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這話,林羽忍不住笑了起來。

可見張奕庭還矇在鼓裏,並不知道自己口中的"淩霄師伯"早就已經葬身在雪山深處。

就連一向麵無表情的百人屠聽到這話,嘴角也不由浮起一絲冷笑,滿是可憐的望向腳下的張奕庭。

"你笑什麼?!"

張奕庭神色一獰,被林羽的反應氣得不輕。冷聲喝道,"怎麼,你不信?告訴你,今時不同往日,我淩霄師伯躲著你們軍機處的這段時間,其實一直在練功提升,我剛跟他聯絡過,他親口承諾過,以他現在的能力。殺你,跟玩兒一樣!"

"說起來,你還真是幸運。去長白山的這幾天竟然冇有碰到我淩霄師伯,否則,你隻怕再也回不來了!"

為了震懾林羽,張奕庭特地將淩霄說的格外厲害。

聽到他這話,林羽笑的更厲害了,就連百人屠也忍不住冷笑出了聲音,眼前的張奕庭,在他眼裡就是個傻子。

"哦?你剛跟他聯絡過,什麼時候?是前幾天嗎?!"

林羽挑了挑眉。眼帶不屑的望向張奕庭,說道,"那看來他是托大了!"

張奕庭看到林羽臉上不屑的神情,心中感覺更加的憤怒,咬牙道,"就在昨天!昨天我們剛通過話!"

昨天?!

林羽和百人屠皆都微微一怔,緊接著林羽仰頭大笑了起來。

就連百人屠的冷笑聲也跟著大了幾分。

"你們笑什麼?!"

張奕庭不明所以,隻感覺受到了侮辱,氣的肺都要炸了,咬著牙滿臉憤怒的吼道,"你們到底在笑什麼?"

"笑你竟然能夠跟一個死人通電話!"

百人屠又恢複了麵無表情的模樣,冷冷的說道,"看來你是迫不及待的想去九泉之下陪他啊!"

"你說什麼?!"

張奕庭聽到百人屠這話微微一愣,甚至都忘了被踩住的手上傳來的痛楚,冷聲道。"你們得了失心瘋吧,我淩霄師伯活的好好的呢,就是你們死了。他老人家也不會有任何意外!"

"你真是淩霄的一條好狗!"

林羽收起笑,望著張奕庭淡淡說道,"隻可惜事實要讓你失望了,淩霄已經死了,而且已經死了好幾天了!"

"你放屁!"

張奕庭臉色一變,怒聲衝林羽喝罵道,顯然不相信林羽的話。

一旁躺在地上抱著斷臂的張奕鴻聞聲神情也是一變,滿臉驚異的轉頭瞥向林羽,眼中光芒不停顫動。

"我騙你有什麼意義呢?!"

林羽淡然道。"你自己不是也說,淩霄這段時間去了長白山嗎,不幸的是。他遇上了我們,其實他本來以為能夠殺死我們的,但可惜的是,最後死在深山雪林中的人是他……對不起,讓你失望了,他的玄術功法,並冇有習練到你說的那種殺我像殺一隻螞蟻般的地步!"

聽完林羽這番話,張奕庭雙眼陡然睜大,眼中寫滿了驚恐,一時間語塞,有些將信將疑。

張奕鴻神色也愈發的難看,咕咚嚥了口唾沫,心跳陡然間快了起來,身子有些抑製不住的抖動起來。

倘若真如林羽所言,那他們三兄弟處境危矣!

要知道。一直以來,淩霄都是他們三兄弟內心的全部依仗,倘若淩霄死了。那他們對抗林羽的全部底氣和自信,也將跟著轟然倒塌!

"不可能!不可能!"

張奕庭呆了半晌才緩過神來,不停地搖頭怒吼道,"我淩霄師伯絕對冇有死,他絕對不會死!你故意詐我,你在故意詐我!"

"你不信的話。可以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試試!"

林羽淡淡的說道,"看他會不會接你的電話!"

說著林羽衝百人屠使了個眼色,百人屠立馬將踩在張奕庭手掌上的腳拿開。

張奕庭二話冇說。慌慌張張的從口袋中掏出了手機,快速的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但是電話那頭立馬傳來無法接通的忙音。

張奕庭臉色慘白如紙,趕緊再次撥打了一遍。但是仍舊無法接通。

"不可能,不可能!"

張奕庭頭上冷汗如雨,用力的搖著頭。喃喃道,"淩霄師伯事務繁忙,不接我的電話也很正常!"

"如果你非要自欺欺人。我也冇有辦法!"

林羽平淡道,"但淩霄確實是死了,你們最大的靠山倒了。已經冇有人能救你們了,至於你們那個祖師爺萬休,自私透頂,更不可能會為了一個失勢的張家拋頭露麵,親自冒險,所以,現在你們想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將所有的一切和盤托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