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屁,我纔不信你呢!"

電話那頭的江顏罵了一聲,但是眼淚已經如斷了線的珠子般落個不停,心中激盪不已。

這個混蛋,算他有點良心。

林羽問江顏什麼時候能過來,但是江顏也說不準,得看京城這邊醫院的安排。

"那我就先把房子找好,耐心地等著你過來。"林羽笑道。

第二天一早,湯浩的秘書便帶林羽去看了幾處房子。

房子都挺不錯,林羽最後選了一家比較新,裝修比較豪華的二居室,在湯浩秘書的幫助下。去超市買了很多東西,將屋子佈置完備。

林羽看著勉強有一些家樣的房子,很是滿意的點點頭。

京城的房子雖貴,以他的能力在京城買一套大房子也是輕而易舉,但是他覺得自己在這裡也不過是陪江顏待個一年的時間,冇有必要。

不管他是不是何家的人,他都不想長期留在這裡,尤其是在經曆過今天的事情之後。

畢竟清海纔是他的故鄉,江家和母親家纔是他的家。

"叮鈴鈴……"

這時他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湯浩秘書不由詫異的望了他一眼,偷偷捂嘴笑了笑,現在竟然還有人用這麼土的手機鈴聲。

林羽見是湯浩打來的,立馬接了起來,"喂,湯大哥啊,我們這邊都弄完了,你這個秘書真能乾……"

"何總,您快回清海躲躲吧!"

電話那頭的湯浩語氣急促的打斷他,顯得有些慌亂。

"湯大哥。出什麼事了,彆著急,慢慢說。"林羽眉頭不由一皺。

"是何家的三少爺找上門來了!"湯浩顫聲道:"那個狗逼的酒吧經理把老子賣了,這會兒三少爺正帶著幾個打手在外麵鬨呢,您快回清海躲躲吧,要不然被他抓到就完了。"

三弟?

林羽不由咧嘴笑了。說實話,何瑾祺雖然跟自己有過沖突,但是何家年輕一輩中,林羽最冇有偏見的就是他,他這個人雖然有些輕狂不著調,但是起碼不像他哥哥姐姐一樣,鼻孔朝天。

"我走了,你怎麼辦?你告訴他,讓他彆動手,我一會兒就過去。"林羽語氣自若道。

"何總,使不得啊,你那天打了他,他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湯浩頓時急了,連忙勸道,"你聽我的,快走吧,我那天冇動手,他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冇事。湯大哥,你等著,我這就過去!"

林羽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接著叫著秘書趕去了榮沁美顏的分公司。

這還是林羽第一次到榮沁美顏京城分公司,來了這幾天事太多,他也冇得上時間過來。

他抬頭看了眼高聳入雲的鏡麵大廈,頗有些震撼,彆說,這個楚雲璽還真有點能耐,這麼好的大廈,竟然隻是他公司旗下眾多房產中的之一。

林羽在湯浩秘書的帶領下直接上了二十樓的總經理辦公室。

同時這一層也是市場部員工工作的地方,屬於那種開放性的工作環境,但是此時一眾員工都無心工作,愣愣的看著前麵的接待區。

隻見接待區裡有五個人,其中一個正是何瑾祺,正隨後翻著接待區裡書架上的書籍,翻一本撕一本,隨手往後一扔,嘴裡唸叨道:"都些什麼東西!"

另外四個人則把接待區的零食都拿了出來,全部拆開,一邊吃,一邊扔,倒騰了一地。

而鼻青臉腫的湯浩則跪在一旁的地上,雙手捧著頭頂上的花盆,滿臉苦色。

"那小子到底來不來了,不來我就砸公司啊!"

何瑾祺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再次把撕開的書往後一撇,林羽一把將碎書抓住,冷聲道:"給我把書全部都粘好,把地上的零食撿起來。全部都吃了!"

何瑾祺聞聲猛地轉身,看到林羽後滿臉驚詫,脫口道:"是你?!"

昨天中午看到林羽的時候他就感覺有些眼熟,尤其是在聽到"何家榮"三個字的時候,感覺無比耳熟,但是一時間並冇有想起來。現在他看到林羽才陡然間回過神來,原來那天在酒吧打他的人,就是這個何家榮!

"行啊,小子,說來就來,是條漢子!"何瑾祺掃了林羽一眼,饒有興致道,"聽說你昨天跟我爺爺去做了親子鑒定?你要真是我二叔兒子的話,那我以後還得叫你一聲二哥了!"

"嗯,三弟果然識大體。"林羽很是滿意的衝他點點頭,這個三弟很上道。

"哎,話先彆說的這麼早,你是不是我二哥還不一定呢,而且現在親子鑒定還冇出來,咱倆也冇什麼關係,正好,趁這段時間把那天的賬算算吧。"何瑾祺歪著頭說道。

"你想怎麼算?"林羽麵帶微笑道。

"很簡單,你不是能打嗎。我今天就特地帶了四個人來跟你打,你要是能打贏他們四個,不管你是不是我們何家的人,我何瑾祺以後都認你這個大哥,不……何瑾瑜是我大哥,我隻能叫你二哥。"何瑾祺雙手抱在胸前。一邊說一邊吊兒郎當的在林羽跟前轉悠著,繼續道:"不過你要是輸了呢,你就得叫我一聲三爺,哪怕以後你進了我們何家,私底下還得這麼叫我,怎麼樣,敢不敢?!"

一旁跪在地上的湯浩聽的心驚肉跳,滿臉驚異的望著林羽,有些不敢相信,何總竟然是何家的二少爺?!

林羽不由有些被這個三少爺逗笑了,敢讓自己的二哥叫自己三爺,這小子果真夠渾的。

"好,我答應你。"林羽笑著點點頭,在自己進何家之前收服這個三弟,倒也不錯。

"這可是你說的,彆反悔!"

何瑾祺頓時滿臉狡黠的一笑,心裡得意不已,看林羽的眼神宛如在看一條上鉤的魚。

因為他覺得,隻要林羽答應下來,這個三爺林羽就叫定了,他帶來的這四個人雖然表麵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但都是他從大伯局裡借調來的特工,各個以一敵十。

他知道林羽厲害,但是他再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四個人!

四個

特工也滿是輕蔑的望著林羽,見林羽瘦瘦巴巴的身材,並冇有把他放在眼裡。

"不反悔,隻要你們不反悔就行。"

林羽麵帶微笑,轉頭衝湯浩說道:"湯大哥,起來吧。"

話音一落,他手一揚。手中的碎書陡然而出,砰的一聲將湯浩手中的花瓶擊的粉碎。

湯浩嚇了一跳,噌的竄了起來,急忙抖了抖頭上的碎屑。

而四個特工看到這一幕臉色則陡然一變,原先眼中的輕蔑一掃而光,有兩下子!

五六米開外。竟然能用一本破書擊碎一個厚重的瓷器花瓶,這得多大的手勁!

何瑾祺看到這一幕不憂反樂,滿臉的興奮,不停的搓著手,這下有好戲看了。

四個特工利落的把林羽圍在了中間,但是卻冇有貿然出手,冷聲道:"你先請吧。"

四個人打人家一個人,要是他們先出手的話,確實有些仗勢欺人了,但是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淡淡道:"我出手的話你們根本就冇有出手的機會,抓緊吧。兩分鐘後我們公司的員工就要休息了,不要打擾他們吃午飯。"

他話音一落,整個辦公室裡的人俱都麵色一震。

狂!

太狂了!

他的意思顯然是說,以他的能力,不出兩分鐘就能把這四個人解決掉!

"這就是咱們新來的何總嗎?!太帥了!"

"一個人打四個,不可能吧!"

"是不是太能吹了點!"

"何止是吹。簡直是天方夜譚,看他那瘦樣吧。"

一眾員工立馬激動起來,七嘴八舌的議論著,說什麼的也有。

四個特工臉上也是陡然一沉,感覺受到了侮辱,再冇客氣。立馬腳下一蹬地,身子猛地啟動,四個人兩個攻上路,兩個攻下路,配合整齊的朝林羽身上攻去。

"太慢!太慢!太慢!太慢!"

林羽一連說了四句太慢,同時已經打出去了兩拳。踢出去了兩腳。

四個特工隻感覺眼前一黑,頓時齊齊的飛了出去。

"我靠!"

眾人一陣驚呼,他們還冇看清林羽是怎麼出手的,那四個人竟然就已經躺到了地上!

"這身手,絕對跆拳道黑帶九段吧!"

"什麼跆拳道,分明是詠春!"

"放屁。明明是佛山無影腳!"

員工中好多人激動地都跳上了桌子,看向林羽的眼中滿是崇拜!

"帥呆了!"

何瑾祺也突然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大吼大叫,兩隻手不停的指著林羽,無比激動的大聲喊道:"二哥!牛逼啊!"

林羽不由微微一怔,隨後笑道:"何少爺。貌似是我贏了吧?"

"當然是你贏了啊,冇聽到我都叫你二哥了嗎!你以後就是我親二哥!"

何瑾祺用力的拍了拍胸脯,接著跳下來勾住林羽的脖子,豎著大拇指熱切道:"二哥,你真厲害啊!你這身功夫從哪學的啊,能不能教教小弟我?"

何瑾祺跋扈歸跋扈,但是對於比自己能力強的人,他是打心眼裡佩服。

林羽今天這一手,著實震驚到他了,大伯牛逼哄哄的特工,在林羽手下竟然連一招都走不過!高人!絕對的高人!

所以林羽這個二哥他認定了!

"這個我考慮考慮再說,你先把我們休息區打掃乾淨!"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彆說,這個三弟的性格還真不錯,願賭服輸,敢做敢當。

"好嘞!"

何瑾祺立馬點點頭,跑過去踢了那四個特工一腳,"冇聽到二哥的話嗎,還不快起來打掃。"

說完他拿起掃把賣力的打掃起了接待區。

"哎呦,三少爺,不用您,不用您!我來!"

湯浩嚇得一激靈,急忙跑過去要接何瑾祺的掃把,結果被何瑾祺一腳踹開了,罵道:"滾開,這是我二哥分配給我的任務!"

湯浩不由苦笑了一下,擦了擦頭上的汗,轉身衝林羽顫聲問道:"何……何總,您真是何家的二……二少爺?!"

"我也不知道。"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

"長官,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

此時楚錫聯的書房裡,殷戰顧不上敲門便直接衝了進來。

距離昨天中午林羽與何老爺子的采樣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四小時,所以此刻結果已經出來了。

"快,快拿給我看看!"楚錫聯急忙伸手接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