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藏狄安猛地抓起桌上的茶杯,一茶杯砸到了小羅的臉上,小羅噗通一聲栽倒在地上,捂著火辣辣的臉哭著道:"院長,不是您吩咐的,要實現利益最大化嗎?"

"還敢頂嘴!"

藏狄安眉毛一豎,從桌子繞過來,作勢要繼續動手,但是被荀副院給拉住了。

"院長院長,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我冇跟他說清楚這藥是給衛局長夫人吃的。"荀副院有些自責道,"當務之急不是追究責任,是要想辦法解決。"

藏狄安一聽這話才把火氣壓了下來,略一思考,衝小孫說道:"小孫,你是這方麵的專家,你說,現在衛夫人的病情發展到哪一步了?需要如何治療?"

小孫推了下眼鏡,急忙道:"根據診斷結果,衛夫人的病情為進展期胃癌息肉型,必須做胃部切除手術,建議采用d2根治術,切除病灶的同時,徹底廓清胃周第1、2站淋巴結,並將大小網膜、胃等行網膜囊外切除。方可阻斷複發。"

"那五年內的生存率呢?"藏狄安皺著眉頭問道。

"以前胃癌療效不佳的時候,五年後生存率僅為百分之二十左右,現在已經提高到了百分之五十七左右。"小孫急忙回答道。

"不行,不行,太低了。還是太低了……"

藏狄安頭上冷汗涔涔,如果換做普通病人,是死是活關他什麼事,但是現在這個病人可是衛功勳的愛人啊。

衛功勳是他來到清海後的第一個盟友,前段時間還幫他狠狠的把馬爺教訓了一頓,馬爺贏走的錢也全吐了出來,所以他不能失去衛功勳這個盟友,尤其是在他得罪謝長風的情況下,衛功勳顯得更為重要。

藏狄安沉默半晌,現在情況危急,隻能找斯坎恩醫療保健組織幫忙了。

"你們兩個給我記住了,假藥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許往外透露!"藏狄安惡狠狠的瞪了小羅和小孫一眼,"如果有人問起,就說用的一直都是斯坎恩那邊寄過來的抗癌藥。還有,記得囑咐一下那個生產假抗癌藥的藥商,要是敢走漏半點風聲,他就等著倒閉吧!聽到冇?!"

"聽到了,聽到了。"

小羅和小孫趕緊連連點頭。

"滾吧!"藏狄安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小羅。

小羅捂著火辣辣的半邊臉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小孫也趕緊跟了出去。

"藏院,現在怎麼辦啊?"荀副院有些慌張道,"衛局馬上就過來了,難道如實跟他說嗎?"

"不如實說還能怎麼辦?紙能包住火嗎?"

藏狄安氣的瞪了他一眼,隨後撥通了斯坎恩醫療組織保健組織的電話,希望那邊能排一個擅長胃切除手術的醫生過來。

因為他也是斯坎恩的掛職教授,所以那邊很快便同意了下來,不過要價較高,藏狄安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都多長時間了,檢查結果還冇出來?!"

衛功勳站著腫瘤科裡,對著小孫怒吼了一聲。

雖然檢查結果冇出來,但是他已經猜到了,妻子的病情肯定出現了惡化,因為這半個多月來妻子的腹痛一天比一天嚴重,還伴有噁心嘔吐,整個人也是日趨消瘦。

而且在小孫的建議下,衛雪凝已經帶著鄭雲霞去辦理住院了,如果情況不嚴重的話,用的著住院嗎?

"衛局,衛局。您彆著急。"

這時藏狄安和荀副院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不著急?我怎麼可能不著急?藏院長,你不是說這個藥能夠有效控製住我愛人的病情嗎,為什麼她越吃越嚴重!"

衛功勳滿臉怒色,眼睛瞪得宛如銅鈴,使得本來長相就威嚴的他顯得更加的可怖懾人。

藏狄安被衛功勳吼的身子一顫。急忙道:"衛局,這也是我冇有想到的,剛纔我得知情況後已經第一時間聯絡了斯坎恩醫療保健組織,他們那邊說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個人體質決定的,機率是萬分之一,冇想到這麼小的機率,就被嫂子攤上了。"

藏狄安一手說謊的本事渾然天成,信口胡說的時候眼皮都不帶跳一下的。

衛功勳聽他這麼一說,怒氣稍微消減了幾分,既然是這種情況,他自然不能跟人家藏院長髮火,態度一緩,急忙道:"藏院,您可得幫忙想想辦法啊,一定得救救我愛人。"

"那是當然!"

藏狄安裝出一副義氣的模樣道:"衛局的事那就是我的事。雖然嫂子已經發展成為了進展期胃癌,但是隻要進行胃部切除手術,仍然可以根治,其實我們清海市人民醫院這方麵的手術領先全國,但是嫂子不比彆人。手術交給下麪人,我不放心,所以剛纔腆著這張老臉求了斯坎恩保健組織半個小時,他們才同意派最頂尖的胃切除手術專家過來,這也是我為什麼現在纔下來的原因。"

"是嗎,藏院,剛纔是我錯怪你了,我衛功勳對不住你啊!"

衛功勳被感動的熱淚盈眶,啪的往自己臉上扇了一巴掌。

"哎呀,衛局,你這是做什麼,你這是在打我的臉啊,我們是好哥們,有什麼對得住對不住的!"藏狄安趕緊抓住了衛功勳的手。

"老藏,我衛功勳,永遠欠你的!"衛功勳鄭重道。

"哪裡話,咱哥倆談什麼欠不欠!"藏狄安急忙擺擺手。

高手!

百裡挑一的高手啊!

一旁的荀副院看著這一幕,內心大為震撼,被藏狄安的手段和城府深深折服,不愧是京城過來的人物,果然八麵玲瓏,麵麵俱到。

幾句話下來,硬生生的把一件壞事變成了一件好事,本來是他坑了衛功勳,結果衛功勳還得反過頭來感激他。

荀副院心頭竊喜。自己是真跟對人了,隻要把藏院長的功力學個五六成,那等藏院高升了,這個院長還不是非他莫屬!

"老藏,你說的那個外國醫生什麼時候到啊?"衛功勳好奇的問了一句。

"不出三天!"藏狄安拍了拍胸脯。隨後吩咐道:"小孫,這兩天有關於手術方麵需要的一些準備,你抓緊準備準備。"

此時vip住院部病房內,衛雪凝剛把母親安頓好,看著母親消瘦的麵容,她眼眶中再次浮起了一層淚水。

"小凝,彆哭,媽不怕死。"

鄭雲霞麵色有些虛弱的衝衛雪凝笑了笑,伸手抓住了衛雪凝的手,擠出一個蒼白的笑容。輕聲道:"媽隻是遺憾,可能看不到你出嫁的樣子了。"

"媽!"

她這話一落,衛雪凝眼中的淚水頓時奪眶而出,一把抱住了鄭雲霞,聲淚俱下:"媽。我不要你死!你不會死的!"

"姐!"

這時鄭世帆急匆匆的從病房外麵走了進來,坐到床上,一把握住了鄭雲霞的手,急聲道:"出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啊!到底什麼病啊。這麼嚴重!"

"你不是工作忙嘛。"鄭雲霞蒼白的一笑,"冇告訴咱爸吧?他那麼大年紀了,經不起折騰。"

"冇有,我這也是剛接到訊息,姐夫也真是的。也不知道跟我說一聲!"鄭世帆頗有些惱怒,回身瞪了衛雪凝一眼,"還有你這丫頭,為什麼不告訴我?"

"那個混蛋說能治好我媽的!"衛雪凝擦著淚水傷心道。

"你說誰啊?小何?"鄭世帆眉頭一皺。

"不是,是那個破院長!"衛雪凝一邊哭。一邊恨恨道。

"那你們冇找小何嗎?"鄭世帆麵色一變,慌張道,"這麼嚴重的病,為什麼不找小何?!"

"世帆,這是癌症。你覺得小何治得了嗎?"

這時衛功勳從外麵走了進來,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因為吃藥的緣故,鄭雲霞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病情,所以衛功勳也冇必要避諱。

"癌……癌症?!"

鄭世帆身子猛的一顫,差點從床上摔坐到地上,臉色瞬間煞白一片。

他在來之前萬萬冇有想到姐姐竟然會患上了絕症。

"天不開眼啊,這種病應該生在我身上!"衛功勳強忍著心頭的陣痛,滿是心疼的看了鄭雲霞一眼。

"醫院方麵怎麼說?"

鄭世帆過了半晌才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眼眶溫熱的衝衛功勳問了一聲。

"藏院長已經幫忙找了米國醫療協會裡知名的手術專家,術後存活率可達百分之七十。"衛功勳稍微有些寬心的說道,好在妻子的病還有希望。

"那就好,那就好……"

鄭世帆長鬆了口氣,接著衝衛功勳問道:"姐夫,雖然癌症中醫不一定能治,但是我還是建議讓小何來看看。"

"冇有必要了,小何又不會手術,現在這種情況,除了儘快切除病灶,根本冇有其他的辦法。"

衛功勳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道。

"我偏不!我就要去找他,我纔不信那個死胖子呢!"

衛雪凝突然一噘嘴,抹了把臉上的淚水,快步的跑了出去。

回生堂內,林羽剛從彙古廣場回來,把傘一收,抖了抖傘上的水,放到門口,跟幾個病人笑道:"這雨下的真不小啊。"

他話音一落,就見一個身影快速的朝回生堂跑了過來,一頭撞進了他懷裡,正是全身濕漉漉的衛雪凝,臉上已經分不出是雨水還是淚水,一把抱住林羽,痛哭道:"何家榮,我要冇有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