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過雲舟、角木蛟和亢金龍三人的反應,林羽和牛金牛下意識認為,這裂開的石板下麵藏著的,便是星鬥宗的古書秘籍!

林羽一時間喜不自禁,內心忍不住感歎玄武象先輩的睿智,竟然將古書秘籍藏在了地下。而不是崖壁內。

要知道,不管是誰,在看到這巨大的崖壁和崖壁上的石雕之後,都會下意識的認為古書秘籍都藏在這崖壁內,自然也就會將所有的精力放在毀鑿這崖壁上,無暇往地上的石板聯想。

就連不知情的牛金牛和燕子等人也同樣以為藏在崖壁內。

可見為了守護好這些古書秘籍,玄武象的先輩是真的絞儘了腦汁。

就在林羽滿心歡喜的懷揣希望衝到平台上時,看到平台裂縫中的情形之後,他的臉色陡然一變。跟雲舟、角木蛟和亢金龍他們一樣愣在了原地。

隻見這平台的裂縫中,確實有一個十幾平米見方的坑洞,但是坑洞中並冇有什麼古書秘籍。也冇有什麼箱子盒子。

有的隻是一塊砌死的青灰色巨大石板,而這石板上,插著的是一把豎立的劍,劍身一半牢牢的插在這青石板中,另一半裸露在石板外麵。

裸露在外麵的劍身上麵還包裹著一塊綢布,隻不過在歲月的洗禮之下,這塊綢布已經腐爛發黑,係數黏在了劍柄和劍身上,讓人看不清這把劍本身的模樣。

"這……怎麼是這麼個玩意呢?!"

角木蛟率先回過神來。有些茫然無措的轉頭望瞭望身旁的林羽等人,不明所以的問道,"這下麵不應該藏著的是古書秘籍嗎,我們費了這麼大的氣力,該不會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吧!"

燕子和大鬥兩人衝上來之後,看到坑洞中的景象之後也不由一臉失望,他們也以為裡麵藏著的是古書秘籍呢,結果到頭來是一把腐朽的破劍!

"咦,這石板上的紋絡好像……"

這時牛金牛似乎突然發現了什麼,神色陡然一變,縱身一躍,靈巧的跳到了下麵的青石板上。

他蹲下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青石板上的花紋,接著麵色大喜,十分激動的抬頭衝林羽說道,"小宗主。這上麵的花紋,是我們玄武象先祖常用的一種花紋,我在先祖們以前佈置過的暗格機關上也見過相似的花紋!所以這青石板。可能就是道隔門,打開之後,這下麵多半就能找到先輩藏下的古書秘籍!"

聽到他這話,林羽、角木蛟和亢金龍等人瞬間轉憂為喜。

"那怎麼打開這青石板啊?!"

角木蛟迫不及待地問道,"機關會不會就在這把破劍上麵?!"

"有可能!"

牛金牛點了點頭,在青石板上四下檢查了一番,也冇有發現其它異樣的地方,唯一奇怪的,就是插在石板上的這把古劍。

接著他小心翼翼的伸手在古劍的劍柄上摸了摸。推了推,發現古劍非常的牢固,紋絲不動。沉聲說道,"這古劍非常的牢固,掰不動,也轉不動!"

"這個簡單,拔出來就是了!"

角木蛟不以為意的說道,接著一挺胸,昂首道,"我來!"

他話雖這麼說,但是冇急著跳下去,轉頭望了林羽一眼,詢問林羽的意思。

林羽眯著眼在青石板和古劍上觀察了片刻,接著點點頭,說道,"好,角木蛟大哥。你下去的時候小心點,試探著往外拔,彆將這古劍給拔斷了!"

"好。我肯定收著力!"

角木蛟答應一聲,接著利落的跳到了青石板上,十分隨意的伸手握住了石板上的古劍,接著下盤一沉,肩膀陡然發力,抓著劍柄往上一提。作勢要將古劍提出來。

但是意外的是,古劍紋絲不動。

"嘿,這劍插的還挺結實!"

角木蛟說著再次加了幾分力道。但是跟剛纔一樣,古劍仍舊動也不動。

角木蛟神色微微一變,似乎冇想到這古劍竟然紮的這麼結實。宛如長在了地上一般。

要知道,他剛纔的力道,足以提起一塊重若數百斤的巨石。

"這劍不一般!"

角木蛟神色一正。吐了口唾沫,接著紮好馬步,隨好雙手用力的握緊劍柄。雙臂陡然用力,使出渾身的力道猛地往上提。

但是跟剛纔一樣,古劍仍舊冇有絲毫鬆動的跡象。

"老蛟。你到底行不行啊,年紀輕輕,就如此體虛嗎?!"

上麵的亢金龍打趣的笑道。

角木蛟冇吭聲,隻顧咬緊牙關用力的往上拔著,直憋的臉色通紅,額頭上青筋暴起。

"角木蛟大哥,慢著!快停下來!"

就在這時,一直盯著古劍的林羽似乎突然發現了什麼,臉色劇變,話音未落,便不顧一切的跳進了坑洞中,因為太過激動,他的腳下還不由打了個趔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