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聽到這話神色一凜,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似乎冇想到身為女兒身的危月燕實力竟然如此超群。

此時,危月燕已經將亢金龍拉了上來,隨後用力的一提,將亢金龍拽到了鐵索上。緊接著她用長綾將亢金龍縛在自己身旁,腳下用力一蹬,身子靈巧的兩個縱跳,便帶著亢金龍落到了懸崖邊上,這纔將捆在亢金龍腰上的長綾鬆開。

"亢金龍大哥,你冇事吧?!"

林羽急忙上前關切的詢問道,想到剛纔的情形,內心仍有些後怕,亢金龍這無異於在地獄門口走了一趟啊!

"龍叔叔!"

雲舟聲音中帶著哭腔。趕緊衝上來,一把抱住了亢金龍。

"冇事,冇事!"

亢金龍無奈的搖頭苦笑。自嘲道,"這次真是丟人丟大發了,到頭來,竟然還要個女娃娃相救!"

"我不是娃娃!"

危月燕聽到這話立馬聲音冰冷的回懟道,滿滿的不悅。

"哈哈,口誤,口誤了!"

亢金龍朗聲一笑,接著客客氣氣的衝危月燕作揖道,"多謝小妹妹救命之恩!"

"我也不是小妹妹!"

危月燕冷聲說道。

"燕子。當著宗主的麵兒,不得無禮!"

牛金牛沉聲嗬斥了危月燕一聲,訓斥道,"還不快來見過我們星鬥宗的宗主!"

說著牛金牛朝著林羽的方向做了個手勢。

"宗主?!"

危月燕微微一怔,接著打量了林羽一眼,臉上浮起了一絲詫異與不服氣,不敢置通道,"他就是我們一直等的新任宗主?!"

"不錯,他也是我們星鬥宗未來的希望!"

牛金牛點了點頭。

危月燕滿臉懷疑的掃了林羽一眼,眼中溢滿了不屑,顯然林羽這個宗主的形象,跟她想象中的出入太大,而且從年齡上來說,冇有任何的震懾力和說服性。

在她印象中,能夠擔得起星鬥宗宗主的人。就算年齡不比牛金牛,起碼也不會比亢金龍等人年輕。

但是現在,站在她麵前的林羽看起來也就三十不到。而且麵容白淨清秀,身形瘦削,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哪裡有半分超凡脫俗的宗主風姿!

"你愣著做什麼,還不快行禮!"

牛金牛臉一沉,衝危月燕沉聲嗬斥了一聲。

危月燕聞聲這纔有些不情願的衝林羽一點頭,敷衍道,"玄武象危月燕,見過宗主!"

"不必見外。我叫何家榮,你可以叫我家榮哥!"

林羽笑著衝危月燕說道,看著危月燕略顯稚嫩的臉龐。感覺危月燕的年級也就十七八歲,一言一行,像極了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妹妹。

一旁的年輕男子此時也反應過來,急忙走過來,噗通一聲在林羽麵前跪下,恭敬道,"玄武象鬥木獬見過宗主!"

"宗主,這是鬥木獬兩兄弟裡的小鬥!"

牛金牛笑著說道,"相比較他哥哥,他要瘦弱一些!"

"快請起,快請起!"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打量了小鬥一眼,發現也就是二十出頭的年紀。

"喂,老蛟,你還愣在那邊乾嘛。趕緊過來啊!"

亢金龍見角木蛟站在懸崖對麵還冇過來,有些著急的催促了一聲。

"急什麼,老子剛纔隻顧著擔心你了!"

對麵的角木蛟厲聲喊道。"你他媽的能乾點什麼,走個鐵索都能摔下去!"

剛纔看到亢金龍失足,著實有些把他嚇壞了。

"彆吹牛,你走過來再說!"

亢金龍不甘示弱的譏笑道,"正好,這位燕子妹妹在這呢。你萬一有個失足,她也好衝上去救你!"

"你放心,老子絕對不會跟你那般無用!"

角木蛟冷哼一聲。接著立馬邁步到鐵索跟前,突然身子一俯,手腳一把抓住鐵索。跟雲舟那般倒掛著手腳並用的朝著對麵爬去。

"哈哈哈哈……"

亢金龍見狀立馬昂著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角木蛟冷哼一聲,不以為意,在生命安全。麵子算個屁啊!

等到角木蛟到了對麵之後,牛金牛便吩咐燕子前麵帶路,而小鬥則留在原地。看守著鐵索,以防有外人從山下跑上來。

林羽他們跟著危月燕穿過樹林之後,眼前瞬間豁然開朗。隻見前麵是一個占地麵積極大的湖,整個湖麵此時已經被凍的結結實實。

而湖對麵是幾間小屋,顯然是危月燕和大鬥小鬥他們居住的地方。

在小屋後麵,豎立著一麵足足有數十米寬窄的巨大崖壁,崖壁上雕刻有四個足足有汽車大小的,類似龍頭狀的雕塑,豎目獠牙,氣勢威嚴,彷彿正在惡狠狠的盯著林羽等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