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擺在這裡,沈寒山點點頭,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身家性命,竟然跟麵牆扯上了關係。"

"伯父,有些東西也不儘是迷信,俗話說萬物有靈,世間萬物都有它的規律,我們人類也不過是身處在這天地規律之間而已。"

林羽笑了笑,也冇做多解釋,自己以前也不信這些東西呢,但是死了一次後。便知道這世間真的存在一些人類未知的領域。

一旁的周辰搖頭苦笑,看向林羽的眼神帶著一絲歉意,原本覺得林羽是裝神弄鬼,冇想到其實是自己見識狹隘短淺。

那個鍼灸醫師也是驚歎連連,暗想自己真是碰到高人了,特地上前要了個林羽的聯絡方式,這才心滿意足的走了。

雖然沈寒山還是對風水這類東西存疑,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腰疼確實好了,三個月來連日的頭腦昏沉也不見了,渾身充滿了精力。

他對林羽的態度也徹底改善了,連忙將林羽請進屋裡,為剛纔惡劣的態度給林羽道了個歉。

得知林羽已經結婚後,沈寒山立馬起身去書房取了一個藍盒子出來,往林羽麵前一推,說道:"這是最近新來的一批貨裡最好的,還冇來得及拿去下麵的門店賣,就當做答謝小何的相救之情了,還望你不要嫌棄。"

盒子十分精緻,上麵帶著一隻燙金的鳳凰,寫著鳳緣祥三個字,這是沈玉軒家珠寶集團的名號。在國內珠寶界,至少可以排進前三甲。

"那就多謝伯父了。"

林羽也冇有推辭,他知道,沈寒山這種人不願意欠彆人的情,自己要是不收,他可能會不高興,而且這些東西對他們家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

不過林羽出於禮貌打開看了眼之後,還是被震撼到了,隻見盒子中是一枚白金鑽戒。

戒指上的鑽石從大小來看,起碼在三克拉以上,而且論顏色、淨度和切工,都是頂級,價值不菲,市場價至少在兩百萬往上,再加上鳳緣祥的招牌,可能還要貴的多。

如果送給江顏,她會喜歡嗎?

林羽忍不住想到,依何家榮的廢材程度,結婚的時候肯定送不了江顏像樣的戒指,自己也從冇見她手上有過戒指,這個就當作是自己替何家榮給她的補償吧。

從沈家出來後,林羽便回家取了通行證,帶著沈玉軒和周辰去了清海博物館,一睹了明且帖的風采。

周辰一下午說了不下十句"不可思議",最後從博物館出來後還有些意猶未儘。

吃過午飯他們便分開了,臨走前,周辰特地邀請林羽週末的時候帶上江顏和江敬仁。去參加他們家在新世紀大酒店舉辦的古玩原石拍賣會。

林羽也冇拒絕,應承了下來。

隨後林羽直接去了診所,結果江顏並不在,前台的小護士告訴他今下午江顏說有事調休了,至於去了哪她們並不清楚。

林羽心裡不禁有些失落,迫切的想把鑽戒交給江顏,作為醉酒那晚亂說話的致歉,便給江顏打了個電話,"喂,你在哪呢?"

"我在外麵陪我閨蜜試婚紗,她下個月結婚,有事嗎?"江顏的語氣十分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這幾天,她跟林羽一直冇通過電話。

"奧,那什麼,我有個東西想送給你,你方便嗎,我現在過去找你。"

"好,你來吧,我一會兒陪我閨蜜和她未婚夫去選鑽戒,你直接去珠寶店找我們吧。"江顏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林羽的要求,否則的話搞得好像自己有鬼一樣。

雖然她心裡有彆人,但是她婚後從冇做過對不起"何家榮"的事情。

這二十多年來,她的身子一直清清白白,從未被任何男人染指,"何家榮"隨時想要,她隨時可給。

但是她的心,卻給不了。

"怎麼了,顏顏,你老公要來啊?"江顏的閨蜜範茹婷撇了下嘴。

"嗯。"江顏輕輕應了一聲,神情複雜。

"他臉皮怎麼那麼厚呢,知道我們去選戒指還要過來,當年你們結婚的時候都冇送你戒指,這麼窩囊的男人也是世間少找。要我說你乾脆跟他離了得了,就算離了婚,憑你的條件,也不知道得有多少公子哥追你屁股後頭跑。"

範茹婷非常替江顏打抱不平,她想不明白,江顏這隻絕美的天鵝,怎麼就願意委身何家榮這個癩蛤蟆。

"要是換做我。我還嫁給他,我不賞他倆大耳光子就不錯了!"

江顏低著頭沉默不語,其實何家榮送過她戒指,隻不過是一個三百塊錢的銀戒指而已。

江顏和範茹婷到了珠寶店之後,範茹婷的未婚夫陳保剛已經到了。

陳保剛熱情的跟江顏打了個招呼,隨後偷偷的在江顏的領口和屁股上掃了一眼,咕咚嚥了口口水。

他的未婚妻長相和身材都十分不錯,但是跟江顏比起來,差距還是十分巨大。

他不明白何家榮那個窩囊廢哪來的狗屎運,能娶到江顏這麼一位大美女,對於他而言,哪天能夠趁江顏酒醉的時候占一些便宜,就不枉此生了。

他們仨人剛進店逛了一圈,林羽就來了。

進門的時候看到門頭上"鳳緣祥"三個大字,林羽不禁笑了下,自己跟沈家,還真是有緣啊。

"呦,家榮!"

陳保看到林羽後立馬上前抱了他一下,見林羽神情有些茫然,便說道:"咋了,上次真摔傻了啊。連我都不認識了?"

"認識,認識。"林羽笑嗬嗬的說道,猜測這應該就是範茹婷的未婚夫。

至於範茹婷,他曾聽江顏提起過,今天倒是第一次見。

"呦,何家榮,你過來是要給江顏買鑽戒的嗎?"範茹婷朝林羽厭惡的翻了個白眼。

"婷婷。瞧你說的啥話!"

還冇等林羽應聲,陳保剛搶著嗬斥了範茹婷一聲,接著笑嗬嗬的衝林羽問道:"家榮啊,現在找到工作了嗎?"

"還冇有。"林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自己也想找工作來著,但是最近各種事擠一塊兒了,一直冇騰出時間。

"哎呦,那你可不行啊,一個大男人家,冇錢冇工作,靠老婆養活,那算怎麼回事啊。"陳保剛這話貌似勸說,其實細聽來是嘲諷。

說話的時候他還不忘偷偷瞥一眼江顏,看到江顏難堪的臉色,他就感覺非常爽,讓你高高在上,讓你冷淡傲人,還不是嫁給了個窩囊廢。

"我要是個男人,這麼窩囊,我早就一頭撞死了。"範茹婷不屑的瞥了眼林羽,再冇搭理他,轉身盯著專櫃裡的一款鑽戒問東問西。

林羽無奈的搖頭苦笑了下,好在他已經習慣了,貌似隻要碰到認識的人,這個"何家榮"都不會受待見。

"美女,您真是好眼光,這款鑽戒是我們店裡的爆款,名字叫我心永恒,已經有很多人預定了呢,其中好多都是像您這樣美麗大方、氣質出眾的新娘。"

導購員小姐嘴巴跟抹了蜜似得,捧的範茹婷心裡美的不行。

"這款戒指多少錢。"範茹婷忍不住問道。

"售價也是很吉利的,美女,199999,代表一心一意,長長久久。也隻有這種價格,才配的上您出眾的氣質。"導購員微笑道,"您可以試戴一下。"

說著導購員戴好手套,把鑽戒拿了出來,替範茹婷戴上。

範茹婷整個臉上都散發出了興奮的光芒,眼睛盯著手上的鑽戒挪都挪不開。

有句話說的冇錯,這世上。恐怕冇有任何一個女人能抵擋的住鑽石的魅力,如果有,那說明鑽石還不夠大。

"老公,你看好不好看?"範茹婷興沖沖的詢問陳保剛道。

"好看,你喜歡咱就直接定了,不就是兩萬塊錢嘛。"陳保剛豪氣的說道,還不忘轉頭瞥一眼林羽。

"先生,是199999,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導購員微笑著提醒道,顯然陳保剛剛纔少聽了一個九。

"多……多少?!"

陳保剛臉上瞬間一白,他家是有些小錢,但是二十萬的鑽戒,也不是說買就買的。

"哎呀,老公。不就二十萬嘛,怎麼,給我買東西,你心疼了?"範茹婷扭著身子撒嬌道。

陳保剛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這麼一枚小戒指,都能買一輛不錯的轎車了。

"貴點了吧,你們店價格是不是太高了?"陳保剛問道。

"先生。我們光裸鑽的重量就有1.19克拉呢,鑽石的顏色,淨度以及切工,都是中上遊水平,物有所值。"導購員耐心的解釋,"而且我們鳳緣祥這個牌子全國知名,也是一種體麵地象征。"

"婷婷。價格確實高了,要不換個便宜的吧。"這時江顏忍不住提醒了範茹婷一聲,二十萬的鑽戒,確實有些奢侈了。

"不行,買!必須買!"

聽到這話,陳保剛一咬牙,立馬下定了決心。

他就是再心疼錢。也不能在江顏麵前掃了麵子,他要讓江顏看看,自己比她那窩囊廢丈夫不知道強多少倍。

"老公,你真好!"範茹婷興奮的跳了起來,一口親在了陳保剛的臉上。

陳保剛滿臉得意,假意安慰林羽道:"家榮,你也不要灰心。好好努力,以後你也有機會給江顏買這種鑽戒。"

"他?下輩子吧!"範茹婷冷哼了一聲,滿臉優越感的看著手上的鑽戒。

這一刻,她突然感覺自己壓過了江顏一頭。

雖然她倆是閨蜜,但是女生之間的感情很微妙,越是親近的人,反而越容易互相攀比。

從小到大。江顏都比她漂亮,比她懂事,比她優秀,她活在江顏的光環下太久了,而今天,她終於用手上這1.19克拉的大鑽石揚眉吐氣一把了。

江顏緊抿著嘴唇,麵色難看,她其實不在乎外在的物質,但是麵對這麼大的落差感,她心裡也會難受。

自己閨蜜得到的,是個二十萬的大鑽戒,而自己的是個三百的銀戒指,這也是她一直不願戴在手上的原因。

哪怕她再不物質,再不虛榮,她終歸也有自尊心。

"其實我今天過來,是有東西要送給你。"

麵對陳保剛和範茹婷的譏笑,林羽臉上冇有任何波動,神色自若的掏出了沈寒山送給他的那個藍盒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