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牛大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林羽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但是話音剛落,他便陡然間回過神來。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沉聲道,"莫非你的意思是說,這封信是那個排名世界第一的殺手留給我的?!"

"不錯!"

電話那頭的百人屠確定道,"我以前就聽人說過,這個殺手在殺一些特定的目標之前。有時候會先給目標人寄信,信封的封口。一律用的都是銀白色火漆!"

"真是冇想到,他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林羽的神情瞬間凝重了起來。

他本以為這第一殺手還要過段時間,起碼做足了充分的準備纔會過來,冇想到這麼快竟然就找上門來了。

看來,他這短暫的寧靜安穩的日子算是過到頭了。

不過該來的總是要來,早來或許好過晚到。

"當然。這也隻是我的猜測,或許這封信不是他寄來的!"

百人屠沉聲說道,"不過您不回來,我也不好擅自拆開看!"

"好,牛大哥,你等一等,我這就回去!"

林羽說完便跟江顏和葉清眉交代了一聲,說家裡有事,自己要先回去一趟。

往回走的路上,他又給奎木狼和角木蛟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幾人過來護送一些江顏和葉清眉。

回到小區之後,林羽剛到樓下。就見百人屠早就站在樓下等著他了,手裡還捏著一封黃色牛皮紙的信封。

林羽神色一緊,急忙說道,"牛大哥,快放下,說不定這信封上有毒!"

"我檢測過了。先生,這信封外麵是冇毒的!"

百人屠擺手道。"不過這裡麵就不知道了,您最好戴上手套再看!"

說著他將手裡的信封遞過來,林羽急忙從口袋中掏出一副一次性手套,將信封接了過來,徑直將火漆去掉,撕開了封口。

百人屠雙眼一眯,趕緊湊了上來。

隻見信封中裝著的是一張白色的信紙,信紙上寫著幾行工整俊逸的漢字,用詞非常的恭敬,啟首稱呼便是:尊敬的何家榮何先生。您好。

林羽和百人屠看到這句話皆都微微一怔,互相看了一眼。隻以為自己猜錯了。

如果這封信果真是那個世界第一殺手所寫,那怎麼會用如此客套的詞句呢。

不過他們兩人看到接下來的內容後,臉色不由瞬間沉了下來。

隻見信紙上寫著:雖然你我從未謀麵,但我卻早就聽聞過何先生的大名。驚天醫術、凜然風骨,讓在下仰慕不已。曾想過有朝一日,得幸相見。必要與先生推心置腹、秉燭而談。

但可惜事與願違,如今在下為了報答早年欠下的恩情。需要與何先生刀劍相向,還望何先生海涵。不過請何先生放心,我知道你們炎夏有句俗語叫"禍不及家人"。隻要何先生後天下午三點到郊外崇如山戒子碑下自儘,那我便保何先生一家老小平安無憂。

借何先生性命一用,實屬情非得已,再請何先生海涵!

為了家人,還望何先生後天如期履約,拜謝!

落款處則寫著"世界殺手排行榜第一位"幾個字,並未帶任何的名字,但是卻已經清晰的表明瞭身份,他就是傳聞中的世界第一殺手!

這信中的內容看起來客套無比,甚至彬彬有禮,宛如一個老朋友在訴說著思念,但是字裡行間卻迴盪著寒意十足的殺氣和威脅!

"狂妄!太他媽狂妄了!"

一向不動聲色的百人屠看到這信上的內容之後都忍不住氣的破口大罵,"等我跟他碰麵,我定將他挖心剖肝,碎屍萬段!"

林羽倒是冇有說話,不過眯眼望著手中的信紙,內心也早已怒火滔天,他還是頭一次見有人將殺人的話用如此文質彬彬的方式講出來呢,這反而更讓人感覺憤怒!

這封信通篇講下來就是這名殺手讓林羽自己去指定的地點自儘,否則,這個殺手不隻要對林羽下手,還要對林羽的家人下手!

真是天大的笑話!

他何家榮豈會被一封信給嚇住?!

"果然,跟他們傳聞所說的一樣,這個兔崽子有這麼個習慣,針對一些地位、身份極高,具有極強挑戰性的目標對象,會在動手之前,先寄一封信,讓被殺的對象自儘而死,如果對方冇有照做,他就會寄出第二封,第三封,甚至是第四封,不過最多也就隻有四封!"

百人屠沉聲說道,"如果四封信之後,對方還冇有照做,他纔會自己動手!"

"四封?為什麼是四封?!"

林羽轉過頭好奇的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