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讓林羽意外的是,玫瑰雖然醒了過來,但是看向他的眼神卻帶著一絲遲滯和疑惑,盯著林羽看了半晌,玫瑰才努力的動了動嘴唇,終於從喉嚨中發出一個輕柔的聲音。問道,"你是誰?!"

林羽身子猛地一顫,彷彿被人敲了一悶棍,僵坐在床上,呆呆的望著玫瑰,一時間茫然無措。

"我這是在哪兒?!"

玫瑰轉頭掃視了下四周,看著空蕩蕩的病房,聲音中不由多了一絲緊張,眼神有些惶恐的望向林羽。同時,帶著滿滿的陌生。

林羽心頭一陣刺痛,彷彿被人往心窩紮了一刀。疼痛難當。

很顯然,玫瑰損傷的腦部神經雖然痊癒了,但是她卻失憶了!

隔間外麵的厲振生和竇辛夷等人看到玫瑰的反應也彷彿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冷水,狂熱的興奮之情瞬間冷卻下來,一時間麵麵相覷。

"你們是什麼人?!"

玫瑰通過玻璃看到隔間外的玻璃前那麼多人盯著自己看,愈發驚慌起來,掙紮著要從床上坐起來,但是連續躺了數月的她,肌肉一時間用不上力氣。

"彆怕。我們不是壞人,是你的朋友!"

林羽強忍著內心的刺痛,急忙輕聲解釋道,"你生病了,在病床上躺了好幾個月,現在剛醒過來了!"

說著林羽急忙上前將玫瑰扶坐了起來。

"你們是我的朋友,那,那我又是誰?!"

玫瑰滿臉疑惑的望著林羽問道,一時間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了。

"玫瑰,你是玫瑰,世界上最美的玫瑰!"

林羽握著她的手輕聲說道,隻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奧,我是玫瑰……"

玫瑰喃喃的點了點頭,接著皺著眉頭思考起來,似乎在努力搜尋著腦海中的記憶。但是從她迷茫的神情上來看,應該一無所獲。

林羽見狀心中說不出的悲痛,替玫瑰把過脈之後。囑咐她彆思考那麼多,先好好休息休息,以後有足夠的時間去回憶。

隨後林羽便退出了隔間,招呼著眾人出去。

"師父,她昏迷了這麼久,突然醒來,記憶喪失,應該是正常現象!"

竇辛夷急忙說道,"說不定過段時間就能夠恢複了!"

"不一定……可。可能永遠都恢複不了了……"

一旁的一位西醫腦科醫生小心望了林羽一眼,囁嚅道,"何會長。我知道這話您不愛聽,但這應該就是事實,她的大腦皮層受到了損傷,所以喪失掉了以前的記憶,她受損的腦部神經雖然痊癒了,但是,記憶隻怕再也找不回來了……"

聽到他這話,林羽頓覺萬箭攢心,其實他也想到了這點,玫瑰的記憶或許也永遠喪失了。

那也就意味著,此時的他對於玫瑰而言,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這可不一定!"

另一旁一名西醫醫生辯駁道,"放在以前,腦部神經受損都是不可逆的,現在何會長妙手回春。不還是幫病人把受損的腦部神經治癒了嗎,或許,記憶同樣也會回來呢!"

他們現在正在見證的。本就是一個無人經曆過的醫學奇蹟,所以,對於玫瑰的記憶能否復甦,誰也說不準!

"但願吧!"

林羽笑著歎了口氣,接著望向窗外,喃喃道。"就算她這一生都不會恢複記憶,那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她這一生過得太苦了。終於可以好好歇歇了……"

如果玫瑰的記憶回來,那同樣回來的,還有些慘痛的過往。所以林羽反倒覺得"失憶"是上天對玫瑰的一種眷顧。

接下來的幾日,玫瑰對所處的環境熟悉過來,便開始了康複訓練。同時也開始對這個世界和林羽等人,展開了一個新的認識。

現在的她,雖然冇有了以前的記憶。但是笑的,卻比從前明媚燦爛了。

這天,林羽帶著江顏和葉清眉來醫院探望玫瑰。剛坐下冇多久,百人屠就給林羽打來了電話。

"喂,牛大哥,什麼事啊?"

"先生,我剛纔接佳佳、尹兒她們回來的時候,在樓下小區的信報箱裡,發現了一封信!"

電話那頭的百人屠沉聲說道。

"信?!"

林羽聞聲微微一愣,有些意外,這都什麼年頭了,還寫信。

"對,一封寫給您的信!"

電話那頭的百人屠聲音凝重道,"信封上寫著您的名字,而且以銀白色火漆封口!"

"奧,那你放家裡吧,我回去再看!"

林羽不以為意道,心裡納悶,不就一封信嘛,百人屠何必特地打個電話告知他。

"先生,您還是現在就回來吧!"

百人屠沉聲說道,"我懷疑這封信不簡單,我感覺它……像極了某個人的作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