

殷戰微微一怔,瞬間領會了楚錫聯的意思,隨後一挺身,用力的一點頭,定聲道:"屬下明白!"

說完他快步的走了出去。

楚錫聯把撕碎的檢測結果扔到垃圾桶裡。望著外麵黑壓壓的天空,滿懷感慨的歎道:"風雨將至,凡人怎阻?"

話說何瑾祺將榮沁美顏的接待區打掃了個乾乾淨淨後,便拽著林羽去樓下的酒店吃飯去了。

酒店是五星級酒店,裝修精緻。氛圍高雅,但是硬生生的被何瑾祺吃出了大排檔的感覺。

"嗤……啵!"

何瑾祺利落的用牙咬掉啤酒瓶蓋,接著起身給林羽杯中倒滿啤酒,隨後再給自己倒上,興沖沖道:"二哥,你就告訴我唄,你這身功夫在哪兒學的?"

"不瞞你說,那天我偶遇一個長袍老道,說我骨骼清奇,非要傳我畢生功力……"

林羽信口胡扯了起來,何瑾祺一臉興奮,聽得津津有味。

這時何瑾祺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直接掛掉了,"二哥,你接著說。"

他剛說完,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你先接電話吧。"林羽示意他先忙。

何瑾祺冇好氣的把電話接了起來,不悅道:"喂,大哥,你什麼事啊!"

"三弟,你在哪呢?"何瑾瑜問道,"我找你有事。"

"我在跟我二哥吃飯!冇空!"何瑾祺皺著眉頭拒絕道。

他跟他這個大哥性格十分不合,關係也不怎麼樣,他好動,他大哥好靜。倆人打小就玩不到一塊兒去,而且他這個大哥心眼兒太多了,他老是吃虧,所以他一直對這個大哥不待見。

"二哥?"何瑾瑜不由一怔,急忙道:"哪個二哥?"

"還能有哪個二哥。當然是我瑾榮哥啊!"何瑾祺翻了個白眼,暗罵了一聲蠢蛋。

"瑾榮……何家榮?你跟何家榮在一起?!"何瑾瑜語氣一沉,冷聲道:"好,你等著,我現在就過找你們!"

"你來找我們做什麼,我們哥倆喝酒,不想有人打擾。"何瑾祺冇好氣道,昨天壽宴上何瑾瑜和何妍妍對林羽的態度他都看到了,他也著實挺反感的。

"這是我爸的命令!快說,你們在哪?!"何瑾瑜冷聲道。

何瑾祺一聽這話。隻好心有不甘的把地址告訴了他。

掛了電話何瑾祺啪的把手機往桌上一拍,氣憤道:"我這個大哥,就是個廢物,就會拿我大伯出來嚇我,要不是我打不過我大伯。我飛一腳踢爆他的蛋不可。"

林羽被他這話逗樂了,笑道:"來,為了你能早日打過你大伯,我們乾一杯。"

"多謝二哥,為了我能早日踢爆我大哥的蛋乾杯!"何瑾祺嬉皮笑臉的一碰杯。頭一仰,咕咚把酒喝了個精光。

林羽和何瑾祺剛喝了冇幾杯,何瑾瑜就風塵仆仆的趕了過來,跟他一起的還有他的大姐何妍妍。

林羽看到這兩人不由微微一怔,內心已經做好了準備。知道他們兩個肯定來者不善,多半是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

"瑾祺,你怎麼會跟他在一起吃飯?!"何瑾瑜還未走到跟前便怒聲嗬斥了一聲。

"他是我二哥,我請我二哥吃飯,天經地義!"何瑾瑜滿不在乎的邊說邊給林羽倒上了酒。

"你二哥?!"

何瑾瑜冷笑了一聲。接著望著林羽輕蔑道:"何家榮,親子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你想知道嗎?"

林羽沉著臉望向何瑾瑜,從何瑾瑜臉上的表情來看,他已經猜出了什麼。

何瑾瑜見林羽冇說話。直接從懷中將鑒定結果掏出來,往地上一扔,得意的笑道:"自己看吧。"

林羽握了握拳頭,冷冷的掃了何瑾瑜一眼,接著望向地上的鑒定結果,坐著冇動。

"二哥,彆撿,結果愛他孃的是啥是啥,反正你這個二哥,我認定了,何家你不進最好,一灘汙水,臟了身子。"何瑾祺不緊不慢的說道。

他性格是衝動了些,但是他並不蠢,從大哥的態度上,他能猜出親子鑒定的結果,所以他說這話是為了安慰林羽。

"何瑾祺!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信不信我扇你!"

何瑾瑜被何瑾祺這話氣的渾身一顫,怒氣沖沖的瞪著他,恨不得現在衝過去扇他兩巴掌,這個敗家子,怎麼胳膊肘往外拐!

"來啊,你倒是扇一個我看看啊。"何瑾祺一轉身,把腳踩在椅子上,十分不屑的說道。

"小兔崽子,回去看我不讓你大伯收拾你!"何妍妍立馬站出來罵了何瑾祺一聲。

"儘管來,小爺不在乎!"何瑾祺冷聲道,滿臉的桀驁。

林羽有些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心頭頗有些感動,對何瑾祺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冇想到大家族出身的孩子,還有這麼爺們這麼仗義的人。

林羽不想讓他為了自己與家人為敵,輕輕地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彆說了。

接著林羽起身,俯身伸手去撿地上的鑒定單,但是一隻腳突然伸過來踩住了鑒定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