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隊長,隊長,你們快看!"

季循聲音慌張的衝譚鍇和林羽等人喊道,"這……這是不是一塊人……人骨……"

林羽和譚鍇等人齊齊抬頭望去。看到季循手裡乾枯灰白的骨頭之後,頓時都臉色一變。

隻見季循手裡拿著的,果真是一塊人小腿上的脛骨!

"我……我剛纔走路的時候也感覺出來了,這腳底下全都硌得慌……"

揹著胡茬男的黑臉男子也是滿臉驚恐,顫聲說道,"該……該不會我們腳下踩著的。全都是人骨吧?!"

"把雪弄開看看!"

譚鍇冷聲衝季循說道,接著率先用皮靴掃動起了地上的積雪。

季循答應一聲。也趕緊跟著扒起了地上的積雪。

這片樹林中的雪在經過枝丫的遮蔽之後,比外麵的積雪還要薄一些,所以相對而言好扒一些。

很快,地上的積雪中就顯露出了大片的白骨,一塊一塊,雜亂堆積。皆都是人身上的骨頭,而且光是頭骨,就足足有四五個!

直讓人頭皮發麻!

"唉呀媽呀……"

揹著胡茬男的黑麪男子看到眼前的景象,驚叫一聲,本就痠痛的雙腿一軟,不受控製的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胡茬男也跟著摔在了雪地中,看著眼前的白骨,咕咚嚥了口唾沫,急聲說道,"這……怎麼會有這麼多死人。這裡麵一定有什麼不對,我們要不快出去吧。趁現在剛進來,還冇走多遠,趕緊往回走吧,看能不能再……再找找其他路……"

胡茬男心裡苦不堪言,果然,他一開始的擔心是對的。他們這次跟著出來,隻怕把命都要丟了。

"對啊。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死人的白骨呢?!"

百人屠望了眼地上的白骨,接著又望了眼樹林外麵,不解的說道,"如果是遇到了什麼不測……這裡離著樹林外都不到一公裡了,他們完全可以往外跑啊!"

"所以說這樹林裡纔有古怪啊!"

胡茬男急聲說道,"這剛入樹林裡麵,就碰到了這麼多死人,如果我們再往裡走走,那還了得?說不定裡麵的死人更多!"

"不過是幾個死人,有什麼可怕的!"

百裡冷聲說道。"說不定就是凍死的呢,你們要是怕。就跟在我後麵!"

說著百裡直接邁步朝著前方走去。

眾人見狀,互相看了一眼,立馬跟了上去。

"趕緊起來!"

百人屠冷聲衝胡茬男和黑麪男子嗬斥了一聲。

黑麪男子苦著臉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揹著胡茬男繼續跟了上去。

眾人朝著樹林中一直深入。足足走了十多分鐘,也冇有任何的異樣。

"咦。這裡還有個石碑!"

這時雲舟突然發現了一個豎著的黑色石碑,石碑頂沿留著積雪。上麵刻著一些模糊不可見的字,他好奇的湊上去摸了摸。

"雲舟。彆亂摸,專心趕路!"

亢金龍低聲訓斥道。

雲舟趕緊跟了上來。

"這都走了這麼久了。怎麼還走出去啊?!"

季循一邊走著,一邊喘著粗氣。說著他看了眼手上的手錶,發現他們在樹林裡已經走了半個多小時了。

但是前方的樹林仍舊黑壓壓一片,根本看不到出路。

其實放在平常,要是單純走這麼點路,他根本不會覺得有絲毫的疲憊,但是現在他們走了一天了!

從早上到現在,已經徒步走了十幾個小時,體力消耗巨大。

而且最重要的,是內心的疲憊感,感覺他們找玄武象的難度,不亞於當初唐僧取經的難度!

"堅持堅持吧,早晚會走出去的!"

氐土貉也跟著喘息了起來,忿忿的罵道,"玄武象這幫人真他媽閒,為了喝個酒,他媽的走這麼遠!"

"我懷疑,我們會不會走錯方向了啊?!"

譚鍇皺著眉頭說道,呼吸急促,也有些受不了了。

"冇錯,我一直看著方向呢,隊長!"

季循急忙說道,"我們一直都在往西北方向前進!"

"宗主,您看,前麵,雪地裡躺著的,是不是個人啊?!"

就在這時,角木蛟好像突然發現了什麼,雙眼銳利的超前望去,臉上佈滿了警備。

眾人循聲超前望去,隻見前麵的雪地裡,確實躺著一個類似人影的人,而且身上似乎還穿著類似衣物的東西。

隻不過這個人影此時躺在雪地裡一動不動,宛如死人一般,渾身上下都蓋上了一層薄薄的細雪。

"你們都在這裡等著,我和角木蛟大哥上前看看!"

林羽沉聲說道,接著飛掠而出,朝著地上躺著的人影衝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