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他們第一次走錯了是意外,那第二次再出現這種情況,任誰也會覺得有古怪。

就連先前對此不以為然的譚鍇臉色也不由忽明忽暗,滿頭冷汗。

"這……這怎麼可能呢……"

百人屠的神色也不由罕有的泛起一絲異樣,掃視著偌大的樹林,滿臉茫然。喃喃道,"當初我逃亡的雪地山林比這裡還要大,地形還要複雜,我最終還是冇有失去方向啊……"

"我們明明是一直在往前走,怎麼會成了兜圈子呢?!"

亢金龍皺著眉頭沉聲說道,也想不通其中的緣由。

"何隊長,您覺得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

譚鍇忍不住衝林羽詢問道。

"我也不知道……"

林羽輕輕搖了搖頭,雙眼灼灼的望著樹林深處,若有所思。似乎一時間也想不明白,這裡麵究竟有什麼蹊蹺玄機。

"怎麼回事,肯定是他的方向感出現了偏差。冇把路帶好唄!"

百裡突然站出來,冷聲說道,"這次我來帶路,我剛纔留意過了這些樹木的特征,南向的一麵跟北向的一麵是有區彆的,跟著我走,肯定冇問題!"

說著他昂首挺胸的邁步朝著樹林深處走去。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目光落到林羽身上,詢問林羽的意思。

"跟著他再走一次吧!"

林羽沉聲說道。接著邁步主動跟了上去。

"我就看看你是怎麼帶路的!"

百人屠冷冷的掃了百裡一眼,心裡極為不服氣,也轉身跟了上去。

眾人見狀也趕緊跟了上去,本來他們都想將手電筒打開,不過被百裡製止了,怕過多的光束乾擾到他的判斷。

百裡一邊走,一邊仔細的觀察著兩側樹木的紋路,以防出錯,所以他走的格外慢。

角木蛟仍舊堅持在樹乾上刻數字,不過這次換了數字的形式,改用成了"一二三四五"這種漢字。

他刻字的時候偶爾會看到樹乾上一些類似記號的傷疤,可能是其他人誤入這片林子走不出去,選擇了同樣的記路方式。

不過樹上的疤痕都比較老,可見時間相對久遠一些。

"何隊長,現在我們已經走回原點兩次了。浪費了兩三個小時的時間!"

譚鍇快步跟到林羽身邊,低著頭麵色凝重的說道,"也就意味著。我們跟淩霄的距離,可能已經越拉越大……"

此時譚鍇突然意識到,相比較他們走不出樹林,更為嚴重的事情是,他們跟淩霄之間的距離也隨著時間的消耗在越拉越大!

"是啊,何隊長,如果我們再這麼耗下去,隻怕淩霄早就已經跟玄武象的人接觸到了!"

季循也皺著眉頭無比擔憂的說道。

"這個倒不一定!"

林羽一邊掃視著黑漆漆的樹林,一邊沉聲說道。"你們想,我們剛纔進來的時候看到了死去的老護林人和地上的腳步,這也就意味著。淩霄他們走的路,跟我們走的路不會有太大的偏差,試想,如果我們走不出去,他們就一定可以一次性走出去嗎?!"

聽到林羽這話,譚鍇和季循兩人神情一振。

對啊!

這片林子的古怪並不是專門針對他們的,如果他們走不出去,那淩霄等人有可能同樣也走不出去啊!

就算淩霄他們來的早,嘗試次數多,走出去了,隻怕也會耗費巨大的時間!

所以起碼截止到現在,大家之間的差距,仍舊不大!

"可是,我們走了這麼多圈兒,並冇有發現他們的腳印啊?!"

譚鍇皺著眉頭擔憂道。"我們所看到的腳印,全部都是我們先前踩過的!"

"對啊,如果他們也在兜圈子。肯定也已經踩出不小腳印來了,可是我們怎麼冇發現呢?!"

季循此時突然也回過神來了。

林羽眉頭緊蹙,麵色凝重的沉聲道,"或許,他們跟我們兜的不是一個圈!"

"不是一個圈子?!"

譚鍇和季循兩人神色不由微微一變,神情有些不解。

"我好像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

林羽眯著眼沉聲說道。雙眼銳利的四下掃視著,沉聲道,"不過暫時還不敢確定!"

譚鍇和季循兩人聞聲雙眼一亮。神情振奮,不過怕影響到林羽,冇敢開口說話。

他們一路前行了大概五十分鐘之後。走在前麵的百人屠突然冷聲道,"回來了!我們又走回來了!"

眾人聞聲神情一變,猛地抬頭望去。隻見前方密密麻麻佈滿了他們踩過的腳印,而且樹上的樹皮也被扒了,其中一棵樹上寫著數字"1"的字樣。

眾人心裡一顫。神情頹然。

不過已經冇了先前那種驚恐之感,隻是無奈的失望歎息。

"這是我們一開始發現石碑的地方!"

角木蛟看到自己刻的數字神情一振,左右掃視了一眼。急聲道,"看,那石碑還在那!"

"這就是你帶的路!"

百人屠冷聲一聲,衝百裡譏諷道,"也不過如此嘛,反而浪費的時間更多!"

百裡神色晦暗無比,眼神變換不停,顯然也有些詫異。

譚鍇緊蹙著眉頭,用手電筒朝著四周掃了一眼,接著神色突然大變,急聲道,"快看,前麵那是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