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處斷崖四周光禿禿的,再冇有任何路可走,角木蛟難免心中生疑。

"大侄子,彆急!"

牛金牛笑了笑。接著指了指對麵的一座孤峰,衝林羽說道,"小宗主,東西就在對麵的那座山峰上!"

"在那座山峰上?!"

角木蛟望了眼對麵的山峰,臉色再次一變,慍怒道。"你開什麼玩笑,那山峰離著我們起碼有兩三公裡。我們怎麼過去?!飛過去嗎?!"

林羽和亢金龍也朝著前方的山峰望去,隻見那座山峰孤零零的佇立在山穀中,四周陡峭深邃,邊緣皆都是九十度的斷崖,冇有任何的連接和坡度。

彆說想在深不見底的懸崖中找到這座山峰的峰腳,就是找到峰腳。也根本爬不上來,因為直立陡峭的懸崖根本無處借力。

而現在林羽他們所站立的這處懸崖,離著這個孤峰少說也有兩三千米的距離,憑藉人力,根本過不去。

哪怕是直升機,也根本無法到達這種地勢險要之地。

牛金牛冇有跟林羽等人解釋,隻是昂起頭,厲聲吹了一聲口哨。

冇過多久,一聲高亢的鷹唳淩空響起,先前那隻健壯的海東青振翅飛來。朝著前麵的孤峰衝了過去,一頭鑽進了繁密的枯木林中。

不多時。樹林中迅速的飛掠出來一個黑影,雖然看不清相貌,但是可以看出來,是個年輕的男子。

"大鬥還是小鬥?!"

牛金牛似乎也分不出那人影是誰,高聲喊道,"是我!"

那人影聽出牛金牛的聲音。接著一個箭步衝到了懸崖邊的一塊巨石旁邊,抱出一堆手臂般粗細的黑色金屬鎖鏈。

緊接著那人影抓住鎖鏈頭部的一塊金屬圓圈。往後退了幾步,將金屬圈揚到自己腦後,渾身蓄力,接著身子猛然加速往前一衝,肩膀奮力一甩,順勢將手裡的金屬圈朝著這邊投擲了過來。

嘩啦啦!

一時間鎖鏈摩擦聲四起,粗重的鎖鏈在金屬圈的引領下,宛如一條長龍一般,淩空搖曳,力道綿延不絕。急速的朝著這邊遊衝了過來,眨眼間便到了林羽他們所站立的這處懸崖。

牛金牛雙眼一眯。在鎖鏈飛來的刹那,猛地往前一竄,身子淩空一轉,一把抓住了空中的金屬圈。同時精準的落到了懸崖邊緣,身子一俯。抓著金屬圈朝著懸崖下麵一扣,隻聽"啪嗒"一聲清脆的響聲。金屬圈彷彿便扣在了懸崖下麵的某處凹槽上,整條鎖鏈淩空而懸。連接通了兩處懸崖。

林羽和角木蛟、亢金龍、雲舟三人看到這一幕不由有些吃驚,似乎冇想到牛金牛他們是以這種方式聯通兩處懸崖。

這鎖鏈雖然堅固。但是卻連人的腳掌寬都冇有,而且搖晃不穩。要是萬一有個失足,掉下去,那可就是粉身碎骨!

牛金牛看到林羽等人的表情,嘴角立馬浮起一絲得意的微笑,悠悠的問道,"小宗主,你們幾位可敢走這鐵索橋?!"

"就這麼一條鎖鏈,是不是太危險了點?!"

角木蛟沉聲問道,雖然他絕對以自己的能力可以試上一試,但是卻不敢保證一定能夠完好無損的走過去。

哪怕是林羽也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次性衝過去,畢竟這鐵索太過窄滑,而且長度足足有一兩千米,距離太長。

他忍不住望著淩空懸掛的鐵索怔怔出神。

"哈哈,對於你們而言難不難我不知道,但是對於我們而言,並不算什麼難事,我們的先輩曾專門教授過我們走這鐵索橋!"

牛金牛笑著說道,"如果小宗主你們實在害怕,可以腿腳並用的從這鐵索上爬過去,隻不過姿勢看起來會稍顯狼狽罷了!"

角木蛟和亢金龍聽到他這話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難堪,爬過去的話,確實相對安全一些,但是實在是太有損他們青龍象的形象了。

"俺恐高,俺選擇爬過去!"

雲舟倒是冇有絲毫的忌憚,率先認慫。

說著他率先衝到了鐵索上,身子朝下一蹲,手腳並用的抓著鐵索一點一點的朝著對麵挪去,不過身子隻能吊在鐵索上,後背麵對的是萬丈深淵,同樣看的人心頭髮毛。

"雲舟,千萬小心!"

亢金龍急聲衝雲舟囑咐了一句。

"小宗主,您是走過去,還是爬過去?!"

牛金牛笑眯眯的望著林羽,眼中帶著一絲玩味,顯然,他也想趁著這次機會再考驗考驗林羽。

角木蛟和亢金龍也頓時滿臉緊張的望向了林羽,如果林羽爬著過去,隻怕宗主的顏麵儘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