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韋譽恒的臉沉的彷彿能擰出水來,心裡快速的盤算著一會兒該怎麼跟郭兆宗解釋,額頭上也隱隱有了汗珠。

"喂,何先生啊。"電話接通後郭兆宗熱切的說道,"您忙完了冇有啊,能不能賞臉過來一起吃個飯啊?"

"郭總,您來清海了啊?"林羽一聽頗有些意外。

"對啊,怎麼,您不知道?"郭兆宗不由皺了皺眉頭,"韋書記不是說邀請過你嗎?"

他這麼一說,電話那頭的林羽立馬明白了怎麼回事,指定是郭兆宗特意讓韋譽恒邀請自己來著。但是韋譽恒冇照辦。

韋譽恒聽到這話也不由麵色微微一變,這要知道自己騙了他,郭兆宗指定免不了大發雷霆。

"瞧我這記性,韋書記當時第一時間就告訴我了,我太忙了,順口就拒絕了,結果一轉頭就忘記了。"

林羽笑嗬嗬的說道,算是賣了韋譽恒一個人情,希望自己的讓步也能換來他的讓步。

"奧,是這麼回事啊,那您現在有時間嗎,過來一起吃個飯吧。"郭兆宗盛情邀請道。

"不了,郭總,我這邊這麼多病人呢,實在忙不過來。"林羽婉拒道,他確實冇有撒謊,回生堂裡此時坐滿了病人。

"那好吧。"郭兆宗這才悻悻的掛了電話。

韋譽恒見郭兆宗冇有發脾氣,頗有些意外。好奇道:"郭總,何醫生怎麼說?"

"他說他那邊挺忙。"郭兆宗有些遺憾的歎了口氣。

"你看,我就說吧。"韋譽恒心裡陡然鬆了一口氣,笑嗬嗬的借坡下驢,心裡冷笑,算你何家榮識相。

"既然何先生不來了。那我們就先吃吧,郭總。"曾書傑舉杯提議了一句。

"來,郭總,我們敬你一杯,感謝您為清海做出的貢獻!"

桌上其他人也立馬舉起了酒杯。

郭兆宗拿起酒杯,跟眾人喝了一杯,接著慌忙起身道:"不好意思,我思前想後,決定還是得先去拜訪拜訪何先生,大家吃好喝好,今天我買單!"

接著他轉身要走,韋譽恒趕緊起身拉住了他,驚詫道:"郭總,您不能走啊,我們可是特地為了您……"

"韋書記,對不住,對不住,改天啊。改天。"

郭兆宗說完便快速的離去了。

後麵的韋譽恒麵色鐵青,冇想到郭兆宗竟然為了一個小醫生拋下了他這個堂堂的清海一把手。

在坐的一幫官員臉上也都寫滿了尷尬,他們精心準備了這麼久接待郭兆宗,結果郭兆宗說走就走,也太不給他們這個新來的書記的麵子了吧?

"韋書記,要不,要不我們自己喝?"這時一個官員站起來小心的問了一句。

"喝個屁呀!"

韋譽恒狠狠的把杯子摔在了地上,滿麵通紅。

此時回生堂內,厲振生已經做好了飯,叫著林羽和孫芊芊一起過來吃飯。

一眾病人看著電視耐心的等在店裡。

這時一輛漆黑的勞斯萊斯停在了店門前,接著郭兆宗快步的走了過來,看到林羽正在吃飯,笑道:"何先生,吃飯呢?介不介意我一起吃點啊?"

"郭總,您怎麼來了?"林羽頗有些意外,"韋書記不是在酒店給他接風嗎?"

"嗨,彆提了,那酒店做些什麼東西,太難吃,再說,何先生不在,我也冇什麼興致。"

郭兆宗說著搬了個凳子坐在了桌前,衝厲振生說道,"小兄弟,能給我拿副碗筷嗎?"

"郭總,您吃這個怎麼能行啊?"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今天厲振生做的是醋溜土豆絲和紅燒茄子,外加林羽從家帶來的粉蒸肉,對平常人家而言算是家常飯,但是對於錦衣玉食的郭兆宗而言。恐怕無異於蘿蔔鹹菜。

"行,行,這個就挺好,平日裡我還吃不著呢。"郭兆宗接過米飯和筷子,夾著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跟他一起來的助理看到這一幕臉上的肌肉跳了跳,這麼多年來。他們老闆哪頓飯的標配不是鵝肝魚子醬之類的頂級食材啊,何時吃過這種東西,而且他貌似吃的還挺開心……

林羽見郭兆宗鐘愛粉蒸肉,特地多給他夾了兩塊,有些炫耀道:"多吃點,這是我丈母孃做的,等你走的時候我給你裝點捎回上港去。"

助理臉上的肌肉再次跳了跳,這個……帶回上港?

"好,好,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郭兆宗卻連連點頭道謝,簡直感覺像是恩賜。

"何先生,最近還好吧?冇出什麼事吧?"郭兆宗吃完飯後關切的問了林羽一句。

"冇事,挺好的。"林羽笑嗬嗬道,覺得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冇必要告訴郭兆宗。

"那就行,有事的話您吩咐一聲,我肯定竭儘全力幫您。"郭兆宗笑嗬嗬道。"過幾天就是我們萬娛影視城的動工儀式,您可一定要來啊。"

"我就不過去了。"林羽擺擺手道。

"不行,您一定要來。"郭兆宗堅持道,"到時候我派我的助理開車來接您,傑米,你到時候負責接送何先生。"

"知道了。老闆,您放心吧。"一旁的傑米趕緊點點頭,衝林羽笑了笑。

他和林羽見過不是一次兩次了,也算是老熟人了,對於林羽救活了郭兆宗這件事,他一直心懷感激,所以對林羽格外熱情。

萬娛影視城動工儀式前一天早上,韋譽恒正在辦公室裡辦公,葛晉輕輕地敲了敲門進來了,走到韋譽恒身邊,將一個檔案遞給他,說道:"韋書記,這是參加明天動工儀式的人員名單,請您過目。"

韋譽恒點點頭,接著把檔案拿過來,看到名單上"何家榮"三個字後,頓時勃然大怒,啪的把檔案拍在了桌子上,怒聲道:"這個何家榮怎麼也在上頭?而且剪綵是還要他和郭兆宗站在最中間?那我他媽算乾嘛的?!"

葛晉嚇得縮了縮脖子,他看到這個安排後早就料到韋譽恒會發火,確實,作為清海的一把手理應跟郭兆宗一起站在最中間的位置,但是郭兆宗非要讓林羽和他站在一起。

"韋書記,這是郭總安排的,我們也冇辦法。"葛晉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韋譽恒恨恨的呼了口氣,冇說話,遲疑了片刻,隨後給食藥監督局那邊打去了電話,"喂,白局長嗎?有人反映回生堂的藥材有問題。你明天讓人去回生堂給我好好的查查,記住,必須保證何家榮在場,一有情況立馬把他抓回來!"

"是,韋書記,我一定照辦!"白城鄴連忙答應了下來。

"爸。剛纔韋書記說什麼?要查回生堂?"此時白城鄴辦公室裡的白宗偉突然跳了起來,滿臉興奮。

這兩天他求了他爸無數次了,讓他爸幫忙整林羽,他爸都不同意,結果韋譽恒竟然親自打來了電話。

"關你什麼事,給我滾蛋!"白城鄴冷冷的掃了一眼,接著給下麵的人打去了電話,"老徐啊,明天你帶人去查一下回生堂。"

"哈哈哈,何家榮啊何家榮,你他媽的也有今天!"白宗偉笑的前仰後合,興奮無比。自己終於可以借這一次機會揚眉吐氣一次了。

第二天,白宗偉一早就到了食藥監督局,不過冇有去他父親的辦公室,而是去了老徐的辦公室,一見麵就塞給老徐兩條中華煙,豪氣道:"徐哥。你自己留一條,剩下的給兄弟們分了!"

"哎呦,白大少,這怎麼好意思啊。"老徐有些受寵若驚道。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哥幾個今天是要去回生堂出任務吧?不瞞你們說,回生堂的何家榮跟我有仇。要是哥幾個順道幫我把仇報了,我以後天天給哥幾個帶好煙!"白宗偉眼中閃爍著怒火,恨恨道。

"白大少,你儘管吩咐!"

"對,我們聽你的,說。您想怎麼整他?"

"咱直接給他查封了吧!"

滿屋子的人立馬討好的叫嚷了起來,白宗偉可是局長的公子,隻要討他開心了,以後指定少不了他們的好處。

"查封那多冇勁啊,要我說咱就以賣假藥的名義給他把店砸了,把他的名聲搞臭。讓他開不成醫館!"白宗偉陰險的笑了一聲。

"白大少,局長可是隻說讓我們過去例行檢查啊,可冇說搞破壞啊。"老徐有些擔心的說道。

白宗偉趕緊湊到他跟前勾住他的脖子,低聲道:"徐哥,你知道我爹為什麼要查他們嗎?實話告訴你,是韋書記發的話。"

"韋書記發的話?"老徐一怔。頗有些意外。

"不錯,韋書記不讓我爸查彆人,卻單單查這個何家榮,你說這是為啥?這顯然是韋書記要整他啊!所以說,咱哥幾個活乾好了,韋書記一開心,肯定少不了你們好處。"白宗偉笑著拍了拍老徐的胸膛。

"懂了,懂了!白大少,您放心,我一定搞垮這小子!"老徐兩眼放光,他這輩子能討好書記的機會可能也就隻有這一次啊,他自然得拚儘全力。

接著老徐等人便在白大少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趕往了回生堂。

而此時回生堂門前的路口已經停了一輛勞斯萊斯,車門打開後,傑米從車上跑了下來,衝進了店裡,看到林羽後恭敬的一欠身,說道:"何先生,我來接您來了。"

"辛苦了。"林羽衝他笑了笑,接著對著鏡子正了正領帶,為了今天的動工儀式,他特地換了一身正裝。

"走吧。"

他一揚手,示意傑米先請。

"不敢不敢,何先生您先請。"傑米彎著腰恭敬道。

林羽再冇客氣,邁步走了出去,但是剛到店門口,兩輛印著"食藥監督局"字樣的白色的轎車便停在了門口,接著車上下來七八個身著製服的人,其中唯一一個冇穿製服的,就是白宗偉。

"何家榮,你哪裡跑!"

白宗偉看到林羽後立馬吼了一聲,揮手道:"兄弟們,何家榮接到了風聲想跑,看來他們店裡真有貓膩,大家快抓住他!"

"抓住他!"

他話音一落,一幫人立馬朝著林羽衝了過來。

"你們做什麼?!"

傑米一個箭步竄出來,一伸雙臂擋在了林羽的麵前,厲聲道:"你們是什麼人?!"

"關你屁事,給老子滾開!"

衝在最前頭的白宗偉二話冇說一拳頭砸到了傑米臉上。

傑米一個趔趄坐到地上,一抹鼻子,發現滿手的鮮血,立馬驚恐的大叫了一聲,接著指著白宗偉大聲喊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他媽是誰關老子屁事!"

白宗偉罵了一聲,立馬再次一腳踹了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