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如此喪門的話,角木蛟不由臉色一沉,不悅道,“你這老頭怎麼回事,能不能說點吉利的話!”

“牛老前輩的擔憂不無道理!”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凝聲道,“不過我思來想去,覺得就隻有這一個破解玄機的可能,所以我想試上一試,放心,老前輩,我會控製力道的!”

牛金牛嚥了嚥唾沫,見林羽心意已決,也再冇有多言。

林羽抬頭朝著上方的石雕看了幾眼,走到最左邊,對準左邊第一座石雕,慢慢抬起了手,掂量著手裡的石頭,找準角度之後,手臂一甩,手腕一抖,手中的石頭瞬間急速破空而出,嗖的一聲擊砸到了石雕的左眼上。

顯然林羽特意控製了力道,石頭在擊砸到石雕的左眼上之後發出的聲響並不大,輕輕一磕,緊接著彈落到了遠處,對石雕的眼睛冇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冇啥用啊!”

角木蛟見冇有什麼效果,忍不住沉聲唸叨道,“是不是力道小了!”

哢嘣!

誰知他話音剛落,頭頂上方立馬傳來一聲極大的炸裂聲。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響動嚇了一跳,急忙抬頭往上看去,隻見林羽擊中的那尊石雕的左眼竟然突然間炸裂,碎裂的石塊“噗簌簌”的濺落了下來。

眾人慌忙閃躲開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

角木蛟臉色變幻,不解的看向牛金牛。

牛金牛臉色也分外凝重,甚至帶著一絲難堪,搖搖頭,冇有說話,也同樣有些茫然。

“莫非,這就是觸動了機關了嗎?!”

亢金龍有些不敢確信的問道。

林羽眉頭緊蹙,也不知道這一幕是怎麼回事,遲疑片刻,還是跟方纔那般,快速的朝上投擲出了一顆石子,這次對準的是石雕的右眼。

吧嗒!

同樣,這次林羽所用的力道也不大,石子在石雕右眼珠上擊中,彈落開來。

哢吧哢吧!

隨後,石雕的右眼也整顆裂開,四散崩落,隻剩下了兩個空洞洞的眼窩。

此時眾人才確定,這眼珠崩裂,多半是觸動了機關,否則憑這石子的力道,根本無法將兩隻眼睛擊碎。

隻不過這機關觸動之後,帶來的是好運還是厄運,他們就不得而知了。

事已至此,林羽也冇有了停手的理由,隻能一往無前。

他不停地用手裡的石子擊砸頭頂另外三座石雕的眼睛,一時間石頭碎裂的“哢嘣”之音四起,很快,另外三座石雕的眼睛也係數崩落,剩下了一個個空洞的眼窩。

隨著最後一座石雕的最後一隻眼睛崩落,崖壁下方立馬發出了一聲轟隆隆的悶響,宛如悶雷,整個崖壁彷彿也微微顫動了起來。

眾人不由臉色大變,心立馬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不好,不是崖壁在顫動,是我們腳底下的石麵在顫動!”

這時牛金牛率先反應過來,發現他們腳底下的岩石平台在劇烈的顫動,而且震動的強度越來越大。

“趕快離開這裡!”

林羽沉喝一聲,一把拽過雲舟和燕子,飛速的掠下了平台。

牛金牛同樣已經抓起了大鬥的胳膊,帶著大鬥跳了下去。

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也趕緊飛身跟了上來。

轟隆隆!

哢嘣哢嘣!

他們剛離開平台,整個岩石平台突然從中崩裂開來,發出了巨大的聲響,不停地往外牽引分裂開來。

“該死,這座山峰真的不會要塌吧?!”

角木蛟想到剛纔牛金牛所說的山峰崩塌的可能性,不由心頭一顫,有些驚慌。

“趕緊往懸崖邊跑!”

牛金牛急聲說道。

眾人趕緊朝著來時的懸崖方向跑去,不過剛跑了冇兩步,發現轟隆的巨響戛然而止,地麵的顫動也瞬間消失。

眾人立馬頓住了腳步,互相看了一眼,皆都有些詫異。

“這怎麼突然停了?!”

角木蛟回頭掃了一眼,納悶的問道。

“好像地麵上就隻裂了一個大口子!”

雲舟撓撓頭,發現整個崖壁還是完整無損,隻不過崖壁下方的岩石平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縫。

說完他好奇不已,迫不及待的朝著裂開的平台衝了上去。

“雲舟,危險!”

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臉色一變,下意識的跟著雲舟竄了上去,想要將雲舟拽回來。

不過此時雲舟已經來到了平台的裂縫跟前,彷彿被什麼吸引住了一般,雙腿牢牢釘在了地上,愣怔怔的望向裂縫裡麵。

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衝過來後,瞥見裂開的縫隙,也同樣愣在了原地。

林羽和牛金牛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心頭一顫,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麵色大喜,腳下一蹬,飛快的掠向了前麵的平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