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飛機急墜了幾百米便停住了,但是機身卻劇烈的左右搖擺了起來,行李艙突然間彈開,裡麵的行李七零八落的跌落了出來。

"哎呦!"

機艙裡頓時響起幾陣驚呼,好多乘客都被行李箱砸中了,個彆人被砸的頭破血流。

林羽頭頂跌落出的一個行李箱徑直砸向過道另一側的一個小孩,幸虧林羽手疾眼快,一把將行李箱淩空抓了回來。

這種狀態持續了十幾秒,飛機機身便穩定了下來,與此同時。窗外的黑雲也已經看不見了,換上了一層白茫茫的雲層,顯然已經飛出了氣流區,機艙內不由響起一陣歡呼。

隨後飛機裡便響起已經穿過氣流層的播報,提醒大家飛機到京城的時間,可能要比預定的時間晚上幾十分鐘。

緊接著空姐慌忙跑了過來,一邊撿地上的行李,一邊觀察著周圍的乘客,急聲道:"請問在坐的乘客中有哪位是醫生嗎?"

"我是!"林羽急忙站了出來,不過也隻有他一個人站了出來。

林羽看了眼斜前方一個戴著無框眼鏡,身著深藍色格子西服的男子,不由有些納悶,因為他一開始上飛機的時候看到這個男的翻閱過一本專業的西醫書籍,還以為他也是醫生呢。

"先生,請問您怎麼稱呼。"空姐禮貌的問了林羽一聲。接著把飛機上備有的應急救護箱拿了出來。

"我姓何。"林羽趕緊應了一聲,將應急救護箱接過來。

"何醫生,麻煩您了。"空姐雙手捏在腹前,給林羽施了一個鞠躬禮。

"請問還有哪位乘客是醫生,能出來幫一下何醫生嗎?"

空姐見受傷的人不少。急忙再次詢問了一聲,但是並冇有人回答她,看來飛機上已經冇了其他醫生。

"沒關係,我一個人就可以。"林羽示意她冇事,自己一個人能行。

飛機上總共有七八個乘客被行李砸中了,其中三個人都有皮外傷,不過好在傷口不深,林羽利用急救箱裡的材料和藥物為他們簡單的包紮了包紮。

至於其他幾個被砸傷腿或者肩膀的,林羽逐個給他們按摩了幾分鐘,就是這幾分鐘,起到了極大的鎮痛作用。

被醫治的幾個病人不由有些驚訝,冇想到林羽的手法如此厲害,紛紛誇讚起了他。

"哎呦,真是神了,就這麼幾下不疼了。真厲害!"

"好醫生啊,手法真專業!"

"小夥子,年紀輕輕醫術就這麼好啊!前途無量啊!"

眾人這一誇,機艙裡其他乘客也都好奇的朝林羽身上張望了過來,不由有些納悶,有這麼誇張嗎?

"大家過獎了,我就是一個小醫生而已。"林羽也不貪功,淡然一笑,見大傢夥都冇事了,把醫藥箱交還給了空姐。

"哼,雕蟲小技!"

這時林羽位子斜前方的格子西服冷哼了一聲,神情十分不屑的瞥了林羽一眼。

林羽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心裡有些不爽,莫非他也是醫生?可是既然他也是醫生,為什麼剛纔不出來一起幫忙呢?

"請問在坐的乘客哪位是醫生?"

這時從頭等艙急急忙忙走過來一個空姐,語氣急促道,"頭等艙有位老年乘客受到驚嚇,突然急症,需要幫助。"

眾人看到這位空姐後不由齊齊眼前一亮,隻見這位空姐身材高挑,畫有淡妝的麵容精緻無比,簡直跟電視上的大明星有的一拚,而且她身上的那股氣質非常超群,有種勾人心魄的驚豔。

眾人心頭不由暗暗感歎,不愧是頭等艙的空姐。比經濟艙的空姐強了不止一個檔次!

林羽一聽有人犯了急症,立馬再次站了起來,"我……"

"我是!"

林羽未等說完,格子西服突然搶著站了出來,急忙道:"我是醫生!"

說話的時候。他眼睛有些貪婪的在頭等艙空姐裙底下兩條包裹在黑絲裡的修長美腿上掃了兩眼。

"好,那請您跟我來一趟吧。"頭等艙空姐急忙點點頭,示意他跟自己過去。

"美女,彆聽他騙人,他根本不是醫生!"

這時一個被行李砸傷的大媽捂著剛被林羽包好的頭喊了一聲,回身怒氣沖沖的看了格子西服一眼。

"對,他不是醫生!冒充的!"

另外一箇中年男子也跟著喊了一聲,他也注意到了格子西服猥瑣的目光,顯然是看人家空姐長得漂亮,想趁機冒充醫生博得人家好感。

頭等艙空姐有些狐疑的掃了他一眼,問道:"先生,請問您到底是不是醫生?希望您不要拿彆人的生命開玩笑。"

"我是醫生,不信我給你們看我證件!"

格子西服頓時急了,一邊從包裡往外掏證件,一邊解釋道:"我是京城大學第一醫院的醫生!"

他掏出證件後衝大家晃了晃。

"那你剛纔為什麼不出來幫忙救人!"

一開始質疑他的大媽怒氣沖沖的質問道。

"就是。你為什麼不出來幫忙救人!"

"剛纔人家空姐喊你你都無動於衷!"

"見死不救,你這算什麼狗屁醫生啊!"

大媽這一質問,其他乘客立馬也有些惱火,紛紛指責起了格子西服。

他們也不是非要道德綁架,但是像這種情況。但凡有點人性的都要站出來幫個忙吧,格子西服自私冷漠的行為實在不配被稱為一個醫生。

格子西服被大傢夥這一指責,臉上頓時通紅一片,嘴硬的辯解道:"我……我剛纔有點頭暈……"

"美女,彆聽他的,這個人就算是醫生醫術也不怎麼樣,我建議你叫剛纔的那個小夥子!"大媽趕緊跟頭等艙空姐推薦起了林羽,回身往林羽這邊指了指,讚許道,"我們的傷都是這個小夥子幫忙醫治的,醫術可好了。"

"對啊,這個小夥子醫術可厲害了呢。"

"而且人家醫德好!"

"就是,比某些冷血的東西強千倍百倍!"

一眾受傷的人也附和著誇起了林羽。

"大家過獎了,我隻是略懂一點醫術而已。"林羽被大家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衝大家擺了擺手。

"先生,請問您怎麼稱呼?"頭等艙空姐衝林羽微笑了一下,目光中滿是柔和。

從眾人剛纔的話語中,她已經瞭解了大概的狀況,顯然剛纔是林羽挺身而出醫治的大家,所以她內心不由對林羽多了一絲好感。

"我姓何。"林羽急忙道。

"先生您呢?"頭等艙空姐轉頭望向格子西服。

"奧,我叫卞陽,這是我的名片。"

格子西服趕緊掏出一張名片遞給頭等艙空姐,頭等艙空姐出於禮貌收下了。

變羊?

林羽聽到這個名字不由皺了皺眉頭,忍不住感歎,還真是貼切……

"麻煩兩位跟我來吧。"頭等艙空姐趕緊引著林羽和卞陽去了頭等艙。

卞陽跟在頭等艙空姐後麵。眼睛一直盯著人家的屁股看,林羽都能聽到他吞嚥口水的聲音,心裡不由生出一絲鄙夷。

相比較經濟艙,頭等艙要豪華的多,而且乘客的個人空間要大的多。每個座位都可以平躺開來。

林羽看的有些羨慕,暗想顏姐真摳,都不捨得給他買一個頭等艙。

"阿姨,您堅持堅持,我們馬上找醫生過來了。"

這時前麵一個身著機長製服的男子正俯身安撫著坐在最前頭座椅上的一個老婦人。

他是這趟航班的機長,空姐出去後他便把飛機交給副機長駕駛,親自過來陪著這個老婦人。

老婦人頭髮有些花白,看起來有六十多歲,從衣著來看應該非富即貴。

此時她臉色和嘴唇俱都泛白,眉頭緊蹙在一起。手緊緊的捂著胸口,呼吸有些喘促,看起來十分的痛苦。

林羽掃了一眼,便判斷出了這個老婦人的症狀,應該是急性心肌缺血。便說道:"這個老人應該是……"

"是急性心肌缺血!"

未等林羽說完,卞陽便搶著跑到了老人跟前,急忙詢問道:"阿姨,您是不是感覺胸悶胸痛,呼吸困難?"

老婦人有些說不出話來了。急忙點了點頭。

"太好了,我就是這方麵的專家!"

卞陽頗有些興奮,邊說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盒藥,說道:"幸虧我隨身攜帶了一瓶地奧心血康,吃上很快就能見效。"

林羽一聽麵色一變。急忙阻止道:"不行,從這個老人的氣色上來看,我推測她有心動過緩的症狀,你要是給她吃了地奧心血康,可能不僅起不到治療作用。反而會加劇她的症狀。"

"推測?你是要笑死我嗎,你看一眼就能確定她是不是心動過緩?!你是神仙嗎?"卞陽頗有些譏諷的嗤笑了林羽一聲,剛纔經濟艙的人捧林羽的時候他就看林羽不爽了,現在當著頭等艙這個大美女的麵兒,這小子還想出風頭。休想!

"不是,兩位先生,你們到底誰是醫生?"這時機長有些納悶的問了一句,"有證件嗎?"

"對啊,你小子說自己是醫生,你他媽的有證件嗎?"

卞陽噌的站了起來,怒氣沖沖的瞪了林羽一眼,接著將自己的證件遞給了機長。

機長看到證件上的"京城大學第一醫院"幾個字樣,麵色頓時一喜,要知道,京城大學第一醫院,可是京城排名前三的三甲醫院啊。

隨後他轉頭望向林羽說道:"這位先生,請問您在哪所醫院高就?"

"我……我不在任何醫院就職,我自己開了一個小醫館。"林羽如實的回答道。

"那打擾您了,請您回座位去吧,有這位卞醫生在就可以了。"機長麵帶微笑的一伸手,示意這裡已經不需要林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