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話,張奕鴻後背上冷汗直冒,內心一時間隻感覺絕望無比。

林羽說的冇錯,他們根本無法寄希望於他二叔的師父--離火道人萬休,這些年來,如果不是為了從張家索取豐厚的回報和資源。萬休絕不會跟他們張家有來往。

他二叔被軍機處關了這麼久,萬休這個老狐狸從未露麵過,可見相比較自己這個徒弟,萬休更在乎自己的安危。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淩霄師伯神功蓋世,絕不會死!"

張奕庭反倒不停地搖著頭,嘴裡唸唸有詞,不相信也不願相信淩霄已經死了。

在他心裡。這個淩霄師伯可是營救他父親的全部希望!

"對了,我手機裡好像有淩霄死前的照片!"

這時百人屠似乎想了起來,立馬將自己隨身攜帶的手機掏了出來。翻找出一張照片遞給張奕庭。

這張照片是淩霄死前他親手拍攝的。

當時淩霄被百人屠"淩遲"而死之前,他特地去看過,順手拍攝了張照片,算是當個憑證。

冇想到今天真的起到用處了。

張奕庭神色一變,一把將百人屠手裡的手機搶了過來,雙眼死死的盯著手機螢幕,緊接著他滿臉驚恐,眼珠圓凸,渾身宛如篩糠般顫抖了起來。

雖然照片上的光線有些暗淡。但是憑藉身形和麪部輪廓,張奕庭也能夠認出來,照片上的正是他的淩霄師伯!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張奕庭喃喃的唸叨道,整個人幾近崩潰,雙眼木訥無神,癡癡傻傻的望著前方。

顯然,這個打擊對他而言實在太大!

張奕鴻看到二弟的反應心頭猛地一顫,背後寒涼一片,看來果真如林羽所言,淩霄已經死了!

"現在你們總該相信了吧?!"

百人屠冷冷的說道。

"說吧,把你們所做過的,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

林羽聲音冰冷的說道。

"如果我說出來,你能夠擔保,不殺我們?!"

張奕鴻眯眼望著林羽。聲音冰冷的說道,"一旦我們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你,我們隻怕會死的更快吧?!"

"說實話。你們的死活,對我而言,並冇有什麼影響!"

林羽昂著頭,冷冷的說道,"換而言之,你們冇必要高看自己,你們的生死,我何家榮還不放在眼裡!"

"殺了你們,反倒會給我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不介意留你們一命!"

林羽繼續說道,"但是,等我把你們交給警方。他們怎麼給你們量刑,就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了!"

林羽這話雖然說得不好聽,不過張奕鴻聽在耳中,反倒鬆了口氣。

如果林羽真的隻是把他們交給警方,那在罪名落實之前,以他們張家的關係進行運作打點,說不定還有迴旋的餘地。

"好,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希望你能說話算話!"

張奕鴻咬了咬牙,掙紮著從地上坐起來,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斷手,衝林羽說道,"瀨戶等人潛入炎夏,確實是我們幫助的,是老二手底下的一個東瀛商社將他們接應進來的。證據已經被老二銷燬了,但是以你們軍機處的本事,應該還是可以覈實出來的!"

林羽看了眼一旁神情木訥的張奕庭。見張奕鴻不像說謊,點了點頭,沉聲道,"那軍機處裡麵的內奸呢?是誰?!"

這纔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這個……我們不知道!"

張奕鴻麵色沉重的搖了搖頭。

"不知道?!"

林羽麵色陡然一變,冷哼道,"事到如今你還想撒謊?!"

"我說的是實話。軍機處那邊的關係,是老二通過淩霄打通的,這個計劃他也有份!一直以來。淩霄在軍機處都有內應,所以你們抓不到他!"

張奕鴻沉聲道,"至於淩霄在軍機處的內應到底是誰。我們並不知情!反正和我們對接的,就是鐘延這種普通的隊員!"

"通過淩霄打通的?!"

林羽聞言臉色瞬間煞白一片,急聲道。"這個人是誰,隻有他自己知道嗎?!"

張奕鴻點了點頭,沉聲道。"反正我們不知道,我們從來冇問過,淩霄也從來冇說過!"

林羽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本以為這次就能揪出這個軍機處的內奸,冇想到,知道這個內奸身份的人,竟然早已經被他殺死了……

"你也不知道嗎?!"

百人屠臉色一冷,接著用力在張奕庭腦袋上拍了一巴掌,罵道,"少在這裝傻充愣!"

張奕庭捱了百人屠這一巴掌,冇有絲毫的反應,仍舊呆呆的望著前方,喃喃的說道,"不可能……不可能……"

林羽掃了他一眼,接著皺眉衝張奕鴻說道,"那你再好好想想,你們就冇有掌握到一些其他的資訊?比如說淩霄跟那個內奸的聯絡方式?或者說常用的見麵地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