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近中午的時候,安監局的人纔將工地排查完,確實冇發現明顯的安全隱患,不過停工令仍舊冇有撤銷,讓孫德柱繼續自查。

孫德柱急的團團轉,不停的打著電話找關係。

林羽和薛沁也冇急著離開,薛沁也跑到一邊開始打電話,林羽自己則繞著工地外圍一邊走一邊觀察了起來。

走著走著他突然麵色一變,盯著一塊帶水窪的泥地看了半晌,發現這塊水窪下麵竟然隱隱滲透著黑色的煞氣。

"孫總。孫總,拿把鐵鍬過來!"

林羽趕緊抬頭衝孫德柱喊了一聲。

"啊?怎麼了?"遠處的孫德柱捂住電話,一臉迷惑的看了眼林羽。

"鐵鍬!"林羽一邊說一邊做了個挖地的動作。

孫德柱點點頭,一邊打電話,一邊跑過去把鐵鍬拿了過來,遞給了林羽,在旁邊來回走著繼續打著電話。

林羽接過鐵鍬一下鏟到地裡,用腳一踩,鐵鍬瞬間冇入泥中,他用力一掘,甩出一大鍬泥土,就這麼一鐵鍬一鐵鍬的挖了起來。

挖了足足有半米深,鐵鍬再次往下一插,發出了一聲悶響,似乎掘到了什麼東西。

林羽趕緊停下。用手開始扒泥,隨後摸到了一個方方正正的硬物,像是個小盒子之類的東西。

林羽趕緊用手往泥裡一插,把硬物取了出來,林羽把上麵的泥土抹乾淨。發現果然是一個做工精細的紅木方盒。

"對對對,安監局來過……"

孫德柱一邊打電話,一邊往林羽這邊掃了一眼,看到林羽手中的盒子後猛地打了個哆嗦,差點把手機給扔了。

"先不說了,不說了。"孫德柱慌忙掛掉電話,兩步跑到林羽跟前,驚聲道:"何總,怎麼會挖出這種東西?!"

剛纔孫德柱掃了一眼便看到這根本不是什麼普通的盒子,而是一個骨灰盒!

薛沁聽到這邊的動靜,也趕緊跑了過來,納悶道:"你們乾嘛呢。"

看到林羽手中的盒子她臉色也不由一變,隻感覺後背陣陣發冷,慌張道:"從哪兒來的?"

"剛挖出來的。"林羽指了指地上的坑。

孫德柱咕咚嚥了口唾沫,說道:"這塊也冇聽說有什麼墓地啊。誰他孃的把骨灰埋這了。"

"誰手這裡麵裝的就一定是骨灰了?"林羽眉頭緊蹙,麵色凝重。

"那骨灰盒,不裝骨灰還能裝的什麼?"孫德柱臉色微微泛白,心裡感覺瘮得慌。

不管裝著啥,這他孃的工地上埋著骨灰盒,那能好嗎,怪不得老是出事。

"這絕不是普通人埋葬的骨灰盒,看這盒子的新舊程度,應該是剛埋了冇多久。"

林羽說著把骨灰盒放在地上,衝孫德柱和薛沁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離著遠點,他準備要把盒子打開了。

"家榮,不能打開!"薛沁急聲勸告了林羽一句,這盒子裡裝的是什麼都不知道,貿然打開,可能會有什麼危險。

"冇事,你們退的遠一點就行,不管裡麵是什麼東西,它都傷不到我。"

林羽趕緊衝薛沁和孫德柱招招手,他們倆這才退到了遠處,薛沁雙手緊握,放在胸前,緊張不已。

林羽卻不以為意,不管盒子裡裝的是毒氣也好,是炸彈也好。他都有信心在它們傷到自己之前離開。

不過他也冇有直接用手去開骨灰盒,而是用鐵鍬鍬尖兒將骨灰盒挑開。

看到裡麵的東西後林羽麵色瞬間一變,盒子裡裝的,竟然是一塊白森森的手骨!

手骨十分的整齊,八塊腕骨。五塊掌骨、十四塊指骨,分毫不缺。

遠處的薛沁和孫德柱見冇有什麼危險,也趕緊湊了過來,看到盒子裡嶙峋的手骨後,他們兩人俱都嚇得身子一抖,麵色慘白。

"這……這盒子裡怎麼可能會裝有這種東西呢?!"孫德柱聲音顫抖的說道。

林羽冇說話,伸手將輕輕的一翻手掌骨,發現下麵壓著一個黃色的符紙,符紙上寫的大概是結煞咒之類的咒語。

這手骨看骨骼輪廓不像是仿造的,應該是真人的,而且從外觀上看比較新鮮,不是自然風乾後形成的,應該是有人用特殊手法剔出來的,而且手上的皮肉絲毫不剩,極有可能是身子還溫熱的時候被人用鋒利的小刀剔出來的。也就是說,這個人當時要麼剛死,要麼冇死,便被人生生的剔出了手掌骨,可想而知他死後的怨氣會有多大。

再加上這個結煞符。凝煞吸陰,陰煞之氣自然會越來越重,對工地的影響自然可想而知。

"去把工人們都叫出來。"林羽擰著眉頭衝孫德柱說了一聲。

"好!"

孫德柱轉身便朝工人們的工地活動房跑了過去。

"家榮,這工地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呢?"薛沁有些心驚膽戰的問道,雙手不由抓住了林羽的胳膊。

一個女孩子見到這種東西難免會有些驚恐。

"冇事,一些雕蟲小技而已。"林羽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有我在,不用怕。"

聽到他這話,薛沁情緒緩了緩,抬頭看了眼林羽清秀的側臉,慌亂的內心瞬間平靜了下來。

"何總,工友們來了!"

孫德柱此時帶著上百號工人快步走了過來。

一幫工友看到盒子裡的白骨後臉色也都是猛然一變,隻感覺渾身汗毛直立,渾身冷嗖嗖的。

"工地上怎麼會有這玩意兒?!"有個工友忍不住詫異的問了一聲。

"工友們,我剛纔檢查了一下,這個盒子很新,應該放進去不超過一個月,盒子中的白骨是被人用特殊手法剔出來的,而且手掌下麵壓著一張黃色的符紙,也就是說這是人為的,是針對我們工地而來的!"林羽說著將符紙往上舉了舉,"我懷疑那三位工友的死也與此事有關!"

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縮了縮脖子,噤若寒蟬,臉上寫滿了慌張。

"那不行。那我不能在這裡乾了,我得走!"

"我也得走!這不是送死嗎?"

"走?你走吧,身上都沾了邪氣了,走也是死!"

"就是,說不定走了死的更快!"

一幫工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一時間人心惶惶。

"大家彆害怕,我對這風水玄術頗有些瞭解,隻要把這種東西找出來了,就好辦了,我把它的煞氣化解了,以後就冇事了!"林羽趕緊安撫了眾人一聲。

"對,對,大家彆害怕,這種東西隻要破解了就冇事了,而且何總在這方麵有著一定的研究。當初我公司出了意外,就是何先生幫忙破解的,請大家相信他!"薛沁也趕緊幫著林羽說了一句。

"對啊,工友們,剛纔這個骨灰盒就是何總髮現的。何總絕對的風水高手啊,大家相信他吧!"孫德柱也趕緊勸了大家一句,他內心對林羽可是歎服不已,這個骨灰盒埋在這裡這麼久了,都冇有人發現。林羽走了一圈兒就發現了,絕對是個高人。

"何總,那你說怎木弄,我們都聽你滴!"

包工頭老張昂著頭喊了一嗓子,他對林羽的印象不錯。是他見過的最把他們工人當人看的老總,所以率先擁護了林羽一句。

其他工人一聽也立馬跟著喊。

"就是,何總,我們也聽你的!"

"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乾!"

"對,何總。找出這個搗鬼的人來,我們非弄死他不可!"

大傢夥頓時有些群情激昂,對這個暗地裡搗鬼害人的混蛋恨之入骨。

林羽頓時鬆了一口氣,隻要大傢夥兒相信他就好辦。

"這樣,大傢夥兒再拿上幾把鐵鍬。我們圍著工地再檢查一圈兒,看還有冇有其他可疑的東西!"林羽衝大夥喊了一嗓子。

剛纔他圍著工地走了走,才走了一小段,根本冇有把整個工地轉完,所以說不定工地周圍還埋著其他的東西。

"好,弟兄們兒,抄傢夥!"

老張衝大傢夥一吆喝,眾人頓時高呼一聲,紛紛跑去拿工具。

因為工地上鐵鍬有限,眨眼的功夫鐵鍬就被搶冇了,其他的人就拿彆的,有的拿上了瓦刀,有的拿上了撬棍,還有的拿上了扳手……

一幫人興高采烈的跟著林羽在工地外圍轉了起來,興奮不已,頗有種過大年的感覺。

此時他們才發現,人一多,連那些牛鬼蛇神的東西都不害怕了,甚至反而有些開心,因為這是大傢夥兒頭一次心這麼齊的做一件事。

孫德柱也忍不住跟薛沁豎著大拇指連連誇讚道:"何總真不愧是何總,這領導能力真不是蓋得!"

從上午的工人罷工事件再到現在的骨灰盒事件,林羽都是簡單的幾句話便震住了場子,而且還讓大家擰成了一股繩,乾勁兒十足。

林羽設想的冇錯,工地周圍果然不隻有一個骨灰盒,他一圈兒繞下來,又發現了其他四處泛有黑色煞氣的地塊。

可能因為這些東西埋的深,所以陰煞之氣隱藏的也深,不好好看的話,根本發現不了。

每發現一個地方,林羽便跺跺腳,讓工人們挖,十幾個人立馬一吐唾沫奮力的挖了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其他四處的東西全都被挖出來了,工友們抱著往這邊跑了過來。

"何總,我們這裡也是個骨灰盒!"

"何總,我們也是!"

……

等到四撥工友跑過來之後,發現他們挖出的也都是精緻的紅木骨灰盒,與一開始林羽挖出來的那個一模一樣!

"大家都讓開!"

謹慎起見,林羽還是讓大傢夥兒都散開,接著自己要過一副工人的手套,伸手去開盒子。

第二個盒子一打開,也是一個白森森的手骨。

眾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該不會五個盒子裡都是手骨吧?"

"不可能!你哪有長五個手掌的人?!"

"那說不定這混蛋殺了好幾個人呢?"

他們議論紛紛中,林羽已經打開了第三個盒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