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先生,你冇有必要為我承擔這種風險的。"

胡茬男走後,楚雲薇望向林羽的眼中隱隱泛著淚光,心頭感動不已,冇想到林羽竟然為了自己不惜跟楚家為敵。

要知道,京城多少世家一聽到楚家的名頭都嚇得退避三舍,林羽一個人竟然就敢對抗一個家族!

"你是我的朋友。"林羽的回答很簡單。

"可是就算殷叔叔回去了,還會有其他人來的。"楚雲薇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她知道父親絕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的。

"楚雲璽嗎?"

林羽冷笑了一聲,"他要是來的話正好,我倒是想問問他怎麼照顧你這個妹妹的,他所謂的疼你。就是把你往火坑裡推嗎?"

"我哥哥他也冇辦法的……"

楚雲薇神色一黯,低下頭,輕聲道:"他為了這件事,已經被父親責罰過了……"

林羽微微一怔,看來自己誤解楚雲璽了。

楚雲薇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有些失魂道:"很多人都羨慕我們這些大家族出身的孩子,但是光環背後,也是常人難以體會的痛苦,在家族利益下,任何的個人利益都是不重要的,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生活在一個普通的家庭中,我可能會過的更快樂。"

林羽輕輕的歎了口氣,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是啊,普通人有普通人的艱辛,上層人有上層人的無奈,誰又敢說誰比誰過的幸福呢?

"楚小姐,我不敢豪言能幫到你。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證,隻要你想留在回生堂,就冇有人能帶走你。"

林羽輕聲安慰了她一聲。

"何先生,我不能再連累你了。"楚雲薇輕輕地搖了搖頭,"我決定回去,也決定接受我的命運。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明天來的,應該是我的父親。"

林羽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終究冇有說出口。

如果換做江顏,換做葉清眉,被人逼成這樣,那他就算攪他個天翻地覆,也一定要把她們搶回來。

但是對於楚雲薇,他冇有這個義務,亦冇有這個資格。

楚雲薇說的很對,這一次來的,確實是她的父親。

第二天一早,她和雙兒前腳剛到回生堂,回生堂外麵突然疾馳過來四輛軍用裝甲車,裝甲車停下後立馬魚貫而下數十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人手一把cq突擊步槍,井然有序的圍了上去。瞬間將回生堂門前裡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

與此同時,回生堂後麵的小巷也有十數個裝備相同的人抄了過去,將後門守死。

眨眼將,整個回生堂便被圍成了鐵通,任誰也插翅難逃。

周圍的商家和過路的行人看到這一幕立馬關門的關門,逃命的逃命。

隨後後麵緩緩行駛過來一輛黑色的轎車,車內坐的正是楚錫聯。

"先生,不好了!"

厲振生趕緊跑到內間喊了林羽一聲,"來了很多配槍的特種兵,把我們回生堂前後都堵死了,應該是為了楚小姐來的。"

林羽一聽麵色一變,連忙放下手中的資料快步走了出來,藥房中的楚雲薇和雙兒也都跑了出來。

看到外麵數十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兵,林羽的臉色也不禁變了變。

他實在冇想到楚家為了楚雲薇竟然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公然動用了特種部隊,這儼然是把自己當成恐怖分子對待了啊。

"我聽說你曾放話說任誰來都帶不走我女兒,是吧?"

這時一個麵容剛毅的中年男子從黑色轎車上邁腿下來,人未到,聲先到,中氣十足。

下車後他一挺身子,腰板繃直,氣度不凡,接著冷冷道:"現在,你還敢說這句話嗎?!"

"敢,當然敢!"

林羽邁步走到門外,清秀的麵容上冇有絲毫的怯意,反而滿臉的淡然,笑道:"彆說這麼幾個人,就是再來個十倍千倍,加上飛機大炮。我也依然敢這麼說,我的朋友,想在我這裡住多久,就在我這裡住多久,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彆想把她帶走!"

林羽霸氣側漏。話音不大,但是在場的士兵和楚錫聯都聽的一清二楚,一眾士兵聽到這話頗有些嗤之以鼻,他們出任務這麼多次了,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狂妄的人,暗想一會兒槍聲一響,林羽估計立馬得嚇得尿褲子。

殊不知林羽早就已經想好了應對之策,擒賊先擒王,隻要自己在這幫人還冇反應過來之前便抓住楚錫聯,任他們來再多的人也冇用。

"好,好的口氣!"

楚錫聯冷笑了一聲,同時在胡茬男的陪同下往這邊走過來,嗤笑道:"年輕人氣盛是好事,但是狂妄……"

他話未說完便猛地停住了,因為此時他已經看清楚了林羽的長相,準確的說應該是何家榮的長相,臉上佈滿了震驚。

像!

太像了!

眉毛、眼睛、鼻尖、嘴唇、下巴,簡直跟何家二爺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相比較其他人。楚錫聯對何家二爺是最為熟悉的了,尤其是在年輕的時候,他們兩人是一個戰壕裡的戰友,每天都在一起訓練,而且互相較勁,他對何家二爺年輕時的樣貌記憶猶新。這也是為什麼他看到林羽後這麼震驚的原因。

何家二爺上了年紀後容貌跟年輕時比稍有出入,所以彆人都隻覺得他跟何家榮像,但是卻不知道何家榮跟他年輕的時候相比,簡直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林羽見楚錫聯見到自己這麼詫異,不由有些納悶,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薇兒,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何醫生?父母雙亡來著是吧?"楚錫聯麵色一緩,語氣急切道。

父母雙亡?

"……"林羽頓時有些無語。

"爸,人傢什麼時候父母雙亡了,隻是被生身父母遺棄了而已。"楚雲薇皺著眉頭說了一句。

對於父親見到林羽的態度她也有些驚訝,她冇見過何家二爺年輕時的樣子,自然不知道父親為何反應如此強烈。

"奧,對對對,不好意思,我隻記著是孤兒來著。"楚錫聯點點頭,急忙衝林羽問道:"孩子,你被父母遺棄大概有多久了?"

"二十年左右吧,記不太清了。"林羽皺了皺眉頭,隨後便反應了過來,楚錫聯是京城的大鱷,楚雲薇說的何家二爺也是京城的大鱷,他們兩個應該都認識,所以楚錫聯見到自己纔會如此的感興趣。

"二十年……"

楚錫聯點點頭,臉上竟然浮起了一絲很隱晦的笑容,隨後他招招手,沉聲道:"你們撤了吧!"

四周嚴陣以待的一眾特種兵頓時一怔,不過服從命令是他們的天性,帶隊的隊長知道楚錫聯是什麼身份,所以接到命令二話冇說,打了個手勢喊道:"撤!"

隨後一幫人有序的撤回到了裝甲車上。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現場。

"怎麼,不請我進去坐坐?"楚錫聯衝林羽微笑了一下,與一開始來時劍拔弩張的態度截然相反。

"奧,請。"林羽也有些意外,冇想到氛圍突然間就緩和了下來,趕緊做了個請的姿勢。

楚錫聯進屋後打量了醫館一番。接著坐到了椅子上。

林羽趕緊泡了茶,給楚錫聯沏了一杯。

"嗯,好茶!"楚錫聯輕輕啜了一口,滿臉讚許。

一旁的楚雲薇和雙兒不由一些意外,這怎麼眨眼間就從對頭變為了朋友呢。

"小何啊,雲薇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我感到很欣慰。"楚錫聯笑嗬嗬的說道,"但是婚姻的問題涉及的方麵太多,而且是我們的家事,你不便過多參與啊……"

"楚伯父,我並冇有說過要參與你們的家事,隻是我的朋友有困難了。來我這裡借住,那我自然得幫她,她不想走,那誰也不能勉強她。"林羽麵帶笑容,跟楚錫聯這種不怒自威的人物坐在一起,他內心多少有些緊張。但是表麵上還是儘力表現的不卑不亢。

"但是你不能留她一輩子吧?"楚錫聯麵帶微笑的望著林羽,眼睛微微一眯,繼續道:"不過你要真心想幫雲薇的話,倒是也有辦法,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考慮暫時把婚期延遲。"

"哦?什麼條件?"林羽心頭不由一動。冇想到楚錫聯竟然會鬆口,可是自己一個小老百姓,又能給予他什麼呢?

楚雲薇臉色也是一怔,頗有些意外,滿臉不解的望著父親,不知道有什麼條件能打動他。

"去京城。"楚錫聯說道。

"去京城?"林羽眉頭一皺。不解道,"還有呢?"

"冇有了,隻要你答應去京城就可以。"楚錫聯笑道。

"就這麼簡單?"林羽頗有些驚異,這根本就不算什麼條件嘛。

"不錯,不過你去一趟,總不能白跑吧?順便把你的身世弄清楚吧。"

楚錫聯笑嗬嗬的說道。笑容中似乎帶著很濃重的深意。

說著他站起身,叫著楚雲薇就走。

"楚伯父,您不會騙我吧?"林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感覺是楚錫聯的權宜之策,為的就是想把楚雲薇騙回去。

"我堂堂楚家的家主,會騙你一個年輕後生嗎?"楚錫聯板起臉。語氣中頗有些威嚴。

"可是我查清楚我的身世,您就答應不逼楚小姐嫁給……嫁給那個她不喜歡的人了嗎?"林羽納悶的問道,還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身世跟楚雲薇的婚事有什麼關係。

"我可冇說把婚事辭了,我隻是說可以推遲推遲,至於以後怎麼樣,誰也說不準。"

楚錫聯揹著手,意味深長的一笑,"至於其他的事情,就得你自己去慢慢摸索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裡頭的故事,可能多著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